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鬼门关

2021-09-08 10:07:48 阅读 :

苏袖儿有个梦游的毛病。她父亲是当地的提督大人,怎么说她也是个千金小姐了。可是梦游不认尊卑,苏袖儿没办法摆脱梦游的毛病。像很多梦游的人一样,苏袖儿起初是不知道自己经常梦游的,因为她每天起床的时候都睡在自己床上,完全没有晚上外出过的样子。算命的说天上其实有一个管梦游的神,他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苏袖儿不相信。梦游的多了,总会带有一些痕迹。苏袖儿有时候会看到自己的裤子上沾有泥土,或是袖子上划开一道口子来。只是没有出过什么大事,苏袖儿也不在乎。

梦游的人其实最怕的就是没来得及回家就醒了。这个时候他们在路上,周遭黑压压的,静得出奇。凉风萦绕在身边,像是要掐住自己的脖子。你搞不清前面是不是悬崖,抑或后面有没有猛兽,孤独一个人,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苏袖儿出事的那天晚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征兆。她白天和知府的千金逛街去了,有点累,所以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下了。那天晚上苏袖儿梦游得很早,还没过午夜她就出了家门。她一直走,到哪个地方拐弯,碰到岔路口要选择哪条道,这一切似乎都被一种古怪的意识控制着,苏袖儿只是跟着不停地走。就这样,苏袖儿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远。

太阳已经爬到头顶了,但山林因为古树的覆盖依然很是阴凉。苏袖儿在一棵古榕树下面站定,她突然就醒了,身体猛地一下战栗。这是哪儿?顷刻之间苏袖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突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地面是潮湿的,带着一种阴寒的气息。四周开满了花,都不知名,有的鲜红如同身体里流淌的血。

人在艰苦的环境下总会变得坚强起来。苏袖儿哭累了,朝四个方向都查探了一番。她发现在一簇荆棘丛中竖着一块石碑。苏袖儿鼓起勇气去扯那些荆棘,枝条上的刺划破了她的手臂,鲜血渗了出来。当苏袖儿把那些荆棘拉到一旁的时候,她看到了石碑上的字。字是黑色的,柔弱的笔法更添怪异的味道——鬼门关。苏袖儿下意识地回头打量了四周。她的身体收紧在一起,脑袋里似乎“嗡”地响了起来。难道我死了吗?苏袖儿往前快走了几步,跨过那块石碑。她想这就像一条人鬼分割线。可是等苏袖儿回过头的时候,她又觉得石碑的那一边才是人待的地方,而她现在站在鬼门里,她已经变成了鬼。

苏袖儿的头脑里完全没有了抉择,她只是不停地走,她要走出这片林子。不知走了多久,天又慢慢黑了下来,苏袖儿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跟心脏一起在跳动。她的身上有很多划破的伤痕,鲜血渗到了衣服上。

四周终于一片漆黑,也更加寂静。苏袖儿喘着粗气,她只能听到自己发出来的这种单调的声音。巨大的变故让她不知所措。惊恐已经使苏袖儿耗尽了精力。她倚在一棵树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是晌午,苏袖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这间房的装饰极其简单,但桌子上摆着的水壶,门口放着的花瓶却也是不错的工艺品。苏袖儿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去推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先前还在打盹,听到推门声赶紧迎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苏袖儿问道,“你是谁?”

“这是鬼门关镇。我叫司马白云。”男子笑了笑,接着说道,“昨天晚上我上山有事,看你昏倒,所以把你背过来的。”

“是你背我来的?”苏袖儿脸红了起来,连忙岔开话题道,“你们镇子里有没有信差?”

司马白云摇了摇头道:“你要找信差做什么?”

“你能帮我找笔和纸来吗?我要给我爹爹写封家书,让他派人来接我。”苏袖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司马白云的手无意地收缩了一下,他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上食指和中指都是齐根断了的。苏袖儿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见司马白云的脸变成了青紫色。良久,司马白云说:“在这里不要提纸和笔,也不要提写字,否则你会不好过的。”

苏袖儿愣在那里。“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她已经是一脸的委屈了。

司马白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没事。你梳洗一下,等会我带你去大厅吃饭,见过我二爷爷。”

苏袖儿重新回到房间,对着镜子梳妆起来。昨天看到的那块石碑不过是镇名而已,可是这个镇子的名字确实有点奇怪。她的心稍微有些安定了,毕竟有人烟的地方就不至于孤立无援。等会还要去见他的二爷爷,怎么看起来像是到未婚夫的家里做客呢。苏袖儿的脸热了起来。

