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船嫁衣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鬼船嫁衣

2021-07-19 09:29:04 阅读 :

1、七年前的呼救声

那艘船出现之前,停电了。

扎两目村一片漆黑。

其实,没停电之前也是一片漆黑。

夜深了,都睡下了。

只有王响响还睁着眼。他正在临摹一幅油画,雷诺兹的《斯潘塞伯爵夫人乔治娜及其女儿乔治娜》。他是一名画家,没什么名气,自己的画卖不动,靠临摹一些名画为生。他在网上卖画,别人让他画什么他就画什么。

停电的那一刹那,王响响的手抖了一下。

伯爵夫人的脸一下就花了。这幅画明天要寄出去,可是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刻画。他很着急,决定去配电室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配电室在村子西头。那里是一片盐碱地,长满了芦苇,里面有大大小小的水鸟,还有一些怪异生物,十分荒凉。除了电工,很少有人到那里去。

王响响有配电室的钥匙,电工给他的。

四周很黑,刮着冷飕飕的风,有一股咸腥味。十几米之外,有一对绿幽幽的眼珠子,可能是野狗,也可能是野猫。它一直跟在后面,不远离,不靠近。

王响响四下看了看,看到了那条小路,高一脚低一脚地走过去。

配电室距离他的家有一里地。

他一边走,一边想那幅画。很少有人喜欢雷诺兹的画,论名气,他比梵高莫奈毕加索差远了。也许,那名顾客是一个真正懂油画的人,王响响想。

一些会飞的东西在黑暗中扑棱着翅膀。它们总是一副表情,不喜不悲。王响响走出一段路,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对绿幽幽的眼珠子还在身后。

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直立行走。

配电室是一间平房,旁边竖着一根很高的电线杆,一个黑影蹲在上面,扯着脖子“嘎嘎”地怪叫,不知道是什么鸟。

门锁着。

王响响用钥匙开了门,拿出手机照了照,发现电闸没有异常。停电的原因一下子变得深邃起来。他有些失落,悻悻地往回走。他早已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画画。没有电,什么都做不了,黑夜一下子被拉长了。

老天又黑了一些,似乎是在掩饰什么。

大海在几百米之外,海水无聊地拍打着岩石。

他忽然想去海边转转,不是为了寻找灵感,只为打发时间。

海边有风,潮乎乎的。脚下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能是一只螃蟹。岩石上拴着一条破船,是木棉家的。她的丈夫前几年死了,没人打鱼,那条船就闲了下来。

王响响坐在船头,定定地看着大海。

那一对绿幽幽的眼珠子在十几米之外,定定地看着他,不远离,不靠近。

一年前,他的父母去世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不饿不困的时候就画画,挺好。

如果有一个女朋友,那就更好了。

王响响还穿开裆裤的时候,他的父母给他定了一门娃娃亲。那门亲事有开玩笑的成分。女孩是他的邻居,叫水纹。她比王响响大一岁,是市里一家报社的记者,最近也在村子里,不知道在忙什么。

前天,王响响去买东西,在路上遇见了她,随便聊了几句。临分手的时候,他开玩笑地说起了那门亲事。她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笑。

王响响兴奋了三天。

三天之后,还是一个人,一间屋子,冷冷清清。

这些天,王响响一直觉得有点怪,不是水纹有点怪,而是这个世界有点怪。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总结了一下,五件小事有些怪异,按时间排序如下:

五个月前,他收到一个包裹,来自千里之外,寄件人一栏空白。打开,里面是一件红嫁衣。那不是他买的东西,可是发货单上却写着他的地址和名字。现在,那件来历不明的红嫁衣还在柜子里。

三个月前,他去县城买油画材料。等车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女人靠过来,定定地看着他。他以为她想要钱,就给了她一个硬币。她没接,沙哑地说了一句:“你身上有一股邪气。”说完,她叹了口气,轻飘飘地走了。

一个月前,他去镇上寄一幅画。有一个戴口罩的女人也要寄东西,正趴在柜台上填单子。他也填了一张,和那个女人一起递进去。邮递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狐疑地问:“你们寄给同一个人?”

半个月前,他正在吃晚饭,一个穿迷彩服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院子,木木地问:“有柴鸡蛋卖吗?”他的脸很黑,皮肤粗糙,有岩石一样的质感。扎两目是渔村,从没有人养过鸡,他竟然上门收柴鸡蛋,这很可疑。

一周之前,他躺在床上,闻到了一股腐臭味。他找遍了每一个角落,最后在床底下发现一只死鱿鱼。他从没买过鱿鱼。它是从哪儿来的?

怪事离他越来越近,已经从千里之外到了床底下。

白天,睡不着的时候,王响响躺在床上,仔细梳理这些怪事,没发现它们有一丝一毫的关联,这让他更加困惑。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或者说,到底要发生什么事?

