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生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囚生

2021-06-17 09:42:42 阅读 :

盗洞里逼仄狭窄,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味儿。我们一行四人只能像虫子一样向前爬行,心情很压抑。

在前面探路的大熊突然“啊”地大叫一声,接着便没了动静。

我心中一凛:不会这么倒霉吧。还没进墓就碰上粽子了?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有东西钻进来,恐怕我们只有等死的份儿。

我屏息凝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生怕被发现。后面的老狐低声问了句怎么回事?我刚想示意他不要说话,一道强光就射了过来,刺得我眼睛生疼。大熊探进脑袋满脸兴奋地说:“还愣着干什么,我们要发财了!”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加快速度爬了出去。

只见我们身处一间宽敞的墓室中,两边的墙壁上各吊着几盏长明灯,将整个空间照得十分亮堂。墓室正中间有一条半丈多宽的青石板铺成的主干道,直通对面石墙上的一扇门洞。路的两侧每隔两米左右就立着一具真人大小的泥塑,它们都躬着身子,像是高级饭店里迎宾的服务员。

看到如此诡异的画面,我不由地皱起眉头——难道这位墓主人还列队欢迎我们的光顾不成?

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就听身旁的石头嘀咕道:“奇怪,怎么会这么臭呢?”

我一怔,伸长脖子又环视一圈:这里的摆设一目了然,不像是大殿,应该就是个前厅,自然也不会有棺椁,更别说什么尸体了。

可是这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味儿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我正疑惑着,就见大熊已经从离他最近的一尊泥塑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串玉珠,还装模作样地双手合十,以示恭敬。见他轻而易举地得了一件价值不菲的冥器,其余人的眼神顿时炽热起来,纷纷动手。我站在原地没动,因为我隐隐觉得哪里好像有问题。

“咔嚓咔嚓!”

一阵机括启动声忽然响起,泥塑竟然缓缓抬起了头。紧接着,泥身忽然崩裂,碎块儿散落满地,一股更加浓烈的腐臭味儿扑面而来,熏得人几乎窒息。

“原来是尸傀!”看清泥塑内部露出来的狰狞可怖的真面目,我忍不住失声叫道。

古代有一种残酷的刑罚名日车裂,俗称五马分尸。人的头首及四肢被活生生地从躯干上撕裂下来,势必产生极重的怨念,这时方士会用秘术将其封于体内,然后再利用机械装置将离身的部分安装回原位。经过这样处理的尸傀,不像寻常僵尸一样手足僵硬,反而行动灵活,而且还如傀儡一般受人操控。

“妈呀!”石头惊呼一声,转身欲逃。一具尸傀的利爪闪电般探出,眨眼便从他的胳膊上撕下血淋淋的一大块肉,隐约可以看到伤口中白森森的臂骨。

血腥味儿一出,尸傀们好像找到了目标,毫无生气的眼洞中闪过猩红的光,嘶吼着向我们扑了过来。

身强力壮的大熊怒喝一声,拔出开山刀,狠狠地砍在一具尸傀的颈项处。然而它的脖子不仅没被斩断,反而扭过了头,同时干枯的手臂直奔他的面门抓去。

大熊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一时间竟呆在原地。千钧一发之际,我急忙伸手拽了他一下,堪堪避过尸傀凌厉的反击。他回过神来,瞅了一眼卷曲的刀刃,骂道:“这些鬼东西的关节居然是用金属锻造而成的!”

我心里暗叫不妙,尸傀本来就难缠,现在连最脆弱的部位也被加固,目前我们还能够凭借身手勉强维持局面,可是毕竟体力有限,一旦陷入持久战,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我一边躲闪攻击,一边对老狐道:“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你精通机关,看看怎么办?”

老狐略一思索,从兜里摸出十几颗钢珠:“这些铁珠磁化过。卡在转轴处应该能够减缓它们的速度,不过需要近身,难度比较大。”

此时别无他法,我招呼其他两人正面迎敌,吸引尸傀的注意力,老狐则趁机绕到其身后偷袭。尸傀终究是只知道杀戮的死物,一番交手后,我们虽然遍体鳞伤,但终于让它们的行动慢了下来。

得此机会,石头迫不及待地朝门洞奔去。

看着石头的背影,我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急忙开口提醒:“小心!”

