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的鼠标 - 家里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家里鬼故事 - 灵异的鼠标

2021-06-16 01:03:16 阅读 :

像往常一样,小欣在傍晚才醒来。

虽然说是像往常一样,可今天却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样。因为他这一觉已经睡了不知道多久。

究竟睡了多久,小欣想不起来了。他只知道,为了通关,为了赶上队友,他拼命地趴在电脑前足足战斗了三天两夜。

终于熬不住了,终于睡下了,可是这一觉却不知道睡了多久。

“啊……”闭着眼,小欣使劲地用手捂住头,摇晃了一下。他的头很沉、很疼,思维也不清晰。就连身体,也是那样的沉重,那感觉就像是挣扎在泥浆里。

强迫着,他睁开朦胧的睡眼:床、被子、窗帘,卧室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那粉色,带着透明而朦胧的蕾丝装束的一切,都给了他一种不可言语的陌生感。

“怎么回事?”小欣艰难地想着:“难道爸爸妈妈回来了?”

“不对呀,”小欣意识性地眯缝着眼,向四周望了望,又想到:“即使爸爸妈妈回来了,又怎么会不动声色地将屋子打扫了。好吧,就算是这样,他们又怎么会如此地装扮成女生一般的卧室呢?”

他带着疑惑,拖着沉重的身体,掀开了被子。

在下床的时候,他的身体一沉,半跌倒在地上,嘴里却流出了一些血……

“纸呢?”没有找到纸的小欣用手擦了擦嘴,又站了起来,就打算到屋外去拿纸。在他快要走到门口时,电脑突然发出了声响。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游戏声音。他顾不得去管那嘴角无关紧要的血与那些许多奇怪,往电脑旁走去。

是熟悉的游戏,小欣一看电脑屏幕就知道:那场景、那画面、那攻退的镜头都完全展现在了小欣的面前。

“我还挂着机吗?”小欣疑惑着想到:“可是,如果是挂机,又怎么会去主动进攻呢?”

“这人技术真差!”小欣吐了一口痰,责怪着,就要去抢鼠标。也就是在他抢鼠标的这一瞬间,他迟疑了……

“这是有人在操作呀……”小欣如醍醐灌顶般,突然间警醒了过来:“这明显是有人在操作呀?”

那鼠标就那样在他的眼前,像幽灵般来回晃动着。虽然不是那般敏捷,却清楚地告诉小欣:这是有人在操作呀。

“这怎么回事?”小欣揉了揉眼睛,发现这就是事实,才害怕地想到:“闹鬼了吗?可这屋以前也没有什么的呀,怎么会闹鬼?”

为了确认自己的看法,小欣将手伸向了前,一把抓过鼠标,望向了电脑……

小欣原本是想要看电脑上的鼠标箭头的反应。却在抢过鼠标的片刻后,在没有触碰到电脑前椅子的情况下,椅子温柔地倒下了。紧接着,三两步般的一阵风冲向了门口,开了门,又关了门。

“这怎么回事?”小欣被突然发生的事,吓着了。

“碰……”门像是被踢开一般突然间,又开了。

小欣被突然间又发生的事,吓了一跳:“谁呀!”一切都静静的,除了那台闪动着荧光的电脑屏幕。

“真是奇怪了?”小欣被接连发生的一切感到奇怪,却又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小欣糊涂的时候,鼠标像被人拿了起来,然后从半空中轻轻地扔下。他看着这发生的一切,不敢出一点声响。

“怎么回事?”小欣担心地想到。正在他想的时候,屋里的电灯却亮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疑惑,他又直走到电灯开关处关了灯。当他还没有走回电脑旁时,电灯又亮了起来。

“真有鬼吗?”小欣彻底地害怕了,他不敢相信地看着亮起的电灯。

“怎么可能会有……”小欣连鬼都不敢说出来。他是不相信,却又不得不想到那个可怕的字。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有的事,还是相信一些的好。虽然说人们都没有见过鬼,却一传十,十传百地谈论着那个灵异的东西……

