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死亡终局

2021-08-26 10:59:46 阅读 :

时值夏日,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玉望街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骄阳似火,只有街边几棵法国梧桐散在阳光里。

夏静把买好的材料放进冰箱,然后打开店门,挂上“开始营业”的牌子,准备做生意。第一个推门进来的是一个身着制服、手提安全帽的年轻警察,他有一双深邃的眸子,侧脸的线条很柔软,看起来温和近人,眉间却又带着凌人的锐气。那警察面带笑容地走到夏静面前,敲了敲她前面的桌子,敲击声不紧不慢,回荡在有些狭窄的冰激凌铺子里,显得有些突兀。

“连警官,吓人也不带这样的。”柜台后面的夏静小声地抱怨着,声音中却透着欣喜。

连御在柜台前面笑,忽又皱起眉头严肃起来:“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总是马马虎虎的。你也知道,这段时间这条街不太平,警方怀疑那是一桩连环杀人事件,正在申请并案调查呢。”

夏静虽然听惯了他这些危言耸听的话语,但一想到几天前的那具焦尸,胸口还是忍不住一阵发闷,连忙阻止连御接下来的话:“我拜托你,警官大人,你再说下去,我昨天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你看,这几天一到晚上,店铺我一律不开,不知道亏了多少本,你还跑来吓唬人。”她摊摊手,一脸苦相,“对了,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跑我这里来?”

连御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拍了拍安全帽,说:“恐怕你以后很难再见到我了,因为今天接到任务,我和项跃负责这个案子,所以以后会很忙。”连御平时负责这里的治安,经常骑着警用机车在这里巡逻。夏静常笑话他无论上班下班都要骑机车,以为自己是“骑士”啊!

“这样啊,项跃还好吗?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他这个人做事太冲动了,你让他多注意点,这毕竟是一个大案子。”

“我怎么觉得你比较关心项跃?”

“才没有,毕竟他是我的老朋友了嘛,互相关心很正常的,而且我也不想他拖你后腿……”夏静难得见到连御抱怨的样子,他平时忙起来可以很长时间不给夏静打电话,夏静有时候甚至怀疑,连御到底是不是喜欢她,如今见他这样,倒生出了些许欣喜。夏静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冰激凌店的门又被人推开了,来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胖乎乎的样子又煞是可爱,她看着冰激凌店里的两个人,怪声怪气地对柜台后的夏静叫嚷起来:“阿静,你家这位可真不容易见到。”夏静尴尬地笑了笑,又望了望不远处的连御,他似乎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可面上依然挂着微笑,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悦甜,好久不见。”连御向女生招了招手,李悦甜也大方地笑了:“连御,你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倒霉样。”

连御不和她计较,转头对夏静说:“她一定又是囊中羞涩,抱着她那套‘浪费可耻,我来解决’的理论跑你这儿来解决人类最基本的问题了。”

夏静在柜台后憋着笑,又瞥见李悦甜不善的脸色,赶紧借准备吃的为由,转身进了厨房,耳边隐约还能听见外面两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连御,多日不见,你损人的功力见长啊,怎么,吃东西时都还好吧?我怕你长毒瘤,影响你正常生长需要。”

“哪里哪里,您有过之而无不及,要不怎么身材和损人的功夫成正比增长呢。”

“世界每天那么多人死,怎么还轮不到你?”

“我去了你家阿静怎么办?”

“我说你也别这么待见自己,你现在就是一可有可无的存在。”

“少来,我……”

“你们俩见面就不能都少说两句吗?”夏静从厨房出来,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这两个人一见面就吵,简直没完没了。

“主人都发话了,我还能说什么?”李悦甜嘟囔一声,端过夏静为她准备的吃食,细细地闻了闻味道。

“有什么问题?”夏静问道,对她的表情感到微微的诧异。李悦甜向来是个给什么吃什么从来不挑剔的人,可今天她的表情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犹豫和厌恶。虽然只是一闪即逝,却被夏静及时收入了眼底。

“阿静,你这些饭菜的味道怎么这么奇怪?”李悦甜皱着眉头,尝试吃了一口菜,又吐了出来。夏静诧异地看着她,连一旁的连御也皱着眉头看她。下一秒,李悦甜又把才入口的白开水也吐了出来,咋呼道:“阿静,怎么连你的水都不对味儿了?”夏静端起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一旁的连御也挑了些吃食送进嘴里,末了,朝夏静摇了摇头,表示菜也并没有问题。

“悦甜,怎么我们吃了都还好,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影响了味觉?”

