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生死挑赞

2021-06-19 10:28:49 阅读 :

给你点个赞

午夜,张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由于最近流量都拿去下载歌曲了,还没到月末就用完了,他又不舍得开加油包,只能等夜间的流量了。

过了十二点,流量终于来了。张锐心急火燎地点开了QQ,直奔自己的QQ名片,他要看看有谁赞了自己。在他看来被赞的数目决定着人气的高低,故此他之前还加了一个互赞群。

此刻在QQ名片上“赞”的那个大拇指图标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张锐很高兴,立刻伸手点了一下图标,出现了一列QQ号的头像,他直接点开了排在第一个的头像。

但很快,张锐傻眼了,他清楚地看到这个QQ号的备注是刘东志。他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该不会是自己犯困看花了眼吧?一股凉意从张锐的脚底直直地蹿上头皮。因为这个刘东志之前就是他寝室的四个成员之一,但在一年前遭遇车祸死了。那会是谁在登刘东志的QQ号?

这时,张锐忽然觉得好像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机猛地往后面照去,借着手机的屏幕光,张锐看到一只手正从上铺垂下来。就在这时,那只手猛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刘东志QQ名片上的“赞”图标。张锐突然想到,之前睡在自己上铺的人是刘东志,他出车灯,这才发现那只手上布满了尸斑。灯一亮,那只手有如触电一般缩了回去。张锐条件反射地抬头向上铺看去,那只手已经钻进墙壁不见了。张锐吓了一身冷汗,赶紧叫醒寝室里正在熟睡的袁刚和周大明。两人正睡得香甜,忽然被张锐叫醒,感觉很气愤。

“张锐,你睡不着也别拉着我们陪你一起啊。”袁刚不满地说道。张锐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起初并不相信,当张锐拿手机给他们看过后,两人才感到了恐惧。

“一定是刘东志找回来了,我们当初就不应该嘲笑他穷,处处和他对着干。”周大明小声说道,一张胖脸更是吓得有些苍白。

“你鬼故事看多了吧?你怎么这么胆小。这应该是刘东志的女朋友登的QQ,至于那只手搞……不好是张锐的幻觉。现在我们都回去安心睡觉,晚安!”袁刚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转眼就打起了呼噜。周明是个神经大条的人,见状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张锐摇了摇头,他缓缓舒了一口气,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床铺,顺手关上了灯。

剪刀手

张锐拿起手机,发现自己已经回赞了刘东志,这分明是刚才那只手做的。难道不是错觉?他赶紧点击“返回”键,退出了刘东志的QQ名片。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的QQ名片上的那个“赞”的图标上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但这个加号往右倾斜了一点儿,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号。在张锐思考间,这个“赞”的图标转眼之间变了样,从竖起大拇指的这个手势换成了剪刀手的手势,而图标上那个红色的“×”依然在。

该不会是我手机中了病毒吧?张锐不信邪地又用力按了一下,终于点开了这个图标。可刷新出来的头像依然是刘东志的QQ,也就是说刘东志又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张锐的双手都在颤抖,今天真是邪门儿了,他干脆将手机的电池拿掉,然后用被子紧紧包住自己的身体,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可不知道过了多久,勉强人睡的张锐突然被一阵声音吵醒,就听寝室里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是一把剪刀在剪东西时所发出的。张锐打开手表的荧光灯,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在用剪刀啊。

他慢慢地揭开被子,探出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袁刚的床铺靠着窗户,淡淡的月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张锐发现,在袁刚的床上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弓着腰,他的一只手放在袁刚脖子上摸索着什么。该不会是周大明吧?这小子的胆子一向很小,一定是他感到害怕了,想和袁刚睡在一起。

不过当张锐看了一眼周大明的床铺时,立马呆住了:因为一抹月光正照在周大明胖胖的脸庞上,他正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熟睡着。也就是说,这个在袁刚床上的人并不是周大明,他们的寝室里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

一阵剪刀剪东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正是从袁刚床上传来的。张锐深吸一口气,当即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紧接着打开了寝室的灯,寝室里顿时亮堂起来。

张锐再次看向了袁刚的床铺,他差点儿被吓死。因为袁刚床上的那个人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鬼。这个鬼一身的烂肉,腥臭味儿老远都能闻到,绿油油的液体从深得可见白骨的伤口里流淌出来。那颗头颅皮包着骨,头上并没有头发,头顶插着几根布满锈迹的钢条。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十分凌乱,而且还有道道车辙烙印在它的身上,似乎被汽车碾轧过一样。

刚才张锐看到它伸出右手在袁刚的脖子上摸索着什么,仔细一看,它那只干枯扭曲的右手只剩下了食指和中指,其余的三根手指变成了一团烂肉球,整体就像“剪刀手”。剩余的这两根手指宛如一把锋利的剪刀,一张一合不断地在剪着袁刚的脖子。皮肉被剪开,一根根血管被剪断,发出了“咔嚓”的声音。袁刚的脖子已经被剪断了三分之二,殷红的鲜血早已染红了被子,袁刚已经死得很彻底了。

