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物语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暗物语

2021-07-05 10:26:34 阅读 :

徐乔

我发现自己又愣在了家门口,而且身子让在一边,好像有人正从我身边走进这间昏暗的屋子——这里是我的租屋,桌上杂乱地散着些资料,都是关于最近这几起a城谋杀案的,报纸上连着几天头版头条地报道这个连环凶手,说他什么人都杀,什么残忍的方法都用。

我的心在一瞬间轻微地一抖,报纸上的照片里,在澡堂身亡的第一名死者正红着眼睛瞪着报纸外的我,他的胸膛被利刃割开,内脏外露的场面触目惊心。我像被吸进了血红旋涡,极端恐惧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我叫徐乔,是个不起眼的悬恐写手,也曾想过放弃写作,就在我快放弃时,有人告诉我:“写作素材就在身边,为什么不去寻找身边的故事呢?和它对话才能写出更好的故事。”于是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搜集并竭力去解开身边发生的离奇事件,然后把它们放进小说。我也会对那些离奇案件感到害怕,但渐渐的,这种沉浸在极限里的感觉,竟让我痴迷。就如前一阵子的弑母案,经过调查后我将它绘声绘色地写出,赢得了从未有过的好评。

这次杀人案,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飞快地翻着好不容易搞来的内部资料,上面详细记载了案发现场的照片与细节。

看到最后一张照片时,我终于忍不住起身冲向洗手间。我的手刚放在洗手间的门把手上,里面突然传来了冲水声,脑中浮现出刚刚看过的恐怖照片,我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谁在里面?我在门外徘徊良久才鼓足勇气将门拉开,可里面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我不敢进去,只能僵硬着身子回头——一个歪着脑袋苍白着脸的人正在我身后瞪着我,他的脸上全是鲜血,印在雪白的纸上,更添了一丝诡异。

“咚咚。”身后莫名响起了脚步声,越来越大,桌上印着的歪脑袋死者的纸张被吹落在地。我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书房,同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里是朋友激动的声音:“徐乔,听说你最近一直关注a城谋杀案?我们台让我去医院采访凶案中的唯一幸存者,你过来吗?”没等他说完我就推开家门走了出去。

幸存者是个女人,她面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你好,”朋友在我身边缓缓开口,“我是a台记者,想向您了解一下案发时的情况。”

女人的目光扫向我们,我的手心冒出了冷汗,这是我第一次伪装记者,我怕她看穿我。

女人过了很久才开口说道:“当时很黑,不远处有一盏灯,我只能看见那人手里有东西一闪一闪的。”

我迫不及待地问:“一闪一闪的是什么?”

女人的视线又向我扫来,我的心跳立马加快,她的眼睛很大,配上她憔悴的面容,格外瘆人,她就那样直直地盯着我:“是信号灯,他拿着一只录音笔……他用针扎我,每当我尖叫,他就笑……”

“你看清杀人犯的样貌了吗?”朋友在一旁问。

“样貌?”女人的视线还停留在我的脸上。

忽然,她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掐住我的脖子大声喊道:“是你……是你,我杀了你!”

我被那女人掐得涨红了脸,拼命将她推开,朋友也在一旁帮忙。病房里的响动惊动了门外的护士,她立刻将我们撵出了病房,“病人不能受刺激,别再打扰她了!”我最后望了一眼被护士拦着的女人,她还在用那疯狂的眼神望着我。

杀人犯为什么要在杀人时拿着录音笔?

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思索着,可是女人惨白的脸始终在我脑中挥之不去,那脸似乎幻化成了另一个人,提醒着我曾经犯过的错误。我叹了口气,起身去厨房倒水,在拎起水壶的一瞬间,我愣住了:水瓶是空的,可早上我刚刚冰了一壶水啊!

昏暗的灯光下,屋内的家具都安静地蹲在角落。我揉了揉眉心,也许是最近看了太多的杀人案,产生错觉了吧?

夜里又失眠了,我拿起烟走到空荡荡的走道上,这是半年来我养成的习惯,总觉得黑暗令人安心。除此之外,这半年里我还养成了很多奇怪的习惯,比如下雨天会无端把伞向旁倾斜,开门时会像有人走过般让开身子,我对这些习惯感到害怕,而这一切皆是从搬进租屋开始的。

走廊里昏黄的灯光将周围的景物照出奇怪的影子,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我警觉地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个穿白色棉布裙的女生。此时,她正愁眉苦脸地看着我,我会意地掐灭了手里的烟。

女生在我身边坐下,我很好奇这么晚了为何她会到这里,忍不住问:“你是住这儿的吧?我经常看到你。”

女孩侧头看了我一眼,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我问。

“好烦。”女孩抓狂般揉着头发,“说出来你肯定不信,我屋里有鬼。”

“鬼?”我觉得有点好笑。

“你肯定不会相信的!”女孩生气地瞪了我一眼。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不信?”我装作很在意的样子。

