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榆树山庄杀人事件

2021-06-16 00:01:13 阅读 :

1.第一章

“当一个人在俗世中沉浮得越久,那心里的负面思想就会越发膨胀,那绝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是隐藏在我们心底最深沉的阴影,而摆脱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阳光照射进来。”

成嘉嘉合上了手里的句子集,目光越过颠簸的车窗。

外面是幽静的林间小路,树影斑驳,一些不知名的鸟雀正在追逐斜阳,宁静而祥和。

轻嗅着淡淡的花香味,成嘉嘉干脆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在一个星期前,她收到了邀请函。

那是大学文学社的聚会,在毕业之后,虽然大家各奔东西,但以前的感情依旧还在,所以,他们约好每两年聚会一次。

今年恰好是第一次相聚,地点选择了郊外的一处别墅,据说这是社长从网上抢来的低价票,很优惠,而且风景也不错。

那幢别墅有个好听的名字——榆树山庄。

成嘉嘉对度假没有意见,习惯了城市喧嚣的生活,其实偶尔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特别是这种幽静的山林,会更加容易带给她写作的灵感。

“对了,嘉嘉,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张世泉从副驾驶转过头来,饶有兴致地问道。

在舒适的越野车上,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熟悉的同学,他们同样也是文学社的成员,其中张世泉是个比较外向的家伙,一向喜欢跟人饶舌。

“没什么呀,还不是一样的活,每天玩玩文字,敲敲键盘而已。”成嘉嘉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她是个网络作家,一般混迹在各大知名小说网站,依靠读者的订阅赚钱,虽然不算富有,但起码也够她在城市里挥霍了。

“那你呢?”她很有礼貌地反问道。

“我嘛……”张世泉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失落,“还是那份讨厌的助理,五年了,一直都还是相同的职位,你说烦不烦?”

他喋喋不休地嚷嚷着,从公司吝啬的老板开始说,一直谈到了勾心斗角的同事,言辞激昂,情绪激动,肚子里似乎还藏着一大堆怨气。

面对这种无礼的埋怨,成嘉嘉还是安静地聆听着,这是她待人接物的习惯,同时也是自己获取素材的途径之一。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换一份呢?”听完之后,她好奇地提出了意见。

“哪有这么容易,再说了,换别的也还不是辛苦命?哪像国恒在国家机关工作,稳定又悠闲呢……”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驾驶员的位置,国恒正专注地看着车,并没有留意到他们的对话。

“对了,国恒是做什么的呢?”成嘉嘉忽然问道。

“司机。”前者只是简单地回了一个词,没有一点赘言。

成嘉嘉还想问下去,但他已经戴上了耳机,看来并不想加入到两者的谈话中。

“切,这家伙还是一样的冷漠呀。”张世泉撇了撇嘴,“别管他了,现在是局长的专用司机,牛得不行呢。”

成嘉嘉无奈地轻笑道。从以前开始,她就很清楚国恒的性格了,因此也没有什么责怪之心。

之后,两人从工作又谈到了以前的大学生活,很多趣事都被翻了出来,他们乐此不疲地回忆着那段青葱时光。可惜,光阴似箭,再美好的一切,最终都随着毕业和工作的关系,没入了时间的夹缝里。

也许只有向前看,才是生存于世的唯一准则吧。

成嘉嘉叹了口气,目光又落到小路的两旁,她发现地上好像有些祭祀用的锡箔,还在冒着淡淡的烟,一股焦糊味扑鼻而来。

“对了,你听说这幢别墅的事情了吗?”张世泉忽然捂住了嘴巴,神神秘秘地问道。

成嘉嘉皱起了眉头,显然搞不懂他的意思。

虽然这边是荒凉的郊外,但榆树山庄的名字还是人尽皆知的,这里风景优美,属于自然保护区,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在假日过来游玩。

由此一来,别墅的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对于能抢到低价票的事情,她多少也是有点诧异的,现在听世泉的语气,难道其中还有什么玄妙吗?

“据我所知,前段时间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张世泉说道

“命案?”

“没错,听说是来榆树山庄度假的人,他在房间里面自杀了,当时还闹得沸沸扬扬的呢。”世泉看着冒烟的锡箔,压低声音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成嘉嘉恍然大悟,难怪别墅的价格会出现跳崖式跌落,原来竟然是死人了,不过这事情好像也有点蹊跷,如果是自杀的人,还会选择去度假吗?

她有些疑惑,但这已经不属于她该想的范畴了,既然来到了这里,更应该享受的是美好的风景。

“嘉嘉,咱们文学社里面,好像只有你做回本职吧?”张世泉向她眨了眨眼睛,“说不定这次的山庄之旅会发生什么恐怖的经历,顺便给你带来新的灵感呢?”

