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囚生

2021-06-17 09:42:42 阅读 :

盗洞里逼仄狭窄,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味儿。我们一行四人只能像虫子一样向前爬行,心情很压抑。

在前面探路的大熊突然“啊”地大叫一声,接着便没了动静。

我心中一凛:不会这么倒霉吧。还没进墓就碰上粽子了?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有东西钻进来,恐怕我们只有等死的份儿。

我屏息凝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生怕被发现。后面的老狐低声问了句怎么回事?我刚想示意他不要说话,一道强光就射了过来,刺得我眼睛生疼。大熊探进脑袋满脸兴奋地说:“还愣着干什么,我们要发财了!”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加快速度爬了出去。

只见我们身处一间宽敞的墓室中,两边的墙壁上各吊着几盏长明灯,将整个空间照得十分亮堂。墓室正中间有一条半丈多宽的青石板铺成的主干道,直通对面石墙上的一扇门洞。路的两侧每隔两米左右就立着一具真人大小的泥塑,它们都躬着身子,像是高级饭店里迎宾的服务员。

看到如此诡异的画面,我不由地皱起眉头——难道这位墓主人还列队欢迎我们的光顾不成?

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就听身旁的石头嘀咕道:“奇怪,怎么会这么臭呢?”

我一怔,伸长脖子又环视一圈:这里的摆设一目了然,不像是大殿,应该就是个前厅,自然也不会有棺椁,更别说什么尸体了。

可是这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味儿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我正疑惑着,就见大熊已经从离他最近的一尊泥塑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串玉珠,还装模作样地双手合十,以示恭敬。见他轻而易举地得了一件价值不菲的冥器,其余人的眼神顿时炽热起来,纷纷动手。我站在原地没动,因为我隐隐觉得哪里好像有问题。

“咔嚓咔嚓!”

一阵机括启动声忽然响起,泥塑竟然缓缓抬起了头。紧接着,泥身忽然崩裂,碎块儿散落满地,一股更加浓烈的腐臭味儿扑面而来,熏得人几乎窒息。

“原来是尸傀!”看清泥塑内部露出来的狰狞可怖的真面目,我忍不住失声叫道。

古代有一种残酷的刑罚名日车裂,俗称五马分尸。人的头首及四肢被活生生地从躯干上撕裂下来,势必产生极重的怨念,这时方士会用秘术将其封于体内,然后再利用机械装置将离身的部分安装回原位。经过这样处理的尸傀,不像寻常僵尸一样手足僵硬,反而行动灵活,而且还如傀儡一般受人操控。

“妈呀!”石头惊呼一声,转身欲逃。一具尸傀的利爪闪电般探出,眨眼便从他的胳膊上撕下血淋淋的一大块肉,隐约可以看到伤口中白森森的臂骨。

血腥味儿一出,尸傀们好像找到了目标,毫无生气的眼洞中闪过猩红的光,嘶吼着向我们扑了过来。

身强力壮的大熊怒喝一声,拔出开山刀,狠狠地砍在一具尸傀的颈项处。然而它的脖子不仅没被斩断,反而扭过了头,同时干枯的手臂直奔他的面门抓去。

大熊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一时间竟呆在原地。千钧一发之际,我急忙伸手拽了他一下,堪堪避过尸傀凌厉的反击。他回过神来,瞅了一眼卷曲的刀刃,骂道:“这些鬼东西的关节居然是用金属锻造而成的!”

我心里暗叫不妙,尸傀本来就难缠,现在连最脆弱的部位也被加固,目前我们还能够凭借身手勉强维持局面,可是毕竟体力有限,一旦陷入持久战,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我一边躲闪攻击,一边对老狐道:“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你精通机关,看看怎么办?”

老狐略一思索,从兜里摸出十几颗钢珠:“这些铁珠磁化过。卡在转轴处应该能够减缓它们的速度,不过需要近身,难度比较大。”

此时别无他法,我招呼其他两人正面迎敌,吸引尸傀的注意力,老狐则趁机绕到其身后偷袭。尸傀终究是只知道杀戮的死物,一番交手后,我们虽然遍体鳞伤,但终于让它们的行动慢了下来。

得此机会,石头迫不及待地朝门洞奔去。

看着石头的背影,我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急忙开口提醒:“小心!”

尸傀之所以从泥塑脱身而出攻击我们,一定是因为我们无意中触发了机关。可自从进来后,我们什么也没有乱动,唯一可疑的就是那些青石板。 话音未落,又一阵机械声传来,路面突然向下翻转。我们来不及防备,脚下陡然一空,整个人笔直地坠了下去。

我闭上眼睛,心想这次凶多吉少了,然而当身体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并没有预料中的利刃穿体之痛,而是软绵绵的,仿佛掉入了沼泽之中。我双手撑地,想要站起身,手上传来异样的感觉。我把手凑到鼻前闻了闻,腥臭的气味儿立刻验证了心中最糟糕的猜测。

与此同时,一声哀嚎声在不远处响起。

我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向声音的来源。当看清眼前的情景时,我瞬间吓出一身冷汗——石头的腹部被一根粗壮的人类大腿骨贯穿,汩汩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了一地,触目惊心。

