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怪谈之搬家

2021-06-21 09:13:00 阅读 :

你肯定无法回忆你所有的人生,就如你肯定无法记住你家里所有的东西一样。

我相信每个人的家里都有一个角落,那个角落布满了灰尘,堆积着陈年累月积攒的杂物。

一如每个人的记忆里,亦有这样的角落。不同的是,记忆是会骗人的,记忆是经不起推敲的。我记得很多年前,我曾在日记里写到:“记忆只是一种演绎,而非记录。日记所记录的,不过是这种演绎罢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再写日记了。那些从小开始写的一本本日记,被我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地方。

现在,连那些日记具体藏在哪里,我也忘记了。

1.钥匙失踪之谜

这个世界上的多数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

比如此刻。

此刻我站在家门口,怎么也找不到家门钥匙。于是我开始从早晨出门那一刻开始回忆:我记得我把钥匙随手放进了包里,然后出门,搭乘地铁,继而上班刷卡,然后 开始忙碌地工作,午餐吃的鸡蛋炒米饭。饭后小睡了下,继而开始下午的忙碌,再然后下班。我又搭乘地铁,最后我站在了家门口,回忆我的钥匙——这就是我的一 天,可我依旧记不起钥匙去了哪里。

于是我开始第二遍回忆,然后是第三遍。

当我回忆到第四遍的时候,我怀疑自己早晨并没有搭乘地铁而是搭乘的公交车,当我回忆到第五遍的时候,我怀疑我中午吃的是鸡蛋炒面而不是炒米饭,并且我还担 心我下班的时候可能忘记刷卡;当我回忆到第六遍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早晨并没有把钥匙放进包里。到了最后,我的这一天在记忆里有了不同的版本,各种版本 纠缠在一起,简直令人抓狂。

瞧,记忆就是这么不可靠——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要是能随时随地写日记就好了。

2.搬家日记之星期一

父亲去世后,母亲的精神状况越来越不好,她的记忆一直停留在父亲去世的那天早晨。每天早晨对于她而言,都是她和父亲的结婚纪念日。于是每天她都准备三份早餐,然后温柔地回到卧室去叫父亲起床,继而尖叫着问我:“你爸呢?!你爸怎么不见了?!”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很小心很小心地告诉她,爸爸已经去世1个月了,结婚纪念日那天,她和爸爸开车去郊游,出了车祸,爸爸当场死亡,而她的脑部也受了重伤。

这件事我每天早晨都会告诉她一次,讲得我自己都麻木了,但母亲每次听到时,都仿若刚刚知晓这个噩耗,哭得惊天动地。

可是到了傍晚,她依旧会准备三人份的晚餐,然后苦苦等着父亲回家。于是我不得不再次告诉她那个悲惨的消息,母亲自然又难免大哭一番,直到睡去。

次日早晨,她依旧会问我父亲去了哪里……母亲就这样折磨着自己,她似乎很害怕心里的伤口会慢慢愈合,于是一日三次地撕扯着它,让它保持着鲜血淋漓的痛楚。

我一直希望母亲能够记住她该记住的,忘记她该忘记。比如,记住父亲已经死了,然后再淡忘父亲曾经活着时的点点滴滴,让时间慢慢抚平她心灵的伤口。可恰恰相反,母亲坚决地拒绝了“时间”这剂良药,她永远活在父亲去世前的那个早晨。

直到有一天,我实在不忍心看着母亲这样蹂躏自己,于是决定搬家,离开这座到处充斥着父亲影子的房子,给母亲一个全新的开始。

搬家是一件很琐碎的事情,尤其对于我们这种在某个地方生活了一辈子的人来说。首先你得找到新的地方,然后和邻居告别,继而开始一点点地收拾家里的东西。哪 些东西要搬到新住处,哪些东西没用了该扔掉,哪些东西可以当作废品卖掉,又有哪些东西可以送给邻居,这些都要做好分类。所以,我决定利用一个星期来搬家, 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下班后收拾零星的小东西、并分类,星期六集中收拾父母的卧室,星期天彻底搬走。

其实,搬家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所有生活过的日日夜夜都会在这房子里留下痕迹,比如你会在某个尘封的角落发现一个破旧的洋娃娃,并由那个洋娃娃想起你的 童年玩伴,虽然你不记得她的名字、她的样子、甚至和她在一起发生的事情,但你能够想起这个人的存在,这已经足够令你欣喜万分,仿若找回了一件你丢失很久的 东西。

比如我,我在床下的一个鞋盒子底下,发现了我5岁时候的日记。是的,我从5岁开始写日记,一直写到10年前——那时我18岁,自己也忘记究竟是为了什么,再也不写日记。

那是个红色塑料皮的小本本,上面布满了灰尘,有很多页已经被老鼠蟑螂啃噬得残缺不全,亦有很多页已经烂掉了。

我欣喜着,小心翼翼地擦掉上面的尘土,随手轻轻翻开一页,上面用笨拙的汉字写着:

“1985年6月28日,晴。

今天吃了棉花糖,有点苦,一直到晚上zui里还苦苦的。我想让妈妈再帮我刷一次牙,就跑到他们wo室。门没有关,爸爸妈妈在床上打架,我很害怕,就站在门口哭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笑了,又信手翻开一页:

