晾人杆 - 校园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校园鬼故事 - 晾人杆

2021-06-15 23:57:48 阅读 :

    杨清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点儿毛病,因为在晚上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打喷嚏的声音。但实际上,寝室里一共四个人,其中孙凡请假回家,剩下的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感冒。
    就像是今晚,杨清又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吵醒了。寝室里黑黑的,彭景琰和孙阔都睡得十分香甜,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阿嚏!”
    又一声响在耳边,杨清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喷出来的“口水”。这样不行,一定要找到是谁在打喷嚏?
    杨清起来去看看室友,结果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脚下传来了丝丝凉气,于是看向下铺的孙阔。孙阔的被子裹得很严实,很冷的样子,而在他的床下,正有白气慢慢地散出,已经把孙阔的脚围在里面了。
    杨清打了一个冷战,急忙退到自己的床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杨清发现那一连串的咳嗽声就是从床下那白气深处传来的,他的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好奇地探下身子往床下看。在那团白气中,好像有一个灰色的影子。
    杨清点亮手机灯照过去,灯光一闪,我的天!竟然照到了一颗闭着眼睛、腐烂的人头,而且嘴巴一张一合,好像病得很严重。
    “好冷啊……”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杨清急忙收回手机,把自己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看着。
    很快,就有一只惨白的手臂从床下伸了出来,指甲呈现黑色,十分长,~个全身青白、五官扭曲、身体瘦如木柴的秃头恶鬼爬了出来。它一边爬一边不停地咳嗽,身体很虚弱的样子。恶鬼慢吞吞地爬到孙阔的床上,然后趴在了孙阔的身上。孙阔依然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那个恶鬼冷得直发抖,直接用力扯过孙阔的被子,钻进去搂住了他。
    一人一鬼在一起,看得杨清十分别扭。那个恶鬼身上有类似一层霜的物体,也逐渐染在了孙阔的身上,然后慢慢融进了孙阔的身体里。
    恶鬼打了一个饱嗝,冷笑道: “这回暖和多了,病也好了一半儿。”说完这句话,恶鬼就神奇地消失了。
    床上的孙阔好像没有任何知觉,背对着杨清,被子都不知道盖上。杨清走过去,发现孙阔的身体非常冰,于是给他一个电热宝,并帮他盖好了被子。
    杨清害怕孙阔会有事,所以从早上睁开眼睛就一直在留意孙阔的状态,看他很正常才放心。然而,当孙阔去打水洗脸的时候,他手刚一触碰水面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手也变得皱皱巴巴,好像被淹死的一具尸体。
    “怎、怎么会这样?”孙阔不可思议地看着,没有一点儿力气。
    杨清急忙迎上去,和彭景琰一起把孙阔抬回了床上。刚一放下,孙阔就打了一个喷嚏,喷出来的却不是口水,而是血雾。他冷得浑身发抖,皮肤渐渐变得苍白。
    “是不是生病了?”彭景琰说道。但他却感到很奇怪:怎么会喷血呢?
    “去医院看看吧!”孙阔有气无力地说道。
    只有杨清什么也没说。
    经过检查,孙阔没有什么毛病,根本查不出他这种状况的起因。没办法,只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些感冒药。


    不曾想,孙阔吃完感冒药之后变得更严重了,不光上吐下泻,身体白得就像结了一层霜。看孙阔躺在床上病得实在难受,杨清便把昨晚见鬼的事说了出来。三个人都非常恐惧,尤其是孙阔,感觉已经命不久矣了。
    “这么说,他身上的病是鬼给传染上的?”彭景琰吃惊道。
    “应、应该是这样吧!”杨清只是看到了,但他又不懂这方面的事情。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个男声,原来是孙凡回来了。孙凡和孙阔是表兄弟,他之前有事请假了。
    寝室里说的话孙凡也听到了不少,他沉着脸过去,直接拿过孙阔的手开始把脉。大家都没想到,孙凡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孙阔不停地咳嗽,孙凡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那些惑冒药别吃了,他是染上了阴病。”孙凡虽然是孙阔的弟弟,但在体质上完全强于孙阔,并且对鬼魂之说略懂一二。
    原来,孙阔的体质天生属寒,容易招鬼上身。杨清和彭景琰听后都恍然大悟。
    “那现在怎么办?”
    孙凡想了想说: “我也不是驱鬼的,只是稍微懂一点儿而已,等晚上再最后确认一下吧!”
    杨清不明白晚上要确认什么,但刚才孙凡对孙阔的眼神示意却被他捕捉到了。然后,孙凡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直接上床睡觉,背对向他们。
    夜深人静,杨清的心里毛毛的。孙阔已经睡着了,停止了咳嗽声,而孙凡更是睡到打呼噜。他们两个当事人怎么会睡得这么舒心?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丝丝的红色气体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杨清!”头上响起彭景琰恐惧的声音。
    随后,彭景琰下床来到了杨清的床上。
    “你说是什么要来了,是不是孙凡白天说的那件‘确认’的事?”
    杨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因为房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开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随着红烟一同飘了进来。彭景琰抓着杨清的手全是冷汗。
    很快,红烟就“塞满”了他们的寝室。那个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竟是一个血肉模糊、少了半边脑袋、身上满是虫洞的恶鬼。那恶鬼一边走一边流着口水,拖着左腿一瘸一瘸地走向床上的孙阔。而孙阔就像上次一样,一动不动地躺着。地面满是鲜血,恶鬼的左腿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杨清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恶鬼走到孙阔的床前拉开了他的被子,血糊糊地钻了进去。恶鬼腐臭的血液沾了孙阔一身,长满水泡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看的二人恶心得想吐。


