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 - 诡眼看诗词之枫桥夜泊

2021-06-15 23:58:52 阅读 :

    1.第一章
    “当一个人在俗世中沉浮得越久,那心里的负面思想就会越发膨胀,那绝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是隐藏在我们心底最深沉的阴影,而摆脱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阳光照射进来。”
    成嘉嘉合上了手里的句子集,目光越过颠簸的车窗。
    外面是幽静的林间小路,树影斑驳,一些不知名的鸟雀正在追逐斜阳,宁静而祥和。
    轻嗅着淡淡的花香味,成嘉嘉干脆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在一个星期前,她收到了邀请函。
    那是大学文学社的聚会,在毕业之后,虽然大家各奔东西,但以前的感情依旧还在,所以,他们约好每两年聚会一次。
    今年恰好是第一次相聚,地点选择了郊外的一处别墅,据说这是社长从网上抢来的低价票,很优惠,而且风景也不错。
    那幢别墅有个好听的名字——榆树山庄。
    成嘉嘉对度假没有意见,习惯了城市喧嚣的生活,其实偶尔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特别是这种幽静的山林,会更加容易带给她写作的灵感。
    “对了,嘉嘉,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张世泉从副驾驶转过头来,饶有兴致地问道。
    在舒适的越野车上,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熟悉的同学,他们同样也是文学社的成员,其中张世泉是个比较外向的家伙,一向喜欢跟人饶舌。
    “没什么呀,还不是一样的活,每天玩玩文字,敲敲键盘而已。”成嘉嘉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她是个网络作家,一般混迹在各大知名小说网站,依靠读者的订阅赚钱,虽然不算富有,但起码也够她在城市里挥霍了。
    “那你呢?”她很有礼貌地反问道。
    “我嘛……”张世泉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失落,“还是那份讨厌的助理,五年了,一直都还是相同的职位,你说烦不烦?”
    他喋喋不休地嚷嚷着,从公司吝啬的老板开始说,一直谈到了勾心斗角的同事,言辞激昂,情绪激动,肚子里似乎还藏着一大堆怨气。
    面对这种无礼的埋怨,成嘉嘉还是安静地聆听着,这是她待人接物的习惯,同时也是自己获取素材的途径之一。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换一份呢?”听完之后,她好奇地提出了意见。
    “哪有这么容易,再说了,换别的也还不是辛苦命?哪像国恒在国家机关工作,稳定又悠闲呢……”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驾驶员的位置,国恒正专注地看着车,并没有留意到他们的对话。
    “对了,国恒是做什么的呢?”成嘉嘉忽然问道。
    “司机。”前者只是简单地回了一个词,没有一点赘言。
    成嘉嘉还想问下去,但他已经戴上了耳机,看来并不想加入到两者的谈话中。
    “切,这家伙还是一样的冷漠呀。”张世泉撇了撇嘴,“别管他了,现在是局长的专用司机,牛得不行呢。”
    成嘉嘉无奈地轻笑道。从以前开始,她就很清楚国恒的性格了,因此也没有什么责怪之心。
    之后,两人从工作又谈到了以前的大学生活,很多趣事都被翻了出来,他们乐此不疲地回忆着那段青葱时光。可惜,光阴似箭,再美好的一切,最终都随着毕业和工作的关系,没入了时间的夹缝里。
    也许只有向前看,才是生存于世的唯一准则吧。
    成嘉嘉叹了口气,目光又落到小路的两旁,她发现地上好像有些祭祀用的锡箔,还在冒着淡淡的烟,一股焦糊味扑鼻而来。
    “对了,你听说这幢别墅的事情了吗?”张世泉忽然捂住了嘴巴,神神秘秘地问道。
    成嘉嘉皱起了眉头,显然搞不懂他的意思。
    虽然这边是荒凉的郊外,但榆树山庄的名字还是人尽皆知的,这里风景优美,属于自然保护区,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在假日过来游玩。


