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求因果

2021-06-15 23:58:39 阅读 :

半夜一点,王聪趴在写字桌上睡着了。但是王聪的手并没闲着,以正常的速度写着课题研究。一个红衣长发的女鬼站在王聪背后,附身拉着王聪的手,一边写一边笑。她嘴唇惨白,牙齿带有血红,长发垂下来盖住了王聪后脖颈。

王聪恍然坐起,满头大汗,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到红衣女鬼了。王聪收拾了一下写字桌,接了一杯水喝下。忽然,他发现室友秦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躺着,表情僵死,由于是侧睡,那只睁着的眼睛刚好盯向自己。

王聪连续回头看了几次,才忽然想起,秦逸这样完全是为了自己。

三天前,王聪第一次梦到红衣女鬼的时候便和大家说了寝室里有女鬼,但是没人信,而他第二次梦到之后又说了,这次秦逸相信了他的说法,并且决定帮他证明寝室是否有女鬼。

昨天,秦逸告诉王聪他已经掌握了见女鬼的方法,并叮嘱王聪这两天尽量晚点睡,以勾引女鬼现身。

秦逸说,左眼为阳,右眼为阴,晚上睡觉闭上左眼睁开右眼,就能看到正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比如鬼。 王聪虽然不知道秦逸是如何做到只闭一只眼睡觉的,但是他相信这种说法。

太晚了,该睡觉了。王聪这样想着并关掉了台灯,寝室瞬间陷入黑暗。王聪扶着铁床上到上铺,还没迈上双腿,就听见下铺的秦逸从床上跳了下来。

秦逸同样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却指着王聪的枕边大吼道: “在这里,她在这里,她躺在这张床上,头枕在这里。”

王聪爬上床的姿势还没来得及调整,他的头部和枕头距离很近,忽然听到了秦逸的话,王聪几乎是整个人仰翻下床,摔倒在地。

王聪什么都看不到,但他相信秦逸的话,所以完全能在脑海中构思出此刻女鬼的形象:她一定是仰躺在床,侧着头盯着自己,头发沿着床沿垂下来……

秦逸俯身在自己床上翻了半天,忽然说道: “这下坏了,我的苹果不见了。”

王聪以为秦逸会有什么办法驱鬼,于是帮忙说道: “你的手机在床头,你看到没?”

秦逸显得有些焦急: “我说的是我的小苹果。”

“还有心情唱歌?”王聪哭笑不得。

忽然,秦逸像是听到了窗台有声音,转头去看,大概盯了窗台五秒钟,他才说道: “小苹果被女鬼拿走了,她跳窗户出去了。”

翌日,秦逸把昨天的事儿解释给王聪道: “昨晚上,我事先准备了一个小苹果放在床头,为的就是在发现女鬼后吃掉苹果,然后再将她降服。”

王聪更加不明白了: “吃苹果,然后就能降服女鬼?你以为你是吃菠菜的大力水手啊?”

秦逸无语,只好进一步解释道: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睡觉”的办法是秦逸前些天求来的,而求来这种能力的方式便是“求阴果”。

午夜十二点,拿好水果放在十字路口,并在水果下面放好一张写好需求的白纸,比如:这次的“夜里能见到鬼”的方法。除了这两样东西,还要摆放好厚厚一沓冥币和一根点燃的蜡烛。一旦路过的鬼魂能够满足你的要求,它们就会自动吹倒蜡烛,蜡烛倒下会燃烧掉冥币,也就算是和人类完成了这次交易。而这个时候,水果的颜色会发生变化,吃掉水果,就会获得了该能力,而且该能力的使用方法也会写在白纸上。

秦逸的两种要求是同一时间提出来的,所以他的两个能力的要求应该是同一个鬼提供的。第二个苹果的能力恰好是和第一个苹果能力相关,使用时只需吃第二个苹果后睁开左眼,以将闭目时凝聚的阳气瞬间照射在鬼物身上,以封住鬼物行动。然后两分钟不眨眼,鬼物便会因为阳气过剩而自燃。

“可惜了,第二个苹果被女鬼带走了,唉!”秦逸有些遗憾地说,

“听起来好诡异,如果用别的水果没问题吗?比如香蕉,西红柿。”

“你们家西红柿是水果啊?”秦逸吐槽完又问了一句: “女鬼是因你而来的,现在你应该反省一下为什么会招鬼了吧?”

