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故事之诡镜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推理故事之诡镜

2021-08-10 09:36:55 阅读 :

我是个做家庭装修的包工头,带着手下一批装修工走南闯北,虽然尚未发家致富,但却有着许许多多的离奇经历,这些故事或许是我们这几个农民工最大的财富了。

有一次,我接下了老洋房改造的工程。老洋房有些年代了,内部装修已经到了没法看的地步。年久失修的墙角,泛黄斑驳的墙面布满了霉点,屋子里弥漫着历史的味道,家具摆设尽管陈旧,但都是那时候稀罕的式样,不难看出原来这幢老洋房的主人,是有钱的大户人家。

在上海的虹口区,有着许多红砖外墙的老洋房,这都是当年侵华日军在占领的租界里建造的。老洋房承载着历史的耻辱,也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按照屋主的要求,整幢洋房除了保留它原有的结构,其他部分全部都需要拆除翻新。

开工第一天,我安排了两个工人负责砸墙拆旧。

在一楼大厅堂的正中央,有着红木做的壁炉,并不是现代装修所使用的电动壁炉,而是有风门能够通往屋顶烟囱的真壁炉,壁炉边框全是手工雕刻的桃花,这种工艺现在看来都不过时,只是这座原本用来燃炭取暖的壁炉内部已经被封死了。装修这么多年,我倒是头一次瞧见这种古老的壁炉,却有股说不出的古怪。

两个工人手脚麻利地把壁炉给砸了。当时造房子还没有现代标号很高的水泥,大多墙壁以烂泥粘结砖块为主,而这座老洋房里的烂泥还混合了小动物的粪便和遗骸,虽然干透了几十年,可看起来依然恶心。

大锤刚在壁炉上砸出大窟窿,老钟突然停了手,像是发现了什么。

“老钟,怎么了?”我把头凑了过去。

老钟总是将自己消瘦脸颊上的胡须剃得干干净净,他干活时常年穿着一件红色的运动衫,衣衫下那身强壮的肌肉和他的脸极为不称。老钟是我手底下专门负责拆旧砸墙的工人,再脏乱差的屋子他总是第一个进场施工,发现过不少房子旧主留下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见多识广,却是个极为迷信的庄稼人。

他将戴着手套的手伸进洞里,扒下几块年代久远的砖头,逐渐地,壁炉显露出原本的模样来。

在灰土砖堆里头,静静地搁着一面镜子,一面半人来高的古董镜。略带铜黄的混沌镜面里,映出我和老钟两张迷惑不解的脸来。

我被壁炉里飘出的烟灰呛得连连后退:“干吗要把一面破镜子封在这个壁炉里?”

“没准是个值钱的东西。”老钟顿时兴致高昂,小心翼翼地拆除了剩余的壁炉,将镜子完整地取了出来,仔细端详起来。

我也在旁边瞄了几眼,深红色的浮雕镜框上有几道裂痕,镜子一看就不是现代生产的,是那种人影照得不是很清晰的古镜,仿佛世界万物都会在镜中被丑化,它反射着厅堂木框窗外的阳光,把屋子照得明亮无比,如有生命般,庆祝自己重见光明的日子。

老钟看了半天,叹了口气:“镜子是有些年代了,可惜不值钱,害我白开心一场。”

“既然不值钱,那就砸了吧!”我考虑到镜子体积太大,搬运起来不方便。

谁知老钟一听我的话,连连朝我摆手:“镜子这东西可妖了,我可不敢砸。”

“镜子怎么妖了?”我不禁纳闷。

老钟摘了手套,点上一根烟,慢悠悠地告诉我:“我老家有句古话,打破一面镜子的话,会走七年的背运。镜子这种东西很有灵性,大多数人都以为在镜子里看见的世界就是我们的世界,可谁知道,不是镜子的世界里有个一模一样的你,在看着我们的世界呢?”

没想到平日里干粗活的老钟,一谈到这种事情上逻辑就变得如此缜密。

我身为工头,以工期为重,既然老钟不愿砸,我就让另一个工人老袁把镜子砸碎了装袋,丢进建筑垃圾场。

老袁砸镜子的时候,老钟连连摇头,边念叨着不该这么干,边清扫着地上的碎砖石。

他弯下腰,在碎片中找到了几张皱皱巴巴的照片,像是和镜子一起被封在壁炉里的,最大的一张照片上是一家四口的合照,黑白照片上年轻父母左右分立着一位男孩和一位女孩,女孩年龄稍稍大些,但嘴唇发白脸色阴沉,身体好像不太好的样子。再看两位家长的笑容,都笑得很勉强,倒是最小的孩子一脸灿烂,咧开嘴露出仅剩一颗的门牙。

老钟盯着男孩看了良久,对我说:“你看这男孩印堂和眼窝都发黑,拍照的时候一定会遇到大凶之事。”

“你啥时懂这些歪门邪术了?”我揶揄着老钟。

正在处理镜子的老袁插话道:“他没事的时候就爱看这类书,都快走火入魔了。”

“好好干活!别成天整这些怪话,听起来瘆得慌。”我对老钟说。

最后我把照片收了起来,打算下次交还给屋主。我猜想照片上的一家人,也许就是卖房子给现今屋主的人吧。

虽然对老钟的那套东西不以为然,但是砸镜子的时候我还是离得远远的,生怕沾上不祥之气。

老钟的话让我心神不宁,之后的几天,有种不好的预感一直萦绕心头,我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过了三天,我接到老钟的电话,说是砸镜子的老袁死在了洋房工地上。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当我急忙赶到工地的时候,老袁已经被救护车拉走了。老洋房里只剩了老钟一个人,他像只草原上的孤狼,孤独地蹲在出事的厅堂里,一个人抽着闷烟,脚底下散落一地染了血沫的碎玻璃渣。

一见到我,老钟就跺脚埋怨道:“诶──!我说那镜子邪门,砸,你偏要砸,现在出事了吧!”