王响响的性格像他的画风一样,细腻而沉稳,心里容不得一丝不正常地方。他不怕鬼,不怕僵尸,不怕血腥,只怕生活中一些反常的细节。

比如说,睡觉之前,你把两只鞋子整整齐齐地摆在床前,醒来后却发现它们一前一后,像是有人穿着它们走了两步,而那个人不是你。

再比如说,你梦到一个面目阴沉的男人,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你。他穿一身很旧的黄布衣服,戴一顶棉帽子。第二天,你出差去外地,走在路上无意间一回头,看见身后有一个面目阴沉的男人,他穿一身很旧的黄布衣服,戴一顶棉帽子。

恐怖藏在细节里。

恐怖藏在巧合中。

开始,王响响害怕那只死鱿鱼。再后来,恐怖开始慢慢地往外延伸,一直到了千里之外——是谁给他寄来了红嫁衣?他觉得,看不见的恐怖才最恐怖。

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这些事。

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张模模糊糊的脸,像是女人,又像是男人。那张脸上有一对巨大的眼珠子,悬在半空,定定地看着他。

风毫无预兆地停了。

海面变得十分平静,一块块岩石在暗黑中张牙舞爪。海天之间,一片死寂,只有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王响响忽然看到了一艘船。

它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静静地浮在海面上,一点点地飘向岸边。它的速度很慢,就像一个垂死的老人。

王响响直直地看着它,不知所措。

它终于飘到了岸边,搁浅了。

王响响慢慢地走了过去。

 1/2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鬼船嫁衣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678.html

上一篇:鬼车 下一篇:地府刑场

相关文章

  • 山灵

    【山灵】简介:时值初秋,大兴安岭林海茫茫,参天古木以霸道苍劲的姿态挺立在列车两侧,四处丛生的常绿木填满了樟子松的缝隙,许多不知名的火红果实于树影中一闪而过,偶尔能看到一壁天空蓝得那样绚烂。杨石一直在观察坐...

    2021-07-13 长篇鬼故事
  • 二手版

    【二手版】简介:发现菜人“好恶心!比菜人还恶耶!”“这会不会是肯XX养来做炸鸡的?”“喂!少来了,今天中午才去吃的!”我转过身,最后那排座上有两名年轻女子正在大...

    2021-09-26 长篇鬼故事
  • 噩梦凶徒

    【噩梦凶徒】简介:每到周末,丰都旅馆就会邀请一个戴面具的人,为客人们讲述一个他(她)亲身经历过的怪谈故事……S市市郊。一栋名为“丰都旅馆”的古典建筑风格的大厅内,零零星星地坐了一些社...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电话追命

    【恐怖故事之电话追命】简介:骚扰电话我走进客厅,看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眉宇间颇有忧色,连我进门她都不闻不问。我轻唤一声:“妈。”妈妈见是我,带笑迎上来,拉了拉我的衣袖,压低嗓子道:“我给你...

    2021-09-09 长篇鬼故事
  • 别拿走我的骨头

    【别拿走我的骨头】简介:一、我的妹妹生不如死那件事发生在一个月前,蒋峰依然记得那天是母亲的祭日,他和妻子从墓地回来都很疲惫,很早就睡了。凌晨两点钟,电话突然尖尖地响了起来,突兀得令人毛骨悚然。蒋峰接起电...

    2021-07-18 长篇鬼故事
  • 死灵歌

    【死灵歌】简介:死人,往往比活人歌声更嘹亮。——向马尔克斯《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致敬我被抓进警察局了——因为盗窃尸体。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感觉我像个盗墓小说里写的“土...

    2021-09-22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杀机抉择

    【悬疑故事之杀机抉择】简介:1、周奇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深夜,我坐在窗前,静静地等他。从前我们吵架,他也会出去走走,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走得这样久。我打他手机,始终无人接听,直到一个小时之前,它忽然不在服务区了。我决定去报...

    2021-09-04 长篇鬼故事
  • 复仇之藤

    【复仇之藤】简介:一金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又是一汪又热又黏的汗水。她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想爬起来冲个澡,却懒得动,便心烦意乱地熬着。最近两年她常在半夜被一个内容相同的噩梦惊醒,醒来就再也睡不着,而且头脑像是...

    2021-10-04 长篇鬼故事
  • 别走这条路

    【别走这条路】简介:一没钱的女孩薛文是某晨报的记者,收入还算可以,但要想在靠近报社的市里买房,得需他一辈子不吃不喝。没办法,薛文只能在妻子工作单位附近的五环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房贷降下来了,但困难上来了,从报...

    2021-09-23 长篇鬼故事
  • 死亡之旅

    【死亡之旅】简介:1)贴封条的房间到年底了,因为这两年效益不错,公司董事会决定让大家去日本免费旅游一次,以此作为鼓励。接到这个通知的那个晚上,苏成又没有回家,和他的情人陆小青在租住房里缠绵了一夜。苏成是这...

    2021-07-2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