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电梯 - 家里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家里鬼故事 - 诅咒电梯

2021-06-16 00:10:01 阅读 :

楔子

凌晨一点,整个小区悄无声息。李铭站在电梯口,左边的电梯和他走前一样,还停在17楼,那个寡妇所在的楼层。

李铭按了向上的按钮,停在17楼的那个电梯开始往下走,不一会儿,走廊的灯亮了,然后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三秒钟之后,李铭发出了一声无法抑制的惨叫:“啊!”

一、命案

黄小石一边刷着趾甲,一边看着电视新闻。新闻里,主持人正在报道小区里的死人案件。

警察已经介入调查,并带走目击者李铭去协助调查。

黄小石认识李铭,也认识死者连素。连素是个二流子,每天穿着花裤子,吊儿郎当的,不务正业。

他曾经骚扰过黄小石,问她愿不愿意做保姆,二十四小时的那种,黄小石当时白了他一眼,直接关上了门。

而李铭住在连素楼上,两个人曾因空调机位吵过架。

听说警方调查发现,连素死之前家里进过贼,也不知被偷了啥好东西。

黄小石看了一眼手机,那家伙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她心情烦躁,想出门走走,刚走到电梯门口,那个鲜红的17便映入眼帘。

连素便是死在这部电梯里!

17楼住着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和婆婆一起生活,不过听说寡妇在外面有野男人,把婆婆活活给气死了。黄小石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他们这栋楼,似乎从上到下住着的都是怪物。

27楼的李铭被带走了,26楼的连素死了,17楼的老太婆归西了,剩下这个带着小孩的寡妇,可能也快和外面的野男人跑了。

还有黄小石自己,住在10楼,天天一边等着金主临幸,一边盯着男朋友,怕他在外面找情人。

出去走走的心情完全没有了,黄小石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二、暗袭

陈生是个生意人,平时带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温文尔雅。要不是那天发现黄小石背着自己在外面还有男人,他也不会这样跟踪人,甚至还出手打了人。

他有家室,黄小石是他的情人,他喜欢黄小石的年轻活力,跟她在一起,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

可是,那天,他无意中看到她的微信,发现她居然拿着自己的钱,在外面养了一个小白脸!这让陈生愤怒至极。

发现黄小石奸情的那天,他到偏远的五金店,买了一把榔头。然后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驱车到了黄小石的住处。

电梯从17层下来,一个女人牵着一个瘦小的孩子出了电梯。陈生闪身进去,到了11楼,蹲守在拐角口。

没过多久,他就听见10楼有响动声传来。陈生探头往外看,一个瘦高个的男人正站在黄小石的门口!陈生赶紧缩回脑袋,屏息凝神,捏紧了榔头。

五分钟后,那个瘦高个的男人站在了电梯口等电梯,就在他点了烟准备进去的瞬间,陈生一个健步冲了过去,高高举起了榔头……

自从情人连素死后,邱瓷的天也算塌了。婚后,丈夫和她之间嫌隙渐生,到后来,丈夫常年外出,逐渐连音信也没有了。

再后来,便传来了丈夫死亡的消息。邱瓷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黑了下来,连素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抚慰她,帮助她,她便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他。

寡妇门前是非多,没过多久,邱瓷便明显感到别人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婆婆更是天天骂她找野男人。

就连儿子王小满也变得更加沉默,脸上时不时还带着奇怪的伤。

那天回来,王小满没吃饭,也没打招呼,自己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邱瓷详细询问过才知道,这一次,儿子被欺负得极狠。

她连夜把连素叫起来陪着往医院赶,后来结果出来,儿子内脏轻微受损,必须休学调养。

邱瓷去学校讨公道,校方息事宁人,轻描淡写地让带头的几个孩子出来道了个歉,言语中尽是轻慢。

那群人中便有李铭的儿子,李小全。

连素知道这件事后,找到李铭,将他堵在大门口一直骂到全身渗出冷汗。接着,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进学校找到李小全,当着老师的面,踢了李小全两脚,直到警察来了把他带走时,他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叫骂着。

最后是邱瓷去警局把人领回来的。一路上低着脑袋,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一言不发。

直到邱瓷滴下眼泪,哽咽着问:“你要是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连素才讷讷地开口:“我不能让人家欺负咱孩子。”

邱瓷哭得更狠了,缩着肩膀,几乎说不出话。她以为自己的幸福来了,老天开眼了。可没想到一个月后,连素就这么死了。

邱瓷在床上躺了两天,婆婆和前夫的遗像挂在外面的客厅,冷冷地看着这个家。

儿子还在隔壁做着作业,五点了,该做饭了。邱瓷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她恍惚着出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脸色凝重的男人。

“您好,请问是邱瓷吗?”