疑惑着,小欣又将灯关了,关了,关……

如此地重复着,那电灯就像是与他过不去似的,在他关了过后不久,又重新亮了起来……

这一次,小欣真的害怕了。可是害怕又有什么用呢?家里就他一个人,平常又很少有朋友往来,连邻居王爷爷也只是听着他在门外说过话。

为了不那么害怕,小欣决定让电灯亮起来,不去关掉。

“可是,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看着屋里陌生的一切,小欣狐疑了半天之后,又重新想起了这个问题。

“鼠标怎么会动?”小欣带着疑问转身往客厅走去。

客厅的一切,更是令他害怕。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样,完全陌生了起来。

“难道这不是我家,我走错了屋?”带着这个疑问,小欣开了门,走了出去。

一切都还是那样呀,屋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楼道、电梯、门牌号……一切都是自己熟悉的。可是,屋里又是怎么回事呢?

又想了半天,他还是想不出怎么回事,头却开始疼了起来。也是在这时,楼道的电灯开始闪烁了起来。

“咳……”小欣正害怕地看着楼道的灯,却听到了一个苍白的咳嗽声。紧接着,他似乎又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小欣不知道怎么回事,只不管怎么回事地重新回到屋子里。

“谁?”屋外刚刚咳嗽的人的声音。

“对不起,我是刚搬到这里的。”小欣刚想回话,却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哦,我还奇怪怎么会有声音呢?”那个咳嗽的声音,是邻居王爷爷的声音。小欣曾经在屋里听到过他说话:“你怎么把楼道的灯关了。”

“我没有关呀?再说我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关。”那个女孩的声音有一点苍白,似乎是强撑着说话。

“你怎么在外面站着?”王爷爷没有继续灯的话题,问着那个女孩。

“我……”那个女孩没有回答,像是想说什么,却又忍着没有说。

“进屋吧!”王爷爷说完,就是一声关门的声音。

小欣细心地听着,想着这奇怪的事。他想再次到门外去看看,这时候门却又开了。可是门开了,他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不是因为天黑,因为那楼道的灯依旧还亮着。

小欣感到害怕,他不去管那是否开着的门,就回到了“原来”自己的卧室。

这一夜,一切还算正常,也算平静。只是小欣始终无法弄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忍着头痛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到了所有的一切可能,却不敢去想那个可怕的事实:鬼!

累得浑身虚脱,刚想要睡去的时候,一束毛发扫过了他的脸。他用手抓了一把,又使劲地扔下,却听到一阵尖叫声。

“没错,这明明就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小欣,转过身,望向了尖叫声传来的方向。

一个身穿白色的女鬼,正颤栗着,面色苍白地望着他。

“她可别张嘴呀!”小欣害怕她突然间把嘴张开,就那样生吞活咽地将他吃了。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自己体质太差,见到那个穿着睡衣的女孩,便流下了鼻血。

哦,不,这不是鼻血。这是从他嘴里流出来的血。小欣刚反应过来,想要擦去的时候,那个女鬼,突然惊叫着喊道:“鬼——”

那女孩喊完,就冲出了屋子。

“什么,鬼?”小欣想笑,却又不敢笑:“我都没有害怕,她怎么先害怕了起来?”

“姑娘,一大早的,你尖叫什么呀?”小欣刚擦了嘴角的血,就听到客厅里回响着邻居王爷爷的声音,当然还有那个女孩的声音。

小欣想要看看王爷爷,却发现他什么也看不见。

“难道王爷爷也变成鬼了吗?”小欣想着:“王爷爷那么大岁数了,有个病痛死了也很正常,可是那个女孩?”

“王爷爷……”小欣看到那个女孩在卧室门口畏惧着,像是躲在什么东西后面:“就在床上,满口流血……”

“什么也没有呀?”

