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灰遗像 - 家里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家里鬼故事 - 骨灰遗像

2021-06-16 00:09:53 阅读 :

一、白房子里的女孩

未婚夫谢康平要出差半个月,江岚依依不舍地送走谢康平,刚回到家,电话铃声便响起了。

江岚刚拿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焦急的声音:“哥,我的腿又严重了,你把止痛药送过来……”

“请问你是哪位?你找谁?”江岚一说话,对方显得很意外,沉默了两秒后,挂机了。

江岚以为只是打错电话了,并没放在心上。过了一会儿,电话铃再次响了起来,依然是那个女孩子的声:“请问,谢康平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

“他到北京出差了,现在在航班上。”江岚狐疑地问,“你是康平什么人?”

“我是他妹妹……”

江岚听到对方的回答,意外而惊愕:她和谢康平在一起那么久,从来没听他说过还有一个妹妹。

对方在电话里问谢康平什么时候回来,说自己的腿疼得受不了,需要用药。

江岚告知谢康平暂时不会回来,最后又道:“你把需要的药品名称和地址给我,我买了给你送过去。”

那女孩子沉默良久,像是在做着艰难的决择,最终还是妥协了:“是杜冷丁,这药你买不到。我哥平时会存一些给我备用,你找找看,找到后送到长青路28号,我就住在那栋白房子里。”

江岚不禁一怔,杜冷丁是严格管制的麻醉药品,长期注射是会上瘾的。看情形,谢康平已经为她提供很长一段时间了。

江岚翻箱倒柜一通找,终于在书桌最底层的抽屉里找到了两盒杜冷丁,然后开车赶往长青路28号。

终于到了目的地,江岚上前敲门,一个削瘦的女孩打开门,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半边面孔,露出的半边脸颊轮廓完美,漆目朱唇,很是动人。

“是来送药的姐姐吗?”她神情谨慎,唯恐惊吓到别人。

“你好,我叫江岚,是谢康平的未婚妻,很高兴认识你!”江岚笑笑,友好地伸出手。这时,女孩扬起头,露出另一边疤痕纵横扭曲、狰狞可怖的半张脸来。江岚猝不及防,惊恐地连退两步,跌坐在地上。

那女孩第一反应要伸手拉她,但很快缩回手,侧头藏起那丑陋的半边面孔,她很清楚这样做才是最有效的。

江岚颇为尴尬地解释:“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没有心理准备……”

“这不怪你,正常人第一次看见我都是这样的,”她努力笑了一笑,然后跛着脚,带着江岚进门,自嘲地说道,“我叫谢薇安,我猜你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吧?像我这样的妹妹,不存在可能更好一些。”

江岚看着她洞悉一切的眼睛,脸上火辣辣的,为谢康平感到难堪。

二、探望

进了屋子后,江岚发现房间里最多的就是画,全部出自谢薇安之手。江岚一幅一幅看过去,被其中一幅灰色基调的女子画像吸引了。画中女子眉眼生动传神,别有一种韵味,题款只有“芳魂杳渺,遗挂在壁”八个字。

江岚诧异,这分明是一幅遗像,画上的女子是谁?为什么遗像会挂在这里?

“保姆上个星期辞工了,家里现在只有橙子了。”谢薇安端着一盘切好的脐橙,抱歉地说。

江岚道了谢,忍不住问:“这画上的人是谁?”

“是一位顾客订制的遗像,还没取走。这女子是他的未婚妻,因为意外去世了,他极度思念,难以忘怀,就用未婚妻的骨灰绘成了这幅遗像……”谢薇安面色坦然,显然不是第一次接这种单了。

江岚虽然觉得用骨灰作画未免太惊世骇俗,但也不便多说,只好一笑了之。

“啊……”谢薇安忽然瘫坐在地上,两手抱着那条病腿,疼得直冒冷汗。

江岚知道她的症状又犯了,急忙拿出药给她,又跑到厨房去拿水。谢薇安吃过药,又捱了好一阵子才慢慢缓了过来,脸色苍白,不见一丝血色。

这时外面起风了,乌云慢慢聚拢,屋里的光线越来越暗。

“谢谢你,要下雨了,你回去吧!”谢薇安强笑着说,“不要告诉我哥你来过这里,他会不高兴的。”

“那你好好休息,我会再来看你的。”江岚一声叹息,经过那幅骨灰遗像时,忽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劲:画中女子原本神情端庄,此刻竟然变得有些伤感。江岚一愣,怀疑自己看错了,但那遗像中的女子越发悲戚,定定地看着她,两眼居然流下泪来……

