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看 - 家里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家里鬼故事 - 千万不要看

2021-06-16 00:09:49 阅读 :

不要向右看

段琳琳通过网聊得到富二代韩家俊的青睐,二人情意绵绵,相约见面,见面的地点就在韩家俊家的别墅里。韩家俊说: “我要带你看看我的家,还有我的妈妈。”

这么快就见家长?段琳琳兴奋极了。她知道作为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这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唯一途径。一大早,她就盛装来到了韩家俊家门口。随着别墅大门缓缓打开,段琳琳终于看到了韩家俊。他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帅气,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精神不振。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富二代,段琳琳就愿意嫁。她打起精神,准备好好表现一番。

韩家俊非常和气,拉着段琳琳的手走进了别墅。别墅里有些阴凉,段琳琳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就在这时,她看到客厅里的欧式皮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非常年轻、美丽,但也非常诡异。她全身看起来十分僵硬,脸画得惨白,眼角和嘴上都点了非常鲜艳的胭脂,看起来就像个假人。但她却是会动的,她对段琳琳微微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韩家俊说: “这是我妈妈。”

妈妈,这也太年轻了吧?看她年纪,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大啊!段琳琳刚想表示疑问,又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她想:可能是继母吧,还是不要乱问为妙。

坐在沙发上的妈妈说话了,声音异常冰冷: “韩家俊,既然她来了,就带她随便看看吧。”

韩家俊顺从地点了点头,再次拉起段琳琳的手,往里面走去。一边走,韩家俊一边说: “虽然我妈说随便看看,但你要记得,我们家规矩多,不能随便看。”

段琳琳急忙点了点头。

这时,二人走到了一楼走廊。这条走廊很长,全部用锦缎包裹着,华丽异常。韩家俊说: “在这条走廊上,你千万不能向右看。知道了吗?”

“为什么?”

“听我的,没错。”韩家俊没有解释,先行一步走在了段琳琳的前面。

虽说不让向右看,但这条走廊设计得明显有问题——右边的墙壁上挂的全都是画,而且还是肖像画,让人忍不住去看。段琳琳好奇心泛滥起来:反正韩家俊走在前面,不如偷偷地向右看一下。

于是,段琳琳向右看了一眼。

那些画上画的是不同的年轻姑娘,个个都很漂亮,穿着同一种红嫁衣。这么多穿着红嫁衣的姑娘同时出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而且她们全都笑得那么阴森。正当段琳琳胡思乱想的时候,画上的姑娘全动了起来。她们都吐出一口鲜血,溅了出来。

“啊——”段琳琳尖叫起来。这时,她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左胸口多了一只手。那只手的手指惨白枯瘦,上面涂着红红的蔻丹,正朝心脏抓来。

不能向里看

段琳琳双腿一软,感觉自己要晕过去。好在韩家俊听到她的尖叫,瞬间冲过来扶住了她。胸前的手不见了,壁画也全都恢复了正常。

韩家俊不高兴地说: “让你不要向右看,你怎么不听呢?你向右看,就会把自己的左胸暴露给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多危险!”

段琳琳想反驳他,问问他既然不让向右看,为什么偏偏在右侧挂那么多诡异的画,这不明明在勾引别人向右看吗。但段琳琳思来想去,还是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她觉得自己是为了勾搭富二代才来的,少顶嘴为妙。

韩家俊和段琳琳相伴着走上=楼,段琳琳看到了非常漂亮的二楼大堂。她兴奋极了,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房间。一想到将来可能成为这房间里的女主人,她就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

这时,韩家俊说: “我去给你倒茶,你自己在这里坐一会儿。记住,在这个房间里,不能向里看。”

“向里看,什么里?”段琳琳诧异地问。

“任何东西的里面,都不可以看。”韩家俊不再多做解释,转身走了。

空荡荡的大堂里只剩下段琳琳一个人,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砰砰”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敲门。

段琳琳走到门边,才发现声音不是从门外传来的,而是从墙壁里。 “砰砰……”墙壁里越来越清晰地发出这种声音,好像里面有人。突然,墙壁裂开一条缝,露出了黑洞洞的一片。

段琳琳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一眼,墙缝里闪过一只眼睛,和段琳琳正好对上。

墙里有人!

