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爬上你的头

2021-06-15 23:59:06 阅读 :

陪我去剪发

上完晚自习,赵敬异从教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同乡解小欣正独自站在操场上,手里拿着手机对着屏幕发呆。此时,天已经很晚了,手机的光芒给她的脸和长发镀上了一层淡绿色,看着竞有点儿诡异。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赵敬异好奇地问了一句。

解小欣抬起头来,神情竞有些茫然,指着手机说道: “朋友在微信圈里说,像我这样的长发女孩,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是把头发从床边垂下来,很容易招来恶鬼!”

“这种鬼话你也相信?”赵敬异不屑地说道。可看着解小欣紧张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她, “哪有他们说的这么邪乎,你们女孩子就爱听这些胡言乱语。”

说完,他不等解小欣回答,就大步向操场的一侧走去。

今晚他约了女朋友贾琳,他可不想迟到。

操场的侧面紧挨着围墙,这里没有路灯,冰冷的铁制围栏在月光中泛着清冷的光。由于僻静,这里历来是不爱走出校门的恋人们约会的好地方。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很久,赵敬异才看见贾琳急急忙忙地走过来。她刚刚洗过头发,披肩长发上面还带着晶莹的水珠。

“怎么才来?”赵敬异有些不满地问道。

贾琳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定定地看着他的脸,忽然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刚刚听人说,要是睡觉时,把头发从床边垂下来,就会引来恶鬼?”

听女朋友也这样说,赵敬异不禁苦笑了一下: “别听这些人造谣,哪有这种事情!”

可贾琳却一脸认真的样子,拉着赵敬异的手,轻声说道:“要不,今晚你就陪我去剪发吧。我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就感到头很沉,像真的有人站在我的头上一样。”

赵敬异感到可笑,可又不忍拒绝,于是留恋地摸了摸贾琳那湿漉漉的长发点点头,陪着她向学校的大门口走去。可没走出几步,赵敬异就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因为他清楚地看到贾琳的头发上蹲着一条黑影。

那是一条飘忽不定的影子,和贾琳一样,有着一头很长的头发,遮住了整个身子。奇怪的是,它的身高几乎和自己一样,却能够稳稳地蹲在那里,随着贾琳的晃动而轻轻地摇晃着。

赵敬昇急忙用力地擦了擦双眼,再次望去,却奇怪地发现影子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刚分开不久的解小欣。

听说贾琳要去剪发,解小欣犹豫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最后还是狠了狠心,决定一起去。

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赵敬异却拼命地瞪大双眼,冷汗已经溢满了全身。因为他看到那条黑影正蹲在解小欣的身后,两只惨白的手骨紧紧地抓住她的长发,沿着她的后背,在向她的头顶爬去。

污水洗头

被吓得双腿发软的赵敬异没敢声张,而是慌乱地拿出手机,给自己的一位高中同学夏寒打去电话,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听完赵敬异的话,夏寒并不怎么吃惊,而是淡淡地说道:“被这种长发鬼缠住,剪发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她们一定是睡觉的时候,头发从床边垂下去了,鬼才会顺着头发爬上来。不过,你也不要害怕,这种鬼一般不会害人,只要想办法赶走就行了。你现在就去劝阻她们,然后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用污水、最好再加一些泥土,帮她们洗头,希望这种方法可以令鬼魂感到厌恶而离开。”

“这样就行了?”赵敬异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当然不行。”夏寒说,“鬼魂都是贪财的,你去买一些黄纸和香烛之类的东西,当着贾琳和解小欣的面烧掉。记住,如果那个鬼魂对你们提出什么要求,你可以暂时答应下来,然后再告诉我,我来想办法解决。”

放下电话,赵敬昇迟疑了一下,他不敢去看那条黑影,大步走到了解小欣和贾琳的面前。然后,拉起贾琳走到一边,把夏寒的话告诉了她。

听说可以挽救自己的头发,贾琳显得很兴奋,立刻点头同意了。

那条黑影已经爬到了解小欣的头顶。赵敬昇怕被它听见,所以没敢和解小欣解释,只是谎称自己要出去办事,要她们等自己一会儿。然后,飞跑着出了学校。

接连走了好几个地方,赵敬昇才买齐了东西。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了。两个女孩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一直等在那里。

三个人沿着来路,回到了操场的侧面。

这里早已经没有了人影,脚下的杂草上也积满了露珠,月光很暗,三个人不由地感到阵阵寒意。

一个很小的水坑出现在三个人的脚前,坑里的污水散发着一股恶臭,在夜风中不断地荡起缕缕波纹。

“就在这里吧。”赵敬昇蹲下身子,示意贾琳来洗头。

虽然心里十分不情愿,但一想到这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秀发,贾琳还是拉着解小欣走了过去。