王聪愕然,虽然梦到了女鬼三次,但没能有一次看清她的脸,这让寻找原因变得无从下手。

“我也试一次吧,也许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王聪感到有些荒唐,竟然为了知道为何见鬼而选择了求其他鬼。他找来一张纸写下了如下要求:

本人见鬼了,一周内梦到该女鬼三次,而且她还出现在我的寝室,她不害我只是缠着我也不妥吧,跪求一种办法让我知道她为何纠缠我。

整整一天,王聪和秦逸都呆在教室里,夜里十一点多,他们离开教室带上了需要的东西出了校门。

午夜零点,十字路口,阴风阵阵。

王聪摆好水果白纸冥币和蜡烛,大概等了十几分钟,蜡烛倒了,冥币开始燃烧……

“成功了吗?”王聪有些迫不及待。

这一次,秦逸因为拥有了阴阳眼的能力,他很好奇这个过程中是否能看到鬼魂,所以他闭上了左眼,只用右眼看向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处,一个红衣女鬼蹲在地上在白纸上写字,她全身湿透,衣服和头发都在滴水,眼神偶尔盯着白纸,偶尔会斜视一眼秦逸。

秦逸想把见到的内容说出来,可是不知为何他没了勇气。女鬼写完字后已经飘到秦逸面前,将手搭在秦逸的肩上说:“再多管闲事,小心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聪小心翼翼地收好苹果和白纸,白纸上面写着:

找一个女生来帮忙吧,你吃掉苹果后可以将脑海里关于那个女鬼的所有念想都集中在找来的女帮手身上,这时,你便通过这种办法用精神复刻出了一个假的女鬼,尽管如此,你问她问题,她还是回答你的。

看完这个方法,王聪第一时间想到了肖茵。肖茵曾主动表达过要和王聪在一起的想法,所以她肯定会帮王聪这个忙。

又是一天晚上,王聪联系肖茵说明了情况,并约定在校园一角见面。

秦逸一直怀疑红衣女鬼写的内容的真实性,但考虑到女鬼之前对自己说的话,他一直没敢将这件事告诉王聪。王聪走后,秦逸只能和室友金凯文闲聊。

这几天,秦逸和王聪连夜折腾,金凯文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内容,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他竟然语出惊人: “我知道女鬼为啥缠着王聪。”

“啥,你知道?你快说……”秦逸急切地盼着下文。

“徐占峰还没回寝室,所以我才敢告诉你这些。一周前,我发现徐占峰买了一兜子水果和一书包冥币,他晚上从寝室鬼鬼祟祟溜出去后,我一好奇就跟踪了他。跟踪了很久,才发现他带着那些东西去了坟地。坟地里野猫乱叫,阴气森森,徐占峰却一点儿不害怕地走进坟地中央,平躺在地,然后将那些苹果全部摆在自己身上。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徐占峰竟然高声朗诵起来: ‘我徐占峰愿意敬贡自己的身体灵气,只求一鬼帮我做一件事。’果然,他刚说完一个红衣女鬼就出现在她身前,我当时害怕极了,只好悄悄走开,走开的时候我听到了王聪的名字。”

“你为什么不早说?”秦逸有些责怪的意思。

“本来我想告诉王聪,可是他只说梦到鬼并没有怎么样,我觉得他没事,所以没必要说。”

秦逸点了点头。徐占峰的行为是典型的“供阴果”,是一种比求阴果效果更好的方式,因为他在提供了冥币的同时还把自身的灵气通过苹果供给了鬼。

可是徐占峰的目的是什么?女鬼又为何迟迟没有伤害王聪?

秦逸再次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王聪,但终究没打。

王聪在校园角落见到肖茵之后便将苹果吃下了,之后他聚精会神地看着肖茵,直到肖茵的轮廓越来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是红衣女鬼。

王聪克制住自己的恐惧情绪,开始问问题:“你是谁?”

“对你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鬼。”

“为何要缠着我?”

“受人之托。”

“这个人是谁?”

“我不能说。”

“你到底要怎样?”

“要你死!”

“你要怎么做,我怎么会乖乖去死?”

“老实告诉你吧,你昨天‘求阴果’的时候,是我接了你的请求,所以我骗了你,现在是你帮我成功进入到这个女生的身体中。嘿嘿,你的室友秦逸看到了我,却没有告诉你,看来……啧啧。”女鬼说, “我这几天经常在你身边观察你,包括你洗澡的时候,所以我知道你很多秘密,你暗恋刘美晴吧?”

