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城咒怨 - 短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短篇鬼故事 - 鬼城咒怨

2021-06-16 00:13:06 阅读 :

1.会说话的骷髅头

地处潘帕斯草原内陆的小镇埃佩昆,曾被誉为阿根廷的亚特兰蒂斯——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埃佩昆湖,北侧是绵延的绿色牧场,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织,如画美景引得游人络绎而来。但在30年前的一天,这个古老小镇突然遭到了一股灵异力量的诅咒,一时间魅影迭现,直闹得人心惶惶。

最先撞鬼的,是镇上的酒鬼哈维尔。那天下午,因为口袋里没多少钱,哈维尔不仅没喝尽兴,还挨了老板的冷嘲热讽。正闷闷不乐地往家走,突然,一声尖利的喊叫撞入了耳鼓:“酒鬼,滚开,离我远点!”

是谁在骂我?哈维尔收住脚,四下张望,可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哈维尔以为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晃晃脑袋再次迈开了步子。可只跨出一步,怪动静又响起来:“可恶的家伙,你要敢踩我的头,我让你去见上帝!”

警告非常严厉,清晰,绝非幻听。哈维尔禁不住心头一颤,瞪大眼睛四下寻找。很快,他看到了,前方七八米远处,立着一颗皮肉无存、白森森的头颅!

没有身躯,没有手臂,只是一颗骷髅头。头颅来回扭动,黑洞洞的眼窝里闪射着骇人的凶光。看那模样,如果哈维尔胆敢再跨前一步,它就会飞起来,咬断他的脖子。

结果不用说,仅仅对视了两三秒,哈维尔便吓得屁滚尿流,慌不择路逃过一条街,一头撞进了治安官费尔南多的怀里。听他哆哆嗦嗦、语无伦次地描述完诡异遭遇,费尔南多哈哈大笑,紧接着板起脸训斥他故弄玄虚。要知道,埃佩昆小镇的经济支柱是旅游产业,一旦出现闹鬼传闻,后果不堪设想。见费尔南多斥责他装神弄鬼,哈维尔大声辩解道:“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没有撒谎,我真看到了会说话的骷髅头,它还让我滚开!”

“哈维尔,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能猜个大概。”费尔南多冷声打断了他,“酒馆的生意很红火,而老板又没给你面子,对吧?”

 

哈维尔一听,恨恨地叫起来:“你是说我想故意制造恐慌,让他没生意可做?好,你要有胆量,就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去迎接死神的拥抱吧!”

费尔南多耸耸肩做了个不可理喻的动作,还真就奔着哈维尔跑来的方向一路查探下去。可他一直走到尽头,几乎没放过任何一个隐秘角落,却没发现丝毫异常。

这个酒鬼,定是喝昏了头。费尔南多暗想。可两日后的清晨,住在小镇东郊的萨蒂跌跌撞撞冲进治安所,满脸惊恐地声称祖父回来了,就在她家的房顶上!

2.百年前的恶毒咒怨

萨蒂的说法,简直比酒鬼哈维尔的所见还荒诞不经:萨蒂的祖父早去世数十年,怎会回来?费尔南多顿觉不可思议,急忙赶往东郊。

路上,萨蒂心有余悸地说,一早起床,她正给家养的奶牛添加饲料,忽然听到一声重重的叹息。起初,她以为是丈夫,还开玩笑问他为什么叹气?是不是想邀请哪个性感女孩遭到了拒绝?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对方竟然说埃佩昆的末日就要到了,还劝他们赶紧离开。萨蒂听出来了,回答她的不是丈夫,而且,声音是从三层木屋的顶层发出的。萨蒂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抬起了头。

“天哪,你永远都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萨蒂颤声说,“是我祖父!他的身体全部镶嵌进了墙壁,只露出一颗头,胡子很长,头发花白,样子和去世前一模一样。我吓坏了,呆站着一动不动。他说,他是来救我们的,三个月后,埃佩昆要发生一场大灾难。这时,我丈夫也醒了,探出窗问我在和谁谈论可笑的世界末日?我想告诉他是祖父,可一个字都说不出。丈夫感觉不对劲,也走了出来。一看是祖父,他当场就吓晕过去!”

 

对于萨蒂家的情况,费尔南多多少了解一些。当年,她的祖父经商,因心脏病死在了异地他乡。萨蒂夫妇把他的骨灰接回埃佩昆,始终安放在家里。骨灰能变成人形,也太匪夷所思了。心下想着,费尔南多率先闯进了萨蒂家的栅栏木门。那一刻,萨蒂的丈夫还瘫卧在地,尚未从昏厥中苏醒。请来附近诊所的医生,一通折腾,萨蒂的丈夫总算醒了。

“米托先生,你看到了什么?”费尔南多问。

萨蒂丈夫目光呆滞,喃喃自語:“祖父,灾难。祖父说,埃佩昆要天降大灾。萨蒂,快,快收拾东西,赶紧离开这个被恶灵诅咒的鬼地方吧!”