    “不行,我得去把孙凡叫起来。”
    杨清刚要起来就被彭景琰拉住了。
    “你疯啦!这一动不得被鬼发觉吗?”彭景琰正色道。
    “那怎么办?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孙阔被鬼伤害啊,他弟弟不是懂这方面的事吗?”
    “不对。”彭景琰轻声道, “你想想,孙凡平时是睡觉这么死的人吗?”
    杨清皱着眉,想想也对,难道他们是故意的?
    这时,趴在孙阔身上的恶鬼打了个哈欠,然后诡异地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它慢慢地爬下床,开门出了寝室……
    彭景琰吃惊地道: “我的天,杨清,你看到了吗t)那个鬼的腿好了!”
    杨清没有说话,只是收回望向房门的眼睛,向孙阔的腿上看去。
    果然如杨清所料,第二天孙阔的腿变瘸了,就和昨晚那个鬼瘸的是同一只腿。孙阔一脸绝望,孙凡在床边细心地照顾他,脸上尽是倦意,好像一夜没睡。
    “这就是你要确认的?”杨清有点儿气愤。
    孙凡默默地点点头说: “我只是想确认下我想的对不对,现在看来,这的确是阴病。其实除了我们活人,鬼也是会得病的,严重者还有可能魂飞魄散。因为不能带病投胎,所以要立即治好。那么要想尽快医治好,最快捷的办法就是……”
    “就是直接传染给活人对吗?”杨清接过去说道。
    “对。”孙凡叹了口气,接着说,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当一个活人被感染上阴病后,就会成为一个‘感染体’,随后,就会有更多的患病鬼来找他传染自己的病。”
    此话一出,三个人都吓待大惊失色。
    “那怎么办啊老弟,我可不想死啊!各种各样的阴病染我一身,我得多惨啊?”孙阔哭丧着一张脸,那条腿现在拾都抬不起来。
    “也不是没有办法……”
    孙凡所谓的办法,说出来简单做起来难。就是一定要找到刚死没多久,身上还保留一点点儿阳气的人,将其身上的肉用刀取下,削成小片煮成汤吃,这样吃上三天定会恢复原样。知道这个办法,杨清和彭景琰都觉得有点儿恶心,孙阔也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随后,一股股鲜血从门框缝隙里流淌下来,在门上流出了一个诡异的图案。
    “事不宜迟,还是快点儿行动吧,再晚点儿就会有更多的鬼找上来了!”孙凡说完话,直接把孙阔背了起来。
    “我俩帮你开路。”杨清顺手拿起一个拖把,彭景琰忍着血腥味儿开了门。
    只见门外是一个全身腐烂、满脸肉瘤的女鬼。女鬼嘴里一直“咯咯咯”地叫着,脸上“挂着”的两个眼球滴溜溜地转,直接盯向孙阔。它嘴角一歪,诡异地笑了,然后迅速张开血淋淋的手向孙阔伸去。
    “小心啊!”
    杨清拿着拖把准备砸下去,孙凡一转身急忙躲开了。那个女鬼扑了个空,等反应过来再要扑上去时,杨清的拖把已经用力挥下,直接穿透了女鬼软绵绵的胸口。四个人跑出寝室,将门关得死死的。
    “走吧,我知道一个小地方还流行土葬,可以方便得到尸体。在校外打车的话,估计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孙凡着急地往校门口跑。
    彭景琰还有点儿犹豫,这样去“偷”尸体真的好吗?杨清心里也有点儿疹的慌。但是,两个人的脚步都没有停下。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四个人下了车。因为时间紧迫,孙凡直接把孙阔背在身上跑。杨清和彭景琰左看右看,一脸恐慌,深怕会有恶鬼找上门来。这么荒凉的一处坟地,什么鬼都有可能出现。

本文标题:晾人杆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45.html

上一篇:它在手机里看着你 下一篇:聚魂珠

相关文章

  • 张小翠同学的阴阳眼

    【张小翠同学的阴阳眼】简介:小弟从新居的阳台上掉下去的时候,只有张小翠在家里,这时早上九点不到,楼下行人极少。 十三楼,不吉祥的数字,不吉祥的高度,让年幼的小弟脑浆迸裂,当场死亡。警察用粉笔在地上划出一团很难称得上人形的痕迹。鲜红色的血渍在地上渐渐变成褐色,小区的保安...