二人俯下身子,撩起污水帮助对方梳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赵敬异看见蹲在解小欣头顶的黑影,随着污水的浸润,竟然开始慢慢变淡,然后沿着她弓起的后背,缓缓地滑下来。他知道该到自己上场了,急忙从塑料袋里掏出黄纸和香烛,可双手颤抖得厉害,竟然很久也没有点着。

就在这时,两个女生忽然发出一声惊叫,脸色惨白地扑到了赵敬异的身边。

赵敬昇吃惊地回过头,一瞬间他也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

那条很小的水坑里,竟然出现了一头女生的长发,就像一条条又细又长的黑色虫子,铺满了整个水面,下面隐隐约约地露出了一张女生的脸。

更令人害怕的是,那条刚刚从解小欣头顶滑下来的黑影,竟然一头钻进了水中女生的身体里。

三个人惊叫着,撒腿就向操场上逃去。

引它上身

一直跑到操场的路灯下面,三个人才颤抖着停下来。确定了那条黑影真的已经不在解小欣的头上时,赵敬异才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连同夏寒对自己说过的话,对二人说起来。

话没说完,解小欣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被骗了,那个夏寒一定是要害我们!”解小欣大声说道。

“不会吧,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赵敬昇说道。

“我想起来了,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过,鬼最喜欢的就是污浊的地方!”解小欣的脸忽然间变得惨白,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头发说道, “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鬼不也是藏身在污水里面吗!本来我们每晚睡觉时,让头发顺着床边垂下,就已经给了恶鬼入侵的机会,现在又把头发弄脏,这不是故意在引鬼上身吗?”

解小欣的话,叫赵敬异和贾琳不由得浑身一抖。为了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敬异再次拿起电话,给夏寒打了过去。

“解小欣说得很有道理。”没想到夏寒却在电话里肯定地回答,可立刻又话锋一转, “我不是要你再烧些纸钱和香烛给那个恶鬼吗,然后再答应它提出的要求,你做了吗?”

“我……”赵敬异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个鬼现身出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你们去做。”夏寒不等赵敬昇回答,就继续说道,“现在那个鬼已经熟悉了贾琳和解小欣的气息,如果你不回去见它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

赵敬异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却发现夏寒已经挂断了电话。

三个人蹲在路灯下面,面面相觑。好久之后,赵敬异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两个女孩子,自己豁出去了。

再次来到围墙的边上,赵敬异已经被恐惧折磨得浑身瘫软。

那些纸钱和香烛还堆积在地上,在夜风中不断地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就像鬼哭。而那个小土坑已经恢复了平静,水面上依然荡漾着细细的波纹,像一张生满了褶皱的、青紫色的死人脸。

赵敬异回头看了一眼远远地跟在自己身后的贾琳和解小欣,咬着牙慢慢地走过去。

费了好大的力气,他终于点燃了黄纸。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来,跳跃的火光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吓人。阵阵冷风围着自己旋转着,不时地有腥臭味钻进鼻孔,寒气逗人。

水面却没有任何变化。

也许它已经离开了。赵敬异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想道,根本就没有夏寒说的那么严重。

他长出一口气,准备离开。

可这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赵敬异忽然觉得自己的双腿被一双冰冷如铁的手臂死死地抱住了。他惊恐地低下头,一个只剩下上半身的女鬼,正趴在自己的脚下,仰头对自己狞笑着。

女鬼的头发垂到了地面上,一张脸在月光中泛起白光,水淋淋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赵敬异的大腿上,雪白的手骨几乎陷进他的皮肉。

赵敬异惊叫一声,摔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听 我说

女鬼似乎对赵敬异并没有恶意,一直等到赵敬昇慢慢地镇定下来,才轻轻地扭动着,松开了双手。

“你、你就是刚才蹲在解小欣头顶的鬼?”赵敬异不停地向后面挪动着身体,尽量和女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确切地说,我们是两个鬼魂的合体。”女鬼的嘴巴轻轻地开合着,一条宽宽的裂缝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脖子的下面,甚至可以看见里面露出的雪白的骨头。

原来,蹲在解小欣和贾琳头顶的,是两个不同的鬼,它们都是趁二人熟睡时,从枕边的长发爬上来的。长长的发梢无形中给了它们助力,这就是女生们睡觉时都不敢把头发垂到床下面的原因。

