背它下楼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背它下楼

2021-06-16 01:08:02 阅读 :

王大爷

我租的房子离学校有几条街远。我搬出来住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养了一条叫大黄的狗。这几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会看见更夫王大爷穿着一件黑色帽衫在楼里巡视。我很快就习以为常了:毕竟这是他的本职工作——直到有一天我回来得晚了一些。

那天我刚到家门口,就听见楼梯间里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电梯并没有坏,谁会三更半夜地走楼梯上下楼?

出于好奇,我小心翼翼地透过楼梯间的门缝向外面看去。没过多久,我就看见王大爷从楼上缓缓地走了下来。我本以为是这老爷子又在四处查看,所以便准备放弃偷窥的计划。可就在我转身的前一秒,却发现好像有些地方不太对。

王大爷今年七十岁。以前闲聊时他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拜过师父练武术,所以到这个岁数身体还十分硬朗,腰板笔直、走路生风。可现在王大爷下楼的样子哪里还像一个习武之人?他佝偻着身子显得老态龙钟,那件黑色帽衫扣子也没扣好,帽子还只盖着半个后脑勺,一步一个台阶下得十分吃力。

最令我好奇的是,王大爷脚落地的声音非常大,震得整个楼梯间里都“嗡嗡”地响着回声。等他离得更近一点儿,我即便隔着楼梯间的大门,也能清晰地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

正在我纳闷儿的时候,王大爷刚好从我面前的铁门处经过。我发现他的姿势别扭极了,因为他不是像普通老年人那样佝偻着身子,而是好像背上背着一个人!

但他背上明明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这王大爷却透过门缝,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的脸竟然全无血色!

我被吓得足足呆在原地一分钟,双腿发麻、背后发凉。等我觉得稍微缓和一点儿后,才拖着腿回了家。不过那一夜我根本没睡着。只要我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王大爷那个犀利的眼神,好像连我的大脑都被割伤了一样。大黄也是整夜焦躁地望着门口,时不时发出低沉的警告声。

第二天我没敢下楼,生怕再次碰见王大爷,所以在屋子里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只不过每次都睡不了多大一会儿就被恶梦吓醒。可到了傍晚,却忽然有人敲我的房门,搞得大黄窜到门口狂吠不止。我本以为是订的外卖到了,还把大黄关进了卧室,可等我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外的竟是王大爷。

“王、王大爷,你有事儿?”我有些心慌地问道。

王大爷没了往日和蔼的笑容,微微地扬了扬脑袋反问道: “我能进去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让了进来。王大爷毫不客气地往沙发上一坐,跟着对我指了指着沙发另一边,示意我坐在那里。

“你昨天晚上看见什么了´”我刚坐下王大爷就问道。

“昨天晚上?”我心里“咯瞪”一下,还是装糊涂地接着说道, “没看见什么啊。”

王大爷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在楼梯间外。”

“哦,”我笑着一拍大腿, “我昨晚上开门前揉了揉眼睛,结果隐形眼镜掉了一片。我这种高度近视,没了眼镜就跟睁眼瞎一样,所以借着楼梯间的亮光找眼镜来着!”

王大爷听完,往自己背后一指:“它说你撒谎!”

我听完这话连忙往王大爷身后一看,就瞧见王大爷身后渐渐浮现出一个灰色的人影,手里好像还攥着一把尖刀!

轮到我了

那灰影一闪即逝,把我吓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那是什么?”

“鬼。”王大爷说得风轻云淡,可我总感觉他的淡然是装出来的。

我听完就是一哆嗦,不由得一把抓起水果刀试图自卫,可头皮还是渗出了一层冷汗。

王大爷漠然地说道: “它如果想要你的命,你昨天晚上就死了。把刀放下,那东西除了你自己谁也伤不了。”

“我凭什么听你的,快出去l”我又顺手抓起旁边的一个茶杯。

王大爷把身子略微坐直了一点儿:“从今天起,你每天晚上十点都要去顶楼的天台。天台上有一个水泵房,你要站在水泵房下,面向西站着。接着该怎么做你就知道了。”

“为什么?”我不禁问道。

“别问,对你没好处。不过你要记住,千万别回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等一切都结束了,你就会毫发无损;如果其间出了什么差错,或者你看见了什么,那可就说不好了。”王大爷依然装得十分平静地说道,可是他头上的一滴冷汗却出卖了他。

“如果我不干呢´”我壮着胆子问道。

“去的时候,你最好穿一件帽衫。”王大爷所问非所答地说道。

王大爷走后,我满脑子都在想刚才的事情。可当我贴着玻璃向楼下看的时候,看见王大爷坐在一楼大厅外面的长椅上,仰着脑袋用手指了指我。我想起刚才他明显表露出来的不对劲儿,觉得他不是要害我。

等到了晚上十点,我硬着头皮到了那个水泵房底下,接着就面对着西方等待着。我从没有如此害怕过,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可有一点是我可以预见的,如果那灰影真的是鬼,那么它没杀我,就说明我还有利用价值。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后出现了什么东西。紧跟着那东西重重地砸在我背上,把我压得蹲了下去!

