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怪谈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冥婚怪谈

2021-07-04 09:17:24 阅读 :

这是一间堆满了嫁妆的屋子,屋子中有一张圆桌,桌子上摆满了大圆盘子,这盘子成古铜色,周围嵌满了红绿相间的玛瑙珠子。盘子里盛满了婚嫁时所需的红枣,花生,桂圆,李子,喜饼……桌子上还放有两个高高的烛台,烛台的周围布满了铜绿,上面插着两根红色蜡烛,透过昏暗的烛光可以依稀看见左边墙角堆放的大樟木箱子,案上摆放的金银首饰。吱–—一声门开了,进来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哇!这是小姐的嫁衣?真漂亮!”其中一个小丫头伸手摸着嫁衣上用金线织成的凤凰。另一个围过来缓缓应道:“是啊,这是小姐的嫁衣。”手摸凤凰的丫头突然间抬起头,面容恐怖诡异的说到:“可是,小姐不是已经死了吗?”语罢,将头缓缓的转向屋子的右面墙,一箱箱的冥币散落一地!

“啊!”悦华一抬头,满脸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抬头看着电脑前写了一半的文字,才发觉原来是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悦华,你怎么了?”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子抱着一个大方盒子走了过来。

“没事,刚才做了一个梦而已。”

“哦,快看!我带了什么过来。”说吧,男子便打开了盒子,是一件嫁衣。

悦华,一阵惊恐,眼睛直勾勾的盯住嫁衣上用金线织成的凤凰。

“喂!你怎么了?”男子将手在悦华面前晃了晃。

悦华缓过神来:“伟铭,你这件嫁衣是从哪儿弄来的?”

“买的啊,丹妮不是想要个中式婚礼吗?我特意挑的一件,拿过来给你看看,你觉得怎么样?”伟铭摸了摸上面用金线织成的凤凰。

“其实,你直接问丹妮就好了,没必要跑过来问我。”悦华站起来,把电脑关上。

“悦华,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没有。”

“三天后,是我跟丹妮结婚的日子,希望你能来。”伟铭盖上了嫁衣的盒子。

“丹妮是我的好朋友,我自然会去。”伟铭抱起盒子走了。留下悦华独自杵在那里,两三秒后她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坠。

夜深了,悦华翻开相册,用眼睛搜索着里面的一个个面孔----她的工作是从事地域风俗方面的研究,为了方便研究经常会把有关描写风俗方面的文章收集起来,特别是上面刊登的照。,悦华把这些照片剪下来放在相册里,然后在照片的下面用两三行文字做简单的记录。突然间她把目光聚焦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穿着长衫,外罩马褂,头戴礼帽……表面看上去该是民国时期新郎的装扮。但他为什么是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无论是面容还是体态看不出一点欢喜的样子来?场景也更为诡异,其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背后是一间古老的祠堂。这张照片是她前几天从一篇关于冥婚介绍的文章里剪下来的。盯的时间久了悦华眼前一阵眩晕,她合上相册,闭了灯。这时夜风吹开了窗户。

?悦华忽忽悠悠的走进一个巷子,巷子尽头是一间学堂,学堂里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悦华寻声走去,透过学堂的大门只见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儿背着手,闭着眼,摇着头在孩子们周围徘徊。仔细一看不由得心中一冷:这老头瘦骨嶙峋,两只眼睛向眼眶里深深的凹进去,脸上一块块的印记说是老年斑更像是尸斑,手背发紫,青筋突起,异常怪异。这时老头睁开了眼,摆了摆手示意让孩子们停下。悦华注意到老头摆起的手,指甲是深灰色的。

“孩子们,读书是为了什么?”老头背对着孩子们问道。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孩子们齐声回应道。

听后老头儿呵呵的笑了,突然间他一转身将眼光竟射向门外的悦华,悦华顿感一阵阴风从背后袭来,霎那间寒毛耸立,慌乱中她转过身子向对面的祠堂跑去。

眼前的一幕叫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间祠堂正是相册里那个男人身后的祠堂!正对祠堂门的高案上由高到低分为五层,层层摆满了牌位!最后一排牌位前点了一排白蜡烛,其间摆着果盘,只是果盘里的果子早已腐烂,散发着腐臭味。悦华想看清牌位上的字,可是不论她怎么使劲儿挤眼也只得依稀看见几个字的轮廓。

“姑娘,你不该来这里。”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悦华缓慢的转过身子一看,吓得她冒出一身冷汗!天啊!这不是学堂那个诡异的老头吗?

