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胎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魔胎

2021-06-29 09:17:32 阅读 :

我出生的四分钟前,心急如焚的父亲在赶往回家的路上不幸跌下山崖粉身碎骨,我出生的四分钟后,母亲因为出血过多难产而死,而在母亲永远闭上眼的那一刻,接生婆从母亲的肚子里艰难的救出了妹妹。

妹妹出生的时候嘴巴紧闭,接生婆便将她头朝天脚朝地的倒立起来,然后狠狠的拍打着她的屁股,妹妹涨着那张红彤彤的脸,挥动着稚嫩的双手在天空吃力的挣扎着,突然,她张大了嘴巴,将憋足了的所有的气变成了笑声,一发不可收拾的大笑了起来。妹妹笑声很怪异,仿佛是在吟唱着一道道符语,以至于吓得经验老道的接生婆一脸的铁青,在她“啊”的惊叫一声后,便像着了魔一样想也不想的把妹妹扔出了出去。

妹妹被接生婆随手扔在了我旁边,我们一同躺在那张脏而凌乱的大床上,旁边是渐渐低下去体温的母亲。妹妹的双手仿佛被一样东西牵引着,在空中乐此不彼的挥舞,嘴里仍旧一发不可收拾的发出怪笑声,她紧闭着双眼,咧着嘴,样子很滑稽,于是,我也跟着她大笑起来。

在我张开嘴大笑的那一刹那,接生婆的脸由青到白,在愣了几秒后,突然疯也似的撞开了门冲了出去,我听到她抓狂的疾呼着:魔胎、快来人啊……刘菜生下的是对魔胎。

她的疾呼声歇斯底里,飘在院子里久久不能散去!

我和妹妹在第二天便被年迈的奶奶送进了“阁阎山”。

我们出生的那一夜天狂降暴雨,扭曲的山路在暴雨的洗礼后显得又泞又滑,奶奶背上背着妹妹,左手抱着我右手矗着拐杖,她那孱弱的身体在泥泞的山路上每走一步都显得那么的吃力。我们的身后跟着一大群村里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是没有一个人有任何一丝丝上来帮忙的迹象。他们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下的每一步,紧紧地跟在奶奶身后却又不敢靠得太近,一脸的严肃。我想,或许他们不是不愿帮忙,而是不敢,因为昨夜接生婆在跑出院子后便发了疯。村里的人说我们是魔胎,碰一下就会厄运不断!

“阁阎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间庙宇,是一个叫黄姑的巫婆施展道法之地,离村子只有十几里远,然而我们见到巫婆的时候已经是戌时,天已渐黑,月亮在天边隐约可现。

我们见到巫婆的时候,她正背对着我们端坐在庙宇的正中间,幽蓝的群褂像一汪清澈的池水,在满是冥纸的地上散漫开来,干枯的头发四处披散,埋过了头延过了肩,隐藏了她的模样。

村民们进了庙宇便虔诚的齐齐跪了下来,奶奶先是将我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然后双手借着拐杖的力量,缓慢的弯曲下了膝盖,最后佝偻着她那已微驼的背,脑袋重重的叩在了地上。

在奶奶的脑袋与地面发出清脆的“砰”的一声后,那个叫黄姑的巫婆终于缓缓的转过了身子,低哑着声音到:终于来啦!这四个字犹如一道阴风袭卷进了每个人的耳朵,令人不寒而栗。

巫婆之后说了很多的话,但我都没能听清楚,因为我的思维被妹妹所牵引,她躺在奶奶背上,双手仍不安分的在空中挥舞,我这次透过幽红的烛火,仿佛看见妹妹手中正抓着一根红细绳,绳子的另一头,还吊着个黑色的袋子,很小很小的、呈三角形的黑色袋子!

巫婆最后拖着她缓慢的脚步走到了奶奶面前,村里的人们立马再一次双手俯地,将头紧叩在了冰凉的地板后,都齐齐地将身体向后挪动了两步远的距离!

巫婆一把抱起了我,将我搂入怀中,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样:那是怎样一张脸?满脸的皱纹犹如一块腐朽的木材隐没了眼睛,让人乍一看上去,仿佛她的脸上就只剩下那张塌陷的鼻子和往外极力翻飞着的嘴唇,她眼球极力向上翻滚,散发着丝丝幽光,非常的恐怖,我被这一张丑恶的脸吓得大哭了起来,挣扎着想离开她那肮脏的身躯。我挥着手本能的扭过头望向奶奶,但是奶奶虔诚的跪拜在地上,没有敢抬头看上我一眼。只有妹妹,停止了手中的舞蹈,吃惊的望着巫婆和那个正在巫婆怀中极力挣扎着的我,突然,她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微微张了张嘴,跟着也大哭了起来,这是妹妹第一次放声大哭,我和她的哭声犹如一道犀利的响雷打破了夜空的宁静,天空又立马狂降起暴雨。