    由此一来,别墅的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对于能抢到低价票的事情,她多少也是有点诧异的,现在听世泉的语气,难道其中还有什么玄妙吗?
    “据我所知,前段时间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张世泉说道
    “命案?”
    “没错,听说是来榆树山庄度假的人,他在房间里面自杀了,当时还闹得沸沸扬扬的呢。”世泉看着冒烟的锡箔,压低声音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成嘉嘉恍然大悟,难怪别墅的价格会出现跳崖式跌落,原来竟然是死人了,不过这事情好像也有点蹊跷,如果是自杀的人,还会选择去度假吗?
    她有些疑惑,但这已经不属于她该想的范畴了,既然来到了这里,更应该享受的是美好的风景。
    “嘉嘉,咱们文学社里面,好像只有你做回本职吧?”张世泉向她眨了眨眼睛,“说不定这次的山庄之旅会发生什么恐怖的经历,顺便给你带来新的灵感呢?”
    她苦笑了一声,实际上世泉还真是说对了。在新推出的作品中,她刚好需要一点灵异悬疑的元素,而在真实案件的背景下,正好可以为她的作品做势。
    想到这里,成嘉嘉不禁对旅程充满了期待。
    随着越野车的深入,四周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窄。在视线的远处,已经可以看见榆树山庄的一角了。
    成嘉嘉蓦地来了精神,她拍了拍张世泉的肩膀:“怎么样,在到达之前还能告诉我相关的情况吗?”
    “哎,你真的有兴趣?”他一拍手掌,就像找到了知音一样,又开始喋喋不休地说道。
    外面的天空忽然变暗了,隐约间可以听见闪电的声音。
    正当两人聊得起劲的时候,忽听砰的一声,车子来了个急刹。成嘉嘉有点猝不及防,脑袋撞到了前排上,很痛,但幸好只是柔软的座位。
    “哎呀,发生什么事了?”她揉着微肿的额头,疑惑地问道。
    “出事了,我刚才好像撞到人了……”谭国恒凝视着前方,面容冷峻,他的额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你……你看清楚了?这里荒山野岭的,不会只是野猫野狗吧?”得知事情不妙,张世泉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不对,就是一个男人,我看得很清楚。”
    “那现在该……”
    “你们先待在车上,我下去看看。”谭国恒摆了摆手,解开安全带走了出去。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
    虽然没看见任何血迹,但刚才的车速明显已经超过了规定,如果事情追查起来的话,恐怕他们都脱不了责任。
    “世泉,不如……咱们也下去看看吧?”成嘉嘉忽然提议道。
    “嗯。”他点了点头,轻易地打开了车锁。
    两人绕到了车子的前面,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着,他的年纪不大,看起来应该和他们差不多。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


    “请问……你没事吧?”成嘉嘉大胆地走上前,想要拉他一把。
    那人抬起头,他的脸上戴着魔鬼面具,十分狰狞,而且全身上下都显得破破烂烂的,乍一看,就像是隐匿在城市边缘的拾荒者。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双手战栗不已。
    “呃……你可以说话吗?需要去医院检查吗?”谭国恒向前一步,示意成嘉嘉先到后面,然后向他问道。
    男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揉了揉擦伤的脚踝,便想要独自站起来。
    “你真的没事?”谭国恒有点不放心,又问了句。这次他还主动伸出手,试图帮他一把。
    但没想到,令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男子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推开了谭国恒,就像离弦的箭一样蹿入了灌木丛里。
    他的动作很快,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而且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几秒之间,几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沙沙!随着一阵低沉的摩擦声,男子迅速消失在树林里,如果不是地上还留有血迹的话,他们简直对之前的车祸难以置信。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几十秒后,成嘉嘉指着灌木丛问道。
    谭国恒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张世泉则是挠了挠脑袋,低声呢喃着:“太奇怪了,怎么会这样……”
    他的意思明显不过,如果是一般的人,怎么会在车祸后的几分钟焕然新生,而且还健步如飞,难道刚才只是擦肩而过吗?
    可是,他们都清晰地听见巨大的撞击声。
    退一步说,即便他毫发无伤,也不需要落荒而逃呀?这对于社会底层人士来说,赔偿应该是是求之不得的。
    几人想了一会,还是没搞清事情的缘由。这时,天空变得越来越暗,在几声闷雷过后,树林里已经开始起风。
    恐怕天气要开始变坏了。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的话,那咱们还是走吧。”
    “就这样离开?”张世泉拧着眉头,有些犹豫。
    “他已经走了,不然还能怎样?”谭国恒摊开双手,无奈道。
    “即便是这样……可是……”张世泉说到一半便停下来了,他咬了咬牙,“你们不觉得那人有些奇怪吗?”
    成嘉嘉心头一凛,她曾经看过一部侦探小说,凶手是个连环杀手,每次作案的时候,都会戴上魔鬼面具,巧合的是,他的造型与刚才流浪汉有七成相似,这一度令她心惊胆战。
    “等一下,他会不会是住在附近的人?”她怯怯地说道。
    “不可能。”张世泉直接否定了她,“这里是自然保护区,除了榆树山庄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别的住宅区,再说了,谁会喜欢住在这种前不见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
    成嘉嘉咽了口唾沫,显得更加疑惑。
    张世泉说得没错,这附近看起来应该是没人的,而这个周末,榆树山庄也被他们订下,照理来说没有房间了,那他怎么会出现呢?
    小说里的凶手是个心理变态,喜欢虐杀女人,难道……难道这人的心理也不正常?她越想越可怕,不禁冒了一头冷汗。
    “这样吧,我看……”
    正当几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张世泉的话。
    “喂?”谭国恒接通了手机。
    “喂,你们怎么还没来呀?”
    一阵分贝很高的女声便响了起来,即便隔着不短的距离,但成嘉嘉还是听得很清楚。
    “抱歉,在途中出了点小事,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好吧好吧,尽量快点,不然晚餐就没有你们的份喽,拜!”
    不等他回答,对面便匆匆挂机了。谭国恒摇了摇头,向两人比了个上车的手势。
    经过这电话,原本压抑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成嘉嘉和张世泉对视了一眼,纷纷回到车上。
    在红楼梦里,王熙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令人印象深刻,而在他们社团里,同样有类似的人,正是社长李一倩,她的大嗓门也是够特别的,即使远隔几米也是清晰可辨。
    相对而言,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在大学的时候和大家的感情都很好。
    很快,大家都回到车子。谭国恒踩下油门,向着榆树山庄开过去,这一路大家都没什么话,心事重重。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诡眼看诗词之枫桥夜泊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89.html

