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谋杀自己

2021-06-21 09:12:03 阅读 :

1.命案

高队下了警车,伸了个懒腰。先到的同事们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周围荒芜,没有路人的指指点点。

高队带着小刘和胖子一前一后,撩起警戒线跨进警戒区域。在巡视了一周后,高队的目光最终锁定在现场的中央。那里的地上,平平地放着三具尸体。

高队伸手,小刘用手肘撞了胖子一下,胖子一顿,赶紧从怀里摸出口罩递给高队。他捂住口鼻,探身过去,撩开白布。

三具尸体的脸被野兽咬得面目全非,脑浆流出后脑,半凝固在他们稀松的头发上。

小刘有些反胃,不管看多少次,还是不能习惯现场的气味和这些形状怪异又悲惨的尸体。

高队将白布放下,扭头看看他。

“要吐的话,去那头。”

接着,他轻轻提了下裤腿,蹲下身,用手里的口罩,抬起一只骨瘦如柴的手腕。

“手上没有指纹——”

高队轻轻地说了句,接着回身。小刘离得不近,脸色煞白。胖子皱着眉,捏着拳开口,那声音就像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一样,还带着某种暧昧的泡沫声。

看了一会儿,高队笑了笑,起身掸了掸灰。

“行了,收队回去。小刘,你去查查这几个人的身份,看和之前找到的那具尸体有没有关系,别给我闹出个什么连环杀人凶手就行。胖子,你记得盯紧鉴证科,催他们赶紧给我把报告出出来。”

一阵秋风刮过,高队打了个哆嗦,声到末尾,颤了颤。他搓搓手,抬起头,天上有黑色的鸟伶仃飞过,间或着发出孤寒的叫嚣。

“变天了啊。”高队自言自语道。

2.自导自演

当落座后,乐儿将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酒杯边缘,若有若无地顺着杯中那一点酒水晃动。

红色的冰葡萄酒,味道甜蜜又醇浓,不加注意就会贪多上瘾,然后醉过去,直至不省人事。

这样很好,这样最好。

他举起酒杯,轻轻摇晃了下,眼睛瞥了瞥乐儿,旋即移开,那颜色并没有改变。

镇定,他告诫自己,此刻任何的异常都有可能吓退乐儿对他的杀意。

房间里的钟表“嘀嗒”走着,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没有目击者,没有监控,没有可能出现的一切意外,需要的只是一点点小小的勇气,以及他安排的时间而已。

“今天怎么这么早?”

“嗯,我们开会,提前下了班,我就过来了。”

说罢,乐儿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接着在低头的瞬间,故作不经意地瞥了眼自己的手表。

她在对时间。

他在心里小声地告诉自己,并为乐儿的缜密而叹服。乐儿的声音沉稳,对答如流,想必过来之前,她已经反复练习过两人间可能进行的一切谈话。

他的目光游移着,停顿在乐儿的手提包上——不知道那里面藏着什么毒药。

他叹了口气,很快移开了视线,仰头大口喝了一杯冰葡萄酒,接着又给自己满上。

他必须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他必须烂醉,然而又保持最后一丝的清醒。

“刚才黄楼来过了。”他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对乐儿说道。

乐儿明显地顿了顿,这个情况让她始料未及。

“你遇到他了吗?”他问。

乐儿的眉头皱起来,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才彻底放松了精神,往后稍微仰了仰,靠在沙发垫子上。

嗯,黄楼也一定没有看到乐儿。时间他算得很精确,刚才那样问,与其说是确认,倒不如说想给乐儿提个醒,免去她动手可能发生的一切弄巧成拙。

“那家伙,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你也知道,最近那笔生意一直谈不下来,他拉不到我这边的合约,业绩一定会受影响。”

乐儿迟疑地点点头,环顾一下周围:“你们刚才吵过架了?”

很好,乐儿是个聪明姑娘,她已经发现了丢在墙角的文件,虽然已经被随意整理过,还不免露出争执痕迹的客厅布置。

这为她节省了更多的时间,提供了更多的便利。

“是啊,那小子疯起来就像条狗,吵得整个楼道都能听见。”

“他说什么了?”

“嚷嚷着要杀掉我。”

他抬起眉,不出意外地看见乐儿僵直了身子。他冷冷地嗤笑了一下,往前倾身,从怀里摸出一包白色的东西丢在桌上,大着舌头开口。

“你看,我早就准备好了。”

乐儿探头,看着那个小小的,只有拇指大小的白包,疑惑起来:“这是什么?”

“黄楼他们做的药。”他顿了顿,故作神秘地伸手将包打开,露出里面白色的片剂,“就这个,他们偶尔会拿去给老人吃的药。”

“就是你说的那种药?”