由于两个鬼魂的目标相同,所以它们很快就成为一个强大的鬼魂合体。

“你、你要做什么?”赵敬异不敢再看它,慌乱地避开它的目光。

“我要你帮我把夏寒的头割下来!”女鬼忽然说道,吓得赵敬异差点儿昏死过去。可很快他就听明白了,原来女鬼只是要夏寒头顶的头发。女鬼的脸上忽然泛起一种可怕的笑, “我要你连同他的头皮一块给我拿来。我知道你和夏寒是很好的朋友,也知道只有控制了你的女朋友,才能进而控制你。如果你不答应的话,贾琳和解小欣就将失去她们的头发和头皮,就像现在的我一样。”

女鬼说着,忽然扯住自己的长发,用力一拉。顷刻间,它的头发就完全脱落下来,雪白的头盖骨清晰地呈现在赵敬异的眼前,而完整的头皮带着根根散发着腥臭味的头发,也被它扔到了他的脚前。

赵敬昇再次惊呼着,瘫倒在地上。

女鬼不再理会他,而是忽然间缩小了,就像一条细细的小蛇,钻进了水坑。而水坑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了。一阵冷风吹过来,把地上刚刚燃尽的纸灰刮到空中,飘舞着飞过了围墙。

直到解小欣和贾琳跑过来,扶起他时,赵敬异才猛然间清醒过来。三个人不敢再耽搁,急匆匆地跑回到路灯的下面。

赵敬异一边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边拨通了夏寒的手机。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夏寒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切,语气平静得有点儿可怕, “你不要理会它,我马上就赶过去,争取在天亮之前把问题解决掉。”

“你是说……马上?”赵敬异不由得一惊,自己的老家距离这里整整一天的车程,难道夏寒一直就躲在自己的身边不成?

“我就知道这里面有古怪。”一放下电话,解小欣就大声说道, “我和夏寒早就认识,他可不是那种随便就帮助别人的人。”

话虽如此,但三个人都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夏寒。

三个人蜷缩在路灯下面,对着面前浓浓的夜色发呆。

夏寒的说辞

夏寒赶到的时候,月亮已经落下去了,天地间被一层浓浓的湿气包裹着。

“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夏寒对着三个已经很疲惫的人说道, “其实就在赵敬异给我打第一遍电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只是还不能确定,这才叫他看看女鬼是否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你和两个女鬼之间有什么事情吧?”赵敬异试探着问道。

“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这些,我只能告诉你,如果不除掉这两个恶鬼,我和解小欣还有贾琳都会很危险。”夏寒看了一眼解小欣说道。

“那、那我们要怎么办?”贾琳焦急地插嘴道。

夏寒拉起赵敬异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俯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又把一件东西递到他的手里。赵敬异不由得睁大了双眼,还想再问什么,却被夏寒的目光制止了。然后,三个人看着夏寒如同一条鬼影,极快地消失在夜幕中。

“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哪里也不要去。”赵敬昇对着两个女生说道。

“你去哪里?”解小欣和贾琳几乎同时问道。

赵敬异摆了摆手,目光在二人的脸上轻轻地扫过,然后,猛地跺了一下脚,就向操场边的围墙走去。一直走到刚刚离开的地方,他才停下来,后背靠在结满了露珠的铁栏杆上,双眼却不停地在地面上巡视着。

那一头长长的头发还在,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满了白色的蛆虫。

按照夏寒的说法,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但对于心急如焚的女鬼来说,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相信它们很快就会出现。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一阵冷风就忽然刮了起来,紧接着,地面的杂草猛地开始抖动,那个已经消失的小水坑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的脚下。

很快,那个女鬼的脸就从水坑里露了出来,几根已经呈现出腐烂迹象的小草顶在白花花的头骨上,叫人恶心得想吐。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女鬼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然后,脸色一沉, “我要的东西你拿来了吗?”