段琳琳反应过来,尖声大叫,转身就跑。慌乱之中她找不到来时的路,看到旁边有门,就用手去拉。但就在拉开门的瞬间,她突然想到了一点:对于这个大堂来说,拉开这道门,算不算是看到了门里面?刚才韩家俊说“不能向里看”啊。

正在段琳琳犹豫不决的时候,门缝里挤出来一只已经烂了一半的手,既而是半颗腐烂的脑袋。那脑袋上还挂着两颗眼珠,一张没有嘴唇的嘴。接着,它对段琳琳笑了一下。

段琳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把她扶了起来。韩家俊回来了。

说来也怪,只要韩家俊一出现,鬼怪就都消失了,大堂又恢复了刚才的华丽。韩家俊非常不满意地对段琳琳说: “你怎么又不听话,刚才不是告诉你不要向里看了吗?”

段琳琳带着哭腔说: “我没忍住,没想到这么吓人啊!”

韩家俊皱着眉头说: “真奇怪。咱们俩网聊的时候,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今天见面,我觉得你胆子很小啊,和网上不太一样。我早就在网聊的时候跟你说过了,我家是古宅,总会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我妈又不许换地方住,所以在这里约会你只能忍耐。难道这些你不记得了吗?”

段琳琳狠狠地咬了下嘴唇,强笑着说: “我记得我记得,咱们网聊的那些内容,我都记得呢。”

不能向上看

二楼实在吓人,韩家俊说: “不如去三楼吧,三楼更漂亮。”在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口,韩家俊突然说, “对了,记得这个地方千万不能向上看。”

有了前几次的教训,段琳琳学乖了,而且她觉得一般情况下自己应该不会抬头向上看。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额头痒痒的,用手一抓,就看到有乌黑的长发从头顶垂了下来。

那不是自己的头发,段琳琳确定。因为,为了这次约会,她昨晚刚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黄色。那些乌黑的头发像水似的漫了下来,轻轻地拂在段琳琳的脸上,散发出尸体特有的腐臭味儿。段琳琳吓得浑身颤抖: “韩家俊,你帮我看看,我头顶上有什么东西?”

背后没有回音,韩家俊似乎已经不在身后了。头发越来越多,段琳琳再也忍不住,抬起头向上看去。

天啊,一张青紫色的脸就在她的头顶上。她一抬头,差点儿与那张鬼脸碰到。鬼脸咧开嘴一笑,嘴里一口淤血流了出来,落到了段琳琳的鼻子上。

段琳琳又害怕又恶心,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一软, “咕咚”一声摔下了楼梯。段琳琳摔下去的时候仰面朝上,她看到楼梯间的天花板上飘着好多长发女鬼。它们全都对着段琳琳怪笑,还伸出手对段琳琳说: “来啊来啊,快来我们身边……”

段琳琳的心理承受程度快要到极限了,但是她心底有个声音在激励她: “不能放弃,你费了这么多心机到豪宅里来,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

段琳琳顿时觉得有了力量,挣扎着站起来,开始往楼下跑。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刚刚她和韩家俊明明是从这里来到二楼的,但是跑下一层之后,出现的居然不是一楼,而是无限向下延伸的楼梯。

正在惊恐之时,一只手拍在了段琳琳的肩膀上,段琳琳刚想尖叫,就听韩家俊在背后说: “吓着了吧?我告诉你不要向上看,你偏偏要看。还有,你知道为什么楼梯没有尽头吗?因为我们家有个规矩:如果参观古宅,就必须一直往前走,不能走回头路。”

段琳琳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韩家俊很贴心地拉着她的手说: “没事儿,你跟我走,我们去三楼。经过楼梯的时候,千万别抬头看了哈。”

段琳琳点点头,再次走上二楼通往三楼楼梯的时候,虽然她能够感觉到那些散发着尸臭的头发就在自己的头顶上,但是一直忍着没有抬头。

不能向外看

没想到,三楼居然有个大卧室。段琳琳看到卧室之后,心里不禁暗笑:韩家俊真坏呀,刚才还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这会儿却把人家往卧室里领!