“是……”

男人亮出证件,是市公安局的。

“我姓张,关于连素的死,我们想请您协助调查。”

三、吓破胆

赵磊这两天都没敢去找黄小石,他躲在自己的出租屋里,成宿成宿地做恶梦。

黄小石的电话倒是没断过,可他都没接。毒瘾啃食着赵磊的身体,而恐惧则侵袭了他的灵魂。

老实说,他没想到连素会死。黄小石跟他提起过连素,语气里透着厌恶和嫌弃,他也只是一时逞能,想要在这个女人面前表现一下,顺便坑点钱过来,这才对连素下了手。

那天晚上,赵磊守在17楼。没多久,连素从寡妇邱瓷家里出来,一边哼着歌,一边咂吧着嘴。

赵磊没想对连素下狠手,所以只是戴着头套从后面跳出来,趁连素不备,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赵磊比连素矮,所以一拳下去后,连素只是弯了下腰。赵磊没给他反应的机会,赶紧又补了两拳,紧接着一把推开连素,冲进电梯里。

连素的咆哮被阻绝在电梯门外,赵磊拼命摁关门键,电梯缓缓地降下,看着数字的变化,他这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那电梯在17层停了会儿,又继续往下。

赵磊回到家后跟黄小石打了个电话,极尽所能地夸大了自己的能耐。黄小石一高兴,又往他卡上打了一笔钱。

赵磊在家里窝了两天,等清醒后再去找黄小石时,黄小石告知他,连素死了,死在了那部电梯里。

赵磊当时就吓坏了,接下来,黄小石说的什么,他都没有听到。

四、过敏

问了一夜话后,李铭被放回了家。他倦怠地躺在沙发上抽着烟。儿子在自己的房间里,灯还亮着。

离开时,警方的眼神让他浑身难受。但更糟的是,他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弄死了连素。

在连素去学校找儿子的麻烦之后,李铭制定了一个计划。

他打听到了连素的私人信息,找到他常去的那家医院。他甚至花钱雇了个小偷,让他悄悄进了连素家,偷走了连素放在床头柜里的病历卡。

连素有严重的过敏症,别说吃,连闻到奶酪的味儿都觉得难受。要整他,太容易了。

李铭只想教训一下连素,根本没想杀他。他特地跑到城市的另一头,买了两小块奶酪,捣碎了,放在了儿子的餐盒里。

而自从上次,王小满被打之后,连素每天都会到学校盯着王小满吃东西。

李铭看着儿子被打出包的脑袋,叮嘱他到学校后,把奶酪给拌了,然后和寡妇的儿子分着吃。

儿子很不不情愿,李铭也没说什么,只是板着脸教训他,要和同学和解。

之后便是第二天晚上十点,李铭回家,亲眼看到连素死在电梯里——他没有外伤,可脸却浮肿!

李铭想起了自己给儿子的那一小包奶酪……过敏,食道肿胀压迫气管……他不敢想下去了。

警方告诉他,连素的死因很复杂,法医还在检验。不过他和连素之间的恩怨倒是十分明朗。

李铭抬头看着儿子的房间,半晌后,他走过去,敲开了门。

“儿子,今天那个疯子来了没?”他蹲在儿子身前。

儿子看着他,点点头。李铭更紧张了:“儿子,你今天和王小满……怎么样?”

“还好啊,谁也不搭理谁。”

“你和他,分东西吃没?”

儿子没有说话,就在他的心脏提到嗓子眼时,儿子终于摇了摇头,哇一声哭出来:“我怕你生气,没敢说,那袋奶酪我弄丢了。”

李铭一怔,蒙了,难道连素不是因为过敏死的?

五、敲诈

黄小石到了陈生家楼下。她一直遵守两人之间的默契,没有出现在他家的附近。可这一次,黄小石憋不住了。

陈生磨蹭了好久才下楼见她,他蓬头垢面,佝偻着背,丝毫没有平日里的潇洒。

黄小石和他在咖啡厅见的面,她开门见山道:“我不玩了,给我五十万,我自动消失。”

陈生冷笑:“凭什么?”