尸傀之所以从泥塑脱身而出攻击我们,一定是因为我们无意中触发了机关。可自从进来后,我们什么也没有乱动,唯一可疑的就是那些青石板。 话音未落,又一阵机械声传来,路面突然向下翻转。我们来不及防备,脚下陡然一空,整个人笔直地坠了下去。

我闭上眼睛,心想这次凶多吉少了,然而当身体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并没有预料中的利刃穿体之痛,而是软绵绵的,仿佛掉入了沼泽之中。我双手撑地,想要站起身,手上传来异样的感觉。我把手凑到鼻前闻了闻,腥臭的气味儿立刻验证了心中最糟糕的猜测。

与此同时,一声哀嚎声在不远处响起。

我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向声音的来源。当看清眼前的情景时,我瞬间吓出一身冷汗——石头的腹部被一根粗壮的人类大腿骨贯穿,汩汩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了一地,触目惊心。

他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虚弱地向我们哀求救命。可是我们根本顾不上他,因为周围的尸群居然“活”了过来,正扭动着腐败不堪的身子朝我们围拢。

残缺不全的尸身中,时不时有几条黑色的尸虫露头,触碰到我们的目光后,不仅没有受惊躲开,反而继续若无其事地啃噬血肉,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我心里一阵发毛,紧随老狐和大熊逃命似的冲进了黑漆漆的墓室深处。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尸海如潮,石头的眼神中写满了绝望和怨毒。

我们在黑暗中一路狂奔,直到窸窸窣窣的蠢动声逐渐隐没在身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

“大熊,上个亮子。”我气喘吁吁地对前面的背影说道。

“等一下,我从背包里拿个备用手电。”

听着背后大熊粗重的喘息声,我的心猝然收紧,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险些摔倒。

“谁?”老狐警惕地问道。

我深深地咽下一口唾沫,平定了一下呼吸,指着前方的阴影紧张道:“那里有东西。”

大熊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把战术手电照了过去。在雪白的手电光下,那个黑影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拐角处。

本文标题:囚生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09.html

上一篇:碎花书包 下一篇:新聊斋志异之红玉

相关文章

  • 骨灯

    【骨灯】简介:夜里,我一个人走在空寂的大街上,总感觉后背阵阵发凉。我之所以害怕,不是因为夜晚的大街没有人,而是我身上又出现了那股奇特的异香。依稀记得六岁那年,全家人都挤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哭泣着。爸爸拉着我...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白色循环

    【白色循环】简介:尖叫的女人,白色的别墅黑暗中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叫声显得非常怪异,不同于我以往听过的任何一种尖叫,仿佛不仅仅是惊恐、绝望、求援等等常见的情绪,而是包含了更复杂的含义。我等待这叫声停止,然而,足...

    2021-07-20 长篇鬼故事
  • 第三起命案

    【第三起命案】简介:引子白龙村有着两起非常蹊跷的命案!十七年前,一名叫白秀的女生,在高考前夕吊死在自己家里。过了三年,又有一个叫李慕白的男生,竟在白秀家里上吊自杀了!这还不是最奇的,最奇的是,在李慕白死时...

    2021-06-28 长篇鬼故事
  • 勾魂蝶

    【勾魂蝶】简介:一、死人归来暮色四合,冷风做作,被重峦叠嶂的山峰包围住的山谷幽暗得像个死寂的坟墓。村长川木站在村口最高的巨石上,凝望着前方在暮色里迷糊了的山谷说:“七天了!你说青木君能找出答案解释...

    2021-10-23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凶人

    【恐怖故事之凶人】简介:一今天是立冬。天气已经渐渐转冷,大街上往来行人都裹着厚厚的大衣。陈尔德昨夜没睡好,提着公文包走在寒风中,浑身一激灵,一股烦躁的情绪在无端蔓延。每当心头涌起这种感觉时,都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他们摸了她

    【悬疑故事之他们摸了她】简介:1、吊诡的身体小狄十八岁生日那天,胡子和山炮决定送给他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那个礼物不是东西,是一个人,一个年轻女人。他们三个人都是小混混。当然了,这是别人的叫法,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小...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泣血千纸鹤

    【泣血千纸鹤】简介:一、惊“叠一千对纸鹤,结一千颗心情,传说中心与心能相逢……”我慵懒地蜷缩在床上,听着老旧的收音机里老旧的音乐。开始并不觉得什么,可是听着听着,我忽然像被这首...

    2021-07-24 长篇鬼故事
  • 现场还原

    【现场还原】简介:冷清的理发店华岩抽着烟,双眼微眯着从车上走下来。鞋子踩在铺满碎石略微泥泞的路上,发出踢踢踏踏的有节律的声音。巷子很窄,根本就容不下他的轿车,而小巷子的尽头只有一家店,是一家理发店。理发...

    2021-08-18 长篇鬼故事
  • 人鬼情未了

    【人鬼情未了】简介:一、变故这一年国庆节,知青王东和白洁在渤海边的思家坨村举行了婚礼,王东老实厚道,白洁美丽善良。他们的婚礼成了全村人的节日,像大锁、二锁兄弟俩,就喝得酩酊大醉。婚后一年多,白洁生下一个男...

    2021-10-05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捉迷藏

    【恐怖故事之捉迷藏】简介:十五年前这是一片老旧的棚户区,棚户区里的胡同一条挨着一条,多得数不清。每拐过几個胡同,就能看到一棵歪脖子树。这里大多数人家的走廊里都没有灯,进去之后,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据说棚户...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