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我 - 家里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家里鬼故事 - 另一个我

2021-06-16 00:09:40 阅读 :

借住

三天前的夜里,我接到了赵晗的电话,他说要来我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赵晗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太好,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过。不过,既然老同学开口了,我怎么能拒绝呢?于是,那天夜里,我去车站接到了赵晗,把他带到了我在学校外面的房子。

一看到赵晗,我就有些吃惊,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皮肤很白,个子也不矮,但是,眼前的这个赵晗,却长着一张黑脸,个子也没有我记忆中那么高。

也许,我把他和别的同学搞混了吧——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了。

当天晚上,我置办了一桌酒菜,一边和赵晗喝酒,一边回忆高中生活。聊着聊着,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因为一提到高中时的生活,赵晗就闭口不谈,好像在回避谈起以前的事情。

我越来越觉得不安。难道,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赵晗?想到这里,我故作轻松地问: “赵晗,你还记得刘梅吗,她现在在哪个学校?”

赵晗放下啤酒,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们两个很久没有联系了……”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脸上变色。因为刘梅是赵晗的女朋友,我虽然和赵晗没有联系,却一直和刘梅保持着联系。不久前,刘梅还告诉我,她准备在赵晗生日的时候给赵晗一个惊喜。

我不动声色,借故进入了卧室,接着,就拨通了刘梅的手机。

“小梅,能不能给我发一张赵晗的照片?”我并不能确定这个人是谁,为了不惊动刘梅,我只能用照片来确认了。

听到我要照片,刘梅有些疑惑,不过,她还是把一张赵晗的照片发到了我的QQ里。打开手机QQ,我一下愣住了,照片应该是很久以前拍的,赵晗的脸占据了整张照片——照片里的赵晗,就是来找我的这个赵晗。

看来,是我多想了。我松了口气,回到了客厅,一抬头,突然发现客厅里已经没有赵晗的人影了。

赵晗出去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感到后背一阵发麻。因为我很快发现,门是从里面锁着的,赵晗不可能通过门出去,而窗户上面,装着防盗网,我所住的地方是四楼,他更不可能跳出窗户。

我在家里搜寻了一遍,结果更让我害怕了——家里完全没有赵晗的影子!

这个赵晗,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房子里。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喝醉了,以至于开门让赵晗出去的事情都忘记了。一想到醉酒,酒劲儿就上来了,我带着满腹的疑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件怪事,却在第二天早上发生了。

第二天一旱,我从沙发上醒来,迷迷糊糊想要进卫生间,突然发现,一串湿漉漉的脚印从卫生间延伸到了我的卧室。而这只是个开始,这两天来,每天早上都会出现这样的脚印,而且,厨房里的食物会莫名其妙地减少。像是有一个隐形人住进了我家。

我再也忍受不了,再次拨通了刘梅的电话,这次,我开门见山地问刘梅,赵晗在哪儿。

“赵晗不是去找你了吗?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想让他在你那里借住两天。”

听到刘梅的回答,我彻底愣住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打开门,一个高个子男生正笑脸盈盈地站在门外。开门之后,他的第一句话是: “还记得我吗,我是赵晗……”

脚印

眼前的这个男生,个子很高,皮肤白皙,和刘梅发给我的赵晗的照片完全不同。他怎么可能是赵晗呢?

我仔细打量了他几眼,就摇了摇头: “别开玩笑了,你不是赵晗——你到底是谁?”

男生一下笑了起来: “我不是赵晗?也难怪,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肯定已经忘了我的样子。我要去这座城市的一个画室学习几天,小梅说,我可以借住在你这里,她把你的地址给了我,我就来了——刘梅没有给你打电话吗?”

