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红玉尸

2021-06-21 09:12:09 阅读 :

一、楔子

昔有暹罗方士罗尼娑婆,言寿三百岁,馆于南岸山谷,造延年药,山人疾则往求,佢出山中红石臼,入泉于内,或热如滚血,或冷如寒浆,方士使山人饮,旋即愈,遂神名远播。

端州府衙门的巡检司后院监牢,二更天。

只有一盏油灯,看守的皂隶倚在桌旁瞌睡,忽然监门被推开,带进一阵冷风。

最末的一间牢房里,有个少年正挨墙闭目打盹,看神情似乎困顿至极,微微渗出的冷汗沾湿凌乱的额发,手脚上更是遍布血痕,显然受过酷刑。他知道有人来了,微睁一睁眼又阖上。

廊道那厢衣袂绫绸拂动,缓缓走来一位华服的年少公子,他于牢房的木柱隔断外伫立,像是欣赏一幕华美画卷般打量牢内的少年人。

过了一会那公子开口道:“前日在下已去禹门坊曾家提亲了,你不想知道在下求娶的是曾家哪一位小姐?”

牢里的少年抬目看了他一眼,黑暗中面色没有任何波澜,很快就闭上眼,将头歪向里边。

公子并不着恼,又道:“禹门坊那几条人命,巡检司是查不到凶手的,除非你再舍了这副皮囊,不然休想逃脱这世间牢笼。”

舍了这副皮囊……公子的话终于使得牢里的少年人有几分触动。他仍保持一动不动,但那双目光,却炯炯地落在斑痕霉花的墙壁上,心思不知朝向哪方。

二、红寨

往西江溯流而上五十里,登岸后有一处山谷。谷内有错落的几处寨子,混居着瑶人和汉人,两下通婚融合得久了,渐渐也就分不太开。

天刚大亮,一只大船徐徐靠岸,上岸的人各色嘈杂,有收山货的贩子,也有远地归来的瑶人,但当中最打眼的是三个作武夫打扮的汉子。三个人在寨子周边逛了一圈,时近中午才回到码头附近唯一的一座茶寮坐下,随意点了壶茶,又叫了几碗馄饨。

“盛捕快,这里几个寨子的瑶人自称红瑶,和粤西一带其他的瑶族村寨都不一样,听说是因为寨子后面有野生的大片红萱草,就是金针菜,寨民就拿来晒干倒卖到省城,靠卖这类山货,一年都有不小收益。加上极少跟外面人通婚嫁娶,所以几个寨的人口加起来只有三四百左右……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说赵捕快在这失踪的,难道咱挨家挨户去搜?”郑青道。

“不行,只能慢慢查探。”盛全沉着脸,“叫全哥,怎么又忘记?”

“咳,叫顺口了。”郑青闪了舌头,众人也心里没底,遂都不说话了。

端州府巡检司的赵捕快赵肆是出来追找一个人的。端州府城郊,西江畔的禹门坊甚有名望的书香门第曾家,有一位二小姐芳龄二八,今年八月刚下聘给邻近的封州县丞司举人家,可这位即将出阁的新娘子不知怎么就不乐意,竟与应承婚事的父亲吵翻了脸,终于在这月初一纳吉之日后,半夜里跑出了家门。据禹门坊的街坊说,天没大亮时,曾看见很像曾家姑娘的人穿着一身灰衣裳,到码头上了一艘渡船。曾家的人报到官府,巡检司便叫赵捕快循着那时辰的渡船去找,大概描述一下形貌,船家就说那姑娘生得精细白净,所以确有几分印象,但她在红瑶寨码头就下了船,之后再没见过。

想来只是找人,于是初三日一早,赵捕快便一个人直奔红瑶寨,从此就断了音信,到初七时巡检司的李毅观李大人也坐不住了,派出同是捕快的盛全,由他带两名皂隶,也就是郑青和郑云兄弟俩,也走一趟红寨村。

“几位壮士来红寨探亲?”茶寮小二过来加茶水,顺口搭茬。

“来看看你们这的山货。”盛全随口道,“难道只有红寨的金针菜是天生红色?”

“嘿嘿,我们就是专门来找你们红寨这种金针菜。”郑云是个活络人,对小二道,“我听城里的贩子说,红寨这里水土与别处不同,当地人还流传一个故事,在三百年前有一个仙人降临,为帮助这里贫困的瑶民,在土地中施展仙术,于是生长出这样神奇的红菜。”

“那是当然!红寨有神仙庇佑。”小二生得小鼻子小眼,但笑得天真洋溢,“对了,我看几位壮士生得好生威猛精神,前几日也有像你们几位一样的一位壮士来过,同样在本小店喝过茶。”