萨蒂夫妇一向热情诚实,是埃佩昆居民公认的好人,他们的话远比酒鬼哈维尔可信。可是,埃佩昆小镇已有数百年历史,自建镇起就平安祥和,几乎连盗案都很少发生,又怎会魅影迭现?不等梳理出头绪,围观人群中有个叫塞尔吉奥的家伙突然惊讶大叫:“不会是乌尔基萨残余部下的恶灵复活,要报复我们吧?”

塞尔吉奥好吃懒做,平素热衷传播各类稀奇古怪的小道消息。但他的猜测,顿令埃佩昆小镇的居民神色大变——大约在150年前,军人出身的乌尔基萨被选为阿根廷邦联总统,不久即迁都巴拉那。可以巴托洛梅·米特雷为首领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集权派坚决不承认巴拉那政权,于是阿根廷出现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此后,米特雷将军亲率大军,气势汹汹地杀向巴拉那。这次正面交锋打得很惨,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最终,乌尔基萨一败涂地,几乎全军覆没。据说,他的一支亲信部队浴血杀出重围,借着潘帕斯草原的掩护逃到了埃佩昆。抵达时,只剩下十几个人。就是这十几个残兵败将,也没能逃过新政府的追杀,因为在重金悬赏之下,当地居民禁不住诱惑,出卖了他们。被抓后全判处叛国罪,枪杀在小镇外的河谷里。听老人传言,其中有个将军死前发下恶毒咒怨,誓要让埃佩昆变成死地,鬼城!

本文标题:鬼城咒怨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055.html

上一篇:真实撞鬼经历 下一篇:恐怖的辣条

相关文章

  • 太平间守望者

    【太平间守望者】简介:冰凉的声响 对我来说,学医是一个错误,学外科尤其是一个错误。我不喜欢手术台,因为那是一个太接近死神的地方。在那里,我总会目睹许多细菌和癌细胞,在人的躯体里欢快奔走。手术刀的光亮一闪而过,伤口象火红的鲜花,刹那间怒放。而那时,死神的阴影始终在...

    2021-10-28 短篇鬼故事
  • 谁是下一个

    【谁是下一个】简介:半个月前,刘洋在无意间撞见妻子将一张泛黄的保险理赔单仓惶地放进保险柜里时,刘洋心中就有了隐隐的不安,或许应该发生点什么事,让这个女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刘洋知道,如果追问下去,只会徒增不悦,妻子的泼辣无理是出了名的。...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冥界游

    冥界游...

    2022-09-14 短篇鬼故事
  • 道士的符咒

    【道士的符咒】简介:张大发今年三十一岁,长相猥琐,精于算计,经过无数次的相亲,终于沦为齐天大剩。人品又极为卑劣,常常偷奸耍滑,每个工作都没做上几天,就被单位无情的解雇了。他有一辆白色的吉普车,滴滴打车刚盛行那会儿,老谋深算的他注册成为滴滴车主,也算为自己谋得一份职业。...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冰魄种

    【冰魄种】简介:于洋打了个呵欠,一脸无聊地看着大屏幕上的男主人公一瘸一拐地登上了公交车。虽然这年头看电影是一种广受欢迎的娱乐方式,但并不是每一场电影都能吸引众多观众——比如于洋看的这一场,观影大厅里就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虽然时间临近半夜,但这也有些太夸张了。...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浸在水里的女鬼

    【浸在水里的女鬼】简介:故事发生在民国初期的东北某地区,张福本是个清末的书生,家中只有一老母亲和一个远房的舅舅。在清朝灭亡时,老母亲也随之而去。张福本来也没有什么过活的本事,无奈又染上鸦片,之后日子也就过得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家产全部吃光,他也就在城郊找了个废弃的破屋住下!...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赌鬼的一生

    【赌鬼的一生】简介:阿春今年四十岁了,在一家公司当会计,可是上班的时候,天天不见他踪影,只有每月最后几天才会见到他。奇怪的是,老板对他的行为不闻不问,见到他还十分高兴。原来阿春是个烂赌鬼,不过他跟逢赌必输的赌鬼不同。...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腐尸

    【腐尸】简介: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人!真相的背后总是让人毛骨悚然……大学城是个美丽的地方,安静干净还有随处可见的情侣!我叫许晶,22岁,大二,来自杭州。我不属于这个地方,准确来说我已经不...

    2021-11-22 短篇鬼故事
  • 教室的窗户

    【教室的窗户】简介:西高是一所在当地有很影响力的学校,初中毕业的学生挤破了脑袋都想要把自己的孩子塞进去,但是由于名额有限,一些学生只能去上中专了!张春华很幸运,在家里走后门的关系终于在西高上...

    2021-11-17 短篇鬼故事
  • 身边的真实灵异故事

    身边的真实灵异故事...

    2022-09-15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