“怎么会没有?”那个女孩鼓起勇气,探着头往里面看了看。就在她与小欣面面相视的时候,那个女孩又一声尖叫,那声音直破窗而出,震透了小欣的耳朵。

那个女孩立刻像抓住什么东西似的,瞬间就哭了起来。

“哪呢?”在哭笑不得的半晌,小欣又听到王爷爷的声音:“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呀,哪里会有,血……”

王爷爷的声音突然间变了,那个女孩像是被拉扯着,离开了房间。

小欣没有看清那个女的长得怎么样,他只想那个女鬼不要再转过头来。因为他害怕那个女鬼在转过头来的时候,突然面目狰狞地看着他,又突然间张开了血盆大口。

这个时候,小欣是害怕的,只是他的害怕,让那个女孩的害怕淹没了。可是,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带着疲倦的身体,坐在了床上,小欣想着这前前后后的事。

那个女孩在不久后,就带着一群人重新进了屋,乱哄哄地收拾着,很快就收拾完离开了。

“老王,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在女孩离开后,小欣不知道沉思了多久。当他再次听到了说话声时候,就立即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爸爸。

小欣觉得欣慰,想要立即跑过去,然后抱着爸爸大哭一场。可他来到客厅,却看不到任何人影,也根本找不到要抱的任何对象。“难道爸爸也死了吗?”

“都怪我们……”

“也不能全怪你们,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偷偷的不上学,成天地玩游戏……”

“可是我们也不该不理不问他,以至于……怎么猝死在家都不知道……”爸爸的声音有些哽咽着:“都一周多了,才被你发现……”

“什么……”小欣听到爸爸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愿意再听下去,只朝着爸爸说话声音的方向跑去。由于他用力过猛,在什么也没有碰到的情况,一头撞向了墙上。

小欣的第一反应是头会很疼,可是当他摸他的头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墙的另一边。

小欣彻底疑惑了,他用手往墙上伸过去,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就像碰到空气一般,轻松地伸进了墙里。

“看来,小欣还在这里……”爸爸对着王爷爷说话,他们没有看到小欣就站在他们的身后流着泪。

Introduce:As usual, small glad just awakes in the dusk. Although say,be as usual, there can be a few it seems that however today not quite same. Because his this shut-eye had slept,do not know how long. Slept after all how long, small glad was unable to call to mind. He knows only, close to connect, to catch up with teammate, he bent over desperately to fight 3 days fully before computer two night. Be not boiled eventually, sleep eventually, but this shut-eye does not know however,slept how long. "Ah …… " shut have sth in mind, small glad exerts all his strength the ground covers with the hand first, shook. His head is very heavy, very ache, thinking is unsharpness also. Join the body, also be in that way heavy, that feeling resembles is to struggle in slop. Forcing, he opens sleep faintly eye: Bed, quilt, curtain, everything in the bedroom is in that way unfamiliar. That pink, everything what carrying transparent and hazy bud silk dress, gave him a kind cannot verbal new move. "How to return a responsibility? " small glad is thinking hardly: " did father mother come back? " " incorrect, " have sth in mind of narrow of ground of sex of small glad consciousness, to all around look, think of again: "Although father mother came back, how can maintain his composure again the ground cleaned the house. Good, it is such, how can they dress up the woman student's average bedroom so again? " he is taking doubt, dragging heavy body, lifted a quilt. When get out of bed, his body sinks, fall partly go up, was …… of a few blood poured out of however in the mouth " paper? " the small glad that did not find paper brushs the mouth with the hand, stood again, arrive with respect to the plan outside house go taking paper. When he is about, computer gave out noise suddenly. Heard that familiar game voice. It is much stranger that he considers the blood that must not go be in charge of that corners of the mouth to not matter and those to make, go by past computer. It is familiar game, small glad sees computer screen know: That setting, that picture, attack the camera lens that remove to be shown completely in small glad then before. "Do I still register a chance? " consider of small glad doubt arrives: "But, if be to hang machine, how you can be attacked actively again? " " this person technology is really wrong! " small glad spat phlegmy, blame is worn, be about to grab a mouse. Grab a mouse in him namely this is flashy, he hesitated …… " this is somebody is being operated ah …… " small glad if like be filled wisdom, abrupt vigilant come over: "Is this somebody is being operated apparently? " that mouse is in that way before his, picture ghostliness kind back and forth rock is worn. Although not be that kind is nimble, clear however