“嗯,对,黄楼告诉过我,这种药可以镇定神经,缓解老年痴呆。本来是件好事,可他们老板心黑,想早点投入生产,所以暗地里给孤老院的老年人吃这种药做实验。前两天出了事情,被他们压了下去。”

“什么?”乐儿的手颤抖了下,酒杯晃荡,酒水洒出来一些,滴在桌上。她赶紧从包里摸出纸巾,擦拭着那块污渍。

他伸手,拦住了乐儿的动作:“没关系,这房间很久没打扫过了,我叫了钟点工阿姨,大概,”他抬头看了看钟,“一个小时以后她就会过来。”

一个小时,这个时间足够乐儿完成谋杀他的计划,并悄无声息地离开。

“给我说说黄楼的事情,你们两个就是因为这种药争吵?”乐儿转移了话题。

“不止。”他又喝了一杯酒,接着将最后一点酒倒进杯中。

“给老人试药这个主意,也是黄楼提出来的。三年前,在他的策划下开了这家敬老院,打着照顾独居老人的名号,其实背地里就是在给老人们尝试各种不同的药物。

”刚开始他们还只是试验一些抗敏类的轻型药剂。一年前,他们研究所的资金链出现问题,风投不愿意继续注资,黄楼决定用老人们进行试验。“

”你……一年前就知道了?“

他点点头:”是的,我知道,也参与了。“

乐儿抽气的声音被刻意地压制下去,他笑了笑,将嘴角的弧度隐藏在高举的酒杯边缘。

”药物在最开始是有效的,虽不能治愈老年痴呆,但能抑制他们的幻觉和幻听。可到了后来,出了一件事。“

”什么?“

”有人死了。“

乐儿的呼吸瞬间停滞了。他抬起眼,盯着乐儿,用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耸耸肩:

”有两个重度患者,因用药量过度,死了。“

 1/1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谋杀自己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44.html

上一篇:失魂金石洞 下一篇:红玉尸

相关文章

  • 戾气逼人

    【戾气逼人】简介:杜丽珍不见了。夏启东早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最近总有莫名其妙的电话打到家里,可夏启东拿起电话说完你好,对方却一言不发。除了话筒里隐约传来的喘息声,什么都听不到。最后不是对方突然挂了电话,...

    2021-07-01 长篇鬼故事
  • 十三人头琢

    【十三人头琢】简介:这是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它的一侧是平原,另外两边是断续的丘岭,背面则是高山。方书打开军用地图,他指着小村庄对钟成保和张平易说:“这里就是围坳村了,过了这个村庄,再往里走就是山区。我们只要...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蜕皮

    【惊悚故事之蜕皮】简介:1夜深了,安龙倚在窗边,耳边响起母亲弥留时说的话:安龙,要把安绘找回来,她还活着……安绘是安龙的妹妹,三年前去了内蒙古,第一年还和家里有着断断续续的电话联系,第二年就完全失去...

    2021-08-13 长篇鬼故事
  • 荒山夜宴

    【荒山夜宴】简介:引子在市区外沿有一个长途汽车站,人们常常在这里搭车去西北面近百公里的山区远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了,失踪的报道也不时会在报纸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间出现。大约一年前,进入山口二十几里就能隐约闻到食物...

    2021-07-24 长篇鬼故事
  • 孤掌难鸣

    【孤掌难鸣】简介:“老师,老师。”一群狂热的粉丝手捧发着墨香的书,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闪光灯对着正在埋头签名的岛田大神一阵狂拍。大神毕竟是大神,暴露在数不清的镜头前仍然纹丝未动,面不改色,继续低头签名,签完名后礼节性地稍稍起身和书迷们握手。和岛田大神握完手的粉丝无不步履轻飘,仿佛身处云雾之中。...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长篇恐怖故事之中指血

    【长篇恐怖故事之中指血】简介:一、古老的传说在儿时的记忆里,储存了数不清的故事,而最让孙秀忘不掉的竟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传说。小时候的冬天似乎格外长,孙秀天天都缠着外婆讲故事。外婆把老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是...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没有回程的旅行

    【没有回程的旅行】简介:1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老狼”。老狼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职员,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为了不被无聊闷死,他每年都会安排一次旅行。刚刚老狼又跟我说他过几天就要出...

    2021-10-16 长篇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画魂

    【惊悚故事之画魂】简介:一 意外车祸我起床的时候已经快是中午了。母亲给我泡了一杯清茶。语重心长地叫我少抽点烟。昨天赶了一晚上的稿,数了数烟缸里的烟头,有17个。我唯唯诺诺地点着头,在老人家面前我是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当...

    2021-06-23 长篇鬼故事
  • 最干净的眼睛

    【最干净的眼睛】简介:始很多人都说,婴儿可以看到些奇怪的东西,只是它们说不出来。今天晚上,宝宝怪异的行为终于达到了顶峰。八点半时,她饿醒过来,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到处找奶吃。我在书房里忙着整理公司的账务,...

    2021-07-15 长篇鬼故事
  • 移墓笔记

    【移墓笔记】简介:1.没有移走的孤坟“三大爷,咱不走这条道儿?”我坐在驾驶席上问。“没事,这儿近,要省十几分钟的路。”三大爷叼着烟。老辈儿将今天定为黄道吉日,午夜时分,族里几名长...

    2021-10-2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