“你……”

“如果我控制喜欢你的人杀掉你喜欢的人,你会很开心吧?”

“……_

”如果你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那么天亮之前,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王聪终于明白了,有人要害死自己,而且还是做足了准备才施行的这个计划,逗人自杀,真是高明的杀人手法。王聪绝对不会让肖茵杀死刘美晴的,为了不让两个女生因自己而死,王聪只能艰难地作出决定: ”好,但是临死前,让我知道是谁要害死我,可以吗?“

女鬼想了想,附在王聪耳边低声说出了几个字。

王聪走后,女鬼不禁佩服委托人的思维缜密。一周前的那晚,她接受委托的时候,对方便把整个计划全部说了出来,而且目前来看,一切和计划中的内容完全一样。对方为了让自己帮忙,竞提出了十分有诱惑力的条件:在占据肖茵的身体后,她可以以肖茵的身份重新活下去。

”这种人比鬼还恐怖。不过……嘿嘿。“女鬼摇了摇头,将覆盖在肖茵外面的灵魂收进肖茵体内,随后兴高采烈地奔回寝室, ”现在,我叫肖茵啦,我叫肖茵,肖茵,不错的名字。“

王聪死了。他吊死在了篮球场上,头如泄了气的篮球一样低垂着,死相十分难看。王聪的尸体被及时处理了,同时消息也在学校炸开了锅。

王聪的寝室里坐着两个人:秦逸和徐占峰。

对于王聪的死,徐占峰感到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再也不需要担心有人打刘美晴的主意了。从此以后,徐占峰和刘美晴两情相悦,在一起只是早晚的事儿了。

秦逸脸憋得通红,最终,他还是忍不住要替王聪讨回一个公道: ”王聪是我们一起住了三年的室友,他死了,你却很高兴?“

”我很悲伤,但我更高兴。“徐占峰的回答说明女人永远比兄弟重要。

”至于吗?他也喜欢刘美晴,说明你家刘美晴足够优秀,多一个人喜欢有什么不好?他明知是你的室友,所以一直压抑着对刘美晴的喜欢不表达出来,就是怕影响大家的关系。你却杀了他,至于吗?!“秦逸很是愤怒。

”开玩笑,我杀了他?他明明是自杀的好吗!“徐占峰一脸无辜的表情。

”你小子少跟我装蒜。“秦逸抓着徐占峰衣领将徐占峰推到墙边。

”我发誓,我没杀王聪,如果我杀了他,让我今晚就死。“

就在这时,一颗苹果从虚掩着的门缝滚进寝室,苹果上面写着五个红色的字:今晚谁会死?

秦逸追出走廊,并没看到任何人,再返回寝室,发现徐占峰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见到徐占峰举刀后,秦逸凭借两年的空手道经验瞬间抢下了水果刀,同时将徐占峰按倒在地,将水果刀架在徐占峰的脖子上。

”别、别乱来。“

”是你先乱来的吧?“秦逸有些无奈,刚想继续质问下去,发现手机来了短信,是金凯文发来的:

秦逸,今晚尽量别回寝室,白天我发现徐占峰藏了水果刀在身上,不好说他要干嘛,如果你没回寝室就不要回去了,如果回去了也要倍加小心。 金凯文的提醒有些晚,好在秦逸掌握了主动权。

”你还想杀人?我跟你讲,十个你都未必打得过……“秦逸差一个字没有说完,便感觉右肾的位置挨了刀子。

徐占峰趁机反抢下金凯文的刀子,又在秦逸身上补了几刀。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很久之前就收到了金凯文的短信:

王聪死了,但因为刘美晴的原因,秦逸已经认定是你杀了王聪。他和王聪关系要好,肯定会替王聪报仇,如果他向你质问王聪的事,你最好逃吧。哦对了,他学过空手道,你最好别反抗,如果你想要反抗,一定要在身上藏两把刀子,并故意让他夺取一把,这样你才有机会出其不意保护自己。