我的第一感觉是:有什么东西骑在我背上了!

我急忙伸手向后一摸,正好摸到两条腿!难道是一个人?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后颈就被一只手死死都抓住了。那只手的指甲好像非常长,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硬,却掐得我后颈一阵阵发木。

我吓得魂都飞了,刚想回头看,脑子里一下子就想起了王大爷对我说的话,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伸着脖子挺着。可就在下一秒,我脖子上的手指却动了一下!

它的指甲忽然一戳我后颈上方,跟着又是连点了两下,于是我意识到它是想让我往前走。当我缓缓地站起来时才发现,它比我想象中的要重很多,最起码有一百七八十斤。我背着它艰难地向前走去,一下子就想起了昨晚王大爷下楼的动作——王大爷就是背着它下的楼,它就是那个看不见的鬼!

本文标题:背它下楼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492.html

上一篇:吊魂梯 下一篇:它在笑

相关文章

  • 骨柴镇

    【骨柴镇】简介:1周围辽阔的土地都是荒芜的戈壁,骨柴镇的地理条件很特殊。其实周围的环境就注定了一个结论,骨柴镇是个经济落后的乡镇。可以说,镇里除了那些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达官贵人,其余的普通百姓都很穷,穷得...

    2021-08-22 长篇鬼故事
  • 纸片人

    【纸片人】简介:1墨森回家时,已是半夜。他的车坏了,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路灯影子回家。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辆汽车都少见,有点诡异。他转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听到一阵鬼祟的脚步声,那种声音,像是两...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榆树山庄杀人事件

    【榆树山庄杀人事件】简介:“当一个人在俗世中沉浮得越久,那心里的负面思想就会越发膨胀,那绝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是隐藏在我们心底最深沉的阴影,而摆脱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阳光照射进来。”成嘉嘉合上了手里的句子集,目光越过颠簸的车窗。外面是幽静的林间小路,树影斑驳,一些不知名的鸟雀正在追逐斜阳,宁静而祥和。...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庄园奇遇

    【庄园奇遇】简介:午夜时分,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辆轿车缓缓的到达高速出口,准备缴费。“人呢?怎么没有人呢?”副驾驶的小雅一脸惊恐的问着。...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死相

    【死相】简介:如果没有梦,睡眠和死亡在感知上是没有区别的吧?可是,你怎么知道人死了以后不会做梦呢?嘁!你又没死过!谁说我没有死过?我记得,我好像死过,而且不止一次。至于为什么死,是怎么死的等等细节,却忘记了。甚至,死了后是否活了过来,也忘记了。...

    2021-06-22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厄运面具

    【恐怖故事之厄运面具】简介:1,搬家整理老屋子的时候,我在老爸的柜子里翻出一个古旧的匣子,拿铜锁和铁链锁得紧紧的,一副好像在说“千万不要打开我”的样子。开玩笑——老爸已经死了,这间房子里的一切都是属于...

    2021-09-07 长篇鬼故事
  • 失足女鬼

    【失足女鬼】简介:第一节徐晓枫决定把20天的年休假放在国庆节之后休,这样加上法定假日差不多快有一个月了。她要利用这段难得的整块时间到乡下居住,以便把手头研究《聊斋》的资料好好整理一下,出版社已经催过几次了。刚开...

    2021-10-04 长篇鬼故事
  • 水仙少年

    【水仙少年】简介:楔子我蜷缩的角落终年处于冰点以下,膝盖酸胀发麻,太阳穴就像有人在用锥子扎,每根骨头都在孱弱的身体里瑟瑟颤抖。角落那扇小门里弥漫出甜腻的奶香以及仿佛来自地狱的阴寒之气。唯独没有人气,阳光永远也...

    2021-08-20 长篇鬼故事
  • 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简介:狼洞沟镇裕民粮油贸易公司总经理柏清林在一次意外交通事故中死了。车祸发生后,抹着鬼脸儿的李半仙儿跟头把式地跑到了事故现场,就见司机赵伟德满脸是血打横死在了公路上。当他看见裕民粮油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柏清林时一下子惊呆了,他是板板正正的西装革履,相貌狰狞地直溜溜地跪着,面朝西南死在了那里。袒露在他胸前那鲜艳的十字披红,让具有半仙之体儿的李半仙儿立时老母猪拌嚼果——筛了糠。...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怪谈之搬家

    【怪谈之搬家】简介:你肯定无法回忆你所有的人生,就如你肯定无法记住你家里所有的东西一样。我相信每个人的家里都有一个角落,那个角落布满了灰尘,堆积着陈年累月积攒的杂物。一如每个人的记忆里,亦有这样的角落。不...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