江岚心中惊惧,却强忍着,颤抖着双腿走出了大门,刚到门外,便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不过,江岚并没能遵守承诺,她一回到家,便立刻给谢康平打了电话,质问他关于谢薇安的事情。

谢康平对于这个妹妹似乎很避讳,一再让江岚不要去老宅,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后,江岚一遍遍回想骨灰遗像流泪的景象,越想越不安,便找到谢薇安的电话,打了过去,告诉她那幅骨灰画有点“异常”。

“是吗?我去看看……”电话里,谢薇安有点诧异。隔了一会儿,她回电话说因为下雨空气湿度大,老房子防潮效果又不好,画的表面渗出水珠了,还好没有损坏。

江岚这才如释重负。

三、远离

江岚本来已经决定尊重谢康平的意见,在他回来之前,不再到长青路28号去。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谢薇安就打来电话求助,说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江岚一听,立刻将谢康平的话抛到九霄云外,采购了丰富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再次来到了长青路28号。

她一边收拾着冰箱,一边回头和谢薇安说话,忽然,江岚的笑容凝固了。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那幅骨灰遗像上,那个神情端庄的女子嘴角正在慢慢上扬,表情似哭似笑,非常诡异。江岚怀疑自己又出现了幻觉,鼓起勇气上前一步,那女子竟然恶毒地笑了起来……

江岚如坠冰窖,那种梦魇般的恐惧再次攫住了她,这一次她坚信自己没有看错。

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小手悄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江岚绷紧的神经差点儿崩溃,霍地转过头来,只见谢薇安正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就在这一转头间,那幅骨灰遗像已经恢复正常,那女子仪态万方,依旧保持着端庄优雅的形象。

江岚拉着谢薇安往外走,一定要她搬去自己那儿住。

“那怎么可以?我哥知道会气疯的!”谢薇安拒绝道。

江岚回头看了一眼那幅骨灰遗像,恐惧地说:“这里不干净,那幅遗像有问题!”

谢薇安听完,却表现得格外镇静:“我知道,这几年来,她一直就在这里。”

江岚惊骇而不解,这幅遗像已经在这里好几年了?

“她叫沈南烛,是我哥上一任未婚妻。”谢薇安说父母去世后,只有她和谢康平在这栋老房子里相依为命,直到有一年夏天,沈南烛搬了进来。

当时谢康平和沈南烛快要结婚了,每天进进出出,买回很多婚礼上要用的东西。

“那真是一段快乐的日子,如果不是那场大火,他们可能连孩子都有了……”谢薇安陷在回忆里,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只是很快就被惊惧取代了。

因为老房子电线老化,不久后的一个夜晚引发了熊熊大火。谢康平惊醒后,背着被烧伤昏迷的谢薇安拼死闯出火海,沈南烛却再也没有出来。谢康平自责内疚,加上疯狂思念,就取回沈南烛的骨灰,让谢薇安绘成了这幅遗像。

江岚震惊不已,怪不得那幅骨灰遗像频频对她“示威”,原来是沈南烛在抵抗她这个入侵者。

“老宅翻修以后,我哥又在这里住了两年。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慢慢感觉到家里还有一个‘人’,虽然看不着摸不到,但那种感觉非常真切……”

“康平知道这些吗?”江岚脱口问道。

“一开始,应该是不知道的。”谢薇安回忆说,“人总得忘记过去,才能开始新的生活,我哥慢慢和一个叫苏苏的女孩走在一起。奇怪的是,苏苏到老宅来过几次后,突然提出分手,后来听说精神上出了问题,现在还在隐山精神病疗养院住着呢!”

江岚听到这里,基本明白了怎么回事:谢康平后来显然也察觉到了,所以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从来不提起长青路28号这栋老宅,甚至连谢薇安的存在都一笔抹掉了。

谢康平急切地、强硬地要求她不要再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隐瞒这些事。江岚忽然觉得从来都不认识谢康平,一时间心灰了大半。

四、噩梦

当晚,谢康平照例打电话说些柔情蜜语。江岚却再也不复从前的心境,幽幽地说:“康平,或者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冷静考虑一下要不要结婚……”

谢康平一愣:“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这些?”