这条短信隐藏了严重的心理暗示,但是徐占峰根本看不出来。

徐占峰缓缓站起,全身已经被汗液浸透了。洗了个澡,同时还打了个电话谢了谢金凯文,徐占峰穿好睡衣从卫生间出来,赫然发现刚才还躺在地上流血不止的秦逸不见了。

秦逸醒来时闻到了轻微的荒野的味道,再看看周围,发现零散分布在周围的坟包以及坐在身边的黑影。

”你是……“秦逸感觉到伤口仍隐隐作痛,所以说话尽量简洁。

”谢谢你,是你让我想明白了一切。“黑影转过身,一张熟悉的脸庞露了出来。

”王聪,你没死?“

”说来话长……“王聪把红衣女鬼的事情全都说了,然后又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女鬼最后告诉我的名字是金凯文。以它的立场,我本来不打算相信它的话,可是它当时说那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的眼睛,很随意地就说了出来,这让我犹豫了很久。最终,我确信它并没有说谎,因为如果它讲的是谎话,它应该盯着我的眼睛并从我的眼神来判断出我是否相信了它。另外,它曾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差一点儿就被它给忽悠了,我想你没告诉我那晚就是这个女鬼接受了我的请求,一定是有原因的。“

”对不起,我只是单纯的恐惧。“秦逸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马上又想起自己已经是身中数刀的人了,怎么还没死昵?

王聪看出了秦逸的疑惑,只好把自己没死的事情先说了。

当晚,女鬼虽然说出王聪今晚必须死,但是语境颇深,王聪仔细思考,竟然想出了活命的办法。他来到坟地,虽然什么都没带,但是开出了绝对诱人的条件:只要有鬼来代替自己假死,他愿意付出自己的身体做容器,使用期限没有截止日期。

”现在,他仍然在我的体内沉睡着,恐怕以后我就变成双魂人了。“

”那我呢?“

”我擅自替你做主,现在你和我一样,体内也有一个鬼,等他醒了会找你聊天的。“

秦逸咽了咽口水,默不作声。

”金凯文处心积虑,目的绝非我一个人,他利用女鬼害死了我,又利用我的死和徐占峰害死了你,现在应该是他除掉徐占峰的时候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太痛了,我走不动。“

王聪拿出两个苹果,递给秦逸一个: ”这是‘切魂阴果’,你吃下后就会将体内的鬼切换出来,它是感觉不到疼的。“

徐占峰见金凯文回到寝室便把秦逸不见的事情说了,并询问自己是否算正当防卫。

”徐占峰,你可以啊,被我利用成这样,你还没发现吗?“金凯文拿出一个苹果攥在手中说。

徐占峰思考了一会儿,忽然大彻大悟了一样: ”你……你耍我,不是你的短信我不会杀人啊!“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金凯文将苹果递给徐占峰: ”吃掉它,然后你的指纹会随之改变。这样的话,秦逸死不死都和你没关系了。“

徐占峰笑了笑,忽然抽出刀子刺中了金凯文的胸口,随后,他一刀接一刀地刺出。

金凯文口吐鲜血,用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徐占峰。

”你这么坏的人做了坏事是要遭报应的,我就替天行道灭了你!“徐占峰接过苹果, ”谢谢你的指纹改造阴果,吃掉这个,你的死就和我没关系了。“

金凯文倒在地上喘着粗气,显然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徐占峰摆了一道。

王聪这时刚好和秦逸两个人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四个人再次聚齐,全然是另一种气氛。

金凯文点了点头,他明白自己之所以会被徐占峰耍是因为王聪抢在了前头……没想到费尽心机,王聪、秦逸竟然都没有死。

”金凯文,你处心积虑害我们是为什么?“王聪问。

”因为看不惯啊,你们可以有女生示好而我没有我不能忍,不过最不能忍的是明明有人喜欢你们,你们却非要喜欢别人,不懂得珍惜的人,该死啊。“金凯文用尽全力说着,他十分清楚自己随时会死, ”王聪,你没死,一定是使用了比供阴果还要极端的出卖灵魂。你得不到刘美晴,哈哈,你们都不得好死的。“

秦逸转头看向王聪: ”我们现在算活人还是算死人?“

王聪皱着眉头脸色极为难看,他没有回答秦逸的话,而是问他是在哪里知道”阴果“这种事儿的。

秦逸打开电脑,登陆了校内网,然后打开了一篇陈年旧帖。帖子是十年前发的,很多管理员都试图删掉这篇帖子,可是帖子不死不灭,一直挂在校内网上。

王聪不断浏览帖子上面的内容,终于在最后看到了想要看到的内容:

