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努比斯的天平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阿努比斯的天平

2021-06-23 11:57:21 阅读 :

楔子

死亡如同一支大军,将他重重围住——他惊恐地睁大眼睛——无处可逃。

他感到自己在下沉——下沉的速度是缓慢的——然而这缓慢却更加惊心动魄——因为缓慢并不意味着生机——地狱之门洞开,结局已经无法改写。

水终于从缝隙挤了进来,丝丝声似毒蛇在笑。

它们吞噬着空气,吞噬着温度,吞噬着他的身体,原来并不是去往另一个世界,而是另一个世界入侵进来。

哈哈哈……

有人在笑,那笑近在咫尺!

然而他什么也看不见——所见一片漆黑,所触只是冰冷的六面木板——他在一个大箱子里——此时,可称做一口棺材,只是这棺材里,装着的是一个活人。

棺材里只有一个人,棺材外全是水,谁能在水里笑?

1

“……我很内疚……同归于尽是最好的选择,这样既惩罚了他,也惩罚了我。天平的两端已经平衡,所以,请你们一定要原谅我。”

作为证物的遗书被装在塑料袋中,一层透明薄膜自然并不能把惊涛骇浪封锁成一潭死水。

“这是在何菲菲的手袋里发现的。”李晓芸说。

徐芳突然恶狠狠地扑向它,带着要与其同归于尽的力气与勇气。

李晓芸吓得跳起来,连忙抓着证物闪开,然后回身反手拧住徐芳的一只胳膊。

“干什么你?!”她叫起来,同时本能地使用了平日抓捕犯人的口气:“干什么你?!老实点!不许动!”

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还是心理的疼痛,徐芳的眼泪大把大把地流了下来,她坐到了地上。

“怎么可以这样?”她喃喃地骂着:“畜生!畜生‘…-”

李晓芸讶异地看着这个方才还优雅得令人肃然起敬的中年女人,不过才几分钟,她就完全判若两人。

人类果然是最不可捉摸的生物——彼时之人,非此时之人。

她可以在听到丈夫死讯的时候维持得体的悲伤,却不能控制当知晓丈夫背叛后的愤怒。

李晓芸忽然有种脊背发冷的感觉——这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恨的力量胜过了爱的力量。

不过,她强迫自己从感性思维回归理性思维,从表面上看,徐芳似乎是到此刻才发现自己的丈夫周华民有了外遇的。

是表演吗?她问自己。

不要轻易下结论。她提醒自己:头儿再三教导过的,一切交给证据去解答。

2

两名死者,一男一女,侧趴在桌上,男的大约四十五岁,女的却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两人的面颊部双双呈现出艳丽的樱桃红色,法医曾天强提着工具箱站在一边等待着技术科的同事采集死者衣服上的纤维证物。

桌子上的红酒杯与白瓷盘,没有喝完的素菜汤,狼藉一片,似乎是浪漫的骸骨。亡者的表情都是平静的,死亡闪电般来临,痛苦闪电般离开,甚至在他们皱起眉头之前。

“看起来像是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刑警队长杨赫走过来,说道:“是吗?”

曾天强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我会交给你一份详细的尸检报告。”

杨赫欣赏地瞟了他一眼,他始终在坚持着他的一丝不苟,哪怕是最简单的结论,也不会轻易出口——他需要这样的搭档——真相也需要。

这栋位于郊外的豪华别墅里残留着某种难闻的味道——当然,这也可能是心理作用——因为从徐芳发现尸体到他们接到报警后赶到这里,差不多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杨赫瞟了一眼窗外,附近的几栋别墅都空着,属下周泰报告说它们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其实即便有人,他们也未必会注意到异样——大城市的电梯公寓里,不过一尺之隔,很多人都还不知道邻居的姓名,更何况是这里。

几株银杏树在阳光下明光灿亮,屋子里面却漂浮着阴冷,仿佛是另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没有路可以相通。

杨赫走进厨房,那是死亡的源头。

它们静止在谋杀时刻,技术科的小王正在小心地采集旋钮上的指纹,由于炉具上还残留着许多水迹,小王的动作有些缩手缩脚——因为他必须小心谨慎地避开它们。

杨赫用戴着手套的手碰了碰水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阿努比斯的天平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71.html

上一篇:惊悚故事之画魂 下一篇:我们叫查理

相关文章

  • 梦醒时分

    【梦醒时分】简介:1夜很黑,风抖动着窗口,小婕在哭泣。“安,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不跟你争了,你饶了我吧。”我拿着水果刀,身体不停地颤抖。小婕的牛奶被我下了安眠药,她现在只能任我摆布了。我看她...

    2021-10-12 长篇鬼故事
  • 过站

    【过站】简介:录像的时间是今晚,鬼门开也是今晚。说真的,不得不佩服台湾人的生意头脑,什么节日都能商业化,就连鬼月也能企划出这样一个试胆节目出来。我跟另外三名参赛者坐在一起听着电视台人员的解说,其中只有一名...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庄园奇遇

    【庄园奇遇】简介:午夜时分,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辆轿车缓缓的到达高速出口,准备缴费。“人呢?怎么没有人呢?”副驾驶的小雅一脸惊恐的问着。...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香川街七号的兰芬

    【香川街七号的兰芬】简介:深秋,黄叶漫天飞舞,相互追逐,像垂死挣扎的蝴蝶。在这个悲凉的季节里,为了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已在我所在的这个省会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穿梭了十几天。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座北方城市找了份工作。因公司不景...

    2021-10-17 长篇鬼故事
  • 死相

    【死相】简介:如果没有梦,睡眠和死亡在感知上是没有区别的吧?可是,你怎么知道人死了以后不会做梦呢?嘁!你又没死过!谁说我没有死过?我记得,我好像死过,而且不止一次。至于为什么死,是怎么死的等等细节,却忘记了。甚至,死了后是否活了过来,也忘记了。...

    2021-06-22 长篇鬼故事
  • 替它说话

    【替它说话】简介:我的节目我是一档午夜节目的播音主持人,我主持的节目“替他说话”总是在夜里零点准时开播,这是一档为各种各样的人解决烦恼的播音节目。诸如这种类型的节目,相信很多人都听腻了,都是换...

    2021-10-20 长篇鬼故事
  • 高卢神探之情感绑架案

    【高卢神探之情感绑架案】简介:第一章、登山李若鑫刚刚破获了几个大案子,正巧的是,薛默华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两个人就决定一起去登山。这次他们选择的是C市最高的那座山,约定一起在山上过夜,好在第二天可以看到朝阳。...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她就在这里

    【她就在这里】简介:一曾经,杜明康和茹梦还是一对美满的恋人。茹梦的胆子小,好奇心却强。她常常缠着杜明康陪她看各种各样的恐怖片惊悚片,然后在杜明康的怀里尖叫连连。这样的片子看多了,杜明康这个无神无鬼论者也动摇起来...

    2021-08-22 长篇鬼故事
  • 左眼里的命案

    【左眼里的命案】简介:楔子当头颈部的瘀滞感让眼前发黑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马上会死。但全身无力,手脚也已抬不起来,反抗的力气在之前就已经用尽。呼吸受限让她的大脑很快进入缺氧状态,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从来没...

    2021-06-26 长篇鬼故事
  • 青螺髻

    【青螺髻】简介:一这已经是我第七次写这篇小说的开头了。屏幕上淡蓝色的文字支离破碎地堆砌在一起,和这黑暗的房间一样死气沉沉。我没由来的一阵恼怒,绝望地关掉Word,将脸深深埋在冰凉的手掌里。我怀疑自己最近神...

    2021-09-13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