“请…请问您是谁?这…这是什么地方?”悦华不敢直视老头儿,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这是赵家口的祠堂,姑娘你还是回去吧,否则可要大祸临头哇!”说完老头儿转身而走。就在悦华迈步往外走的时候,突然一阵风把祠堂的窗户吹开,蜡烛被熄灭冒着缕缕白烟。祠堂里昏暗无比,回荡着阵阵女人的歌声:“呵呵…哈哈…乌篷船靠岸边,载来鱼来载虾子,小娘子穿嫁衣,村头老周娶鬼妻。哈哈…哈哈…”悦华“啊”的一声双手捂住耳朵蹲坐在角落里……

“啊”悦华一把掀开被子,满脸的汗水直往下淌。原来又是一场梦。

“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悦华从惊悚中拉了回来。她伸手过去接了电话:“喂?”。

“悦华,我是小希,你有没有收到伟铭的结婚请帖?”

“嗯。”悦华脸上显出一丝惆怅。

“真没想到,伟铭是这样的人!”小希愤愤的说道。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他既然选择了,我不怪他。”悦华像是回应小希又像是在自我安慰。

“悦华,你知道吗?匹斯特回来了,我们见个面吧!”

“好。”悦华挂了电话向洗漱间走去。

咖啡店里人不多,小希和匹斯特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聊天。悦华一进来小希就看见了她向她打招呼。悦华径直走过来并坐在了对面。

“悦华,你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小希问道。

“我没事,就是最近休息不好。”悦华回应道。

这时匹斯特好像明白了什么打趣到:“悦华,你是不是看见伟铭和丹妮结婚心里不高兴呀?”

“喂!说什么呢!”小希一把拍在匹斯特肩膀上,“悦华,才不是这样的人呢,不过也是奇怪了,丹妮的爸爸是大古董商,怎么会在一个小山村办婚礼呢?”

“丹妮想要一个中式婚礼,大概是觉得乡村更有味道吧。”悦华用勺子在咖啡杯里不停的搅拌。

“你们知道什么啊?丹妮的爸爸在古村里有一间大宅,里面全是古董啊,价值连城。她爸爸就丹妮这么一个女儿当然给她准备丰厚的嫁妆了,选择在村里办是为了引人耳目。”匹斯特神秘的说道。

匹斯特这一说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引人耳目?引谁的耳目?”小希问道。

“那就不知道了,总之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呗!”匹斯特咧了咧嘴说道。

“切,这等于没说,真是无聊。悦华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小希话题一转。

“明天吧,对了那个村子叫什么?”悦华低着头还在不停的搅拌着咖啡。

“赵家口,在郊外一座山里。”匹斯特抢答到。

一听到赵家口三个字,悦华心头一惊,咖啡杯里搅动的勺子停了下来。怎么会如此巧合?难道梦是真的?这不可能的!

“喂!悦华你怎么了啊?”小希看见悦华直勾勾的怔在那里,伸手推了推她。

悦华缓过神来:“哦,我…我没事。”

“那好吧,明天我们一起出发!”小希笑道。

就在悦华收拾好行李准备出门的时候电话铃响了:“铃……铃……”

悦华走过去接起了电话:“喂?”

“……”

“喂?你好?”

“……”

悦华有些诧异,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乌篷船停岸边,载来鱼来载虾子,小娘子要出嫁,村头老周娶鬼妻,哈哈……”

“啪”悦华敢忙挂了电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车子在山脚窄窄的公路上行驶,一行三人坐在车子中间靠窗的位置。

小希申了懒腰:“这的环境真好啊!”

匹斯特接过话来:“真羡慕伟铭啊,能娶到这么有钱的老婆,后半辈子不用愁啦。”

小希看了一眼悦华向匹斯特腰上掐了一把:“快闭嘴啦!”