阴果之所以用水果来做媒介,是因为使用水果就是在向鬼表明这是一场交易,你出钱,它们出方法。双方交易之后互不相欠,但凡食用”阴果“之人,会慢慢被贪念驱使灵魂,最终因为无法满足而向鬼魂们提出不用水果作媒介的直接要求,这是出卖灵魂的献祭。这样的人最终灵魂会被吞噬,所以……

”所以并不存在双魂人,我们会被吞噬。“王聪表情呆怔,似乎预见到了最终的结果。

同一个夜晚,还有一个人也登陆着校内网看着自己发的帖子。她通过网络可以直接见到其他正在看这篇帖子的账号,不禁觉得好笑。

不久前,刘美晴只是觉得自己又有些变老的趋势,于是稍微向笨乎乎的徐占峰表达了一下好感,并告诉徐占峰自己平时特别爱逛校内网。

这天之后,徐占峰整天逛校内网,必然结果是他看到了那篇无法被删除的帖子,然后把上面的内容告诉了秦逸和金凯文……

”想不到短短几周的时间,我马上就能得到几个新的灵魂了,这下子要变得更美了呢!“刘美晴缓缓地站起,拿起手机通知了为自己谋事的几个鬼魂。

然而,当刘美晴联系到那个红衣女鬼时,她被拒绝了。

”美晴,你虽然是百年老尸,但是你下在我身体里的诅咒已经被驱散了,想知道驱散的方法吗?“

刘美晴当然不信: ”怎么可能,这……“

”这什么这……如果我把这个方法告诉你其他的手下,恐怕没人还会跟随你了吧?“

刘美晴的脸都快被气绿了,这一生气,脸上的皱纹忽然又增多了好几个。

与此同时,红衣女鬼已经挂了电话,并且拨打了王聪的电话: ”喂一“

”你是……“

”我是那个红衣女鬼,希望我接下来要说的信息可以帮到你。还记得我拿走的那个秦逸的苹果吗?如果一个人吃掉另一个人的阴果,会得到相反的效果,有意想不到的正面作用,我暂且称之为‘阳果’。“

王聪感到非常惊喜,似乎还有机会?

Introduce: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 bit, wang Cong bent over to be asleep on secretary. But Wang Cong's hand does not have at a loose end, keeping task research with regular rate. The female ghost that a red body length sends stands in Wang Cong backside, add the hand that playing Wang Cong personally, write at the same time laugh at the same time. Her lip is ghastly, the tooth contains blood red, long hair hanged down to cover the neck after Wang Cong. Wang Cong suddenly sit up, sweating, this has been the 3rd his dream to red garment female ghost. Wang Cong cleared away secretary, received a cup of water to drink below. Suddenly, he discovers ease of roommate the Qin Dynasty opens an eye to shut an eye ground to lying, expressional be dead as mutton, because be side,sleep, the eye that opening only then just is stared at to oneself. Wang Cong looked round a few times continuously, just remember suddenly, qin Yi is for oneself completely so. 3 days ago, first time dream goes to Wang Cong red garment female ghost when said to there is female sinister plot in the dormitory with everybody, but nobody letter, and after the 2nd times the dream arrives, he said again, this Qin Yi believed his statement, whether does and the decision helps him proof dormitory have female sinister plot. Yesterday, qin Yi tells Wang Cong he had mastered the method that sees female ghost, exhort Wang Cong these two days as far as possible behind schedule sleeps, with accost female ghost shows a body. Qin Yi says, different key point is this world, right eye is shade, sleep in the evening close different key point to open right eye, with respect to the thing that can see normal person cannot see, for instance ghost. Although Wang Cong does not know Qin Yi is how to accomplish what shut an eye to sleep only, but he believes this kind of statement. Too late, should sleep. Wang Cong is thinking so and put out desk lamp, dormitory instant is immersed in darkness. Wang Cong is helping iron bed up to go up upper berth, had not stridden double leg, the Qin Yi that hears lower berth jumped from the bed. Qin Yi is to open an eye to close a key point likewise, but the path of bedside big growl that he is pointing to Wang Cong however: "Here, she is here, she lies on this piece of bed, headrest is here. " the pose that Wang Cong mounts a bed still does not have there's still time to adjust, his head and pillow distance are very close, heard Qin Yi's word suddenly, wang Cong is to rectify an individual to admire almost break up get out of bed, trip is in the ground. Whats cannot see Wang Cong, but if he believes Qin Yi, can go out completely in the conception in brain so at the moment the figure of female ghost: She is to lie on one's back certainly in the bed, move head is staring at side oneself, the hair hangs down along bed edge body of Fu of ease of …… the Qin Dynasty broke up a long time on him bed, suddenly say: "This falls bad, my apple disappeared. " Wang Cong thinks Qin Yi can have sinister plot of what method drive, help then say: "Your mobile phone is in the head of a bed, do you see not? " Qin Yi appears a little anxious: "What I say is my small apple. " " does intentional still affection sing? " Wang Cong finds both funny and annoying. Suddenly, qin Yi resembling was to hear windowsill phonic