黄小石怔了,嗓门一下高了起来:“我们那栋楼死人了!”

陈生的脸扭曲了下,黄小石压低了声音,笑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陈生看了黄小石片刻,松了口气:“行,你跟我过来。”

两天前,就在电视里播放凶案新闻时,警察上了陈生家。他老婆不在,那警察就在门口看了圈,接着开门见山。

“陈先生,我们现在怀疑你和死者有关,希望您配合调查。”

陈生的头一下大了,那天晚上,他确实把榔头敲在了那个人的脑袋上,可他也清楚地记得,他的力道并不大,那人进电梯后,摇晃了片刻,却还站着。

他怎么就死了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陈生。

警方还在紧锣密鼓地找证据,而他,则是第一嫌疑对象。监控录像里的身影,让他无法否认在案发当晚,自己出现过的事实。

而老婆在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已经收拾东西回了娘家。短短两天内,陈生变得一无所有,而这一切,都拜面前这个女人所赐。

陈生看着黄小石的背影,轻轻关上了大门。

六、意料之外

李警官心情复杂地看着那部从17楼下来的电梯。他的身边站着两个老太太,佝偻着腰,指着那电梯窃窃私语,说肯定是连素阴魂不散,还想缠着17楼的孤儿寡母,所以每天电梯都会自己停在17楼。

李警官手里拿着连素的尸检报告。他之前已经来过一次17楼,也见过一次邱瓷和她儿子。

在这起事件的所有相关人员中,只有邱瓷说连素是个好人,包括她那个半大的儿子,也对连素缄默不语。

李警官在脑子里快速地过了一遍事情的始末。李铭和连素起过争执,并雇人到连素家里行窃;连素死在了电梯里,是李铭第一个发现并报警。

与此同时,黄小石的男友郑磊为黄小石出头,打了连素。而黄小石的金主陈生,也阴差阳错将连素认成郑磊,从而用榔头敲了连素的脑袋。

尸检报告里写明了连素身上的一切伤源,然而导致他死亡的原因却是食物过敏。

李警官有些糊涂了,他乘着电梯上楼,按下门铃。过了一会儿,王小满出现在门口。

他仰头看着李警官,李警官也看着他,片刻后,李警官蹲下身:“小满你好,我又来了。”

李警官顿了顿,继续道:“我听你的同学们说,那天你和连素叔叔一起吃了午饭,你还记得你们吃了什么吗?”

那一瞬间,李警官看见王小满的瞳孔缩紧了,他的心底蔓延出一种无法言喻的苍凉。

王小满不喜欢连素,甚至可以说,他恨连素。他和李铭的儿子打架,也是因为那家伙说,连素是他的后爸。

如果没有连素,他和妈妈可以过得更好,不会有那么多人戳着他的脊梁骨骂他,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背地里偷偷说妈妈的闲话。

如果没有连素,也许那个恶毒的奶奶也会对他好一些。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连素这个家伙的存在。王小满恨不得要连素死。

连素有乳制品过敏症,所以家里根本见不到这种东西,王小满也不知道去哪儿弄。可那天,李胖子带了一袋乳酪过来。之前连素说过,要来学校和他一起吃午饭。

那袋乳酪就像个诅咒一样,牢牢地吸引住了王小满的注意,等他反应过来时,那袋乳酪已经到他手里了。

而此刻,他和那袋乳酪一样,被眼前的警察紧紧地抓住了。王小满看着李警官,片刻后,啜泣出声。

七、错杀

陈生气喘吁吁地抬起头。家里电视声开得极大,盖住了刚才黄小石的呼救。

这个臭婊子,在外面养汉子,害得他妻离子散,还敢跟自己要钱,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新闻滚动播报着那桩凶杀,陈生给自己点了根烟,坐在地板上一边喘气一边抽着。

死在电梯里的那家伙身上有伤,最重的就是脑袋上那一下。李警官没告诉他最终结果,他也能自己猜个大概。反正不是脾脏出血就是颅内出血,自己怎么都躲不过去。

躲不过去,也要拉个人垫背,至少不能让她把自己给供出去。

陈生踹了黄小石的尸体一脚,烟雾寥寥升起,陈生的心稍微安定下来。他透过烟雾盯着电视,里面传来呆板的声音。

最新进展,据警方透露,死者系乳制品过敏导致的休克性死亡,凶案嫌疑人已浮出水面,系死者生前女友之子,后续报道将继续为您跟进……

烟灰掉下来,落在陈生指尖上,很烫。

过敏?陈生回忆着那天晚上的画面,男人被他敲了头之后,晃晃悠悠地捂着喉咙摔进了电梯,电梯的门关上,他没看到任何血迹——那家伙当时已经不行了?