“哦?是这么高,有一把铁丝儿胡子模样的?”郑云忍不住问。

“对啊,他说来探亲的,三十年没回来过了。”小二附和道。

“那你知道他去哪了?”郑云有点兴奋。

“我们老板让他去屠老头家问,喏,就是往里走,柿子树山坡上最大的那幢竹楼,他家山货又好,给点钱可以借宿,你们问问他去。”

“哦。”盛全估摸这小二是替那户姓屠的人拉生意的,便点头不理,四人吃完东西离开,在山寨之间又寻摸了一下午,可还是没有分毫收获,眼看日落西山,只得找到那柿子树山坡上的屠家,打算找个地方住下再说。

姓屠的人家看起来应是当地富户,但也无甚特别,有个二十出头的丑姑娘接待他们,说屠老爹进山去了,想住宿一人给十个铜钱就行,还有简单的茶饭供应。三个人简单吃完洗漱过,便凑合睡下了。

却不想,半夜就出了状况。

月斜窗角,郑云睡到半夜迷迷糊糊起来撒尿,无意中瞥了窗外一眼,黝黑的丛林中闪动着许多光点,远处有许多人点着火把在走动!

郑云抖了抖立刻醒了,回头去拍盛全他们:“全哥,快、快起来!”

那两个也都是警觉之人,当下起身去看,盛全很快看明白:“他们在往山里走?那边是不是他们种黄花菜的花田?”

“对啊。”郑云附和道,白天他们探过周边地形,这红瑶寨主要是靠种植贩卖黄花菜这类山货为营生的,这些人大半夜上去是干吗?

“走吧,去看看便知。”盛全绑好袜腿,便率先下楼去。

他们循着溪水跟上去,漫山遍野的花田旁有一条山溪,潺潺的水声可以掩藏他们的脚步声。

那道零星的火线大约蜿蜒在数十丈外,除了草木摇晃的 “沙沙”声,什么也听不到。

几个人有点干着急,郑青忽然从裤腿里拔出一把匕首:“全哥,咱摸到后面去,撂倒几个跟着那伙人不就行了吗?”

“你是兵不是贼。”盛全皱了皱眉,但也没想到更好的方法,三个人部署了一下,当真朝那队伍后方潜行过去。

吊尾的几个人年纪略大,穿着瑶家的花纹坎肩,拿着几捆绳索没拿火把,正好方便他们偷梁换柱。

此时队伍已经上到山坡那一头,听到前方有人喊:“泉眼里真出红沙子了!”

“绳子呢?”

盛全三个人故意走在火把照不到的地方,把绳子递过去,前面的人也没注意,都很焦急似的往大片花田深处走。领头的一群人里有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不时回头斜视他们,盛全几人赶紧侧过脸。

所谓的泉眼在坡地的低洼处,大大小小错落着,最大的有一头牛身子宽,最小的则只有拳头大,此刻正“咕咚咕咚”往上冒着水,火光里确实看起来红彤彤的。

盛全几人面面相觑,就因为这事大半夜跑上来?看泉眼要绳子干什么?

一个特别魁梧的壮汉站在最前头,他旁边的人指着最大的那口泉眼道:“那天晚上我就是看那男的长得眼生,跟过来看,他居然追着一个姑娘跑,那姑娘从这跳下去,那男的也跟着跳下去了。”

这话一出,盛全几人的心也提了起来。

有人附和说:“都死在里面了吧?泉眼冒红不吉啊!”

“闭嘴!”壮汉突然暴喝一声,他转过身来,火光映在他身上,瑶家花纹的背心大敞下,胸口露出一格格骇人的鼓胀肌肉。壮汉扫视众人:“谁下去看一下?”

“下去?”众人都惊住了,纷纷后退。只有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站在原地不动,他正用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泉眼,过了会儿,才慢慢举起手:“我去。”

接着,那少年忽然往盛全身上一指:“让他跟我一道下去。”

“什么?”郑青第一个喊起来,他把手里的绳子往地上一扔,“这底下才多宽?一起下去不是找死吗?你想死别带上别人啊!”

“死不了。”少年淡定地捡起绳子。盛全盯着这少年人,忽然觉得他有点眼熟,旁边郑青还想咆哮,他立刻出手拦住,然后朝少年一抱拳:“这位小哥,该怎么做还请指教一二。”

“地下有很多岔道,找两块大石头来,在人身上捆紧沉下去就行了,你们两个在上面接应。”少年很快相中不远处一棵最粗的树,拿着绳子的一端走过去固定在树身上。盛全看着他,便也拿着手里的绳子过去依样画葫芦绑好。

郑青和郑云哥儿俩不知盛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呆呆站在原地,壮汉问道:“你们去搬石头过来……还有你,是谁家的?看着面生。”

“屠家的伙计。”少年已经绑好走了回来。

壮汉不信任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又转向郑青几个:“你们呢?”

郑青俩人的心一下提到喉咙眼,那少年却轻飘飘地扔过来一句:“屠老爹的货你们都备好了吗?那三百斤黄花别沾到露水。”

“哦、哦,捆好了!”郑青的反应还算快,连忙打着哈哈道,旁边有人小声嘀咕:“屠老爹的生意越做越大啦?”