段琳琳故意扭着腰走到卧室的床前坐下,然后招手让韩家俊过来。韩家俊却说他要去洗手间,让段琳琳先自己坐一会儿。想到刚才种种恐怖的经过,段琳琳心有余悸: “你别走啊,我自己怪害怕的!”

“你如果想做我们家的媳妇,胆子就一定要大。网聊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不记得了?”

段琳琳不敢说自己不记得,只能点头让韩家俊去洗手间。韩家俊临走之前说: “记住了啊,三楼卧室的规矩是不能朝外看。”

韩家俊前脚刚走,段琳琳马上就听到了“砰砰”的敲击声。声音是从窗外发出来的。段琳琳心里“咯噔”了一下:千万不能看。段琳琳咬紧了嘴唇,一动也不敢动。

“砰砰……”敲击的声音越来越响。突然,窗外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段琳琳吃了一惊,禁不住扭头一看。

许多张女人的脸紧紧地贴在窗玻璃上,因为贴得紧,五官都被挤压得扭曲了。她们一边笑,一边还用手对着段琳琳指指点点。

段琳琳心想:这么多女人,还这么没有规矩,应该是家里的佣人吧?哼,让你们笑,等我将来当上了少奶奶,就把你们一个一个都解雇。

突然,段琳琳全身一个激灵——这里是三楼,就算佣人没规矩,她们怎么可能都挤在三楼的窗外呢?

窗外那些女人笑得厉害,其中有一个笑得特别凶。她一手指着段琳琳,一仰头,头居然一下子滚下去了。

“啊,韩家俊,快来救我!”段琳琳也顾不得形象了,立刻尖叫起来。韩家俊应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已经换了一件非常帅气的衣服。

韩家俊拉着段琳琳的手说:“你就是不听话,我让你别往外面看,你怎么偏偏要看窗外呢?算了,这里不太平,我们去阳台吧。”

段琳琳想辩解两句,但是看到帅气的韩家俊,她还是忍了下去。她想:就算再可怕,也要抓住这个机会。富二代不易得啊!

不能回头看

阳台很漂亮,韩家俊和段琳琳终于有个机会可以静静地坐下来了。

韩家俊倒了一杯茶给段琳琳,温柔地说: “我们之前从未谋面,却没想到和你在网上这么聊得来。以前我从没想过和平常女子谈恋爱,因为我家里的条件非常好,这你也看到了。但是我想,谈恋爱嘛,还是投缘最重要。对吗?”

段琳琳红着脸拼命地点头。

韩家俊满意地说: “那好吧,我们家你也参观过了,接下来我带你再去见我妈妈,让我妈跟你说几句。”

由于古宅不让走回头路,所以他们从三楼阳台回客厅只能从露天台阶往下走。段琳琳一看到那高高的楼梯就发怵,韩家俊说: “楼梯不可怕,可怕的是……注意,在这里走,千万不能回头看。记住了吗?”

段琳琳点了点头。为了防止段琳琳回头看,韩家俊走在了段琳琳的后面。段琳琳一边小心地往下走,一边问: “韩家俊,为什么你家里这么多禁忌啊?每一层都不一样,一会儿不让往这儿看,一会儿不让往那儿看的。”

“因为是古宅嘛,从古到今毕竟在这里死过很多人。哦,并不都是凶死,还有一些老佣人终老于此。这些人因为对古宅感情非常深,所以灵魂不愿意离开。比如现在咱们走的这个很陡的楼梯吧,这里就曾经死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非常不听话,明明不让她回头,但她偏偏回头。结果,她摔死了。”