陈生哆嗦起来,他想起那部总停在17楼的电梯,忽然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而可笑的循环。

他为了掩盖事实杀了人,可现在正是因为杀了人才事实浮出水面……

门铃响了,陈生惊呼一声,紧接着,屋外传来李警官的声音。

“请开门,我是李警官,请配合调查。”

就在来之前,李警官亲自乘了那趟电梯。电梯从17楼上来,又带他下去,中途进来了个电工打扮的人。

李警官在电梯落地的那一刻,问出了一直以来的那个疑问:“为什么电梯会一直停在17楼呢?”

电工看了他一眼:“楼这么高,要是每次都从一楼上去,开发商多费钱?当然是停在最中间要便宜得多了。18层难听,16层低了,当然得停在17楼了。”

Introduce:Chock before dawn a bit, silence of whole village quiet. Li Ming stands in elevator mouth, before left elevator and he goes same, still stop in 17 buildings, the floor that that widow is in. Li Ming was pressed up pushbutton, that elevator that stops in 17 buildings begins to go downward, not a little while, the lamp of corridor shined, next elevator door slowly opened. After 3 seconds, li Ming gave out cannot low-key screams: "Ah! " one, homicide case Huang Xiaoshi is brushing toenail at the same time, look at TV news at the same time. In news, compere is reporting the dead case in the village. The police has gotten involved investigation, take away eyewitness Li Ming to assist investigation. Huang Xiaoshi knows Li Ming, also know the dead to join white. Joining white is an idler, wearing beautiful pants everyday, of careless and casual, not attend to one's proper works or duties. He once had annoyed Huang Xiaoshi, ask she wishs to not be willing to become nurse, 24 hours the sort of, huang Xiaoshi is white at that time he is one, closed the door directly. And Li Ming lives in upstairs join white, two people ever had quarrelled because of air conditioning seat number. Hear police investigation discovers, before dying even element the thief has been entered in the home, also did not know to be stolen what good thing. Huang Xiaoshi saw a mobile phone, a bit message does not have that fellow, also do not know where to played. Her mood be agitated, want to go out, just took elevator entrance, that bright red 17 greet. Joining white is to die in this elevator! 17 buildings are living a widow, taking the child and mother-in-law to live together, hear the widow has tough man outside nevertheless, died mother-in-law while still alive to gas. Huang Xiaoshi sighed at a heat, say, they this building, it seems that what from the top down is living is an eccentric person. The Li Ming of 27 buildings was taken away, of 26 buildings died even element, the carline of 17 buildings returns on the west, leave this widow that is bringing a child, the likelihood ran quickly also with the tough man outside. Still have him Huang Xiaoshi, live in 10 buildings, waiting for gold at the same time every day advocate face favour, staring at a boy friend at the same time, be afraid that he looks for a lover outside. The mood that goes out was done not have completely, huang Xiaoshi returned his room again. 2, dark Xi Chensheng is a businessmen, taking gold-rimmed edge glasses at ordinary times, look gentle adn cultivated. If it were not for discovered Huang Xiaoshi is carrying him on the back to still have a man outside that day, he also won't dog so person, still moved to lay a person even. He has a room, huang Xiaoshi is his lover, he likes youthful energy of Huang Xiaoshi, be together with her, him feeling also becomes young. But, that day, he sees her small letter inadvertently, discover she is taking her money unexpectedly, raised an Adonis outside! This makes Chen Sheng indignant come extremely. Discover yellow gravelstone amour that day, he arrives out-of-the-way hardware store, buy

本文标题:诅咒电梯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jialiguigushi/809.html

上一篇:流血的双脚 下一篇:诡墅怪谈

相关文章

  • 都市怪谈之心中有鬼

    【都市怪谈之心中有鬼】简介:这算是个中等规模的小区,几乎每户都有半露的大花园阳台,最后这样的形式成了一种地产商争相效仿的模式。我搬进来已经半年了,四户两梯的格局,入住率在逐步上升,每天装修房屋的机械声音吵的人不得安宁,那是个...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老屋怪谈

    【老屋怪谈】简介:这是一个 真实 的故事,故事就发生在我16岁的那个时候,那年我还是个初中生就读初一三班考完期末考就放暑假了,其实我很讨厌夏天和冬天的,因为夏天很热冬天很冷,所以我还是秋...