    2022-01-11 校园鬼故事
  • 美人妆

    【美人妆】简介:如果你到过我的大学,那么,你一定听过“肖悦”这个名字。肖悦是我们大学的名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他是一个业余的网络主播,每到傍晚下课,他就会坐在寝室的电脑前,直播网络游戏。后来,直播网络游戏不流行了,聪明的肖悦转而开始了户外直播。那个时候,进行户外直播的人很少,肖悦的粉丝因此暴涨。说是户外直播,其实,肖悦的直播节目只局限在校园内。每到晚上,肖悦就会打开手机上的直播软件,追播那些游荡在校园黑夜里的情侣。每次,他都会对那些情侣施行一些善意的恶作剧,博观众一笑。...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夜半血自流

    【夜半血自流】简介:血痕夜深了,整个寝室静悄悄的。忽然,一阵呻吟声响起,听起来很痛苦,并且一直在持续着。吴志军是个睡眠比较轻的人,他很快被吵醒了。迷迷糊糊中,他抬头朝另外几张床上看去,最后锁定了声音的来源...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它要摔手机

    【它要摔手机】简介:最后一张照片桌子上的手机是曹诺的,屏幕已经碎得不像样子,像是蜘蛛网一样,好在解锁后依稀可以看清里面有应用软件。曹诺厌恶地把手机往我面前推了推,然后手指像是被烫着一样抖了一下。我接过手机...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你陪我倒水吧

    【你陪我倒水吧】简介:我们学校的女寝室一共有三栋楼,分别为一舍二舍和三舍。一舍共有七层,我们就住在第六层,最上面的一层放着一些唱戏的道具和服装........ 走廊是很长很长的长长的走廊静的让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常常都不敢大声呼吸,生怕耳朵听到相同的呼吸声。昏...

    2022-01-08 校园鬼故事
  • 你叫田嘉慧吗?

    【你叫田嘉慧吗?】简介:名是什么,或许你会说是一个人的代号,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性命,名就是命。 那年我正读高三,在一所有着百年校龄的老校念书,学校地处幽静,连过往汽车都少得很,而且学校的前身是一所老教堂,全木制结构每当我踏在上面总觉得不踏实,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一...

    2022-01-11 校园鬼故事
  • 它在书中看着你

    【它在书中看着你】简介: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拉醒,“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孙晨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好友赵晴的惊恐的声音:“她…是她…她来找我…”孙晨一下子醒了,忙问:“谁??谁来找你了?”“李静…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呜…嘟嘟嘟”还没了解清楚,电话里已传来电话的忙音。孙晨没了睡意,李静在上一个星期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辗成肉饼,她早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赵晴面前呢…...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要换桌

    【它要换桌】简介:“我们换桌吧?”吴晓斌对汪旭说这句话时,汪旭吃惊地睁大眼睛。因为吴晓斌旁边就是校花赵莎莎,难道是赵莎莎对自己有意思,才怂恿吴晓斌跟自己换桌的?“你确定?”汪旭半信半疑,但还是飞快地坐在了吴晓斌的座位上,吴晓斌点了点头。随后赵莎莎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实,我偷偷注意你很久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画】简介:小梁是美术系学生,他很喜欢写生,一有空闲就会背着画架到处寻找优美的风景,然后把它们描绘到画布上。 有一次,小梁背着画架来到一座山上,面对着壮丽的朝阳,他灵感泉涌,很快就在画布上动起笔来。 可是,他发现自己画下的并不是朝阳,而是一幅诡异的图画...

    2021-12-31 校园鬼故事
  • 奇怪的喊声

    【奇怪的喊声】简介:由我们村到小学校经过一段十几米长的高坡路,我们管它叫小顶。那天王小海上学走到那儿,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喊:“快跳。”王小海不由自主地向前跳了一下,站好后,回头望望没有人,心里不由一抖.是谁啊?怎么喊一声就没有了呢?可自从那天以后,他路过那儿就听到有人喊他快跳,他虽然有点怕,却觉得好玩,只是不敢对人说。...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