“1985年7月3日,阴。

我一直担心妈妈会死掉,因为爸爸每天晚上都打妈妈。每天晚上,我都会偷偷站在他们房间门口,但我再也没有哭,因为有次我哭了,看到爸爸责备的眼神,而且第二天他没有送我上幼儿园,一定是生气了。”

我继续笑着。

“1985年7月9日,阴。

爸爸又打妈妈了,妈妈哭得很伤心。”

我不笑了。

“1985年,7月10日,阴。

我又在爸爸打妈妈的时候哭了,因为妈妈哭得太伤心了,妈妈哭,我也忍不住哭。”

我微微皱起眉头。

“1985年7月11日,阴。

爸爸把妈妈压在下面×××××(后面我自己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大抵是不会写又不会拼的字),后来爸爸把妈妈拖到厨房,放在案板上××××有好多血,我说 那是血,可爸爸说那是西瓜酱,我记得西瓜酱是有仔的××××,虽然妈妈的头也是园(应该是圆)的,但我知道那不是西瓜。”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刚要继续翻下去,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幽灵一般,慢悠悠地问:“你拿的什么?”

“没什么。”我若无其事地随手把那个红本本扔进垃圾桶。

母亲继续问:“你爸呢?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怪谈之搬家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61.html

上一篇:危机虫虫 下一篇:死亡者

相关文章

  • 勾魂传真(侦探小说)

    【勾魂传真(侦探小说)】简介:(1)某日,午后,林太太一袭黑衣,默默结束了林先生的葬礼。回到家后,她脱下外衣,全身冰凉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她觉得自己的头脑里,浮想如同浮云般重重叠叠地堆积着。而窗外,是秋日的阳光,灿烂...

    2021-10-03 长篇鬼故事
  • 灵镜

    【灵镜】简介:阴风彻彻,黑夜中,一切似乎都不值一谈。大自然的威力很大,但在某些东西面前实在很渺小。我说的不只是人类精神上的某种扭曲,还有些本身就超脱于自然的东西。总之,漆黑的夜,天上没有月,没有星星...

    2021-10-23 长篇鬼故事
  • 摄魂人骨箫

    【摄魂人骨箫】简介:诡异人骨箫梅湖社区位于城西,自从器乐文艺周晚会拉开帷幕,这里便热闹起来。因为有音乐学院的教授前来观看并挑选笛子,所以吸引了众多器乐爱好者前来一显身手。林薇满怀信心赶来参加晚会,可看了不...

    2021-08-31 长篇鬼故事
  • 一条辫路

    【一条辫路】简介:契子辫子姑娘“小敏,我很喜欢你梳辫子的模样,真的很-漂亮。”这是二十岁马小敏的未婚夫高卫国经常向她说的话。他总会站在她的椅背后,摸着她的辫子,贴着她的面颊哄她。此刻,马...

    2021-10-15 长篇鬼故事
  • 致命的暗喻

    【致命的暗喻】简介:一8年前的秋天,24岁的沈小婷拎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这座城市,她沿着铁路漫无边际地走啊走啊,一直走到让勇气把内心膨胀得满满当当,给张震打电话:“我来了,在铁道口,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只好让死神...

    2021-09-16 长篇鬼故事
  • 恶魔的仆人

    【恶魔的仆人】简介:楔子一只猫从屋檐上跳下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怪叫一声。飞快地跑掉。刺骨的阴冷围绕着朱莉,独自站在午夜街头,空旷的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朝着猫怪叫的地方走去。地上躺着一具...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死亡终局

    【悬疑故事之死亡终局】简介:时值夏日,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玉望街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骄阳似火,只有街边几棵法国梧桐散在阳光里。夏静把买好的材料放进冰箱,然后打开店门,挂上“开始营业”的牌子,准备做生意。第...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婴骨坟场

    【婴骨坟场】简介:一、从恐惧中醒来黑暗粘稠得像胶水,我在狂奔,身后传来了狗叫的声音。回眸望去,蜿蜒逶迤的山路上,有星星点点的火把,那是追赶着我的人吧?有鼎沸的人声,似乎全是女人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不知道她...

    2021-08-15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报应

    【恐怖故事之报应】简介:我第一次遇见那个小男孩是在北京站的地铁口,如果你常坐地铁,尤其是北京的地铁,你一定能发现珈梓一群人,他们在地铁里唱歌,然后用残缺的身体乞求你的施舍,他们都有着明显的残唳,不然就是一个正常人牵着一个...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恶魔来敲门

    【恶魔来敲门】简介:凌晨三点,调酒师舒崇下班回去,一路上没什么车,车窗外的风很清凉,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车子到岔路口的时候前面拉起了警戒线,有交警站在那儿,还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围观群众也站在那儿,原来是有人酒驾撞死了人,那被撞死的女孩尸体旁还有血渍,她被台上担架的那一刻右手突然从上面滑了下来,舒崇看到她的手上戴着一只景泰蓝镯子。红绿灯闪烁,他驱车离开。...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