段琳琳全身一个激灵,腿阵阵发软。

韩家俊不顾段琳琳的感受,继续说: “本来我们想既然摔死人了,那就换个楼梯吧,但是阴阳先生说,如果换了,死去女人的灵魂就没有依靠了。所以我们就没换。”

段琳琳勉强地说: “你……真善良啊。”

“是吗……段琳琳?”突然,韩家俊叫了段琳琳的名字。

段琳琳下意识地回过了头。

背后的韩家俊一脸的冷笑:“我明明不让你回头,你为什么还是回头了?为什么?”韩家俊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冲上来死死地掐住了段琳琳的脖子。

韩家俊的嘴里发出尖厉的声音: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是跟我网聊的那个姑娘,你是个骗子!”

你不是她

韩家俊说得非常对,段琳琳真的不是与他网聊的那个姑娘。真正与韩家俊网聊的是段琳琳的室友,一个叫阿菲的胖胖的姑娘。阿菲为人幽默风趣,就是外表不过关,所以现实生活中没有男朋友。没想到,她在网上却非常使富二代韩家俊的中意。前段时间,段琳琳知道了阿菲准备和韩家俊见面的事情,她突然心生一计,故意刺激阿菲: “阿菲,你那么丑,去见富二代?你可算了吧,你肯定会把富二代吓跑。我告诉你,只有像我这样相貌姣好的姑娘去见他才有戏呢。你倒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我,让我去跟他约会。如果我成功了,必然重谢你。”

阿菲当然不愿意,因为她对韩家俊也非常有好感。但是经不住段琳琳的一再刺激,尤其是段琳琳说的: “让他看到你这么丑,就相当于把你们之前建立的所有好感都磨灭了啊。”最后,阿菲无奈地把这个见面的机会让给了段琳琳。于是,才有今天段琳琳到豪宅里与韩家俊见面的事情。

但就在阿菲把机会让给段琳琳的同时,阿菲说: “你要小心一点儿,这个男生虽然不错,但是他总讲恐怖的故事,有点儿诡异哦!”

此时此刻,段琳琳的喉咙被掐得“咯咯”响。她努力地想向韩家俊解释,说自己并不是故意的。韩家俊哈哈大笑: “你不用解释了,你以为真是阿菲好心把机会让给你了吗?实话告诉你,她早就看出我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她来,她也是死。于是,她干脆设了个陷阱让你替她来!”

段琳琳大吃一惊,没想到胖胖的阿菲居然有这种心机。但她还是不放弃,挣扎着用微弱的声音说: “可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你无怨无仇?”

韩家俊冷笑着说: “你看到我妈妈了吗?她非常年轻,对不对?”

段琳琳点了点头,感觉身子越来越软。

“我妈为什么如此年轻?因为她死了啊,死了的人就可以永远保持年轻了。其实,这座古宅里除了我,全都是死人。因为死人还寄生在古宅里,大家需要定期用一些新鲜的生命来喂养,而这个寻找新鲜生命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我不敢到熟人中去找,怕被怀疑,所以只能上网去找,专门去找那些想要攀高枝的贪婪的女人。本来我找到的是阿菲,现在却变成了你。其实,你看到的那些女鬼,就是我曾经用这种方式一个一个找来的。哈哈……”

韩家俊笑得很开心,以至于手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一些。段琳琳缓过一口气来,但她知道现在根本逃不掉,她需要别的办法来自救。想了想,她说: “你不就是想要年轻姑娘吗?你放过我,我给你骗两个来,怎么样?”

韩家俊愣了一下,显然是在犹豫。几秒钟之后,他松开手说: “好。”

死里逃生的段琳琳急忙掏出手机,把豪宅的地址告诉了两个班花。她们都很漂亮,也都非常贪心。她们不太相信会有富二代在草根中找女友这样的好事,段琳琳急忙说: “是真的,我就是找来的,但是人家眼光高看不上我。我觉得你们漂亮,肯定行!”