    2022-01-28 家里鬼故事
  • 诡异的砸墙声

    【诡异的砸墙声】简介:深夜睡不着,一个人在和男友冯洋合租的房间里听鬼故事。这几天冯洋家里有事,所以回家了过几天才会回来。要是有他在,我怎么也不会干深更半夜听鬼故事这种自己吓自己的事儿来。因为他胆子小,平日里最怕人谈论鬼呀怪呀什么的。要是我敢在他在的时候这么做,他被吓死之前应该会先把我打死。此时的房间里漆黑一片。我闭着眼睛倾听从枕边手机里传出的恐怖音乐和主播那低沉沙哑的声音。整个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窗外有鬼

    【窗外有鬼】简介:大雪纷飞,寒风凛冽,苍茫的大地上一片银装素裹。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湘西地域下的第一场雪,也是来的毫无预兆的一场雪,大雪封了山,进山的观光游客都被堵在雪峰山中出不来,只能滞留在山上的宾馆中,静待天气暖和,雪消融后再出山。...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诡异的砸墙声

    【诡异的砸墙声】简介:未婚夫谢康平要出差半个月,江岚依依不舍地送走谢康平,刚回到家,电话铃声便响起了。江岚刚拿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焦急的声音:“哥,我的腿又严重了,你把止痛药送过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死神之吻会找上你啊

    【死神之吻会找上你啊】简介:记的有一种香水叫kissofdevil(好象是这样拼的吧),很浓的味道…… 5月14日的晚上是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现在已经是11点半了,时钟还在滴答滴答的走着,屋子里死寂一般,偶尔的一两个闪电,才打破了这种黑暗。 床头的灯渐渐亮了起来,小漆拿起表看了看说:...

    2022-02-11 家里鬼故事
  • 出租房的声音

    【出租房的声音】简介:又到了毕业季,毕业生们都在焦急地寻找房子。乔晓莉、吕梦、孟诗诗三个姑娘也是如此,但她们运气不错,在网上发现了一个特别合适、价格又低的房子。签合同前,有同学好心地提醒她们:“低于市场价的房子,小心有问题哦!”但是三个女生饱受租房之苦,根本听不进劝告,当即就把房子签下来,喜滋滋儿地搬了进去。这是一个非常宽敞的大屋,里面分成一号房、二号房和三号房三个房间,共用一个客厅。住进去第一天,三个女生因为兴奋睡得很晚。午夜,房间里的灯突然全部灭了,一片漆黑。...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超薄电视

    【超薄电视】简介:半夜,冯伟被一阵门铃声惊醒了。他极不情愿地开了门,发现门口放着一只大箱子。冯伟打开一看,里面竟然装着一台崭新的超薄电视。这下他可乐坏了,急忙把电视拖进屋,安装后看了起来。新电视的效果特别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整件案子自此转向他杀成长

    【整件案子自此转向他杀成长】简介:一具被弃置在荒郊野岭的尸体,凶手到底是谁?死人没有办法向警方哭诉。但看在法医的眼里,尸体上每个细微的线索,都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有时仿佛就像是“尸体会说话”一样。 法医走进陈尸现场时,往往当下就要判断死者是自杀或他杀,有经验的法医依多年累积...

    2022-02-07 家里鬼故事
  • 螳螂的报复

    【螳螂的报复】简介:袁杰刚刚搬来恒丰大厦,美滋滋的跟张峰吹嘘道:“告诉你们,这次我可捡到便宜了,这次我租了一个套一的房子,居然才三百块,要知道恒丰大厦可是富人区。”张峰一听,眉头一皱,看了看袁杰道:“什么,恒丰大厦,难道你不知道哪里闹鬼吗?”...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