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母亲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消失的母亲

2021-06-15 23:54:38 阅读 :

    记忆中,塔云布2012年一共出了12趟差,几乎每个月一次,目的地是广州。记忆中,塔云布是在五月份出第5趟差时,在火车上碰见的申珲,当时申珲还是乌拉特前旗被服厂的推销员。
    现在时间2014年五月,距离两人相遇过去整整两年。这天,塔云布听完各个台主任的介绍,提了一些修改意见,众人散去,他等年轻的姚秘书摆好桌椅,就准备提上公文包从后门开溜。自己小区附近有一个棋摊儿,每周有两次高手对决,上午十点半开始,十一点结束。他是棋迷,虽不怎么下,但一有时间就跑去观摩。好在如今身处电视台高位,每天的任务就是审查当晚播出的电视节目,职工个个有来头,全部毕业于高等院校,有着至少两年以上的媒体工作经验,政治敏感性和新闻敏感性同样敏感,不用他怎么操心,他们就能做得很好。他开溜是有充足理由的,去宣传部开会,去市里开会,甚至去台长那儿开会。去台长那儿开会的理由不能多用,因为台长也经常开溜,若台长真的不在台里,而他说去台长那儿开会,就露了马脚。
    常言说高处不胜寒,常言也说高处有自由,不胜寒是“失”,有自由是“得”,凡事不能两全其美。就说他和台长,两人各坐一个大办公室,每天部门主任过来向他请示汇报,他再去向台长请示汇报,若是他每天见四个人的话,台长只能见到他一个。秘书倒是多进来两次,端个茶,送个报,没什么正经事。听说职工们私下里AA制成风,隔三岔五出去潇洒一回,但从来不邀请他们,也难怪,好不容易出去放松一下,谁愿意把领导叫来继续受拘束。这是不胜寒吧?寒在此处不仅是“高冷”的意思,还有让领导背地里“寒心”的意思。但是比起享受自由,台长和他意见统一,反而觉得职工冷落得对,使他们无形中减少应酬,自由多好啊,既能偷偷溜回家给家人做饭,还能多一点休闲时光。---塔云布计划看会儿棋,就回家给妻子乌梅格梅做中饭。
    他提起公文包,屁股还未从椅子上抬起来,姚秘书风一般闯进来,后面跟着一个人。“他说是你的老相识,非要见你。”姚秘书说着,不满地瞪后面的人。
    来人身材矮小,站在姚秘书后面,几乎看不见他的存在。他探出头,露出一对月牙般的细缝眼,嘻笑说:“老塔,你不认识我了?申珲呐!”
    塔云布看着来人的细缝眼,一时想不起跟他有什么渊源?在哪里有过交集?他努力地想,表情变得有些呆滞。
    “火车上。去广州。一只鬼。”申珲用关键词提醒塔云布。
    塔云布一下想起两年前那次奇异的旅行。“是你呀,我们一起在火车上喝过酒,对了,你后来去哪儿了?”
    姚秘书见二人果然是旧相识,知趣地退出去,很快送进来一杯茶水,茶是老枞观音,水是深井水。这是塔云布的待贵宾之道。塔云布放下公文包,从老板桌后面绕出来,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离申珲有两米远。落座的时候,他看了姚秘书一眼,目光在姚秘书的脸上略作停留,然后望着申珲面前的茶水。姚秘书明白了,此人不是贵宾,用不着出动昂贵的老枞观音,备的散装红茶是干什么吃喝的?他暗暗责怪自己,顽皮地向塔云布撇撇嘴,以示赔礼道歉。---他们之间经常有这种眼神交流,以前用女秘书的时候,眼神交流不太方便,一个四十不惑的老男人与小女孩眉来眼去,有失尊严。大概台长也遭遇这样的尴尬,去年年底重新做了人事安排,秘书一律换成男的。这样工作起来方便多了,现在的孩子都是人精,领会领导意图的本事无师自通,一个细微的动作,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姚秘书出去后,塔云布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杯老枞观音,蜷缩的茶叶正在慢慢舒展,一边打开一边沉落,一个接着一个,在水中频频降落,突然雨花四溢、叶片凌乱,一张酱紫色、起皮的大嘴压上去,狠狠地连茶带水酌了一口。哦,那是申珲的嘴。塔云布这两年养尊处优,公私事都有姚秘书打理,人际关系都快生疏了,再加上不是特别熟,他一时找不到话题。