她苦笑了一声,实际上世泉还真是说对了。在新推出的作品中,她刚好需要一点灵异悬疑的元素,而在真实案件的背景下,正好可以为她的作品做势。

想到这里,成嘉嘉不禁对旅程充满了期待。

随着越野车的深入,四周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窄。在视线的远处,已经可以看见榆树山庄的一角了。

成嘉嘉蓦地来了精神,她拍了拍张世泉的肩膀:“怎么样,在到达之前还能告诉我相关的情况吗?”

“哎,你真的有兴趣?”他一拍手掌,就像找到了知音一样,又开始喋喋不休地说道。

外面的天空忽然变暗了,隐约间可以听见闪电的声音。

正当两人聊得起劲的时候,忽听砰的一声,车子来了个急刹。成嘉嘉有点猝不及防,脑袋撞到了前排上,很痛,但幸好只是柔软的座位。

“哎呀,发生什么事了?”她揉着微肿的额头,疑惑地问道。

“出事了,我刚才好像撞到人了……”谭国恒凝视着前方,面容冷峻,他的额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你……你看清楚了?这里荒山野岭的,不会只是野猫野狗吧?”得知事情不妙,张世泉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不对,就是一个男人,我看得很清楚。”

“那现在该……”

“你们先待在车上,我下去看看。”谭国恒摆了摆手,解开安全带走了出去。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

虽然没看见任何血迹,但刚才的车速明显已经超过了规定,如果事情追查起来的话,恐怕他们都脱不了责任。

“世泉,不如……咱们也下去看看吧?”成嘉嘉忽然提议道。

“嗯。”他点了点头,轻易地打开了车锁。

两人绕到了车子的前面,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着,他的年纪不大,看起来应该和他们差不多。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

“请问……你没事吧?”成嘉嘉大胆地走上前,想要拉他一把。

那人抬起头,他的脸上戴着魔鬼面具,十分狰狞,而且全身上下都显得破破烂烂的,乍一看,就像是隐匿在城市边缘的拾荒者。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双手战栗不已。

“呃……你可以说话吗?需要去医院检查吗?”谭国恒向前一步,示意成嘉嘉先到后面,然后向他问道。

男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揉了揉擦伤的脚踝,便想要独自站起来。

“你真的没事?”谭国恒有点不放心,又问了句。这次他还主动伸出手,试图帮他一把。

但没想到,令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男子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推开了谭国恒,就像离弦的箭一样蹿入了灌木丛里。

他的动作很快,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而且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几秒之间,几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沙沙!随着一阵低沉的摩擦声,男子迅速消失在树林里,如果不是地上还留有血迹的话,他们简直对之前的车祸难以置信。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几十秒后,成嘉嘉指着灌木丛问道。

谭国恒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张世泉则是挠了挠脑袋,低声呢喃着:“太奇怪了,怎么会这样……”

他的意思明显不过,如果是一般的人,怎么会在车祸后的几分钟焕然新生,而且还健步如飞,难道刚才只是擦肩而过吗?

可是,他们都清晰地听见巨大的撞击声。

退一步说,即便他毫发无伤,也不需要落荒而逃呀?这对于社会底层人士来说,赔偿应该是是求之不得的。

几人想了一会,还是没搞清事情的缘由。这时,天空变得越来越暗,在几声闷雷过后,树林里已经开始起风。

恐怕天气要开始变坏了。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的话,那咱们还是走吧。”

“就这样离开?”张世泉拧着眉头,有些犹豫。

“他已经走了,不然还能怎样?”谭国恒摊开双手,无奈道。

“即便是这样……可是……”张世泉说到一半便停下来了,他咬了咬牙,“你们不觉得那人有些奇怪吗?”

成嘉嘉心头一凛,她曾经看过一部侦探小说,凶手是个连环杀手,每次作案的时候,都会戴上魔鬼面具,巧合的是,他的造型与刚才流浪汉有七成相似,这一度令她心惊胆战。

“等一下,他会不会是住在附近的人?”她怯怯地说道。

“不可能。”张世泉直接否定了她,“这里是自然保护区,除了榆树山庄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别的住宅区,再说了,谁会喜欢住在这种前不见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

成嘉嘉咽了口唾沫,显得更加疑惑。

张世泉说得没错,这附近看起来应该是没人的,而这个周末,榆树山庄也被他们订下,照理来说没有房间了,那他怎么会出现呢?