“我不想我的婚姻中有一个看不见的小三,更不想变成第二个苏苏!”江岚的情绪激动起来。

“你又去长青路老宅了?”谢康平气急败坏,恳求江岚,“不管谢薇安对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相信!江岚,拜托你听我的话,离她远一点!谢薇安就是个害人的说谎精!”

江岚动摇了,整个人如坠迷雾:谢薇安说的有理有据,谢康平却说她是“说谎精”,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岚决定找出真相,她到当地警局查询,证实五年前长青路28号的确发生过一起火灾,一名成年女性不幸身亡。

江岚又用手机拍下那幅骨灰遗像,开车来到隐山精神病疗养院。她冒充苏苏的表姐,来到了苏苏的病房,趁护士不在的时候,将手机里的那幅骨灰遗像拿给苏苏看。

苏苏一看,顿时瞳孔放大,拖着长长的尾音叫道:“她是鬼,她是鬼!啊——”

马上有护士进来了,病房里顿时一片忙乱,江岚趁机退了出去。

所有证据都显示谢薇安没有说谎,江岚心如死灰,蹲在地上掩面而泣。一只洁净的大手伸到她面前,竟是提前回来的谢康平。

看着江岚的举动,谢康平惊骇而心痛,幸好他提前赶了回来,再不做出决断,江岚就会成为第二个苏苏。

谢康平带着江岚来到长青路28号,谢薇安看到他们同时出现,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定定地看着谢康平。

“她叫江岚,是你未来的嫂子,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谢康平语气克制,“你们已经见过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说完,谢康平大步走到那幅骨灰遗像前,一把拽了下来。江岚被他这个突兀的举动惊呆了,只见谢康平将那幅骨灰遗像摆在墙角,伸手打开落地灯,在灯光的映照下,遗像上的沈南烛嘴角慢慢上扬,浮现出诡异的微笑。

这时,谢康平“啪”的一声关掉灯光,“沈南烛”也随之恢复了常态。

江岚恍然大悟,当时她看到沈南烛的遗像诡异微笑,也是在阳光照射的情况下。

这幅骨灰遗像是用普通材料和隐形材料交替绘制的,正常光线下显示沈南烛端庄优雅的一面,一旦出现强烈光线,隐藏的诡异微笑就会浮现出来。这对精通绘画的谢薇安来说,并不是难事,只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利用南烛装神弄鬼,吓坏了一个苏苏还不算,现在又要对江岚下手。如果南烛当真泉下有知,只怕第一个先找你算账!”谢康平眼神凌厉,语气决绝,深深刺伤了谢薇安。

谢薇安一瘸一拐地走到他面前,挑衅地说:“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就报警让人来抓我呀,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放弃我了。”

谢康平被噎得面红耳赤,额上青筋直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抱歉,从一开始我就在骗你。我知道谢康平出差的行程,他前脚走,我后脚就给保姆放了假,并且把所有食物扔了出去,然后给你打电话。”谢薇安看着江岚,凄惨一笑,“我还骗了你一件事,当年大火烧起来时,谢康平背出去的不是我。他看着我被砸在梁柱底下,还是选择背着沈南烛跑了出去,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沈南烛还是死了!”

“我知道你一直耿耿于怀,如果有机会,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弥补你。”谢康平声音颤抖,这也是他无底线包容谢薇安的原因。

谢薇安得逞地笑了笑,说:“现在就有机会了,你可以选择先救我,还是先救她。”谢康平勃然变色,这时江岚也闻到一丝奇怪的味道,惊恐地大叫:“是煤气!”

谢康平拔脚奔向厨房,还没到门口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玻璃门窗的碎屑,巨大的火光直冲出来。

江岚短暂的慌乱过后,很快镇定下来,掏出手机想拨打119火警,却被谢康平伸手按住手机:“不能报警,他们会发现是薇安故意纵火的。”

谢薇安得意地看着这一切,她吃定了谢康平因为愧疚,会无底线地包容她的一切。

江岚挣脱他的手,执意拨打了报警电话,谢康平则抄起沙发巾、薄毯子,跑到卫生间用水淋湿,然而一条毯子刚刚淋湿透,水龙头里的水就再也没有了。谢康平顿时明白了,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同归于尽。

谢康平将湿漉漉的毯子裹在江岚身上,叮嘱她:“不要怕,要用最快的速度穿过大火,跑到院子里就没事了!