    “那个……老塔,我这么叫你合适吗?看样子你升迁了!”申珲和当年一样谨慎。
    “叫什么都一样,老塔显得亲切。没人这么叫我,除了你。”塔云布哈哈一笑。
    “刚才你问我后来去了哪儿?秘书在,我没好意思说,现在告诉你……”---申珲的话,让塔云布脊背发麻,天气炎热,他却感觉凉嗖嗖的。申珲的一口硬制河套方言,听着像是来自外太空。周围暗下来,所有现实的物件都在发生微小而奇妙的变化,譬如那些桌子沙发,文件夹盆栽花,甚至书架和书架上面奇奇怪怪的书,都被申珲带来的阴戾之气所感染,凸生出一个个暗影,幽幽地发着光。
    2012年五月某天,时任办公室主任的塔云布,登上去往广州的火车。广州是尖端的代名词,是所有高科技产品的聚集地,他们台里的采、播、录、摄等设备,全部来自那里。广州线跑熟了,索性台里的后勤生活设施也一并往回带,省得南辕北辙,再往北京石家庄方面跑。但这大大增加了他去广州的神秘性。广州毕竟是开放城市,“开放”二字不免让人浮想联翩,他台里的同事私下传言:塔主任?广州,开放去了!后来连台长也跟着起哄,他语重心长地对塔云布说:塔主任啊,悠着点,小心后院起火。后院早就起火了,他的情人乌梅格梅,对他出差很不满,对他去广州出差更加不满。
    “这次非去不可。进口录音笔很重要,下面的人不懂。还得采购几十条货真价实的蚕丝被。”
    塔云布登上火车,找到9号软卧包厢,把行礼放进去,又出来等乌梅格梅。乌梅格梅名义上是来送他的,却不与他同行,远远跟着,故意和他保持距离。塔云布给她解释了N遍出差的理由,她固执己见,听不进去,与他暗暗较劲。---没有人真正理解塔云布。他拼命工作,不辞辛苦跑广州,就想给自己和上头的领导搞点实惠,将台里那些坐办公室的竞争对手一一击败,以实干家的形象,名正言顺地升迁高位。当然这些想法只能埋藏在心里,不能对任何人说,包括乌梅格梅。
    乌梅格梅各方面都不错,人长得清巧,气质不俗,就是心眼小。做为女人,这也不算什么,她在乎谁,才会对谁使性子,塔云布有时觉得这不失为一种可爱,不过这次因为出差闹别扭,令他大为不悦。---他三十二岁时,与台里的一位女记者发生感情,正待谈婚论嫁,女记者患癌去世。整整十年,他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更别说相亲谈恋爱,直到遇见乌梅格梅,她标志性的咯咯笑声,带他逐渐摆脱阴影。正因为如此,塔云布十分珍视乌梅格梅,只要不出格,他愿意事事遂她的意,跟着她的口令走。可这次她的确有些过分,态度冷漠不说,连送行这样的大事也想省略。塔云布将送站票硬塞给她,临行前亲自去蛋糕房接她,又强行将她推上车。
    火车启动前,响起一阵铃声。为了躲避过道进出的旅客,塔云布站在包厢门里,乌梅格梅站在包厢门外,背靠着窗,呆默不语。告别的时候到了,乌梅格梅动了一下,向塔云布走过来,塔云布曲腿坐下,腾出地方。乌梅格梅还是没进来,她站在包厢门口,失神地递过来一包东西,同时说“分手吧”,然后一溜烟跑了。塔云布追过去,乌梅格梅已经下车,背影落寞而无助。