上一篇:门里门外 下一篇:神秘的鲁班书

相关文章

  • 夜惊魂之运尸

    【夜惊魂之运尸】简介:引子堂屋中间的地上,床一样的架起一扇门板。门板上的尸体被黄缎覆盖,昏黄的灯泡把冷淡的光撒在黄缎上,尸体在光影明暗中显得轮廓分明。尸体靠近头的一端盖得不是十分严实,露出一块漆黑的头顶,浓...

    2021-09-20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画盅

    【恐怖故事之画盅】简介:一、画笔爷爷老了,握笔的手已经有些颤抖。青禾几次想上去帮忙,却都被爷爷训斥下来。青禾心里有些愤然,他看了看躺在对面的福伯,一幅画像悄然在心底临摹。好了。爷爷停下了笔,微微点了点头。...

    2021-09-06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花布

    【恐怖故事之花布】简介:一、新来的漂亮老板娘走出球场的时候,苏羽显得很是无奈。才踢了一小时的球,昨天才买的限量版曼联球衣,就被工商系大一的新生王小峰给撕破了。当然,王小峰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他五大三粗,是对方的强力后...

    2021-09-10 长篇鬼故事
  • 为什么苍蝇不停搓手

    【为什么苍蝇不停搓手】简介:楔子房梁上垂着一双轻薄的丝袜,结结实实地绑成一个圆环。灰蒙蒙的晨光里有个人缓缓地站了起来,逆着光,面目不清只剩剪影。那影子手里有个凳子。颤巍巍地挪到丝袜下,哆哆嗦嗦地站到凳子上。然后,那影子...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另类输液

    【另类输液】简介:盗洞里逼仄狭窄,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味儿。我们一行四人只能像虫子一样向前爬行,心情很压抑。在前面探路的大熊突然“啊&dquo;地大叫一声,接着便没了动静。我心中一凛:不会这么倒霉吧。...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约命函

    【约命函】简介:约稿函夏正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又冷又硬的铁床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立刻闻到被子所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他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阴暗,潮湿,污秽不堪。房间正中央...

    2021-08-17 长篇鬼故事
  • 兰若心

    【兰若心】简介:1.木头之所以不能用来打造做饭的铁锅,是因为它不是那块料,亦如,宁采臣之所以考不中功名,也因他不是那块料。他从17岁开始考,一直考到22岁,连续考了五年,连个秀才都没混上。到了现在,他只要一看到那...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时光中的婴儿车

    【时光中的婴儿车】简介:1 现在我有一幢老旧的院子,院子里有三间平房。我自己住了一间,另外两间用于出租,一问租给大学的退休教授,一间租给了一位准备考研的女大学生。在院子的大门内。摆着一辆弃用的婴儿车,车架已经生...

    2021-08-04 长篇鬼故事
  • 头来投去

    【头来投去】简介:投去亡魂安东请我们寝室里的几个人去他家吃饭。他搬出学校好久了,走的时候还和室友们发生了摩擦,这次请客为了什么?来之前他叫我早点去,于是我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安东的家是一室一厅。客厅里有一张...

    2021-07-24 长篇鬼故事
  • 穿过骨头抚摸你

    【穿过骨头抚摸你】简介:棋子A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照片的主人公是一名自杀的女学生,死因是割腕失血过多。令人惊奇的是,她身上丢失了一根肋骨,伤口被人用羊肠线缝合。女孩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似乎并...

    2021-09-0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