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的回信 - 家里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家里鬼故事 - 阴间的回信

2021-06-16 00:06:12 阅读 :

    一
    “少爷!少爷!快——快起来!宝——儿,宝儿不见了!”河口镇,礼府老宅的大院里。上房西屋寝室,刚刚睡醒的18岁二少奶奶小兰,猛然发现身边睡着的一岁宝儿没有了。她紧张地爬起来,冲向里间酣睡得死猪一样的少爷俊生。
    “什么?宝——儿,宝儿——的?”少爷俊生,嘴里嘟囔一句,翻了个身,烦躁不安地推了一把小兰,“去去,人家还困呢。”说罢,又懒懒地睡过去了。
    心急火燎的小兰见叫不醒少爷,便带着哭腔用双手使劲地摇晃起少爷的肩膀。“少爷!少爷!是我家宝儿不见了!宝儿不见了呀!”
    “宝——儿,宝儿——不见了?”少爷终于被小兰从千里之外的梦境中拉了回来,问道:“宝儿,睡睡觉就没了?”他一转身爬起来,光着脚蹦到地上。弓着腰,奔到小兰和宝儿睡觉的外间。他拎起窗台上的马灯,屋里四处寻了个遍,也不见宝儿的踪影。
    俊生和小兰觉得这事蹊跷,大半夜地睡睡觉,躺在自己家炕头上的宝儿怎么会丢呢?一岁的孩子梦游了?他只不过刚刚学步而已,怎么可能呢?他俩哭丧着脸,不约而同地回忆着今晚的整个过程:夜幕降临,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俊生,在里间炕上鼓捣他码头上新买回的大烟土。外间的小兰把宝儿哄睡以后,列行公事地来到里间,陪少爷俊生云雨之后,重新回到外间搂宝儿睡觉,俊生便随后也发起了鼾声。……两人都双双沉入梦乡期间,宝儿就没了。
    宝儿,是小兰和少爷俊生所生。礼府的礼老爷子,就俊生这一根独苗。要说这俊生,今年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做什么事还总是不依本分,不争气。对于家业大染坊上的事,俊生更是马尾巴栓豆腐,没有一宗能提得起来的。可唯独对小兰情有独钟,一天也离不了。
    其实,二少奶奶小兰,是美虹家捡来的孤儿。打记事起,小兰就伴随在美虹身边,俩人一天天的,几乎形影不离。美虹过门时,带小兰过来做使唤丫头。大少奶奶生长在北方古城的富裕人家,从小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每日吟诗咏歌,愁苦清高,郁郁寡欢。她仿佛似活在世外桃源,那与世隔绝的娇娥。小兰是大少奶奶美虹的贴身仆人,无论白天晚上,美虹一时都离不开小兰地伺候,小兰也随时伴随在大少奶奶美虹的左右。夜晚少爷俊生、少奶奶美虹就寝的时候,他们睡里间,让小兰睡在外间,以便随时听候大少奶奶美虹的呼风唤雨。虽然,眼下已到了民国,但小兰却仍充当《红楼梦》贾府里通房丫头的角色。


    一天,少奶奶美虹因风受凉,感觉身体不适,不想陪少爷俊生做行房之事。可少爷俊生,胸无大志,无所事事,却对男欢女爱,其瘾成魔。尤其他每次抽完大烟后,更是不可自拔。不把自己的女人折腾个半死,誓不罢休。美虹经过深思熟虑地挣扎以后,决定让小兰临时代替她,侍奉少爷俊生过夜。开始小兰有些扭捏,美虹的一番开导,小兰点了头。
    小兰初出茅庐,对床第之事的突然降临,有些不知所措。她怯生生地来到少爷俊生的床前,昏黄的马灯映红了她羞涩的脸庞。低着头,手紧拽着衣角,忐忑地说:“少爷,少奶奶今晚身体欠佳,让俺过来陪你,她在外间睡了。”
    少爷俊生,面对此情此景,惊叹不已。他没有多想,小兰的楚楚动人,婀娜多姿,早让他垂涎三尺。只是以前碍于情面,不敢轻易下手。今天少奶奶亲自委派上位,怎能不快快饱尝。他如饥似渴,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将小兰揽进自己怀里……


    小兰早知道此刻会发生什么?只从她随嫁到礼府,不分白昼一直伺候在少爷和美虹的身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少爷和美虹每天的床笫之欢。但必定隔墙有耳,令她早熟。鸳鸯戏水,哪个少女不怀春呢?可此后,通过这一晚的鱼水之欢,少爷却一发不可收拾。几天不接触,小兰也是寂寞难耐。不久,小兰竟怀孕了。礼府老爷子知道此事以后,觉得传出去怕伤了自家门风,就决定让少爷俊生填二房,明媒正娶小兰,因为小兰怀的,那必定是礼家的后啊。
    少奶奶美虹,听老爷子和太太说,让少爷俊生添房,自己也觉得心里有愧。因为自己的肚子太不争气了,和少爷结婚十多年,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她每当目睹俊生和小兰,一天卿卿我我,难舍难分,心里就不是滋味。眼不见心不烦,她干脆离开俊生,自己搬到西厢房独住。
    少爷俊生和小兰办了喜酒以后,少爷更是无所顾忌。她觉得大少奶奶的那块田,是盐碱地,干枯荒芜,不长庄稼。二少奶奶小兰这块田好,土质肥沃,清新滋润,能长庄稼。从此,他和大少奶奶美虹逐渐疏远,与二少奶奶小兰走得是越来越亲。再加上,小兰做伺候丫头多年,知道怎么哄少爷和老爷子、太太们开心。尽管少爷俊生管理家业,那么毫无建树,必定是礼家繁衍的后代子孙。如今,小兰又留了后——清清水水的大胖小子——宝儿,不愁后继无人。现在的小兰,不仅仅是俊生爱不释手的尤物,也是老爷子、太太眼中可以使礼家,人丁兴旺的宝贝。
    宝儿丢了的消息,像闹了地震,整个礼府都震颤起来。老爷子、太太,更是焦急万分。少爷俊生,二少奶奶小兰哭得是死去活来。哭有啥用,这个没用的东西。老爷子边数落着俊生和小兰没出息,边指挥府里所有家丁:上屋的人,西厢房的人,东厢房的人,门房的人,马圈喂马的马夫,守门的更夫等全部出动,打着灯笼寻找宝儿。老爷子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礼府的大门小门,一晚上都没开,怎么会把自己的宝贝孙子弄丢了呢?大家在礼老爷子的吩咐下,找遍了:后花园,池塘,前院的树丛,炮台,凉亭,楼阁,染坊仓库,哪都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正当大家垂头丧气,无可奈何的时候,几声婴儿地哭喊,揪去了所有人的心和眼眸。
    这时,只见假山的石洞里,大少奶奶怀里抱着宝儿,慌里慌张地跑出来。“找到了!找到了!宝儿在这呢!在这呢……