小说里的凶手是个心理变态,喜欢虐杀女人,难道……难道这人的心理也不正常?她越想越可怕,不禁冒了一头冷汗。

“这样吧,我看……”

正当几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张世泉的话。

“喂?”谭国恒接通了手机。

“喂,你们怎么还没来呀?”

一阵分贝很高的女声便响了起来,即便隔着不短的距离,但成嘉嘉还是听得很清楚。

“抱歉,在途中出了点小事,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好吧好吧,尽量快点,不然晚餐就没有你们的份喽,拜!”

不等他回答,对面便匆匆挂机了。谭国恒摇了摇头,向两人比了个上车的手势。

经过这电话,原本压抑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成嘉嘉和张世泉对视了一眼,纷纷回到车上。

在红楼梦里,王熙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令人印象深刻,而在他们社团里,同样有类似的人,正是社长李一倩,她的大嗓门也是够特别的,即使远隔几米也是清晰可辨。

相对而言,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在大学的时候和大家的感情都很好。

很快,大家都回到车子。谭国恒踩下油门,向着榆树山庄开过去,这一路大家都没什么话,心事重重。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榆树山庄杀人事件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225.html

上一篇:挖通地狱的挖掘机 下一篇:门里门外

相关文章

  • 蝶衣巷

    【蝶衣巷】简介:一、碟衣巷八点碟衣巷里的风很大,一下子将我的头发全都撩了起来,像一只只幽怨的手在触摸着我。一连三个晚上了,都是八点,什么动静都没有,这让我和明达很是失望,我们躲在绿化带里,瑟缩着,明达...

    2021-07-13 长篇鬼故事
  • 绝色鱼

    【绝色鱼】简介:周六的上午,楚风提着医用工具箱,站在一条深巷尽头的大宅门前。他是一位年轻的心理医师,今天代替生病的老师应邀前来出诊。按过门铃不久,态度恭敬的看门人“吱呀呀”地打开有些年头的木门。楚风的...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死在我心里

    【死在我心里】简介:Chapter1鬼信号“你是说,你的朋友失踪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最近一个月,你却强烈地感到,他又回来找你了?”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倪晴问道。“他失踪的时候,才17岁,我们当...

    2021-08-13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双杀

    【恐怖故事之双杀】简介:01座钟的响声把苏迁从死一般的寂静中拖了出来,他吓了一跳,盯着指针,晚八点整。与此同时,窗外那棵梧桐树开始刷刷作响,风忽然变大了。他慢慢地低下头,看到周丽倩那张惨白的面孔,以及扼在...

    2021-08-18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夺舍

    【恐怖故事之夺舍】简介:舍,肉身也,灵以他人肉体重生,是为夺舍。1、我的表姐寇景宜正经八百的撞过三次“鬼”。用她的话说,这是人生可遇而不可求的珍贵谈资,一般小姑娘根本没法拿这个吹嘘,每当你到了一...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凶手

    【悬疑故事之凶手】简介:壹我叫宋柯,是市公安局的心理辅导员。我的工作平时很忙,这客观而真实地反映了现在人们的生活有很大压力,无论是已经工作的人或是在校的学生,总有一些人,无法有效排解那些困扰他们很久的问题,进...

    2021-07-21 长篇鬼故事
  • 失魂金石洞

    【失魂金石洞】简介:三更半夜,郑宵阳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他睡眼惺忪地拿起电话,不耐烦地问:“谁啊?妈啊,是你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母亲在电话里说:“阳阳,这几天我眼皮总跳,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似的!你这几天千万别乱跑,尽量呆在家里别出门,特别不要去黑暗的地方!”...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茶缸里的女孩

    【茶缸里的女孩】简介:壹我是最发怵经过那座天桥的,因为那里总是会冒出一些拿着破饭缸乞讨的孩子,他们日日用乞怜的目光博取路人的同情,时间久了,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都失去了耐心,于是路人们只要经过天桥,就会加快脚步...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居北站台

    【居北站台】简介:012010年10月,X城。大学毕业后,黎婉婷便过上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临近10月份的X城,今天又糟糕地陷入了一片笼天罩地的雾霾之中。加班后的黎婉婷,从公司大楼出来以后,被眼前能见度低得...

    2021-07-22 长篇鬼故事
  • 摄魂人骨箫

    【摄魂人骨箫】简介:诡异人骨箫梅湖社区位于城西,自从器乐文艺周晚会拉开帷幕,这里便热闹起来。因为有音乐学院的教授前来观看并挑选笛子,所以吸引了众多器乐爱好者前来一显身手。林薇满怀信心赶来参加晚会,可看了不...

    2021-08-3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