“我最近有点感冒,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唉!”她哀叹一声,看着一桌美味佳肴,“可惜啊可惜,想吃又没食欲,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一旁的连御本来想调侃她几句,却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是项跃:“快来局里一趟,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这的确是一桩连环谋杀案,已经并案侦查了。”

连御离开后,冰激凌店里就只剩下夏静和李悦甜两个人,店外依然是似火的骄阳,只有零星几个过路人举着伞出现了又消失。李悦甜耐不住一个下午的宝贵时间都耗费在无穷无尽的等待客人上门中,硬拉着夏静出去逛街,可夏静不干,一来她最近晚上不开店,只有趁下午的时间多赚点钱;二来外面热得不行,她想不通李悦甜哪来的心情闲逛;三来连御刚才匆匆忙忙地出去了,她有点不放心,所以任李悦甜软磨硬泡,夏静就是不愿意出门。最后,李悦甜只能带着对好友喋喋不休的抱怨独自一人出了门。

夏静看着李悦甜的身影渐渐没入玉望街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上,摇头笑了笑。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悬疑故事之死亡终局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884.html

相关文章

  • 魂栈

    【魂栈】简介:背尸夜行辛庄刚下了一场大雨,原本安谧的农家风光变得阴沉沉的。林栋其实很讨厌乡下,但女友刘晓听到姥姥病逝的消息哭得眼睛都肿了,并当即要买车票回老家。他实在不放心,就决定陪刘晓一起回去,反...

    2021-10-26 长篇鬼故事
  • 生病的童话

    【生病的童话】简介:他把钥匙放在我手上:“以后,我不会再到你这里来了。”“为什么?”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穿上他那件白色的夹克,往门口走去。“朝阳!”我抓住他的胳膊,“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我要走了,青苗。”他伸手握住门把手。眼看他就要走了,我抓住旁边桌上的一件东西,朝他头上敲了下去。...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别爱陌生人

    【别爱陌生人】简介:楔子那是个黑色的世界,天是黑的,地是黑的,空气也是黑的,没有半点声音,小茉唯一的感知就是自己的心在怦怦地跳,还有颈动脉的血管隐约有吱吱拧紧的声音。当鼻息嗅到一丝甜腻的血腥味时,她知道,又不可...

    2021-08-19 长篇鬼故事
  • 绞刑架之我出售了我

    【绞刑架之我出售了我】简介:引卖身广告因遭遇人生绝境,走投无路,特出售本人虚拟身份。为保证购买者完全地、无後顾之忧地拥有和使用本人的虚拟身份,为防止他人知晓本人虚拟身份已换人,暂以“ABCD”代称本人虚拟名...

    2021-07-05 长篇鬼故事
  • 魇之谜

    【魇之谜】简介:楔子十二年前的一个下午,福利院来了位金发碧眼的女人。她看着在墙角站成一排的孩子,指了指其中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衣服被收拾好装进小书包,福利院院长拉着她的手把她塞进女人的汽车里。小...

    2021-07-25 长篇鬼故事
  • 婴灵

    【婴灵】简介:相传,婴灵是停留在阴阳界的胎儿或婴儿的亡灵。一个魂神经过千辛万苦进入母胎投生为人,却被残忍地搅碎吸出,因此婴灵哀怨不去……(1)邢锦涛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向公...

    2021-07-26 长篇鬼故事
  • 沉睡的酷刑

    【沉睡的酷刑】简介:1.消失的女作家曾韵在售票亭前中踩下刹车,递上一张百元大钞,倾身透过玻璃抬头望去,只见一座三米高的雕像肃立在拱桥边。雕像身穿南宋官服,但他身旁的石碑却是简体字。曾韵接过门票,用力踩下油门...

    2021-07-16 长篇鬼故事
  • 谁都有今世前生

    【谁都有今世前生】简介:楔子毒瘴氤氲的鬼门关阴森不见天日,白骨积累而成的门廊上挂着几盏人皮灯笼,阴风呼啸,鼓荡得火苗摇曳不止。大门忽然洞开,里面走出个披头散发的精瘦女鬼。女鬼东张西望有些失望,心里埋怨道:死狐狸怎么没来,该...

    2021-08-09 长篇鬼故事
  • 婴骨坟场

    【婴骨坟场】简介:一、从恐惧中醒来黑暗粘稠得像胶水,我在狂奔,身后传来了狗叫的声音。回眸望去,蜿蜒逶迤的山路上,有星星点点的火把,那是追赶着我的人吧?有鼎沸的人声,似乎全是女人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不知道她...

    2021-08-15 长篇鬼故事
  • 诡异怪谈之女吊

    【诡异怪谈之女吊】简介:1阴暗的会场里,一条发黄的白绫悬空而下,在昏黄的夜色里飘来荡去,格外的诡异。许风吃了一惊,怎么自己才上了一趟厕所,片场就多了这样一条阴森的装饰品。一旁的导演先是阴沉着脸问,这是谁的...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