两个班花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段琳琳向韩家俊讨饶: “那两个班花正在往这里赶。可以了吧,这次放过我吧?”

“行。”韩家俊点了点头,“不能向右看,不能向上看,不能向下看,不能向里看,不能回头看。这一次,你不能睁眼看。”

段琳琳急忙闭上了眼睛,没想到有人再次掐住了她。呼吸顿时变得困难,她忍不住睁开了眼。她看到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年轻的妈妈,她知道自己完了。因为,她睁眼看了。

尾声

韩家俊的手机响了,那两个班花已经联系他了。又将有两个年轻的姑娘自投罗网。

此时此刻,那个已经死去的年轻妈妈端坐着,面露微笑。如果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她是一个死人。

韩家俊说: “妈妈,又有人来了。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来陪你了,你不会孤单的,对不对?”

年轻的妈妈笑了。

走廊里穿嫁衣的姑娘,二楼墙壁缝的姑娘,三楼窗外的姑娘,它们都出现了。它们齐刷刷地站在妈妈身后,和妈妈一起微笑。这其中有刚刚死去的段琳琳,她脖子上多了一道紫红色的掐痕。

段琳琳也跟着一起微笑,等着更多的姑娘来,一起来。

Introduce:Do not see Duan Linlin get a little through the net right rich the 2 favour of acting Han Jiajun, 2 favor meaning is unbroken, make an appointment to meet, meeting place is in the villa of Home Han Jiajun. Han Jiajun says: "I should take you to visit my home, still have my mother. " see the parent so quickly? Duan Linlin is extremely excited. She knows to serve as a common female undergraduate, this is to fly on branch to change the only way of phoenix. One big early, she is full-dress come to doorway of Home Han Jiajun. As villatic gate slowly open, duan Linlin saw Han Jiajun eventually. In he and her imagination euqally handsome, just complexion is a little cadaverous, look spirit is depressed. But what do this have to concern again? As long as it is rich 2 generation, duan Linlin is willing to marry. Her brace, preparation is behaved one time well. Han Jiajun is very amiable, the hand that playing Duan Linlin walked into villa. Some are shady and cool in villa, duan Linlin did not hit a shiver by the ground. Be in at this moment, she sees the Ou Shi in the sitting room is taking a wife on leather sofa. That wife is very young, beautiful, but very weird also. She looks very inflexible all over, the face is drawn ghastly, very bright-coloured rouge was nodded on canthus and mouth, resemble a dummy it seems that. But she can be moved however, she laughs slightly to Duan Linlin, be had made call. Han Jiajun says: "This is my mom. " mom, is this too young also? See her age, as should about the same as oneself big! Duan Linlin just wanted to express doubt, second half sentence word pharynx go back. She thinks: The likelihood is stepmother, still do not ask in disorder had better. The mom that sits on sofa talked, sound is unusually frozen: "Han Jiajun, since she came, take her to look casually. " Han Jiajun nods amenably, play the hand of a Duan Linlin again, toward inside go. Go at the same time, han Jiajun says at the same time: "Although my Mom says to look casually, but you should remember, our home custom is much, cannot look casually. " Duan Linlin nods hastily. At this moment, 2 people went first floor aisle. This corridor is very long, lapping with brocade entirely, luxuriant and unusual. Han Jiajun says: "On this corridor, your ten million cannot look right. Knew? " " why? " " listen to me, right. " Han Jiajun does not have an explanation, one pace takes go ahead of the rest in front of Duan Linlin's. Though do not let look right, but all that hangs on the wall that this corridor designs so that have problem —— right apparently is a picture, and still be portraiture, let a person cannot help look. Duan Linlin curiosity is flush rise: Anyway Han Jiajun goes in front, look right as on the sly. Then, duan Linlin looked right. What draw on those pictures is not