本文标题:灵异的鼠标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1187.html

相关文章

  • 旧楼里的魂魄

    【旧楼里的魂魄】简介:城北,一栋三层旧楼掩立在新建高耸的楼房中,外观破败,好像一个垂死的老人。这幢旧楼是按照独立楼层的方式盖的,它的主人是一个年逾五十的老人,姓李,平日不苟言笑,望而生畏。马良高中毕业,在附近找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租房需谨慎

    【租房需谨慎】简介:小虎一边帮我收拾东西,一边念叨:“你真的决定搬出去啊?寝室多便宜啊,你自己一个人去外面住……”我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房租贵了点儿,但总能落个清净,我也能安心写我的小说。我多发表点儿文章,稿费多了,房租不就出来了吗?再说,你以前不也在外面租过房子吗!”...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人茧

    【人茧】简介:晚自习后,赵小可提着包朝家走去。经过一个胡同口时,一股诱人的香气钻进了她的鼻子里,勾起了她的馋虫。她停在胡同口,往胡同内看了看,发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一个大大的落地灯箱格外明亮,上面写着“胡同炒货”,便走了过去。...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娱乐方式

    【娱乐方式】简介:汪洋在搬进这个房子时,房东就告诉他,千万不要去招惹对面的邻居,因为那里住的是鬼。这也间接解释了这个房子明明在市中心,为什么会这么便宜。...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怪不得本身落下一个“黑未亡人”的外号

    【怪不得本身落下一个“黑未亡人”的外号】简介:黑森林蛋糕·黑咖啡 下午四点,公司楼下的绿茵阁咖啡厅,林可染独自坐下靠窗的一角,面前摆着一客黑森林蛋糕,一杯黑咖啡。 可染肤色偏黑,一头及腰的长发总是紧紧的盘起,虽然是艳若桃李,却偏偏冷若冰霜。下意识的呷一口黑咖啡,可染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怪...

    2022-02-11 家里鬼故事
  • 玉魂(上)

    【玉魂(上)】简介:暖玉,又名芙蓉玉,色泽粉色,质地圆润,自古多于那子首饰锻造之用,盛产于河南南阳的独山,因此玉稀有,佩带时有冬暖夏凉的效果,且在古代通常是男女订情之物,曾有“人面恰似芙蓉玉”的佳句出现。据说,世界上有名的芙蓉古玉仅有当年杨贵妃佩带的手镯一双...

    2022-02-12 家里鬼故事
  • 莫非就由于我是狐类

    【莫非就由于我是狐类】简介:我不知道我已经在这个原始森林里住了多久,在记忆中,林子里的树叶掉了有上千次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长。小时侯听母亲说,我们狐类几万名同类当中只有一个能活这么长的,而且还可以变成人的样子,和人一起相处。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人,只是很...

    2022-02-09 家里鬼故事
  • 半夜它挪床

    【半夜它挪床】简介:半夜的时候,赵轩被冻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屋子的后窗没有关,一阵冷风正从窗外涌进来。他懒得起来,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郑臣,拉过被子,打算继续睡。这是他和郑臣合租的一间平房,距离学校很近,晚上的时候也很清静。赵轩裹紧被子,刚刚闭上双眼。忽然,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紧接着,赵轩就感到身下的床轻轻地震动起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聚财小鬼

    【聚财小鬼】简介:桃源乡有一个人,叫张欢,家里非常穷,连温饱都成问题。有一天,他独自呆在家里,忽然听得外面吵吵嚷嚷起来,就起身出去,只见一群小孩正用石头打一个衣衫褴褛的外乡人。张欢见那外乡人不像什么坏人,就大声把小...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出租屋里的女孩

    【出租屋里的女孩】简介:李老汉年轻的时候是个生意人,赚过一些钱,也算是当过影响一方的人物。那时候他也曾经挥金如土,在当地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当地的大官小官都得给他几分面子。...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