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仆人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恶魔的仆人

2021-07-31 12:04:16 阅读 :

楔子

一只猫从屋檐上跳下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怪叫一声。飞快地跑掉。刺骨的阴冷围绕着朱莉,独自站在午夜街头,空旷的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朝着猫怪叫的地方走去。

地上躺着一具金发的女体。说是女体,是因为朱莉不确定她是死是活。她的肚皮被剖开,身体不时抽搐,额头上被人用刀画出一枚倒五角星,额头以下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五官原本的形状。气温很低,暴露在空气中鲜活的内脏冒出微微热气,带着血腥气熏人欲呕。

朱莉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女体,茫然四顾。就在这时,远处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朱莉循着声音跑了过去。

那是个白种男人,尚未断气,但他已经离死不远了。他坐在一辆老式汽车里,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了,他的睁子被切断,双手死死地捂住正在往外涌着鲜血的喉咙,嗓子里发出语焉不详的痛苦呼吸,他的气管连同颈动脉被切断,每一下心跳都会带出更多鲜血。男人的额头上同样有一枚倒五角星。伤口处有鲜血不断涌出,流得满脸都是,那人痛苦地看着朱莉,像是在用眼神求助。可她并不理会,而是打量起四周找起线索来。人还没死,凶手一定还没走远,有可能随时回来,或者他还在附近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车后是一条逼仄的小巷,巷子口黑麻麻的,像恶魔深不见底的喉咙。

朱莉仿佛已经听到了召唤,着魔般朝着巷子走去……每一步,都在靠近危险,可她一点也不怕,非但不怕,她的眼里还呈现出兴奋的光,仿佛靠近的并非是危险。而是宝藏。越走向角落里那团深不见底的黑暗,越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的心脏在轻轻跳动,他的呼吸均匀而绵长,他在哪儿?今天能亲眼见到他吗?

Richard,Richard,朱莉忍不住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她渴望亲眼见见传说中恶魔的首席门徒。

a

“美女,美女。”一个不相干的声音忽然侵入这完美的幽暗世界,整个天空像蛋壳一样碎裂。缝隙中渗进的灿烂亮得让人眼睛痛。

朱莉揉揉眼睛捏捏脖子,很清楚自己又趴在图书馆的书桌上睡着了。而且又在梦中回到凶案现场。与理查德擦身而过。也许再多在梦里停留一分钟,就能真的见到理查德了。那个被世人称为恶魔首席门徒的家伙,只要能跟他说上话。也许就能有完全不同的收获,就像她同样在梦里见过的超级杀人狂Henry Lee Lucas和热衷肢解剥皮制作工艺品的edward gein,虽然是在梦里相见,但每次都能带来非同一般的灵感。可惜她还是没能见到理查德,这都怪那个打断她美梦的家伙。眼皮一抬,那个金发碧眼的男生正嘻嘻地笑着,可帅哥从来不是她的菜。她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收拾东西起身就走。

“嘿,可以请你去喝点什么吗?”帅哥亮出迷得死人的微笑,紧跟着开始搭讪。

朱莉还是当他透明,抱着书径自朝前走。

“我跟朋友打了个赌,能要到你的联系方式他们就每人给我一百块。钱全归你,就当帮个忙好吗?给个面子吧。”帅哥还是不肯放弃,假装自然地朝远处看了一眼,果然有几名男生朝这边看。

看来不说点什么男生还会一直跟在身边继续废话,朱莉掏出张卡片头也不回地扔给男生,“进入这个网站再说。”

“天生杀人狂?”男生默念着卡片上奇怪的网站域名,掏出手机输入这个网址。网站首页跳出一个对话框,看来必须回答问题,并且回答正确才能进入网站首页。

问题是这样的:a每天都会路过某户人家。每次都能看到几条流浪狗在门前吃东西。门后有个少女安静地注视着。某天。a发现流浪狗都围在门前,不吃东西,狗食盆里却有狗粮。a报了警,警察调查后却把a抓了起来,不久后他被判刑枪毙。请问,a干了什么?

“见鬼了,这算什么问题,我怎么知道他干了什么。”男生嘴里嘟嚷着。却没打算马上放弃。

这个变态的问题折磨了他整整一天,用光了他全部耐心,午夜两点,男生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黑进了那个奇怪的网站,并看到了那个让他差点儿抓狂的答案。答案是这样的,少女恋父,趁父亲出差杀了母亲。并碎尸喂狗。后来父亲回来,给狗喂狗粮,但狗吃惯人肉,不再吃狗粮。因此父亲发现了妻子失踪的真相,把女儿杀死。a查看狗粮时与父亲发生冲突,失手杀死对方,然后在屋里看到少女的尸体。报警后,警察认为a是灭门真凶,于是判刑枪毙。

正确答案的页面下方有个邮箱地址,那是管理员的联系方式。男生认出那是朱莉的私人邮箱,看来这个网站是她做的。在这所著名的大学里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网站,有教化妆谈恋爱的,有分享音乐和旅游心得的,另类点的也有研究黑魔法和世界禁片的,可完全以变态杀人狂为主题的网站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男生瞪大眼睛,点开一个又一个页面,看着那些恶名昭著的杀人狂们黑白或彩色的照片,他心情复杂。那个艳若桃李却冷若冰霜的女孩,究竟在想些什么?