    塔云布不知道火车是什么时候开的,他躺下去就睡着了,做了很多梦,每个梦里都有乌梅格梅。火车走走停停,摇摇晃晃,太阳照在塔云布脸上,又散去。这是两人包厢,对面一直没有人,塔云布觉得很自由,人是自由的,梦也是自由的。
    夜里零点之前,塔云布完全醒了,外面要么一片漆黑,要么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列车员22点之前,站在包厢走廊的尽头,哇啦哇啦交待了几句,无非是不许喧哗、小心火烛,尔后闭了顶灯,只有一些幽暗的安全灯,在火车的铁皮壁上,发出淡绿色的光。
    申珲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火车在乌拉特前旗停了大约六分钟,申珲拖着一大卷被子,随着人流和时间赛跑。他怕被子受损,又要赶时间,好不容易上了车,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在车门口歇了半分钟,定了定神,又拖着被子往里走。被子上面覆着一层塑料薄膜,上面用红油漆写着大大的“被样”两个字。被样折叠得很粗糙,由于横截面过大,走起来“唰唰”地响,他每走一步,“唰”一声,几名旅客向外张望,一脸不满的情绪。不过,这种表情在淡绿色安全灯的照映下,基本不起作用,反而把那些厌恶的脸扭曲成骇人的鬼魅状。
    “妈呀,你是人吗?”申珲被一张脸吓着了。
    “你才不是人!”包厢门“哐嘡”关上了。
    “妈妈,什么声音?好像怪物在爬行。”一个孩子说。
    “是被子,莫怕,剐着门了。”申珲一路做着解释,一路往前走。
    火车上的人从来不在同一个频率睡觉,即便是黑夜,也有人醒着,或者吃东西,或者交谈。申珲的“唰唰”声终于在9号包厢前停住,包厢里,塔云布正在远眺,至少在申珲看来是这样的。外面一片漆黑,塔云布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就愿意往外看。
    申珲走进来,塔云布回过头,他们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是凭感觉点头打了声招呼。申珲开始摸黑收拾行礼,他把被样塞到包厢顶部的行礼架上,从脖子上把挎包取下来,放在空床铺上,一屁股坐上去。塔云布远眺累了,摸索着喝了一口水,同样是摸索的,用脚勾到鞋子,伸进去,缓缓地站起来。他是个高大健硕的男人,肚子厚实而丰满,出门前的那碗羊肉面太给力,把他的肚子撑得更加圆润。本来他消化快,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一坨面顶在胃部,怎么也下不去。“可能和生气有关吧!”他想到今天乌梅格梅的态度,临下车前说的话,胃部又一阵返酸。他的衬衣呲开一道缝,露出并不白晳的皮肉。纽扣们拼命地做着防守,唯恐一个不小心,纽扣被绷射出去,成为垃圾中的一员。他又喝了一口水,希望食物快些消化。水杯里盛着清水,不是茶,他对茶有特别喜好,除非是老枞观音这样的好茶,否则他决不屈就饮用。
    “你好,我叫申珲,被服推销员。”申珲见塔云布没有睡意,而自己刚刚经历从站外到火车的漫长行走,暂时还不想睡觉。推销员都是自来熟,不需要铺垫和过渡,就能很快和陌生人打成一片。
    “你好,我叫塔云布。”(鬼大爷www.GuidaYe.coM)
    “到广州两夜一天,有的是时间睡觉。”申珲说。
    此刻,包厢的空间变小了,就连呼出的口气都会在空中打个结,然后再各自吸回去,或者你把我的吸进去,我把你的吸进去。塔云布站了一会儿,抻了一下筋骨,觉得小空间立着大物体,会给对方造成压迫感,就又坐回去。
    这列火车开出时是春天,进入南方将变成炎炎夏日,一路经历春夏两季的气温变化。塔云布人胖,热量足,感觉此时的温度正合适。申珲有些难过,他把包厢专用被抖开,披在身上取暖。“这被子不如我们公司的质量好,用的是三等太空绵,有异味。”
    “你懂蚕丝被吗?怎样辨别优劣?”塔云布正好要采购被子,觉得遇上申珲是老天相助。
    申珲娓娓道来,仔细教他辨别的方法,讲得兴起,居然把行礼架上的被样取下来,撕开一道口子,揪出一点蚕丝,用打火机点燃,让塔云布闻味道。塔云布自然什么也闻不出来,只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却不好说什么,一个劲儿点头或摇头。申珲口如悬河,说着说着竟拐到了人生经历上。一个小时后,申珲的人生经历和一只鬼纠缠在一起。