本文标题:求因果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xiaoyuanguigushi/502.html

上一篇:走路不要玩手机 下一篇:遗失之物

相关文章

  • 补魂

    【补魂】简介:宁小萱在原来的学校时,因为不堪忍受小混混的骚扰,回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来在父母的张罗下,便转来了这所新学校。今天是宁小萱来新学校报道的第一天,白天她忙碌了一天,终于弄妥当一切,晚上就一个人去了大教室上课。没想到大教室的风扇坏了,宁小萱从小就怕热,坐了没一会儿就热得受不了,悄悄地从教室里溜了出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聆听者

    【聆听者】简介:晚自习下课后,所有人都争着抢着往门外冲,只有黄佳怡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唉声叹气。最近烦心事太多,搅得她上课都没有心思。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黄佳怡开始偷偷地哭,身旁也没有人能安慰她,她便越想越觉得委屈。...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走路不要玩手机

    【走路不要玩手机】简介:汪源和室友张天在校外吃完夜宵,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夜色中的校园就像一座墓园,黑雾朦胧,寂静一片。汪源有些无聊,因为张天一直边走路边玩着手机,看他满脸幸福的笑容,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和女友聊天儿。...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夺命幽魂曲

    【夺命幽魂曲】简介:走廊里漆黑一片,只有写着“紧急出口”的指示灯上泛着暗淡的绿光。“啪嗒——”这声音像是有人光着脚从高处跳到地面上,在这寂静无声的教学楼里显得异常刺耳。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它正在向我走来。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了一眼:逆光下有一个人影像是在搜索什么。我不由得开始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会一时意气用事,接下了这个鬼差事?我赶紧蹲回教室中心的蜡烛旁,而那根白蜡烛的火苗已经变成了蓝色。...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谁更胆大

    【谁更胆大】简介:学校老式的宿舍楼翻新补建,所以部分住校生都被学校安排在了一座公寓中。环境不怎么好,而且人员分布得很不均匀,不一定都是原来寝室的人。陈燕子被分到了907室。庆幸的是,以前的两个室友——程雪和高媛也和她住在一起,剩下的一个是完全陌生的新人,叫冯韵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冯韵婷的长相美到三个女生看了连连惊叹。...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魂框

    【魂框】简介:康志高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件诡异之事,这种现象持续好几天了,他不敢告诉任何人,怕别人说他是个怪物。原本又胖又黑的康志高,身体变得越来越瘦,皮肤变得越来越白皙。他这个样子惹得一些女生眼红不已,纷纷前来向康志高取经,询问他减肥成功的秘诀。康志高有苦难言,就胡编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来应付。...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爬上你的头

    【爬上你的头】简介:佟小美自幼娇生惯养,对同学和老师的态度傲慢暴躁,所有人都不喜欢她。一天,佟小美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橡皮擦带到了班级里。她举着那个精致漂亮的橡皮擦和全班同学炫耀:“这橡皮是我爸爸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国内那些货啊,根本不好用。”...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异路等你

    【异路等你】简介:“马玲,你……”我欲言又止的看着马玲,“怎么了?”马玲停下了刷牙。我鼓起勇气,“马玲,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马玲好笑地吐掉嘴里的白沫,“还能去哪儿?在宿舍一起和你们睡觉呗。”我认真的盯着马玲,她不像是在说谎啊。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穿着舞鞋出去了,很晚才回来。略微思量,我没有把她出去的事情告诉她,我决定今天晚上叫上马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好兄弟李黑偷偷跟踪马玲,看看马玲究竟去了哪里。晚上穿着舞鞋出去跳舞?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蹊跷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冤魂校舍(上)第一章

    第一章 我是一个男生,大前天晚上一屋子的人都觉得没什么事做,又睡不着,就决定打骚扰电话。然后就随便拨了一个女生寝室的电话。在电话中我以一种非常郁闷的口气说我现在背...

    2021-09-02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