“拿、拿来了。”赵敬异颤抖着回答,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件夏寒刚刚交给他的东西。那是一个缝制得很精致的红色布包。

“这是什么?”女生有些奇怪地看着赵敬异问道。

赵敬异不敢答话,已经做好了跳起来逃跑的准备。

女生狐疑地打开布包,刚刚揭开最后一层,忽然,一道白光闪起,一张薄薄的纸符骤然间从里面飞了出来,径直向女鬼的额头飞去。

纸符的下面,是一把很小的桃木剑,上面还沾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女鬼惊叫一声扔掉布包,扭动着身体试图躲开纸符的袭击。可是已经晚了,纸符带着一阵冷风牢牢地贴在它的额头上,那把桃木剑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深深地刺人了它的一只眼睛。

在木剑刺入眼睛的一刻,赵敬异分明看到了女鬼的脸上现出一丝复杂的神情。紧接着,一条黑影就从它的头顶跳了出来,急速地跃上了围墙的护栏。

几乎是同一时刻,埋伏在围墙边上的夏寒从阴影里跳了出来,单臂一扬,就把那条黑影打落到地上。

游戏尚未结束

那条黑影正是趴在解小欣头上的鬼魂,它显然已经被夏寒所伤,趴在地上,不停地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那个顶着一头水草的女鬼,已经被纸符和桃木剑杀死了,慢慢地融化成了一摊腥臭的血水。

“我就知道是你们。”夏寒站在黑影的旁边,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 “为了找到你们,我一直隐藏在解小欣的身边,现在这场游戏该结束了,你们已经彻底地输了。”

黑影艰难地坐起来,靠着围墙的护栏,虽然看不清它的脸,但可以想见它此时绝望的表情。

“是不是还有些不甘心?”夏寒嘲弄地说道, “三年前你们就一直纠缠着解小欣,如果不是我躲在她身边保护她,恐怕你们真的要得逞了。现在说吧,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影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你、你在保护解小欣?”赵敬昇吃惊地看着夏寒。

夏寒却没有理会赵敬异,继续逼视着黑影,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冷峻,忽然他对着黑影大喝一声: “你不说的话,信不信我也会叫你化作血水?”

也许是夏寒的样子真的把鬼魂吓到了,它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好久之后,它才慢慢地开口说话,声音很细,却把赵敬异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们和解小欣原本是高中时的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曾经相约一起读大学,一起找工作,可后来我们两个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够考上这所大学。出于嫉妒,在解小欣临来报到的前一天,我们一起去爬山,我故意在包里放了毒蛇,而自己的身上则放了驱蛇的雄黄和一些其他的药物。但谁知道,意外发生了,解小欣没被毒蛇咬到,反倒是我们两个被吓得滚下了山崖,最后落进了水里。之后,我们就想办法找解小欣的麻烦,谁知道,夏寒暗恋着解小欣,一直在暗中保护她。可是解小欣并不知道,还以为夏寒是在骚扰他,对夏寒的误会越来越深。”

鬼魂奄奄一息地说完,身上的颜色越变越淡,夏寒知道那是魂飞魄散的前兆。

风吹过荒草,发出沙沙的声音,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夏寒扭头看了一眼解小欣,只见解小欣的眼神很复杂,透出了浓浓的悲伤……

Introduce:Accompany me to cut hair finish evening to study by oneself in scheduled time, zhao Jing Yi goes from the classroom, a fellow villager that sees oneself solves small glad to standing on the playground alone, there is a mobile phone to syare blankly to screen in the hand. Right now, day already very late, the ray of the mobile phone gave her face and long hair plating to get on virescent, look at contest a little weird. "What to see, so carried? " Zhao Jing Yi asked curiously. Jie Xiaoxin raises a head to come, expression contest is a little spellbound, pointing to mobile phone say: "The friend says in small letter circle, resemble me such long hair girl, when sleeping in the evening, if hang down the hair from bedside, draw on cacodaemon very easily! " " do you also believe this kind of lie? " Zhao Jing Yi distains ground say. Can look at Jie Xiaoxin's intense pattern, still cannot help comforting her, "Which have them to say so extraordinary, your girl loves to listen to these abracadabra. " say, he differs Jie Xiaoxin replies, go to the one sidle of the playground with respect to the stride. He made an appointment with girlfriend Gu Lin tonight, he can not want to be late. The side of the playground is tight be next to enclosure, here does not have street lamp, frozen iron makes crawl floating in moon the light of chilly. As a result of quiet, all through the ages is the good place that the lovers that do not love to walk out of a school gate date here. The time that had spent an agreement is very long, zhao Jing Yicai sees Gu Lin walks over hastily. She just has washed a hair, there still is glittering and translucent drip above amice long hair. "How to just come? " Zhao Jing Yi asks a little malcontently. Gu Lin did not answer him however, look at his face surely surely however, ask indescribably suddenly: "I just listen to a person to say, if sleep when, hang down the hair from bedside, can you draw cacodaemon? " listen to a girlfriend to also say so, zhao Jing Yi can'ts help forced smile: "Do not hear these person start a rumor, which have this kind of thing! " but Gu Lin however the appearance with one serious face, playing the hand of Zhao Jing Yi, light tone say: "Otherwise, you accompany me to cut tonight send. When I just rise from the bed, feel the head is very heavy, on the head that stands in me like true somebody same. " Zhao Jing Yi feels funny, can cannot bear again refuse, be reluctant to leave the ground to feel Gu Lin then that wet long hair nods, for company she goes to the gate mouth of the school. Can not walk out of a few paces, zhao Jing Yi felt a fear, because he sees clearly,is a black shadow on Gu Lin's hair. That is the shadow of a rove, with Gu Lin, having a very long hair, obscured whole body. Strange is, its height is mixed almost oneself are same, however can firm quietly crouchs over, as Gu Lin's rock shaking gently. Zhao Jing hastily emphatically brushs double eye, look again, strange however