我问他老袁究竟出了什么事,老钟就原原本本把事故发生的过程跟我说了一遍。今天一早他们打算把洋房里的老式吊灯都拆掉,由于厅堂的层高较高,所以他们叠起家具做了个临时的梯子,老钟爬上去之后,才发现手里的螺丝刀和吊灯上的螺丝不匹配,他就到楼上的工具包里去找了。谁知,老袁看见厅堂的吊灯还没拆,就自己爬了上去,刚用工具弄了几下,那只大吊灯居然鬼使神差地掉了下来,两三百斤重的灯压下来,老袁连人带梯子一块摔在了地上,灯罩上的玻璃碎片割断了老袁大腿的主动脉,等老钟拿好螺丝刀从楼上下来,老袁躺在血泊中早已咽了气。

难怪地上都是碎玻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镜子砸死的呢。我心想。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推理故事之诡镜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814.html

上一篇:小丑表演秀 下一篇:悬疑故事之轮回

相关文章

  • 别爱陌生人

    【别爱陌生人】简介:楔子那是个黑色的世界,天是黑的,地是黑的,空气也是黑的,没有半点声音,小茉唯一的感知就是自己的心在怦怦地跳,还有颈动脉的血管隐约有吱吱拧紧的声音。当鼻息嗅到一丝甜腻的血腥味时,她知道,又不可...

    2021-08-19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宏立图书馆

    【恐怖故事之宏立图书馆】简介:一时间是6月10日早上八点钟,地点是康元路43幢302室。我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两点。这是一宗失踪案,早上事主报警,说他们的儿子6月3日晚上离家后再也没有回来。接到报案,我和同事赶到现场来收集...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入墓三分

    【入墓三分】简介:徐芬是某知名酒店的一名普通的保洁员。一直以来她都是勤勤恳恳的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把拖地的水撒了几滴在一个女客人的身上。她的生活就开始变得倒霉起来。即使她不停的道歉,也没有...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21名嫌疑人

    【21名嫌疑人】简介:荒凉孤寂的罗布泊,风在嶙峋怪石间悄然流动,发出如泣如咽的声音,初到此地之人难免生出沧海桑田之叹。摄影师徐杰造访此地的目的是寻找太阳墓,四十年前考古学家在孔雀河古道北岸发现了数十座奇异的墓穴,每座墓穴都用圆木围成,外围用一尺多高的木桩排列成放射状,远远看去就像数十个连绵的太阳。...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消失的母亲

    【消失的母亲】简介: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刘哲和母亲居住,刘建军偶尔回来一次。刘哲高三学业紧张,住的地...

    2021-06-17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元凶

    【恐怖故事之元凶】简介:旅途陌生人如果不是初冬的那场超级大雷暴,李宪明的航班不会在机场延误,如果不是因为滞留机场,也不会遇见安夏寒,两个人无聊地相视而笑,各自拿出笔记本上网,型号竟然是一样的。“也不知道什...

    2021-09-03 长篇鬼故事
  • 死刑犯

    【死刑犯】简介:楔子幽暗的长廊,三十多个板寸头依次排成一列,没有人说话。走廊的尽头,狱警们正对他们逐一搜身。赵刚随着人流缓缓向前,脚镣发出轻微的“哐哐”声,在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刺耳。他是死刑...

    2021-07-07 长篇鬼故事
  • 骷髅树

    【骷髅树】简介:1回村休假半个月后我就要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报到了,也就是说,我终于成为一名正式的刑警。八岁的时候母亲就给我算过命,算命瞎子说我命主贵,将来一定会“脚踩放屁虫,手拿盒子炮”。您听不...

    2021-10-08 长篇鬼故事
  • 神秘的鲁班书

    【神秘的鲁班书】简介:篝火渐弱的烟色中,已能看清东方天边一道雾蒙蒙的白光。蓝飞把收拾妥当的装备全部收回行囊,朝地上还发愣的潘文廷示意:“走吧?”“走?……还往哪走?”虽然刚刚睡醒,但潘文廷的目光中都是疲惫,想也难怪,让潘文廷这种常年只在大学里教书的理科教师,接连十天行走在昆仑山腹地深处,他的耐力和体力早已经到了极限。...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现场还原

    【现场还原】简介:冷清的理发店华岩抽着烟,双眼微眯着从车上走下来。鞋子踩在铺满碎石略微泥泞的路上,发出踢踢踏踏的有节律的声音。巷子很窄,根本就容不下他的轿车,而小巷子的尽头只有一家店,是一家理发店。理发...

    2021-08-18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