“啊!”张锐吓得大叫起来,慌张中握住床前桌上的金属保温瓶,扔向了那个恶鬼。恶鬼转过头来,突出眼窝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张锐,干枯的嘴角竟然向上扬起了一点儿,似乎是在冷笑,充满着诡异。恶鬼没有躲闪,金属保温瓶生硬地砸在了恶鬼的身上,顿时烂肉横飞,整个金属保温瓶紧紧地镶嵌在它的两根肋骨之间。

恶鬼伸出只有两根手指的右手,想剪断那个金属保温瓶,但似乎有些费力。这时的周大明已经惊醒过来,眼前的一幕差点儿把他吓尿。张锐见此机会,赶紧拉着周大明拼命地跑出了寝室。两步并做一步,慌不择路地跑了一会儿,总算是跑下了寝室楼,恰巧这时候生管没在,他们就躲进了生管室,关上了门窗。

“现在怎么办?刚才那个恶鬼一定是刘东志,他本来就是一个光头。”周大明哆嗦着说道。

张锐也吓青了脸,不过他突然眼睛一亮,对周大明说道:“你带手机了吗?我要叫救兵。” 还好周大明随身携带着手机,张锐拿来手机登上QQ,摸索了一阵子,这才还给了周大明。周大明也不知道张锐在做什么。

本文标题:生死挑赞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27.html

上一篇:追命 下一篇:白骨索命

相关文章

  • 恐怖故事之夺舍

    【恐怖故事之夺舍】简介:舍,肉身也,灵以他人肉体重生,是为夺舍。1、我的表姐寇景宜正经八百的撞过三次“鬼”。用她的话说,这是人生可遇而不可求的珍贵谈资,一般小姑娘根本没法拿这个吹嘘,每当你到了一...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毕业旅行

    【毕业旅行】简介:“这回真的毕业了,直接去工作的城市吗?”“是啊,明天就出发!”“我们要去毕业旅行!再不疯狂就老了!”“来,最后一张合影要美美的!”&l...

    2021-07-27 长篇鬼故事
  • 长篇恐怖之床下有人

    【长篇恐怖之床下有人】简介:卷一:厄运的诅咒第一章引子“小月!…”一个焦急紧张的声音,急促的在清晨的老林里回荡:“小月…你到底在哪里?…”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却带着让人心痛揪...

    2021-09-28 长篇鬼故事
  • 青螺髻

    【青螺髻】简介:一这已经是我第七次写这篇小说的开头了。屏幕上淡蓝色的文字支离破碎地堆砌在一起,和这黑暗的房间一样死气沉沉。我没由来的一阵恼怒,绝望地关掉Word,将脸深深埋在冰凉的手掌里。我怀疑自己最近神...

    2021-09-13 长篇鬼故事
  • 亡命收听

    【亡命收听】简介:旧收音机你有没有过一个收音机,调频的,仔细地拨弄旋钮寻找一个声音的那种?在网络横行的这个时代里,大多数人都忘记了收音机,MP3、MP4里自己选配的音乐充实着生活,但是我有一个收音机,因为我能在这个...

    2021-08-22 长篇鬼故事
  • 现代驱魔人之梦杀

    【现代驱魔人之梦杀】简介:一轮明亮的月亮高高悬挂在无云的夜空,惨白的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进寂静的客厅,留下一个个扭曲奇怪的阴影。偌大的别墅一片寂静,沙发、茶几、吊灯等白天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家具在月色的笼罩下,仿佛也莫名增...

    2021-07-26 长篇鬼故事
  • 水上木偶

    【水上木偶】简介:引子饶衣邀我去看水上木偶戏的时候,我是没兴趣的,总觉得那是小孩子的玩意。饶衣却热情不减,“这种水上木偶戏是越南独有的国粹呢,国内只在广西南宁表演过,这次是第一次来咱们这表演,一定要...

    2021-09-11 长篇鬼故事
  • 鬼节夜谈

    【鬼节夜谈】简介:习俗七月半,鬼节。不管信与不信,同学们都减少了晚上的活动,早早地回了宿舍。平时热闹的校园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操场正中的草地上坐着四个学生。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但能够在鬼节的晚上有胆游荡,也...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灯火通冥

    【灯火通冥】简介:血红僵尸谢子明弓着背猫着腰,借助周围乱石杂草的掩护,紧紧跟着前面的江旭。夜色有点儿浓,他也只能勉强看到前面有一个飞速前进的黑影。走得太急,一根树枝迎面抽了过来,谢子明连忙侧身躲开。然而...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时间的灰烬

    【时间的灰烬】简介:张晖刚走进附C楼的大厅,立刻就感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虽然正值盛夏,外面的温度很高,但这凉意却并不令人感到舒适,他竟然连打了两个寒战。身上的汗水也像逃命一般地消失了。这栋楼是医学院里最老的建筑了...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