本文标题:阴间的回信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705.html

相关文章

  •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简介:他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女朋友涂珠提出和他暂时分开,说想让彼此冷静一下。今天,他和人打了一架,刚来到小酒馆,还没端起酒杯,电话就响了——是涂珠的短信。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他几经犹豫,最后干了一杯酒,叫了辆车,直奔涂珠所在的同春公寓。但是没想到,涂珠的房门居然没有锁,更让人震惊的是,涂珠已经死了!在她脖子边,他发现了一根绳子。...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夜半鬼谈

    【夜半鬼谈】简介:传说人一旦即将死去,那么他就会在咽气的瞬间回顾他一生所经历的事情。你信么?反正我不信,那只是一个无聊的传说,无聊的人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传出的无聊至极的笑话。 他是一...

    2022-01-27 家里鬼故事
  • 唐伯虎伴侣的哭冢

    【唐伯虎伴侣的哭冢】简介:一辈子都记得那个有着薄雾的清晨。外城河澄清澄清,倒映着青青翠翠的绿。清新的空气,吸入肺里,再呼出时,有淡淡薄荷的味道。便一个人站在小船上,不紧不慢地摇着橹棹,小桥间隔三里五里地从头上掠过。迎面遇着她时,相互地各看了一眼,便擦面而过。回首,...

    2022-02-10 家里鬼故事
  • 邻家女孩

    【邻家女孩】简介:董楠28岁,是一个外地人来这个城市应聘工作的。单位不提供住房,只能租民房。在中介所,有一处房子很让他满意,一厅两室,处于繁华和清净交汇处,最可心的是房租也便宜,一月才500块钱。...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盲点

    【都市怪谈之盲点】简介:深夜十一点,我接到了赵峰奇的电话。赵峰奇是我的好朋友。每天晚上下课后,我和赵峰奇就会回到自己的住处,打开电脑,一起玩一款竞技游戏。而在玩游戏之前,赵峰奇都会用电话通知我。现在想想,除了找我玩游戏,赵峰奇几乎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所以,这天深夜十一点,当我接到他的电话时,我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阴魂托梦,多番警示

    【阴魂托梦,多番警示】简介:听人说,在我出生之前,老宅曾经出过人命。一个男人,颈部大动脉处被撕裂,失血过多而死。后经法医尸检后认定,这个男人是死于动物撕咬。这个男人是我妈妈的丈夫,但不是我爸爸。...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徐徐的贴到了坎肩上!我将近疯了

    【徐徐的贴到了坎肩上!我将近疯了】简介:这次恐怖的旅程,只有三天四夜,我用笔记录著它的发生,也是三天四夜…… 第一夜 一个昏暗的下午,高考分数线下来了,自己那可怜的分数与本科专科遥不可及。但是母亲还是很希望我能成才,所以就替我报了一所民办大学。 这所民办大学据说在济南市,根本不需要...

    2022-02-05 家里鬼故事
  • 夜晚晒衣

    【夜晚晒衣】简介:“肖茵,快点把阳台上晾晒的衣服收回家,天很快就要黑了。”每当晚霞染红天边的时候,若母亲手上没事情忙碌,便会自己把衣服收回家,折的整整齐齐的收进柜子里。倘使母亲正有事抽不开身,她便会喊女儿肖茵把衣服收回来,有时候肖茵手上也有事情走不开,母亲便会不停地一遍又一遍的喊她,催促她快点收。这不,母亲跟催命似的催促。“好了啦,催命一样,我有事情在做,就不能等一等?烦死人了。”肖茵怒气冲冲的跑到阳台上,阴沉着脸郁闷的收着衣服,心里似乎有一团熊熊怒火,一时没有地方发泄,恨不得把衣服扯得稀巴烂。...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恶鬼吃人

    【恶鬼吃人】简介:他们说,冻死的人都是面带微笑的。我不知道我得了什么怪病,在这热得地面都能煮熟鸡蛋的夏季,我却浑身冰冷的像掉进冰窟里面一样,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种面对严寒的煎熬。...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人骨针

    【人骨针】简介:我一直都很听二叔的话,因为我父母早逝,是二叔一手把我带大的。二叔让我在每个月月朔的晚上必须回家睡觉,我不懂他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懒得追问,一切都听他的话。...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