他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虚弱地向我们哀求救命。可是我们根本顾不上他,因为周围的尸群居然“活”了过来,正扭动着腐败不堪的身子朝我们围拢。

残缺不全的尸身中,时不时有几条黑色的尸虫露头,触碰到我们的目光后,不仅没有受惊躲开,反而继续若无其事地啃噬血肉,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我心里一阵发毛,紧随老狐和大熊逃命似的冲进了黑漆漆的墓室深处。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尸海如潮,石头的眼神中写满了绝望和怨毒。

我们在黑暗中一路狂奔,直到窸窸窣窣的蠢动声逐渐隐没在身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

“大熊,上个亮子。”我气喘吁吁地对前面的背影说道。

“等一下,我从背包里拿个备用手电。”

听着背后大熊粗重的喘息声,我的心猝然收紧,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险些摔倒。

“谁?”老狐警惕地问道。

我深深地咽下一口唾沫,平定了一下呼吸,指着前方的阴影紧张道:“那里有东西。”

大熊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把战术手电照了过去。在雪白的手电光下,那个黑影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拐角处。

本文标题:囚生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09.html

上一篇:碎花书包 下一篇:新聊斋志异之红玉

相关文章

  • 冰裂

    【冰裂】简介:这是可以说是很久以前的发生的事了,那时候我的爷爷还是一个十七八来岁的小青年!那时候正值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那时候的人,生存极其不容易,但凡有一点点的活路,不论是什么,都会去做!而我要说的,正是我的爷爷在这跑马生涯中,发生的一件,颇为“有趣”的故事。我的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太爷爷,赖以为生的,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催生的一种职业,跑马!跑马,就是将某些地区的价格相对较低特产收购起来,然后运往一些有需要,价格又较高的地方出售掉,以赚取差价的一种职业。而根据收货,出货的地方的不同,又有不同...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婴灵

    【婴灵】简介:相传,婴灵是停留在阴阳界的胎儿或婴儿的亡灵。一个魂神经过千辛万苦进入母胎投生为人,却被残忍地搅碎吸出,因此婴灵哀怨不去……(1)邢锦涛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向公...

    2021-07-26 长篇鬼故事
  • 诡眼看诗词之枫桥夜泊

    【诡眼看诗词之枫桥夜泊】简介:她不知道她现在经历的是恐怖故事,还是爱情故事。如果是恐怖故事,她为什么会脸红?如果是爱情故事,她为什么会害怕?一首意境清远的七言绝句。一声萦绕千年的恶毒怨咒。一个我见犹怜的柔弱女子。一个面目苍白的落魄男人。一句承诺。一生一世。一段情。...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彼岸花

    【彼岸花】简介:夜,月朗星疏。然而在古老的森林里,巨大的乔木树冠,犹如黑色的天鹅绒,密密地覆盖住整个世界。原本宁静的森林,突然喧嚣起来,无数已经栖息的鸦雀,被一个陌生人给惊扰,张皇失措地往天上飞起来。...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没有回程的旅行

    【没有回程的旅行】简介:1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老狼”。老狼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职员,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为了不被无聊闷死,他每年都会安排一次旅行。刚刚老狼又跟我说他过几天就要出...

    2021-10-16 长篇鬼故事
  • 噬梦魔

    【噬梦魔】简介:你遇到过噬梦魔吗?老爸说,每个大人都曾遇到过噬梦魔,只是就算看到,也不一定认得出来。去年底,住在后街的女生弄丢了她的猫咪——我不认识那个女生,也不真的认识那只猫咪,只是偶尔放学时会看到它在路边晒太阳而已,这种时候,如果附近没人的话,我会去摸摸它,它跟其他猫咪不一样,它会让我摸,其他猫咪不让我摸通常是因为它们不认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那只会让我摸的猫咪是不是真的认识我,因为有一次我的同学去摸它,它也让他摸了,而他跟它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那只猫咪大概是不管谁来都会让人摸的吧——扯远了。...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被诅咒的农场

    【被诅咒的农场】简介:这里是一间农场,在一大片农场的中间有几户人家,其中有一户人家的家人一共四个人,两个八岁的双胞胎姐妹,和一对夫妻生活在一起。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种种花整理一下农场,生活过的好不惬...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活受罪

    【活受罪】简介:1此刻我正通过网络视频直播,收看邻国举办的一档电视歌唱选秀节目。现在播出的是比赛的准决赛。如我所愿,雅妮轻松过关,挺入最后总决赛。当她飙出完美惊艳的海豚音时,连我也情不自禁喝起了彩。雅妮是个...

    2021-08-06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厄运面具

    【恐怖故事之厄运面具】简介:1,搬家整理老屋子的时候,我在老爸的柜子里翻出一个古旧的匣子,拿铜锁和铁链锁得紧紧的,一副好像在说“千万不要打开我”的样子。开玩笑——老爸已经死了,这间房子里的一切都是属于...

    2021-09-07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月亮河

    【恐怖故事之月亮河】简介:初风我的脸色不太好,但那具女尸的脸色更糟。她蜷缩在墙角,乍看上去像是冻僵了,用手一推便像根烂木头似地倒地不起。她大约二十岁出头,一双散了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衣着打扮非常朴素...

    2021-07-09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