”那你呢?“江岚急切地问。

谢康平回头看一眼谢薇安,语调出奇地平静起来:”薇薇安需要我陪她,那我就留下来陪她。“

谢薇安听到”薇薇安“三个字,眼睛里闪耀出狂热的光彩。

五、永远的薇薇安

谢康平将江岚护送到门口附近,身后传来墙板轰然坍塌的声音,谢薇安被覆盖在火墙之下。谢康平一刻都没有迟疑,如一只巨大的飞蛾,朝着那片耀眼的火光奔去。

”康平——“江岚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喊了一声,无助地瘫坐在地上。

119消防车的及时赶到,让江岚与谢康平逃过一劫,谢薇安却再也没有醒来。

原来,谢薇安本来叫薇薇安,五岁的时候跟着妈妈嫁到谢康平家里,由谢康平的父亲更名为谢薇安。只有谢康平一直叫她原来的名字。

几年之后,谢康平的父亲和母亲在外出旅行时遭遇空难,兄妹两个依靠航空公司的巨额赔偿款生活,相依为命长大。

谢康平慢慢察觉到,谢薇安对他的感情已经超过了妹妹对哥哥的正常范畴,便有意和她保持距离,也开始称呼她为”谢薇安“。

沈南烛出现时,谢薇安虽然难过,却也没说什么,然而在大火发生后,谢康平为了首先救出昏迷的沈南烛,将谢薇安留在了火场,彻底伤害了她。

”薇安昏迷了整整三个月才醒过来,跛了一条腿,曾经那么好看的脸也毁了。“谢康平怅然说道,”从那时候起,她的脾气就越来越古怪,我知道,是我害了她……“

江岚不说话,将头枕在谢康平的膝盖上,忽然有泪滴落在她的耳边。江岚假装没有发觉,任由泪滴钻进她的发际。

半年后,江岚和谢康平举行了婚礼。在他们新家的一个房间里,挂着一幅灰色基调的女孩侧脸画像,灵动活泼,上面写着:”永远的薇薇安。“

Introduce:One, the girl fiance Xie Kangping in white house should be away on official business half month, ground of be reluctant to part sends Jiang Lan Xie Kangping, just returned the home, phone ring rings. Jiang Lan just took a telephone call, the sound with an anxious girl transmits in stethoscope: "Elder brother, my leg serious, do you send …… anodyne " " which are you excuse me? Who do you look for? " Jiang Lan talks, the other side appears very accident, silent after two seconds, hang machine. Jiang Lan thinks to just make wrong telephone call, did not put on the heart. Passed a little while, phone bell rang again, still be the sound of that girl: "Excuse me, why is Xie Kangping's mobile phone hit be illogical? " " he was away on official business to Beijing, go up in the airliner now. " ground of river haze doubt asks, "Are you Kang Ping what person? " " I am …… of his little sister " the answer that Jiang Lan hears the other side, accident and stunned: She and Xie Kangping are together so long, did not listen to him to had said to still have a little sister. The other side asks Xie Kangping when to come back in the phone, the leg that says oneself aches so that be overcome, need uses drug. Jiang Lan informs Xie Kangping to won't come back temporarily, again finally: "Your drug name need and address give me, I was bought send the past to you. " that girl is silent a long time, resembling is to be in those who doing hardship definitely choose, still compromised finally: "It is Du Lengding, you cannot buy this drug. My elder brother can be put at ordinary times a few reserve to me, you search search look, find evacuation to arrive evergreen road 28, I live in Na Dongbai in the house. " Jiang Lan can'ts help one terrified, du Lengding is the anaesthetic medicines and chemical reagents of strict control, long-term inject is habit-forming. Treat condition, xie Kangping has provided very long period of time for her. Jiang Lan ransack boxes and chests searchs, be in eventually desk found two Du Lengding in the most rock-bottom drawer, drive next drive toward evergreen road 28. Arrived eventually destination, before going up, Jiang Lan knocks, one cuts poor girl to open the door, grew long black hair to obscure half face, shown half cheek outline is perfect, lacquer looks bright red lip, it is moving very. "Be the elder sister that will send medicine? " her look is careful, wary fright arrives others. "Hello, I call Jiang Lan, it is Xie Kangping's fiancee, very glad to know you! " Jiang Lan laugh, reach a hand friendlily. At this moment, girl raise starts, show half pieces of face with twist of across scar freely, stern ferocious. River haze abrupt is prevented not as good as, terrified the ground removes two conditions repeatedly, drop sit on the ground. The first reaction wants that girl stretch one's hand pull her, but very fast retractile hand, side head Tibet has that homely half face, such she is very clear doing just is the most effective. Jiang Lan explains very awkwardly