他认识刘梅,而且和刘梅所说的话相符。难道,他真的是赵晗?那么,上次来找我的那个赵晗又是谁呢?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男生,疑惑地打开手机QQ,去看刘梅发给我的那张照片。

一看到那张照片,我的眼睛就惊恐地瞪大了——那张照片里的人,竟然变成了眼前的这个男生。我明明记得,照片里的是一个黑脸的男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种不安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失魂落魄地把这个赵晗请进了客厅。赵晗显然看出我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忙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隐瞒,把自己的怪异遭遇全部都告诉了赵晗。听完我的话,赵晗的脸色也变了。

“你是说,曾经有个人冒充我来这里借住,然后消失在了这里?”赵晗盯着我的眼睛,严肃地说, “这几天,真的有各种痕迹显示这里多了一个看不见的人?”

“最奇怪的还是这张照片!”我叹了口气,把手机QQ里的那张照片给赵晗看,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刘梅给我发来你的照片,是那个冒充你的人的照片。”

赵晗仔细看了一眼那张照片,脸上显示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他思考了一会儿,低声说:“也许那夭你真的喝醉了——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这里是否存在一个看不见的人。你刚才不是说,它会留下脚印吗?”

听到赵晗的话,我一下直起了腰——虽然看不见那个消失的“赵晗”,但它会留下脚印,只要让赵晗看到那些脚印,他就会相信我的话。

我和赵晗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们从厨房拿出面粉,在整个房间里撒了薄薄一层,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脚印的出现。一旦那个看不见的人在房间里走动,一定会在面粉上留下脚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终于到了深夜时分。面粉上,根本没有出现脚印。

“看来,那天你真的喝醉了,你看,哪有什么脚印?”说着,赵晗站了起来,进入了卫生间。

为什么没有出现脚印呢?我仔细想了一下,就想通了这件事——当它看到满地面粉的时候,马上就想到,这是为了采集它的脚印,所以它躲了起来。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心思纷乱的我,居然没有想到。

我站起来,一边查看地面,一边想到卫生间门口,向赵晗说出我的想法。

很快,我就来到卫生间门口了,突然之间,我发现地上的面粉有点儿不对劲儿。接着,恐惧紧紧抓住了我的心,我尖叫一声,夺门而逃。

我之所以这样害怕,不是因为地板上出现了脚印,而是因为地板上根本没有脚印——赵晗进入卫生间的时候,明明在地板上行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距离,可是,地板上,根本没有赵晗的脚印!

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脚印呢?!

这个赵晗,也有问题!

我逃到大街上,进入人群之后,才压住了狂乱的心跳。我一边思考着这件怪异的事情,一边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突然,我发现路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一位老人伸手拦住了我,只见他一脸严肃地望着我的头顶: “你们这两个小伙子,都那么大了,还玩这种危险的游戏——快下来!”

一瞬间,冷汗爬满了我的额头,我这才注意到,路灯下,地面上我的影子有点儿奇怪,就像是有一个人正骑在我的脖子上!

手机

当第一个赵晗消失在我的房间之后,我就怀疑,它是一个鬼魂,那个所谓的“看不见的人”一定就是它。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第二个赵晗也有问题,一个正常的人,不可能不留下脚印。

在我逃出家门,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第一个赵晗究竟躲在哪里,才避免了在地板上留下脚印的呢?

当我看到,那位老人看着我的头顶,以责备的语气对着我头顶说话的时候,我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慌忙向地上自己的影子看去。当我看到一个影子骑在我的脖子上的时候,我知道,我想到的那个“可能”成真了——第一个赵晗之所以没有在面粉上留下脚印,是因为在我撒面粉的时候,它就已经悄悄骑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第一个赵晗的人影一下跌落在了地上,它跳着离开了我,消失在了人群里。在周围人惊诧的目光中,我连滚带爬地来到橱窗的角落,那里的灯光比较明亮,一旦它的影子接近我,我就可以马上察觉到。

接着,我拿出了手机。

第一个赵晗和第二个赵晗,显然都不是真正的赵晗。第二个赵晗既然是刘梅让他来找我的,刘梅一定知道些什么。我本想给刘梅打电话,可是我发现,在巨大的恐惧之中,我连正常的说话都不能做到了。

我打开手机QQ,给刘梅发了一条消息: “小梅,赵晗在哪儿?”