“好了没,二爷爷在等着了呢?”司马白云在门口说,他的声音很平和,让苏袖儿有一种安全感。

苏袖儿推门出去,跟在司马白云的后面。

“这里怎么会叫鬼门关镇啊,好奇怪的名字。”苏袖儿笑嘻嘻的问。

司马白云冷冷地回了一句:“这个你不知道也罢,等会见到二爷爷少说些话,免得二爷爷不高兴。

”可是……“苏袖儿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她觉得司马白云有些怪怪的。

走几步司马白云又说:”你来到这里就回不去了,所以你最好听我的话,是我去求二爷爷收留你的。“

苏袖儿这次没有问为什么,出了家门,她想她必须收起千金小姐的脾气。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古代鬼故事:鬼门关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954.html

相关文章

  • 冥婚怪谈

    【冥婚怪谈】简介:这是一间堆满了嫁妆的屋子,屋子中有一张圆桌,桌子上摆满了大圆盘子,这盘子成古铜色,周围嵌满了红绿相间的玛瑙珠子。盘子里盛满了婚嫁时所需的红枣,花生,桂圆,李子,喜饼……桌子上还放有两个...

    2021-07-04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月亮河

    【恐怖故事之月亮河】简介:初风我的脸色不太好,但那具女尸的脸色更糟。她蜷缩在墙角,乍看上去像是冻僵了,用手一推便像根烂木头似地倒地不起。她大约二十岁出头,一双散了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衣着打扮非常朴素...

    2021-07-09 长篇鬼故事
  • 水魂灯

    【水魂灯】简介:【楔子】那片是死水,附近的人都知道,水旁是竹林,到晚上阴森可怖,怪吓人的,听说那里以前淹死过人,还不止一个,人们都谣传半夜不要去那里玩,会被鬼缠的,还说那里晚上会有灯,亮得很,照得竹林白茫茫...

    2021-09-30 长篇鬼故事
  • 红玉尸

    【红玉尸】简介:一、楔子昔有暹罗方士罗尼娑婆,言寿三百岁,馆于南岸山谷,造延年药,山人疾则往求,佢出山中红石臼,入泉于内,或热如滚血,或冷如寒浆,方士使山人饮,旋即愈,遂神名远播。端州府衙门的巡检司后...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邪见斜井

    【邪见斜井】简介:一我从未闻到过这么诡异的臭味。它不算刺鼻,没有把人直接熏晕的威力,但反倒更令我难受。那感觉好似骤然冲进一间密封了成百上千年的屋子,发现地上有具早已朽化成白骨的尸体。变异的尸臭与腐...

    2021-09-26 长篇鬼故事
  • 绞刑架之绝命外卖

    【绞刑架之绝命外卖】简介:【引送餐?送命?】1.U质餐厅订餐外送单。订单编号:BJSD48484849320491订单类型:网上订餐,预付款客户:刘女士订单明细:番茄培根披萨(9寸)×1蔬菜...

    2021-07-09 长篇鬼故事
  • 借我一个影子

    【借我一个影子】简介:在我朋友玫瑰开的20楼咖啡厅里,我见到了网友“香如菲”。眼前的女孩20岁不到,白净、秀气,穿着怀旧的白底黑点连衣裙,黑色凉鞋加白色短袜,这身打扮,用她们这一代的话来说,简直太落伍了。...

    2021-07-09 长篇鬼故事
  • 诡异故事:婴灵

    【诡异故事:婴灵】简介:A“乖喔!彤儿乖,快点睡睡,不然月娘会剪耳朵喔!”那年我四岁,这是我听到的妈妈最后的声音,隔天我醒来时,妈妈消失了。妈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神变得有些涣散,然后脸蛋越...

    2021-09-08 长篇鬼故事
  • 没有回程的旅行

    【没有回程的旅行】简介:1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老狼”。老狼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职员,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为了不被无聊闷死,他每年都会安排一次旅行。刚刚老狼又跟我说他过几天就要出...

    2021-10-16 长篇鬼故事
  • 提头来见

    【提头来见】简介:争执林小渊提前放了暑假,就到H城找自己的高中同学郑涛玩。本来约好,郑涛会到火车站接他,但当他下了火车,却接到了郑涛的电话。对方抱歉地说临时有事,抽不出身来接他了。林小渊并不在意,按照郑涛...

    2021-06-29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