本文标题:消失的母亲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61.html

上一篇:白骨索命 下一篇:每日诡事之螳螂

相关文章

  • 我找张贯全

    【我找张贯全】简介:1那是个阴雨连绵的午后,我跟着一个胖子去看他的房子,我想租房。其实昨天上午我已经看过那套房了。我先找的房屋中介公司,一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小伙子热情洋溢地带我看了房。我心里满意,嘴巴上却说还要再...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惊情茶马道

    【惊情茶马道】简介:1.代号“蜂鸟”苏阳身穿练功服,英姿飒爽,正在培训室为员工讲解示范关于擒拿格斗。突然,她感到右手臂处一阵突突地乱跳。苏阳抬起手,果然看到手臂内侧的金鱼胎记动了起来。她盯着那块胎记,心...

    2021-06-28 长篇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岛田绑架案

    【悬念故事之岛田绑架案】简介:据说,南美和非洲一些古老的部落都有吃人习俗,其中一部分吃的是敌人,而另一部分人则相信,吃下最亲爱的人就能和他们合为一体永不分离。后者其实和螳螂很是相似,母螳螂在和公螳螂交配后就会将公螳螂吃得一干二净……这是我和张宁最后一次谈话的内容。我研究昆虫,大概由于职业病的关系,不管什么话题,只要一点点的相似我也能联系起昆虫来说上一通。这不,张宁兴致勃勃跟我说他才看的一部关于非洲部落习俗的书,我却又说起了螳螂。他不乐意了,丢下一句:“我可不是黑猫警长,要调查螳螂夫妇的血案……”转身就走,...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你能善良多久

    【你能善良多久】简介:我相信人性本善,但我觉得人性不可能永世常善。看到王涛再一次一饮而尽,然后红着一双醉眼看向自己,林钊不由得心里一阵厌烦。林钊不是个爱喝酒的人,但在偶然被拉来的酒局上却被这个“新朋友&...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红尘三里情未了

    【红尘三里情未了】简介:故事梗概:文章以顺叙、倒叙、插叙,穿插讲述了一个灵异故事。中文系刚刚毕业的孟志远(木一兮),在女友嫣然的帮助下,去到了嫣然的电视台做了一名实习记者。因为孟志远的采访报道,曝光了黑心肉联厂猪肉注水的...

    2021-09-24 长篇鬼故事
  • 骨饰

    【骨饰】简介:古物天逐渐暗了下来,黑压压的,好像在酝酿一场大雨。蒋涛看了一眼门外,然后伸了个懒腰,直到脊梁骨传来一阵噼啪声,这才把整个人裹在大衣里,舒服地坐下。他琢磨着,这场雨一下应该没客人光顾了,还是关...

    2021-10-19 长篇鬼故事
  • 荒山夜宴

    【荒山夜宴】简介:引子在市区外沿有一个长途汽车站,人们常常在这里搭车去西北面近百公里的山区远足度周末。徒步的人多了,失踪的报道也不时会在报纸第八版的八卦消息间出现。大约一年前,进入山口二十几里就能隐约闻到食物...

    2021-07-24 长篇鬼故事
  • 骨灰钻戒

    【骨灰钻戒】简介:引子骨灰可以做成钻戒的消息是左木最先从网上看到的,说外国有一种技术,能把骨灰里20%的碳元素提取出来,然后使碳分子在高温高压的条件下改变分子结构,变成钻石,还可以把钻石镶在戒指上,做成钻戒。...

    2021-09-04 长篇鬼故事
  • 鬼节夜谈

    【鬼节夜谈】简介:习俗七月半,鬼节。不管信与不信,同学们都减少了晚上的活动,早早地回了宿舍。平时热闹的校园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操场正中的草地上坐着四个学生。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但能够在鬼节的晚上有胆游荡,也...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长篇悬疑故事:惩罚

    【长篇悬疑故事:惩罚】简介:2005年是我生命中最低沉的一年,那个时候的我刚刚毕业,找不到工作,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和希望,渺茫的未来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着我,让我时时感到窒息和绝望。(一)我躺在床上,盯着有些发霉的墙壁和...

    2021-09-1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