巫婆低低的叹了一气:前世的孽债,今世的冤缘!“天”本孤独,“煞”本绝望,天勿近煞,煞不近天,奈何又同根同生,前世的孽债注定今世的血尝。

众人在此时都缓缓抬起了头,他们脸上伴随着各种奇怪的表情,一动不动的仰视着巫婆,他们屏住呼吸,静静等等着巫婆的下一句话。

奶奶也抬起了头,她目光呆滞。巫婆佝着身子,把我放回在了奶奶的身前,我立马感受到了丝丝凉意,地板上透出来的丝丝凉意!

巫婆转过身子,缓缓的挪动了步子,她那幽蓝的群摆将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痕。一个低沉的声音飘来:这两个孩子活着对周围的人就是一种灾难,让这两个孩子分开,使其永不相见,方可破咒。

巫婆的话夹杂在我和妹妹的哭声中,像一首幽深的祭歌,回旋在每个人的耳畔,然后飘出门外,消失在夜空!

我看见奶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行行泪水爬满在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顺着下巴滑下,落在我的唇上,咸咸的,一滴又一滴!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魔胎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90.html

上一篇:黑白僵煞 下一篇:如影随刑

相关文章

  • 悬疑故事之死亡终局

    【悬疑故事之死亡终局】简介:时值夏日,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玉望街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骄阳似火,只有街边几棵法国梧桐散在阳光里。夏静把买好的材料放进冰箱,然后打开店门,挂上“开始营业”的牌子,准备做生意。第...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四体归位

    【四体归位】简介:半夜电话半夜睡得正香时,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打开手机一看,是好友姚其来打来的。前几天,姚其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本正宗的古线装书,如获至宝。任我磨破嘴皮,他就是不肯拿出让我看...

    2021-07-25 长篇鬼故事
  • 亡灵尖叫

    【亡灵尖叫】简介:一、烈焰中的尖叫傍晚时分,火葬场闹哄哄的一片,刚送过来一具尸体,跟随来的送葬人群十分热闹:有亲属歇斯底里的哭声,也有普通朋友故做难过的表情,还有一些小孩子不谙世事打闹的声音……...

    2021-10-11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心癔

    【悬疑故事之心癔】简介:1诱发初秋的午后,天阴沉沉的,钟显独自坐在弘毅广场的长凳上,呆呆地凝望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方向。他是神经生物学教授,一个多月前,在协助警方抓捕罪犯的过程中,他被凶手刺伤。唐子希一直在医院...

    2021-07-04 长篇鬼故事
  • 眼窗

    【眼窗】简介:李施德站在镜子前,拿出手机打开扫码软件,用手机背面的摄像头对着自己的右眼扫了起来。这是他今天白天听来的一个小游戏,叫“扫眼游戏”。据说,只要用扫码软件对着自己的黑眼珠扫一下,就能看...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黄金祸

    【黄金祸】简介:邂逅那天,我是在一家公司的面试中被淘汰后邂逅常笙的。常笙是我的大学同学,在我印象中,他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种古典美。虽然古典美这个词用来形容男生有些别扭,但我想不出还有别的...

    2021-08-12 长篇鬼故事
  • 鬼市蜃楼

    【鬼市蜃楼】简介:①在距离下塘村十里地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江城走下车,独自朝前走去。眼前是狭窄的黄泥路,在今天,这样无法通车的路面已经非常少见了。江城走在其间,眼望着四面的青山,有了点野游的感觉。...

    2021-08-17 长篇鬼故事
  • 镜中人

    【镜中人】简介:Chapten1阿郎自杀了。他的脚上绑着两个哑铃,肚皮上划开一条三十公分长的口子,肠子孤零零垂在外面。他的脸,纵纵横横切了几十刀,像棋盘那样,脖子缠绕着尼龙绳,就吊在房间的正中央。我怎么也想不...

    2021-09-16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他们摸了她

    【悬疑故事之他们摸了她】简介:1、吊诡的身体小狄十八岁生日那天,胡子和山炮决定送给他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那个礼物不是东西,是一个人,一个年轻女人。他们三个人都是小混混。当然了,这是别人的叫法,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小...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七悬棺之谜

    【七悬棺之谜】简介:PART.1七口悬棺烈日炎炎的七月,在省城地质学院读大四的夏侯波跟女友李爽,及李爽的闺蜜赵丹一起去漂流度假。三个人兴致勃勃地玩了几天后,听人说起位于当地原始森林中心处的五女峰保留有丰富的高句丽墓葬...

    2021-08-1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