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魔胎

2021-06-29 09:17:32 阅读 :

我出生的四分钟前,心急如焚的父亲在赶往回家的路上不幸跌下山崖粉身碎骨,我出生的四分钟后,母亲因为出血过多难产而死,而在母亲永远闭上眼的那一刻,接生婆从母亲的肚子里艰难的救出了妹妹。

妹妹出生的时候嘴巴紧闭,接生婆便将她头朝天脚朝地的倒立起来,然后狠狠的拍打着她的屁股,妹妹涨着那张红彤彤的脸,挥动着稚嫩的双手在天空吃力的挣扎着,突然,她张大了嘴巴,将憋足了的所有的气变成了笑声,一发不可收拾的大笑了起来。妹妹笑声很怪异,仿佛是在吟唱着一道道符语,以至于吓得经验老道的接生婆一脸的铁青,在她“啊”的惊叫一声后,便像着了魔一样想也不想的把妹妹扔出了出去。

妹妹被接生婆随手扔在了我旁边,我们一同躺在那张脏而凌乱的大床上,旁边是渐渐低下去体温的母亲。妹妹的双手仿佛被一样东西牵引着,在空中乐此不彼的挥舞,嘴里仍旧一发不可收拾的发出怪笑声,她紧闭着双眼,咧着嘴,样子很滑稽,于是,我也跟着她大笑起来。

在我张开嘴大笑的那一刹那,接生婆的脸由青到白,在愣了几秒后,突然疯也似的撞开了门冲了出去,我听到她抓狂的疾呼着:魔胎、快来人啊……刘菜生下的是对魔胎。

她的疾呼声歇斯底里,飘在院子里久久不能散去!

我和妹妹在第二天便被年迈的奶奶送进了“阁阎山”。

我们出生的那一夜天狂降暴雨,扭曲的山路在暴雨的洗礼后显得又泞又滑,奶奶背上背着妹妹,左手抱着我右手矗着拐杖,她那孱弱的身体在泥泞的山路上每走一步都显得那么的吃力。我们的身后跟着一大群村里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是没有一个人有任何一丝丝上来帮忙的迹象。他们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下的每一步,紧紧地跟在奶奶身后却又不敢靠得太近,一脸的严肃。我想,或许他们不是不愿帮忙,而是不敢,因为昨夜接生婆在跑出院子后便发了疯。村里的人说我们是魔胎,碰一下就会厄运不断!

“阁阎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间庙宇,是一个叫黄姑的巫婆施展道法之地,离村子只有十几里远,然而我们见到巫婆的时候已经是戌时,天已渐黑,月亮在天边隐约可现。

我们见到巫婆的时候,她正背对着我们端坐在庙宇的正中间,幽蓝的群褂像一汪清澈的池水,在满是冥纸的地上散漫开来,干枯的头发四处披散,埋过了头延过了肩,隐藏了她的模样。

村民们进了庙宇便虔诚的齐齐跪了下来,奶奶先是将我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然后双手借着拐杖的力量,缓慢的弯曲下了膝盖,最后佝偻着她那已微驼的背,脑袋重重的叩在了地上。

在奶奶的脑袋与地面发出清脆的“砰”的一声后,那个叫黄姑的巫婆终于缓缓的转过了身子,低哑着声音到:终于来啦!这四个字犹如一道阴风袭卷进了每个人的耳朵,令人不寒而栗。

巫婆之后说了很多的话,但我都没能听清楚,因为我的思维被妹妹所牵引,她躺在奶奶背上,双手仍不安分的在空中挥舞,我这次透过幽红的烛火,仿佛看见妹妹手中正抓着一根红细绳,绳子的另一头,还吊着个黑色的袋子,很小很小的、呈三角形的黑色袋子!

巫婆最后拖着她缓慢的脚步走到了奶奶面前,村里的人们立马再一次双手俯地,将头紧叩在了冰凉的地板后,都齐齐地将身体向后挪动了两步远的距离!

巫婆一把抱起了我,将我搂入怀中,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样:那是怎样一张脸?满脸的皱纹犹如一块腐朽的木材隐没了眼睛,让人乍一看上去,仿佛她的脸上就只剩下那张塌陷的鼻子和往外极力翻飞着的嘴唇,她眼球极力向上翻滚,散发着丝丝幽光,非常的恐怖,我被这一张丑恶的脸吓得大哭了起来,挣扎着想离开她那肮脏的身躯。我挥着手本能的扭过头望向奶奶,但是奶奶虔诚的跪拜在地上,没有敢抬头看上我一眼。只有妹妹,停止了手中的舞蹈,吃惊的望着巫婆和那个正在巫婆怀中极力挣扎着的我,突然,她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微微张了张嘴,跟着也大哭了起来,这是妹妹第一次放声大哭,我和她的哭声犹如一道犀利的响雷打破了夜空的宁静,天空又立马狂降起暴雨。

