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2021-06-15 23:59:32 阅读 :

    (一):双头蛇
    在我的家乡,猎人这个职业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消失,我小时候还能常常在集市上遇见扛着土枪售卖野兔野鸡之类野物的猎人。
    现在国家管得很严,农村的土枪猎枪早就被收缴完了。谁要是偷偷打猎被林业派出所逮住,那是要坐牢的。
    所以猎人这个词,在我的家乡已经是往事了。
    我认识一个老猎人,村里人都称他黑爷。黑爷十五岁扛枪打猎,六十岁金盆洗手,打了整整四十五年的枪,这期间有过无数的惊险和奇遇。
    我对钻山打猎之类的事情很感兴趣,常常缠着黑爷让他给我讲他打猎的往事,他倒也不避讳,给我讲了很多我闻所未闻的经历。
    后面我将逐渐整理,把黑爷的传奇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黑爷说,以前的人打猎,主要是为了混一口饭吃,并不是为了寻乐子,后来他能吃饱肚子了,他就把猎枪卖了,不再打猎。
    打猎很辛苦,有时候进山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有收获。打猎还有危险,附近几个村子就有反被猎物或者毒蛇咬死的猎人。
    我老家多山,山连山,山环山,但是打猎的也是有山头的,你不能乱打,你敬的是哪山的神,你就上哪个山头打枪,不能随意到别的山头去。
    别的山头的山神不认识你,没有享受你的供奉,你去了人生地不熟,容易出事。
    黑爷说这里有古老的忌讳,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黑爷打了几十年猎,除了上村后的小陇山,就是钻南沟。
    你可别小看这两个地方,小陇山的黑虎林绵延几百里,南沟更是幽深险峻,就算是老猎人,也不可能把这些地方都摸透。
    有一次,黑爷在黑虎林里打猎走累了,就在一片荒地上休息了起来。
    这片荒地很奇怪,上面只长着一些矮矮的臭蒿,一棵高过人膝盖的草都没有,更别说灌木和大树了。


    这里的臭蒿看起来和一般的臭蒿不一样,颜色有点发黑。
    黑虎林里竟然还有树木罩不到的地方,黑爷觉得很奇怪,但是这地方开阔干净,野兽也不易偷袭,所以黑爷一屁股坐在臭蒿上就开始吃起干粮来。
    就在黑爷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边的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很警惕地看了看周边,微风轻轻吹着草晃动,他也就没在意。
    黑爷吃了干粮举起水壶喝水的时候,他忽然又听到不远的草丛里有细碎的声音。
    当了这么多年猎人,黑爷不仅有一双犀利的眼睛,更有一双敏锐的耳朵。
    他觉得这声音不像是风吹草枝发出的声音,倒像是什么东西在草丛里爬行刮擦地面发出的细微声响。
    黑爷收起水壶,举起猎枪小心翼翼就朝那声音发出的地方搜寻过去。草丛里要是有野兔和野鼠都不怕,就怕有毒蛇。
    黑爷还没走到那草丛晃动的地方,就已经看到蒿草中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在蠕动,这东西忽而向东,忽而向西,动作说不出的别扭。
    黑爷看那东西有几分像蛇,所以也不敢放松警惕,他慢慢走到距离那东西几步远的地方,总算看清了这玩意的模样。
    这东西大概拇指粗细,一尺多长,全身覆盖黑色的鳞甲,两端各长了一个脑袋,没有尾巴,正应了那个词:“有头无尾”。
    黑爷吃了一惊:这怪物到底是什么鬼?这难道是蛇?
    那怪蛇似乎发现了有人在靠近它,挣扎着想逃走,但是它两端的两个脑袋都拖着身子往不同的方向走,使劲的方向正好相反了。