两分钟后,刘梅回复了一条消息,看到这条消息,我怔住了——“赵晗去世了。”

赵晗去世了?这不可能!在上次的电话里,刘梅明明说让赵晗来我这里借住,如果赵晗已经去世了,刘梅为什么会那样说呢?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知道在QQ里是说不清楚的,就给刘梅发了一条这样的消息: “有急事,我去找你,把地址发过来。”

刘梅就在邻近的城市上大学,路程并不远,收到地址之后,我就强打精神,去了火车站。

两个小时后,我就出现在了刘梅的家里。一进入她的家门,我就把自己经历的怪事和盘托出,一边讲述,一边看刘梅的反应。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刘梅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她只会和第二个赵晗一样对我的故事表示怀疑。可是,眼前的刘梅,听着听着,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一我猜得没错,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说,这几天你给我打过电话,而且接听电话的人就是我?”听完我的故事,刘梅问出了这两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

刘梅嘴唇颤抖了一下: “可是,我的手机早就丢了。不过,刚才你所说的给我打电话的那两个时间,我记得我好像听到了我手机的铃声,但是铃声太短了,我还是找不到手机在哪儿。”

我的心一阵颤动。刘梅的话里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和我通电话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刘梅;第二,和我通话的时候,那个不是刘梅的“刘梅”,就在刘梅的家里!

通过听手机铃声来找自己的手机,是最简单的寻找手机的方法了,刘梅一定用过这个方法。不过,她应该没有打通自己的手机,不然的话,她早就找到手机了——难道,只有我的手机,才能打通她的手机?

第一个赵晗的照片,是通过她的手机发送的,找到她的手机,也许就能解开第一个赵晗的秘密。想到这里,我壮着胆子,拨打了刘梅的手机号码。

果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刘梅的卧室传了出来,进入卧室一听,我们就发现,手机铃声是从床下传来的。

就在这时,手机居然接通了。我急忙把手机放在了自己耳边,手机里,传来了刘梅惊恐的声音: “我好害怕,有两个陌生人在我家,我现在躲在床下面,快帮我报警……”

手机里响起了刘梅的声音,床下也传出了同样的声音!

我害怕起来,瞪大眼睛向身旁的刘梅看去,她的脸上也充满了恐惧。

我本来认定身旁的刘梅就是真正的刘梅,但是,床下的刘梅那惊恐的声音,一点儿也不像假的——这两个刘梅,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快走!”突然,我叫了一声,拉着身边的刘梅回到了客厅,在经过一张桌子的时候,我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杯子里的水流了一地。

接着,我停住了脚步,颤声问眼前的刘梅: “你到底是谁?”

水杯是我故意打翻的。在我无法确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刘梅之前,我忽然间想到,第二个赵晗无法在地上留下脚印,如果眼前的刘梅不是真正的刘梅的话,也许她也不会留下脚印。

当然,我并不能确定如果她是假的刘梅,就会和第二个赵晗是同类,但是,除了这个办法,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果然,水杯打翻之后,刘梅踏在了水上,她向前跑了一步,却根本没有在地板上留下脚印!

她不是刘梅!

“刘梅”一愣,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忽然在我面前消失了。只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关上, “刘梅”逃出了房间。

我慌忙走进卧室,把床下的刘梅叫了出来。刘梅一出现,就浑身颤抖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两个小时前,赵晗去网吧通宵,她回到家里,进入了卧室。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客厅里就传来了两个人交谈的声音。刘梅害怕起来,慌忙躲在了床下。

她想要报警,可是,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终于等到手机有信号,我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几秒钟后,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刘梅知道,挂断我电话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出现手机信号,就急忙接听了我的电话……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就是我。

我们两个脸色苍白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我讲出了自己的遭遇,并问刘梅是否和我通过那两次电话。刘梅惊恐地摇了摇头,看来,那两通电话,都是那个“刘梅”在和我通话。

“你刚才说的那两个赵晗,到底长什么样子?”刘梅颤声说, “我觉得赵晗最近有点儿不对劲儿……”

不等刘梅说完,我瞥到了桌子上的一副绘画工具,眼前一亮,拿起画笔,在纸上把那两个“赵晗”给画了出来。

当看到我所画的第二个“赵晗”时,刘梅点了点头,说: “这就是赵晗。”

“你认不认识这个人?”我指着第一个“赵晗”问刘梅。

刘梅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你看不出来这个人是谁吗?这个人明明就是你呀!”