巫婆低低的叹了一气:前世的孽债,今世的冤缘!“天”本孤独,“煞”本绝望,天勿近煞,煞不近天,奈何又同根同生,前世的孽债注定今世的血尝。

众人在此时都缓缓抬起了头,他们脸上伴随着各种奇怪的表情,一动不动的仰视着巫婆,他们屏住呼吸,静静等等着巫婆的下一句话。

奶奶也抬起了头,她目光呆滞。巫婆佝着身子,把我放回在了奶奶的身前,我立马感受到了丝丝凉意,地板上透出来的丝丝凉意!

巫婆转过身子,缓缓的挪动了步子,她那幽蓝的群摆将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痕。一个低沉的声音飘来:这两个孩子活着对周围的人就是一种灾难,让这两个孩子分开,使其永不相见,方可破咒。

巫婆的话夹杂在我和妹妹的哭声中,像一首幽深的祭歌,回旋在每个人的耳畔,然后飘出门外,消失在夜空!

我看见奶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行行泪水爬满在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顺着下巴滑下,落在我的唇上,咸咸的,一滴又一滴!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魔胎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90.html

上一篇:黑白僵煞 下一篇:如影随刑

相关文章

  • 纸片人

    【纸片人】简介:1墨森回家时,已是半夜。他的车坏了,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路灯影子回家。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辆汽车都少见,有点诡异。他转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听到一阵鬼祟的脚步声,那种声音,像是两...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红本嫁衣

    【红本嫁衣】简介:壹,喜乐总是一相情愿地认为在她和艾成风之间存在着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只是一相情愿。喜乐也不叫喜乐,那是她给自己取的名字,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包括她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看艾成风,是在他的车里,那时...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拜狐仙

    【拜狐仙】简介:早上,×市莘园路。这是一条坐落在市中心的笔直道路,得益于近年来×市的飞速发展,道路两旁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迅速占据了这片四通八达的区域。与之相应的,便是大量公司和商铺的入驻,人气随着这些企业而日益旺盛,短短几月间,这里已成为了×市的路标。大量的务工人员也涌了进来,美丽自然便是其中的一员。...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元凶

    【恐怖故事之元凶】简介:旅途陌生人如果不是初冬的那场超级大雷暴,李宪明的航班不会在机场延误,如果不是因为滞留机场,也不会遇见安夏寒,两个人无聊地相视而笑,各自拿出笔记本上网,型号竟然是一样的。“也不知道什...

    2021-09-03 长篇鬼故事
  • 租房恐怖故事之暗房

    【租房恐怖故事之暗房】简介:人,总有很多好奇,他们总是关心着其他人的故事,甚至于他人的隐私,所以很多人是变态的,他们虚伪的外表总隐藏着一只偷窥的猫,似在等待一只老鼠的出现,然后捉住它,最后把它玩弄于鼓掌之间。那种玩弄的感觉总...

    2021-07-01 长篇鬼故事
  • 鬼节夜谈

    【鬼节夜谈】简介:习俗七月半,鬼节。不管信与不信,同学们都减少了晚上的活动,早早地回了宿舍。平时热闹的校园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操场正中的草地上坐着四个学生。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但能够在鬼节的晚上有胆游荡,也...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探墓童子

    【探墓童子】简介:床下无人房间里挤满了黑暗,一缕月光泄下,却只能带来些许光亮。我藏在房间的角落里,紧盯着那张床。现在已是午夜,冷汗淌入眼睛,我慌忙擦去,生怕错过即将出现的情景。数天来,每当我...

    2021-10-20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凶手

    【悬疑故事之凶手】简介:壹我叫宋柯,是市公安局的心理辅导员。我的工作平时很忙,这客观而真实地反映了现在人们的生活有很大压力,无论是已经工作的人或是在校的学生,总有一些人,无法有效排解那些困扰他们很久的问题,进...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冤死者

    【冤死者】简介:1每个月的4号,是M国瓦古伊监狱执行死刑的大日子,同时,也是我最为忙碌的一天。别误会,我不是刽子手,我只是一个厨师,瓦古伊监狱的厨师长。平时,我给囚犯煮的都是大锅菜。白水青菜,只加盐...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渡魂公交车

    【渡魂公交车】简介:【一】迟来的公交214路今天又是周五,正在读大二的白小丹像往常一样,准备晚上就赶回家跟爸妈一起过周末。小丹是家里的独女,一直是爸妈的掌上明珠,所以考大学的时候,爸妈死活也不同意从未离身边的...

    2021-10-10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