    这怪蛇两端的脑袋谁也不让着谁,谁也拉不过谁,挣扎了半天,还是在原地爬。
    黑爷看那怪蛇虽然没有伤人的意思,但是它挣扎磨蹭过的蒿草没一会就像被浇了开水一样枯萎了。
    看来这东西毒性很大啊!
    黑爷钻了这么多年山,知道这大山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多,没有充分了解之前,是万万不敢去招惹它们的。
    但是他胆子大,又好奇,所以也没有走远,就站在原地看那怪蛇两端的两个脑袋拔河一样挣扎。
    这样过了好一会,那怪蛇一端的脑袋好像没力气了,任由另一端的脑袋拖着整个身子朝草丛的深处钻进去。
    黑爷跟在后面看了一会,那怪蛇两端的脑袋一旦不互相拖累了,行动就异常迅速,它就像一条水中的游鱼一样,黑影在草丛中飘飘忽忽,一会就看不到了。
    黑爷的脚下,只有一团已经枯萎的蒿草。黑爷忽然觉得这片蒿草地有点诡异,也就不敢多留,收起猎枪和水壶就离开了。
    黑爷这次出山之后,把自己遇见怪蛇的事情给村里人讲了,村里很多人都不信。
    有人对黑爷说:你说鸡冠蛇、交蛇、白蛇我们都信,小陇山虽然怪东西多,但是这有头无尾的双头蛇你是说什么我都不信!
    黑爷无力解释,大家认为他在说谎,他心里觉得挺难受的。
    村里有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者看到黑爷沮丧的样子,笑呵呵地对黑爷说:你别怪他们笑话你,他们是真没见过。
    黑爷问这老者说:难道您老见过?
    这老头说:我小时候随我爸爸进山砍柴,也在臭蒿丛中见过一次这种怪蛇,我爸爸在世的时候经常说起这事情,我印象很深,这种怪蛇毒性非常大,但是胆子很小,一般不伤人。
    周围的村里人见这老者这么说,就不好意思再取笑黑爷了。
    这老者这把年纪了,没什么必要撒谎,再说,小陇山森林里奇奇怪怪的事情本来就不少,你没经历过不一定就不存在,有人还在林子里面看见过巨蟒渡劫、雷公劈死蜈蚣精呢,这不更玄乎?
    但是大家都很好奇:如果黑爷说的是真的,那他遇见的这东西是什么呢?到底是不是蛇?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224.html

相关文章

  • 现代驱魔人之卖鬼

    【现代驱魔人之卖鬼】简介:“哥!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好端端地带我来看什么心理医生啊?”副驾驶座上一位20岁左右的一位美女寒着一张脸,不停数落着旁边正在开车的一位青年男子。“别急别急。”王昊一边陪着笑脸...

    2021-08-02 长篇鬼故事
  • 四体归位

    【四体归位】简介:半夜电话半夜睡得正香时,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打开手机一看,是好友姚其来打来的。前几天,姚其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本正宗的古线装书,如获至宝。任我磨破嘴皮,他就是不肯拿出让我看...

    2021-07-25 长篇鬼故事
  • 瓶隐巷奇谈

    【瓶隐巷奇谈】简介:一、鬼宅荆小川是一名推着板车走街串巷、摇鼓卖杂货的货郎,平时卖的东西,不外乎打虫吃的药丸、男人嚼的槟榔、女人用的胭脂水粉或者针头线脑等什物,因本是西江南岸草埠村人,所以他的生意,一般只在西江...

    2021-07-24 长篇鬼故事
  • 遗弃之门

    【 遗弃之门】简介:A这天黄昏,佳琪和往常一样放学返家,她自大街转入巷弄,那是条不起眼的小巷弄,两旁全是并列的楼房,大都是屋龄超过二十年的中古公寓,在各地大大小小的市镇中,像这样子的巷弄、公寓多不胜数,毫无稀奇之...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鬼节夜谈

    【鬼节夜谈】简介:习俗七月半,鬼节。不管信与不信,同学们都减少了晚上的活动,早早地回了宿舍。平时热闹的校园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操场正中的草地上坐着四个学生。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但能够在鬼节的晚上有胆游荡,也...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惊悚故事:雨夜惊魂

    【惊悚故事:雨夜惊魂】简介:深夜,我独自在实验室里忙碌着,对于大脑的研究,我总是那么的痴迷,甚至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家人,它就像毒品一样的让我无法自拔。有人说,光是在那堆满着各种人脑和动物大脑的实验室里,就能感觉到一股摄人的气息,更别说大晚上的,那种恐怖而又恐惧的气息,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血祖棺

    【血祖棺】简介:入墓“六叔,您老这身子骨下斗真的没问题吗?&dquo;钟守琛皱着眉,看六叔的假肢左手,“您都这么多年没下斗了,现在下斗又为了什么?&dquo;六叔咳嗽两声,抬起那只假肢,指着钟守琛说:...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老狐狸

    【老狐狸】简介:周末,游泳馆的更衣室里,李成淼挂掉了和女朋友白薇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走进了泳池。泳池门口,李成淼意外发现今天的人格外地少,他看见周满露着头在泳池里纹丝不动,目光呆滞。“久等啦!小...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我们叫查理

    【我们叫查理】简介:1我们叫查理。是的,你没有听错,我们叫查理,不是我叫查理,是复数不是单数——因为“查理”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人类的名字,而是一个种族的名字。——就好比玫...

    2021-06-25 长篇鬼故事
  • 眼窗

    【眼窗】简介:李施德站在镜子前,拿出手机打开扫码软件,用手机背面的摄像头对着自己的右眼扫了起来。这是他今天白天听来的一个小游戏,叫“扫眼游戏”。据说,只要用扫码软件对着自己的黑眼珠扫一下,就能看...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