“什么?这个人是我,这怎么可能?”我忍不住惊叫起来。

刘梅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进了卧室,把一张照片放在了我的面前。照片里,一个人正躺在病床上,这个人,赫然就是第一个“赵晗”。当我看到照片里那熟悉的病床号之后,我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

我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刘梅拿出的那张照片,应该是在我们高一的时候拍摄的。那年,我因病住进了医院,在病魔和一系列高强度的治疗下,我的模样发生了变化,变得其丑无比。

我甚至不敢看自己的样子,那时,镜子在我面前是违禁品。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不知道那段时间我究竟是什么样子,原来,第一个“赵晗”就是我的样子。

“我”、 “赵晗”和“刘梅”,显然都不是人。问题是,它们究竟要千什么?

“这段时间,我觉得赵晗有点儿不对劲儿。有几天夜里,我见他把一些液体放进了杂物间,可是,我却找不到那些液体。最奇怪的是,第二天我问他的时候,他却说,根本没有带回什么液体……”

说着,刘梅把目光转向了杂物间。

真相

赵晗把一种液体带了回来,当刘梅问他的时候,他却不记得——我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带回来液体的,根本不是赵晗,而是那个和赵晗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

找到那些液体,或许就能知道它们的目的!

我和刘梅进入了杂物间,那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液体。

我蹲下身子,敲了敲地板,这才发现,下面是空的,接着,我掀开了地板,杂物间下面的空间。一下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刘梅所说的“液体”,是用塑料瓶装的,数十瓶的液体就摆在下面,塑料瓶的旁边,有一个巨大的塑料盆。

我打开了其中一瓶液体,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的脸色一下变了: “这是一种强酸!它们要用这些强酸干什么呢?”说完,我急忙爬了上来。

“它们要用这些强酸,溶解你们的尸体!”旁边的刘梅忽然诡异地笑了一声。

我惊恐地向她看去,这才发现,发出笑声的根本不是刘梅,而是那个和刘梅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它就站在门口。

“刘梅”的身边,赫然站着“赵晗”和“我”!

我的心沉了下去。

“你们一定会问:我们为什么会缠上你们呢?” “刘梅”诡异地笑着, “我们缠上你们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你们的生命都是不完整的!”

“我们的生命不完整?”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刘梅”点了点头: “我们三个是游魂野鬼,非常羡慕你们这些活着的人。多年前,我们就注意到了你们三个,因为我们看到,你们整天把时间放在手机、电脑和游戏上。看着你们浪费自己的生命,我们三个没有生命的鬼魂非常气愤。终于,有一天,我们心里出现了一个想法:有生命的你们,竭尽全力浪费自己的生命,而珍惜生活的我们,反而没有生命,这太不公平了!”

“于是,我们就想:既然这样,何不取代你们呢?”旁边的“赵晗”接着说, “于是,我们三个分别潜伏在了你们三个的身边,一边熟悉你们的生活方式,一边把我们的脸捏成你们的样子——捏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我”突然叹了口气: “它们两个顺利地捏完了脸,我却非常倒霉,因为我照着你的样子捏脸的时候,你生病住了院。病愈之后,你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脸,算是白捏了……”

它们的出现,是为了取代我们。我终于明白过来, “刘梅”说的那句话并不是开玩笑,这些强酸,就是用来溶解我们的尸体的。

“我”和“赵晗”去吓我,就是想让我来刘梅这里寻找真相,因为只有这样,我、刘梅和赵晗才能集中在这里,便于它们毁尸灭迹。

“你们两个下去把那些液体倒进塑料盆里!” “赵晗”冲“我”和“刘梅”说了一声。

“我”和“刘梅”都跳了下去,开始去倒那些强酸。

我绝望的心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问题:既然它们是要集中我们,为什么赵晗不在这里昵?