本文标题:爬上你的头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483.html

上一篇:微故事之橡皮擦 下一篇:纸团怨

相关文章

  • 请灵上身

    【请灵上身】简介:上完晚自习,赵敬异从教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同乡解小欣正独自站在操场上,手里拿着手机对着屏幕发呆。此时,天已经很晚了,手机的光芒给她的脸和长发镀上了一层淡绿色,看着竞有点儿诡异。“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赵敬异好奇地问了一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夺命幽魂曲

    【夺命幽魂曲】简介: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拉醒,“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孙晨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好友赵晴的惊恐的声音:“她…是她…她来找我…”孙晨一下子醒了,忙问:“谁??谁来找你了?”“李静…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呜…嘟嘟嘟”还没了解清楚,电话里已传来电话的忙音。孙晨没了睡意,李静在上一个星期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辗成肉饼,她早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赵晴面前呢…...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黑段子之寝室长

    【黑段子之寝室长】简介:我是一个夜猫子,喜欢通宵打游戏,宿舍的其他人也大都如此——除了我们的寝室长。说起我们这位寝室长,那可真算得上一位模范标兵,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更要求我们按时作息。每天他都按照学校的要求准时熄灯,督促我们关掉手机、电脑,上床睡觉,同时将门反锁,防止有人半夜偷偷跑出去玩儿。而早晨他会在天刚刚亮时叫我们起床,督促我们早读学习。...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要换桌

    【它要换桌】简介:“我们换桌吧?”吴晓斌对汪旭说这句话时,汪旭吃惊地睁大眼睛。因为吴晓斌旁边就是校花赵莎莎,难道是赵莎莎对自己有意思,才怂恿吴晓斌跟自己换桌的?“你确定?”汪旭半信半疑,但还是飞快地坐在了吴晓斌的座位上,吴晓斌点了点头。随后赵莎莎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实,我偷偷注意你很久了。”...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帮它解脱

    【帮它解脱】简介:最近,寝室的姐妹们都在讨论学校附近那个闹鬼房子的传说。虽然她们说得邪乎其邪,可我就是不信。于是,众姐妹我和打赌,说我若敢在那个闹鬼的房子里住一晚,就给我一千块钱。我觉得这钱太好赚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异路等你

    【异路等你】简介:“马玲,你……”我欲言又止的看着马玲,“怎么了?”马玲停下了刷牙。我鼓起勇气,“马玲,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马玲好笑地吐掉嘴里的白沫,“还能去哪儿?在宿舍一起和你们睡觉呗。”我认真的盯着马玲,她不像是在说谎啊。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穿着舞鞋出去了,很晚才回来。略微思量,我没有把她出去的事情告诉她,我决定今天晚上叫上马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好兄弟李黑偷偷跟踪马玲,看看马玲究竟去了哪里。晚上穿着舞鞋出去跳舞?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蹊跷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撑伞的死尸

    【撑伞的死尸】简介:晚风微拂,星光垂落。宁远牵着夏雯的手,走在花草丛生的小路上,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前方就是女生宿舍了,宁远搂着夏雯的肩,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夏雯有些害羞,将头扭向一旁,嘴角浮现出甜蜜的笑容。然而,她却突然愣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女神是只鬼

    【女神是只鬼】简介:大学校园是充满了青春和活力的地方,也是谈恋爱的大好时候,经过了高中三年的芊芊学子们,终于可以放下自己紧绷的神经,让自己的爱情在大学校园里萌发成长。我是一名刚刚步入大学的一名普通学生,我叫史龙...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如果我是你

    【如果我是你】简介:我是我们学校里的“名人”。我出名,不是因为我是高富帅,而是因为我有一个奇葩的爱好:我喜欢在明月当空的夜晚,坐在寝室楼顶,欣赏行走在校园里的人。那样我会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