本文标题:千万不要看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801.html

上一篇:两个梦 下一篇:消失的红皮鞋

相关文章

  • 最后的微笑

    【最后的微笑】简介:他们说,冻死的人都是面带微笑的。我不知道我得了什么怪病,在这热得地面都能煮熟鸡蛋的夏季,我却浑身冰冷的像掉进冰窟里面一样,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种面对严寒的煎熬。...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简介:他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女朋友涂珠提出和他暂时分开,说想让彼此冷静一下。今天,他和人打了一架,刚来到小酒馆,还没端起酒杯,电话就响了——是涂珠的短信。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他几经犹豫,最后干了一杯酒,叫了辆车,直奔涂珠所在的同春公寓。但是没想到,涂珠的房门居然没有锁,更让人震惊的是,涂珠已经死了!在她脖子边,他发现了一根绳子。...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墙上的脚印

    【墙上的脚印】简介:这算是个中等规模的小区,几乎每户都有半露的大花园阳台,最后这样的形式成了一种地产商争相效仿的模式。我搬进来已经半年了,四户两梯的格局,入住率在逐步上升,每天装修房屋的机械声音吵的人不得安宁,那是个...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冲水怪谈

    【冲水怪谈】简介:每年放暑假的时候我都没什么事情可干,出去逛街又很热,便整天在家里玩电脑。我的父母都要去上班,所以我自己在家里待得很爽一除了我家的马桶让我有些操心之外。我有不顺心时在卫生间里破口大骂的习惯,然而这一...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足不出被

    【足不出被】简介:把脚包住“沈娅,你干什么呢?”苏漓见沈娅将双脚用塑料袋包住,又好奇又好笑。沈娅还递给苏漓两个塑料袋说:“你也把脚包住。我们俩晚上睡觉都不安分,要是不小心把双脚露出被子,受...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我与僵尸有个约会

    【我与僵尸有个约会】简介:我相信很多人没有见过 真实 的 鬼 ,包括很多作者大人。他们都是凭空想象,或者故事自在他人之口得知 我叫刘丁,今年19岁,曾经是鬼姐姐网站的 恐怖 小说作者,和所有人一样,我...

    2022-02-08 家里鬼故事
  • 整件案子自此转向他杀成长

    【整件案子自此转向他杀成长】简介:一具被弃置在荒郊野岭的尸体,凶手到底是谁?死人没有办法向警方哭诉。但看在法医的眼里,尸体上每个细微的线索,都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有时仿佛就像是“尸体会说话”一样。 法医走进陈尸现场时,往往当下就要判断死者是自杀或他杀,有经验的法医依多年累积...

    2022-02-07 家里鬼故事
  • 凶宅心慌

    【凶宅心慌】简介:“张先生,这房子真的是三千块钱一平方米吗?”钟先生从房子的睡房里走了出来,好奇的问道。“没错!三千元一平方,童叟无欺!”张先生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回答。“可是,据我所知,这嘉园小区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八千元一平方,怎么这房子会这么便宜呢?”钟夫人满脸疑惑。“是这样的。这个房子呢,按照正常的市场价格来说,至少也要七千元一平方,但是很不幸的,这个房子的房东因为做生意失败,急需要一笔钱来度过难关,所以才这么便宜卖出去。”张先生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灵异因果报应故事

    【灵异因果报应故事】简介:世上有没有 鬼 魂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世界上因果报应真的存在。今天我来给大家讲一个因果报应故事: 那时候我是一个偏僻 农村 的孩子,村子里有一口井供应着全村的水资源。...

    2022-01-28 家里鬼故事
  • 仅仅完备的是是后头角落里的两个窗子

    【仅仅完备的是是后头角落里的两个窗子】简介:“和你在一起过的这个生日我真的很开心。”雨菲望着子丑。 “哦,是么,那就好,我也很高兴。但是,有个问题,昨晚……” “哦,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昨晚有病人?”雨菲有点懊悔。 “没…没有的…昨晚没有病人,只是你……” “我?我怎么了?”雨菲好奇的...

    2022-02-05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