壮汉不作声了,大伙搬来压田头的大石板,来到最大的泉眼边,少年和盛全相互帮着将石板绑在身上,两人离得近,少年人用最长的一根绳子,两端分别系在自己和盛全的腰上:“我先下去,你跟着下来,把绳子攥紧不要松开……还有,赵捕快就在下面。”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却如水入滚锅,把盛全几人都听得一怔。盛全盯着少年的脸:“他死了?”

“不一定。”少年还是波澜不惊地答了句,三人对视一眼皆点点头,那少年深吸一口气,便捏着鼻子跳入泉眼中,盛全虽然心里打怵,但心中静数几下,便也学着他的模样跳了下去。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红玉尸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45.html

上一篇:谋杀自己 下一篇:蛊蛇

相关文章

  • 摄魂相馆

    【摄魂相馆】简介:一个阴雨连绵的傍晚,某巷子深处,一名穿着考究的老者在一家老宅子前停下了脚步,宅子门口挂有一匾:聂云相馆。“先生您好,请问您是要照相吗?”相馆的主人是一名青年小伙,上前热情地招...

    2021-10-15 长篇鬼故事
  • 故乡鬼事

    【故乡鬼事】简介:一小元年龄与我相仿,也是过命的朋友。我们从穿开裆裤时,就在一起玩,可以算是形影不离。夏天,我们一起下河游泳、摸鱼捉虾。那一回,他给水草缠住了,上不来,喝了几口水,是我一路疯跑回去给他爸...

    2021-08-24 长篇鬼故事
  • 水浒杀人事件

    【水浒杀人事件】简介:1、梦认为自己是武大郎之前,他一直姓韩,叫韩德仁。一切都缘于一个梦。一个古怪的梦。做那个梦之前,韩德仁跟武大郎几乎没有一丁点关系:武大郎很矮,他很高;武大郎卖炊饼,他卖房子,...

    2021-07-20 长篇鬼故事
  • 黄金祸

    【黄金祸】简介:邂逅那天,我是在一家公司的面试中被淘汰后邂逅常笙的。常笙是我的大学同学,在我印象中,他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种古典美。虽然古典美这个词用来形容男生有些别扭,但我想不出还有别的...

    2021-08-12 长篇鬼故事
  • 每日诡事之螳螂

    【每日诡事之螳螂】简介:据说,南美和非洲一些古老的部落都有吃人习俗,其中一部分吃的是敌人,而另一部分人则相信,吃下最亲爱的人就能和他们合为一体永不分离。后者其实和螳螂很是相似,母螳螂在和公螳螂交配后就会将公螳螂吃得一干二净……这是我和张宁最后一次谈话的内容。我研究昆虫,大概由于职业病的关系,不管什么话题,只要一点点的相似我也能联系起昆虫来说上一通。这不,张宁兴致勃勃跟我说他才看的一部关于非洲部落习俗的书,我却又说起了螳螂。他不乐意了,丢下一句:“我可不是黑猫警长,要调查螳螂夫妇的血案……”转身就走,之后又...

    2021-06-18 长篇鬼故事
  • 末路狂奔

    【末路狂奔】简介:一最近这段时间,高空坠物的事件变得非同寻常般频繁,而且掉下来的全是些匪夷所思的玩意儿。比如说,一个女教师被路边楼顶坠下的一条藏獒砸成截瘫;又比如说,一支坠地的晾衣竿直接戳入一位卖水果的大姐的...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第三起命案

    【第三起命案】简介:引子白龙村有着两起非常蹊跷的命案!十七年前,一名叫白秀的女生,在高考前夕吊死在自己家里。过了三年,又有一个叫李慕白的男生,竟在白秀家里上吊自杀了!这还不是最奇的,最奇的是,在李慕白死时...

    2021-06-28 长篇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天火

    【悬念故事之天火】简介:1两个月前的一个夜晚。我合上了电脑,一头栽倒在床上,但是缠绕在我心中的困扰却久久不能散去。我是自由撰稿人,写文是我谋生的手段,这是种需要创意和灵感的工作。一旦没有了灵感,我整个人...

    2021-07-02 长篇鬼故事
  • 七宝香驹

    【七宝香驹】简介:李施德站在镜子前,拿出手机打开扫码软件,用手机背面的摄像头对着自己的右眼扫了起来。这是他今天白天听来的一个小游戏,叫“扫眼游戏&dquo;。据说,只要用扫码软件对着自己的黑眼珠扫一下,就能看...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啼笑婴缘

    【啼笑婴缘】简介:老汉一直膝下无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晚年,竟然会无故飞来到一个儿子!不,还有一个孙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这是一出啼笑皆非的诡异婴缘,亦悲,亦喜……——题记...

    2021-10-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