本文标题:骨灰遗像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804.html

上一篇:惊悚故事之送餐 下一篇:不要开灯

相关文章

  • 死人也有情

    【死人也有情】简介:王海洋是我的初中同学,后来同窗们都争夺去过“独木桥”,王海洋知道自己懒得读书,就上了警校。如今也是我们那一片的王队长啦!前段时间见到王海洋,我们都开玩笑就叫他王捕头,古代的捕头捉贼拿盗,除暴安良,可现代的王队王捕头有处理不完的家庭和邻里纷争,一个头变得两个大。...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嗑命

    【嗑命】简介:晚自习后,赵小可提着包朝家走去。经过一个胡同口时,一股诱人的香气钻进了她的鼻子里,勾起了她的馋虫。她停在胡同口,往胡同内看了看,发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一个大大的落地灯箱格外明亮,上面写着“胡同炒货”,便走了过去。...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进去后发明一部早年电台用的灌音器械

    【进去后发明一部早年电台用的灌音器械】简介:我是一名实习的电台DJ,叫樱灵子,需然是在电台里工作,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机会用电台那些先进的录音器材。 听我一位朋友阿斌说,在电台附件的山顶上,有一间很久没有人用的录音室,于是,我就与阿斌打算去这间录音室看看,就约好在下班后一起去。 我们下班后...

    2022-02-05 家里鬼故事
  • 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阴鬼兵

    【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阴鬼兵】简介:一个关于解放战争时期的 鬼 故事,我听来这个 鬼故事 也是源自自己服兵役的时间。在服役时,有一次部队远行出任务,眼看着天色已晚,我们这一行人无法即时赶回营区,便被安排在...

    2022-01-26 家里鬼故事
  • 断情殇

    【断情殇】简介:1 一九七六仲夏的一个傍晚,我从地里回来,将锄头随便丢弃在墙角里,忍着浑身的酸痛,一头扎在被褥上,两眼无神地瞅着灰白色的屋顶。 初蕊,起来做饭。 王亚男一手举着黄瓜,一...

    2022-01-28 家里鬼故事
  • 半夜它挪床

    【半夜它挪床】简介:半夜的时候,赵轩被冻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屋子的后窗没有关,一阵冷风正从窗外涌进来。他懒得起来,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郑臣,拉过被子,打算继续睡。这是他和郑臣合租的一间平房,距离学校很近,晚上的时候也很清静。赵轩裹紧被子,刚刚闭上双眼。忽然,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紧接着,赵轩就感到身下的床轻轻地震动起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玉魂(上)

    【玉魂(上)】简介:暖玉,又名芙蓉玉,色泽粉色,质地圆润,自古多于那子首饰锻造之用,盛产于河南南阳的独山,因此玉稀有,佩带时有冬暖夏凉的效果,且在古代通常是男女订情之物,曾有“人面恰似芙蓉玉”的佳句出现。据说,世界上有名的芙蓉古玉仅有当年杨贵妃佩带的手镯一双...

    2022-02-12 家里鬼故事
  • 仿真女人偶

    【仿真女人偶】简介:深夜,夏优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床上的莫萱不知何时起来了。莫萱桌上堆满了各种化妆品。夏优蒙了,条件反射地看了下手机,已经凌晨1点多,这个点化妆是不是太诡异了?正要问,夏优透过莫萱对面那张镜子突然看到莫萱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夏优被这画面吓得差点惊叫出声,她急忙捂住嘴,透过蚊帐死死地盯着今夜诡异的莫萱。“又失败了,还是不像莫萱呢!”莫萱对着镜子自语道。她突然扯下脸皮,朝夏优方向走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度假村疑云

    【度假村疑云】简介:两男两女相约去一个叫“如归山庄”的地方度假。钱森和孙小美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分手前最后一次旅行。钱森担心孙小美到时候情绪失控,就请好友郑文浩一同前往,而郑文浩则带上了他的女朋友田媛。...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过不去的时间

    【过不去的时间】简介:这是一个特别的故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详细描述,反正里面充满了恐怖和诡异,直到现在,我的双手还是微微发抖的,我敢保证你,不,应该是所有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我被困在时间里了,没错,我现在正经历着不知多少个2月27日。这一天仿佛成了梦魇,我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梦魇。现在是早上的7点27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二十分钟后,床边的闹钟将准时响起。...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