其实,朱莉只是想搞清楚那些杀人狂们在想些什么。

作为心理学的研究生,她的研究方向是犯罪心理学,分析杀人狂们的思维模式,并作出正确的预测,对遏制极端犯罪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她绝对是本专业内最用功也最有天赋的学生,只是喜欢独来独往而已,并不是真的冷漠到变态,只是觉得除了郝顿博士,大概没有其他人能理解她说话的意思。虽然她轻易不跟人说话,但她却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的性格,爱好,甚至隐私。

这当中,也包括郝顿博士。郝顿博士是整个法学院最年轻的博士,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声名远播的专家了,并有自己的研究所。他很高,体型偏瘦,长得像翻版爱德华·诺顿,那位以扮演反派闻名的大明星。在他身上有种亦正亦邪的独特气质,在他身边待久了,就连朱莉也感染上了那种气质。

如果不是半年前那场车祸,博士已经是国际预防犯罪委员会的副会长了。那场车祸不仅影响了他的事业,还带走了他的妻子和女儿,他虽侥幸留得一命。但因脊椎受伤,胸部以下完全丧失了活动能力。肇事者经鉴定有精神病,这就意味着那家伙只要被关进疯人院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博士都认为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研究方向。也许人心是不可触摸的禁区。每个人都该有拥有秘密的权利,自打有人类开始就有罪犯,曾经有,现在和未来也会有,这是必然的。罪犯永远都不会消失。既然永远都不会消失,这研究还有意义吗?

最消极的日子里,他完全停止了工作,也拒绝工作。甚至不愿意回答学生们的问题。躺在病床上的日子,这位曾经的风云人物淡出了社交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时间是万能的试金石,刚开始同事和学生们还会来看他。现在,唯一每天都来报到的就只剩下朱莉了。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恶魔的仆人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768.html

上一篇:琥珀藏锋 下一篇:木雕人

相关文章

  • 不死人

    【不死人】简介:第一章、雨中的来访者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大雨倾盆,我大汗淋漓地从被采访对象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由于我的不专心,对方的情绪变得很差,采访很不成功。但这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采访稿上交给主编就算是...

    2021-10-08 长篇鬼故事
  • 吊魂梯

    【吊魂梯】简介:抬馆“开棺?”胖三将工兵铲插进了棺材的缝隙中,用目光征询我的意见。我刚要点头,胸口处突兀地闪过了一道猩红色的光芒!“慢!”我急忙阻止胖三。祖上传下来的这块心形墨玉被...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冒险故事之许愿邪花

    【冒险故事之许愿邪花】简介:1.周远的心愿叶可又梦见了周远。周远站在一个荒芜的城楼上,风吹着他的头发。他望着叶可,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然后,便有漫天的黄沙飞过眼前,淹没了一切……叶可坐了起...

    2021-09-03 长篇鬼故事
  • 诡镯

    【诡镯】简介:Chapter1今夜天空飘落着细雨,一点一滴从空中落了下来,稀疏的雨滴打在电车外的窗户上,啪啦啪啦地响着,雨越来越大,渐渐地,对外的窗口起了薄薄的雾气,然而夜如此的黑如此的暗,就算想看清楚外头的景色...

    2021-10-09 长篇鬼故事
  • 红本嫁衣

    【红本嫁衣】简介:壹,喜乐总是一相情愿地认为在她和艾成风之间存在着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只是一相情愿。喜乐也不叫喜乐,那是她给自己取的名字,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包括她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看艾成风,是在他的车里,那时...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灵魂标本

    【灵魂标本】简介:晒衣服的女人我的隔壁一个多月前搬进来了一个女人。每到太阳好的时候,她就忙着晒衣服,可我从没见过她洗衣服。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多衣服,不是一件一件地晒,而是成套成套地晒。院子里,阳台上,...

    2021-08-10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双杀

    【恐怖故事之双杀】简介:01座钟的响声把苏迁从死一般的寂静中拖了出来,他吓了一跳,盯着指针,晚八点整。与此同时,窗外那棵梧桐树开始刷刷作响,风忽然变大了。他慢慢地低下头,看到周丽倩那张惨白的面孔,以及扼在...

    2021-08-18 长篇鬼故事
  • 梳妆台

    【梳妆台】简介:一我叫李维,我今年二十二岁了,下面我想和你们说一件我亲身经历的事。不管这个事情看起来距离正常的生活有多远,但是我想我还是要把它写下来。如果哪天我疯掉了,被送到精神病院了,我所说的话就都没有人...

    2021-10-18 长篇鬼故事
  • 骨女之鬓

    【骨女之鬓】简介:我叫浅野直美,在傧崎洲的医用化学研究所工作,做尸体原态细胞保质剂的研发。一三井社长是在一个闷热的下午请我去他办公室谈话的。我沉静地坐在对面,他低头翻看我提交的申请报告,不时深啜一...

    2021-10-21 长篇鬼故事
  • 灰姑娘的姐姐

    【灰姑娘的姐姐】简介:1沈云芝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我整理着文档里的资料,听到她说:“陆编剧,可不可以换戏?听到”换戏“两个字,我停下了手中的事:”为什么?“沉默许久...

    2021-07-0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