就在这时, “赵晗”忽然盖上了地板,接着,它拉着我和刘梅逃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刘梅尖叫。

“别怕!我是真正的赵晗!” “赵晗”一边带着我们奔跑,一边说, “其实,我早就发现它们的计划了!为了趁机救你们,从网吧回来的路上,我假扮了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鬼魂!”

刘梅惊喜地叫了一声。

我却猛然想通了那个问题:为什么在没有赵晗的情况下,它们决定毁尸灭迹呢?

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个假扮赵晗的鬼魂,早已经取代了赵晗!想到这里,我急忙向 “赵晗”看去,恰在这时, “赵晗”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融人赵晗生活的最好方法,就是赢得赵晗朋友的心,为此,这个鬼魂不惜背叛自己的同伙。

在我心寒到无法出声的时候, “赵晗”已经拉着我和刘梅,跑向了前面的黑暗……

Introduce:In the night before borrowing, I received Zhao Han's telephone call, he says to want to come live here go up for some time. Zhao Han is my high school classmate, our relationship is not too good, after high school graduates, we had not been contacted. Nevertheless, since old schoolmate started to talk, how can I refuse? Then, that day at night, I go the station received Zhao Han, take him to my house outside the school. See Zhao Han, I am startled with respect to some, because be in my memory, his skin is very white, stature is not short also, but, this Zhao Han before, growing a piece of black face however, stature also is remembered without me in so tall. Perhaps, I confused he and other classmate —— had not met a lot of years after all. That day in the evening, my buy one desk food and drink, drink with Zhao Han at the same time, recall high school life at the same time. Chatting, I feel something wrong suddenly, because mention the life when high school, zhao Han shuts a mouth not to talk, seem to be in evasive mention the thing previously. I more and more feel disturbed. , this individual before, be Zhao Han far from? Think of here, I pretend to be relaxed ground to ask: "Zhao Han, do you still remember Liu Mei, which school is she now? " Zhao Han drops beer, showed a smile constrainedly: "We two very long did not contact …… " hear this word, I cannot help become angry on the face. Because Liu Mei is Zhao Han's girlfriend, although I do not have connection with Zhao Han, maintaining connection with Liu Mei all the time however. Not long ago, liu Mei still tells me, she prepares to be in Zhao Han birthday when give Zhao Han a surprise. I maintain my composure, find an excuse entered a bedroom, then, dialed Liu Mei's mobile telephone. "Xiaomei, can you send one Zhang Zhaohan's picture to me? " who is I can not decide this individual, to do not alarm Liu Mei, I can affirm only with the photograph. Hear me to want a picture, liu Mei is a little interrogative, nevertheless, in she or the QQ that send the picture of Han of a piece of Zhao to me. Open mobile phone QQ, I be stupefied, the picture should be taken a long time ago, zhao Han's face held the Zhao Han in photograph of —— of pieces of whole photograph, will look for this my Zhao Han namely. Look, it is I thought more. I loosened tone, returned a sitting room, look up, abrupt discovery has done not have Zhao Han's people in the sitting room. Did Zhao Han go out? But, next thing, one paroxysm hemp is carried on the back after letting me feel. Because I discover very quickly, the door is being locked up from inside, zhao Han is impossible to go out through the door, and above the window, installing network of guard against theft, the place that I stay in is 4 buildings

本文标题:另一个我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793.html

上一篇:悔罪之地 下一篇:爱信不信

相关文章

  • 山间野鬼

    【山间野鬼】简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正如气象万千包罗万象,大自然中并不是只有我们人类主宰世界,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或者无法解释的生物存在着。其实我之前也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于这些事我并...