匹斯特疼的“哎呦”一声。悦华靠在窗户上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山脉。她想起了四年前第一次看见伟铭的时候。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冥婚怪谈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614.html

上一篇:蓝皮人 下一篇:孤儿怨

相关文章

  • 撞鬼

    【撞鬼】简介:(1)礼品世界上谁发明了开会这项该死的活动?这个人真该死!一个人拖沓冗长地发言,台下没有人在认真听,除非提到自己的名字。大部分人都在走神,幸好哥有IPHONE4S。乔布斯的死太突然了,山寨厂家要...

    2021-10-07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室内有猫

    【恐怖故事之室内有猫】简介:对我这样一个胆小的人来说,最怕碰到两个场景,一是独走夜路闻猫叫,二是半夜醒来闻猫叫。一,初到新居。4天前,我搬到了新租的房子,因为先的的房子离学校太远,而且房价涨了许多。我本以为新居一定...

    2021-08-27 长篇鬼故事
  • 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简介:狼洞沟镇裕民粮油贸易公司总经理柏清林在一次意外交通事故中死了。车祸发生后,抹着鬼脸儿的李半仙儿跟头把式地跑到了事故现场,就见司机赵伟德满脸是血打横死在了公路上。当他看见裕民粮油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柏清林时一下子惊呆了,他是板板正正的西装革履,相貌狰狞地直溜溜地跪着,面朝西南死在了那里。袒露在他胸前那鲜艳的十字披红,让具有半仙之体儿的李半仙儿立时老母猪拌嚼果——筛了糠。...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末路狂奔

    【末路狂奔】简介:一最近这段时间,高空坠物的事件变得非同寻常般频繁,而且掉下来的全是些匪夷所思的玩意儿。比如说,一个女教师被路边楼顶坠下的一条藏獒砸成截瘫;又比如说,一支坠地的晾衣竿直接戳入一位卖水果的大姐的...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拜狐仙

    【拜狐仙】简介:早上,×市莘园路。这是一条坐落在市中心的笔直道路,得益于近年来×市的飞速发展,道路两旁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迅速占据了这片四通八达的区域。与之相应的,便是大量公司和商铺的入驻,人气随着这些企业而日益旺盛,短短几月间,这里已成为了×市的路标。大量的务工人员也涌了进来,美丽自然便是其中的一员。...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彩扎尸人

    【彩扎尸人】简介:S市市郊。一栋名为“丰都旅馆”的古典建筑风格的大厅内,零零星星地坐了一些社会上的名流人士。每到周末,这家旅馆就会邀请一个戴面具的人,为客人们讲诉一个他(她)亲身经历过的怪谈故事。...

    2021-07-30 长篇鬼故事
  • 真实的梦魇

    【真实的梦魇】简介:本人算不上体弱多病,但是体质一般,有点神经衰弱。人们通常说这种人“火力”弱,容易碰到鬼。目前为止,没有“直接”证据显示我碰到过鬼,但是我的确特别爱做梦。从记事起,每次睡觉都会做梦。但是也有一些怪梦,很值得一说。这种梦叫做“梦魇”,南方话叫做“鬼压床”。可能很多人都有体验过,我以前经常做这种梦,近几年几乎就没有了。其实这种梦实质上说来也不奇怪,状态和梦游正好相反,梦游时身体在工作,但是意识是不清楚的。梦魇则是意识相当清楚,就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出现这种梦时,通常都是很恐怖的梦境。因为当事人...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一双红舞鞋

    【一双红舞鞋】简介:唯一的听众段小颖有着一双可爱的眼睛,一笑,这双眼睛就会变成半月的形状,非常的迷人。我就喜欢看她的这双眼睛,所以,每到星期天的夜里,我都会去学校外的酒吧,听段小颖唱歌。段小颖年龄和我差不...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为什么苍蝇不停搓手

    【为什么苍蝇不停搓手】简介:楔子房梁上垂着一双轻薄的丝袜,结结实实地绑成一个圆环。灰蒙蒙的晨光里有个人缓缓地站了起来,逆着光,面目不清只剩剪影。那影子手里有个凳子。颤巍巍地挪到丝袜下,哆哆嗦嗦地站到凳子上。然后,那影子...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镜子里的世界

    【镜子里的世界】简介:脸上的黑痣陈丽去见男朋友闰年的路上拿出镜子照,打算补一下妆,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她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一颗黑色的痣,陈丽摸了摸,硬邦邦的,用手指抠了抠,抠不动。陈丽把镜子放远看,真丑...

    2021-07-20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