女孩犹豫良久才开口:“我刚搬来不久,上周还好好的,但这周开始忽然怪怪的。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每样东西都会放在固定的地方,几天前我回家,发现椅子位置变了。一开始我以为是记错了。可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发现屋里发生了奇怪的改变,要不就是东西摆放的位置不对,要不就是少了什么。昨天半夜,我还听见身边响起了脚步声!当我睁开眼,身边却什么人都没有。现在我都不敢回屋睡觉了!我要被吓死了,我要搬走,不要住在这里!”女孩抓了抓头。

我一愣,心想,她的遭遇怎么和我的有点像?想到这儿,我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楼道,女孩顺着我的视线也看过去,“你看什么?”她紧张地问。

我笑笑:“没看什么,就在想为什么我们遇见了相同的事。”

“你也遇见了?”女孩吃惊地看着我,又恍然大悟地说,“说起来,整栋楼都怪怪的。”

我和女孩一起沉默地坐在楼道里,女孩连连打着哈欠,我敲了敲她的肩膀,她愁眉苦脸地说了句“明天我就要搬走”,就起身向前走去。她的背影在黄色灯光下轻晃着,像暗夜的幽灵。

我想,如果我当时叫住她,一切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1/1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暗物语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624.html

相关文章

  • 蓝眼雪妖

    【蓝眼雪妖】简介:一、白衣女孩沈唐是从朋友余桐那里得知滑雪场雪妖的事,他当时觉得余桐是在和他开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提起雪妖,沈唐却不由得想起自己经常做的一个梦,梦里,他坐在冰山上,整个世界都是白...

    2021-07-07 长篇鬼故事
  • 赶尸日记

    【赶尸日记】简介:楔子大雨如注,整个山谷似乎要被淹没了。漆黑的夜幕下,根本无法看到一丝光亮,满天回落的只有噼里啪啦的雨声。两个人影并排搀扶着走在一起,头顶上的遮雨伞此刻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雨水拼命地打在...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阴阳难阻的真情

    【阴阳难阻的真情】简介:本人算不上体弱多病,但是体质一般,有点神经衰弱。人们通常说这种人“火力”弱,容易碰到鬼。目前为止,没有“直接”证据显示我碰到过鬼,但是我的确特别爱做梦。从记事起,每次睡觉都会做梦。但是也有一些怪梦,很值得一说。这种梦叫做“梦魇”,南方话叫做“鬼压床”。可能很多人都有体验过,我以前经常做这种梦,近几年几乎就没有了。其实这种梦实质上说来也不奇怪,状态和梦游正好相反,梦游时身体在工作,但是意识是不清楚的。梦魇则是意识相当清楚,就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出现这种梦时,通常都是很恐怖的梦境。因为当...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隐藏在CCTV里的秘密

    【隐藏在CCTV里的秘密】简介:一、这是意外我和绿娅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我是公司里的策划文案,每个月想出些新鲜的广告词就可以。她是市场总监宋见波的女友,每个月败名牌和发嗲就行。我靠脑袋吃饭,而她靠胸。宋见波是业内...

    2021-08-14 长篇鬼故事
  • 一双红舞鞋

    【一双红舞鞋】简介:“安娜死了!”“她是被诅咒而死的!”三天前一一安娜是伦敦天使芭蕾舞团中年轻的芭蕾舞女演员之一。她有着极好的身体条件一一和谐的身体曲线,身材高挑而匀称,非...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地府刑场

    【地府刑场】简介:序章二楼漆黑的卧室里,母亲紧紧抱着十五岁的女儿,眼神充满着惊恐。女儿见到母亲的表情,泪水忍不住直在眼眶里打转。“爸和哥没事吧?楼下为什么都没有动静?”女儿开始心急。&ldq...

    2021-07-19 长篇鬼故事
  • 致命雕塑

    【致命雕塑】简介:一我和彭铃接到采访任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外面正下着大雨。“这期《名人访谈》要采访的是著名的雕塑家胡家星,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他正好在家,他过几天就出国,所以你们现在就去采访&hell...

    2021-09-06 长篇鬼故事
  • 死小孩

    【死小孩】简介:这也许是一个你无法理解的故事,但却几乎承载着我整个青春。1.你在梦里是无法创造出来一个陌生人的,所有在你梦中出现的人绝对是你曾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过的,哪怕是只看过一眼的路人。这根本是...

    2021-09-27 长篇鬼故事
  • 红尸鞋

    【红尸鞋】简介:第一章归来之路巴士伴随着轮胎与碎石激撞而起的“哒哒”声,行驶在夜间颠簸崎岖的石子路上。尽管跟随旅游团,已进行了三天的灵山之游,但此时此刻,奚美心中的忧虑感,还是没有能够得到足...

    2021-09-20 长篇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蜕皮

    【惊悚故事之蜕皮】简介:1夜深了,安龙倚在窗边,耳边响起母亲弥留时说的话:安龙,要把安绘找回来,她还活着……安绘是安龙的妹妹,三年前去了内蒙古,第一年还和家里有着断断续续的电话联系,第二年就完全失去...

    2021-08-13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