    2022-02-07 家里鬼故事
  • 水火斗

    【水火斗】简介:深夜,出租屋内,姜岩明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荧屏的光昏暗闪烁,屋子里安静得很。忽然,门口响起了转动钥匙的声音,门开了,是同租的室友周浩天回来了。他刚进门后就用力把门关上了,然后大口地喘着粗气。今天姜岩明的女朋友李露特意叮嘱周浩天,让他今天尽量别外出,但他早上出的门,半夜才回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出租房的声音

    【出租房的声音】简介:簇簇搬出了宿舍,和男友李益鹤在校外不远处租了房。房子便宜,水电俱全,只不过家具有些陈旧。簇簇倒是没想这么多,和男友欢天喜地地搬进了房子。这天,簇簇特意请舍友们来聚一聚。闺蜜瑞雪羡慕的看着簇簇,“簇簇,你现在行啊,这房子这么便宜就租下了。”簇簇得意一笑,“这都归功于鹤呀,如果不是他,我哪儿能找到这么好的房子?”李益鹤目光有些躲闪,勉强笑了笑。...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诡异的录像

    【诡异的录像】简介:大龙睡得正香,就听见屋门外响起了一声“喵”。毫无疑问,那是他养的那只名叫“大白”的白猫发出来的。他不满地翻了个身,暗道自己新买的房子隔音真是太差了,他明明将自己新买的猫笼子放在了另外一间屋子里,猫叫声却还是这么清晰。...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吸血家族大曝光

    【吸血家族大曝光】简介:从阴森墓穴返回阳间吸食活人鲜血的死。 堕入地狱却逃避末日审判的附身怪物。 窃取无辜男女生命泉源的无情猎人。 高贵优美苍白孤独的暗夜诗人。 满腔愤懑不愿安息的复仇怨灵。 关於吸血鬼的种种传说,远从时间的开端便已广为流传-一种附身於人躯血肉的不死恶...

    2022-02-11 家里鬼故事
  • 诡异的砸墙声

    【诡异的砸墙声】简介:未婚夫谢康平要出差半个月,江岚依依不舍地送走谢康平,刚回到家,电话铃声便响起了。江岚刚拿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焦急的声音:“哥,我的腿又严重了,你把止痛药送过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坟地遇鬼

    【坟地遇鬼】简介:在我家 农村 人死以后都是找自家的地里面埋起来的!所以随地都能看到一个一个的小土包,杂七杂八的在那里,杂草丛生,晚上看起来特别的怕人,而且时不时的还会看到 鬼 火,虽然...

    2022-01-27 家里鬼故事
  • 家里的老椅子

    【家里的老椅子】简介:刘新走进家门,迎面就看见那张杉木老椅子,放在小方桌旁边。记得上一次回家来时,椅子是靠着墙放着的,因为它有一条腿在岁月里腐朽了,听爷爷说,这条椅子腿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自己晃悠悠掉落下来的。虽然它不值什么钱,但陪伴了爷爷很多年,老人嘛,在暮年里容易感觉孤单,所以同样喜欢那些和自己一样上了年纪的东西,即便它是坏掉的——因此,老椅子没有被扔掉,也没有被放置到杂物间,仍然顽强地存在于这老房子的堂屋里。...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骨灰遗像

    【骨灰遗像】简介:凌晨一点,整个小区悄无声息。李铭站在电梯口,左边的电梯和他走前一样,还停在17楼,那个寡妇所在的楼层。李铭按了向上的按钮,停在17楼的那个电梯开始往下走,不一会儿,走廊的灯亮了,然后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张嘴的业障

    【张嘴的业障】简介:这些天,小篱笆村里的人被一个女鬼给吓破了胆,晚上没有人敢走夜路,因为村里发生了一件怪事,每天到了晚上,就有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来村子里偷鸡,而且抓了鸡就走,也不管鸡叫不叫唤。...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