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池里的尸体 - 医院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医院鬼故事 - 尸池里的尸体

2021-12-13 09:01:34 阅读 :

  夜里像是看不到边际的黑色丝绒幕布一般,令人绝望地下陷,这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蜷缩在办公室里的那张满是污迹的沙发上,四肢冰凉,浑身的颤抖。薄薄的木门紧紧闭着,房间里面充斥了来苏水与福尔马林药水混合的怪异气味,走廊外面传来了断断续续而又忽高忽低的哀伤的哭泣声。那似乎是婴儿在绝望地哭泣,细小的如野猫在吟叫一样,阴冷的风嗖地一声从破了一半的窗户里面灌了进来,这婴儿的哭声立刻就被阴风割裂得若有若无。而我继续蜷缩在沙发上,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我是被表弟的 电话 所惊醒的,他说有事情要马上到解剖楼来找我。
  表弟比我小了将近十岁,在学院里面里教病理学,我很是羡慕他,每天都可以穿得干干净净衣冠楚楚站在阶梯教室的讲台上,拿着麦克风给三个班的学生讲大课。而我就没有这么幸福了,我也算是医学院里的老师,不过只是解剖实验课里的助教,说是助教,其实就是在解剖楼里做一些打杂的事情。比如说做离体兔肠应激反应实验时,教学生怎样用榔头对兔子执行死刑;又比如说,面对骨骼标本,教学生怎样分辨胫骨与髌骨;又比如说根据“上房下室左二右三”的口诀教学生辨认左右心室左右心房。
  而在我的助教生涯里面,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把泡得已经呈粉红色的尸体从尸池里面捞到解剖台上——那尸池可真是大,长三米宽三米,连深度也是三米。尸池里灌满了福尔马林,散发的气味常常会令第一次走进解剖楼的学生呕吐不已。当然,对于我来说,这气味早已经让我习惯了,我并不认为福尔马林的刺激性气味与尸体的腐臭味混合后,会令我的胃部有任何的不适。不过搂着全身滑腻蘸满药水的的粉红色尸体也的确不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
  另外一件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则是做一个解剖楼的看守者。每天的晚上,我都是住在一间废弃的办公室里,喝着老白干,听着楼外的风声,然后慢慢的进入梦境。
  表弟在接近午夜的时候来到了解剖楼,他大叫了几声后,我走出二楼的办公室,小跑着通过了充斥着穿堂风的走廊,然后下楼为他打开了紧锁的铁门。我一看到表弟差点没认出他来——他双眉紧蹙,眼眶深陷,头发湿漉漉地纠缠在一起,手里提着一瓶金六福,看上去神情黯淡,没有一点精神,哪有医学院第一麻辣教师的风范?
  我打趣地说:“老弟,怎么了?让女勾了魂?”表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别说了,哥,上去陪我喝酒吧。”
  我们上了楼,才发现刚才我走出办公室时,竟不小心把门带上了,而我却没带钥匙。表弟见了,说:“没事,我们随便找个屋喝吧。”
  我缩着脖子看了一眼冷冰冰的充满来苏水与福尔马林气味的走廊,然后对他说:“这幢楼里,没锁的房间只有解剖室。”是的,只有解剖室没锁门,那间屋里全是泡得变成粉红色的尸体,又有谁会来偷尸体呢?
  毕竟表弟也是医学院临床医学毕业,读书时就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尸体,所以他并没有表示反对,和我一起走进了解剖室。
  解剖室靠最里面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水泥池——长宽高都是三米的尸池。尸池前是一张张长课桌,上面摆着或高或低的玻璃瓶,瓶里盛满了福尔马林,药水里浸泡着各种器官。我和表弟随意找了一张课桌坐下,我刚找了两个玻璃杯,表弟就对我说:“你把这瓶子放一边去,我见了觉得心里瘆得慌……”
  我看了一眼,这桌子上摆着一个玻璃瓶子,瓶子里是一个还未成型的婴儿,组织早就僵化了,但婴胎的一双眼睛却很大,就如一对死鱼眼一般,直勾勾的盯着表弟手里的金六福。我哑然失笑,然后将玻璃瓶扭转了180度,只留了个只有几缕稀疏发丝的后脑勺对着我们。
  我给表弟倒了一杯酒,然后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瞧你一副落魄的模样。”
  听了我的话,表弟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脸颊两边簌簌地滑下几行汗液。他哑着 声音 ,颤栗地说:“哥……我……我……我杀了人!”
表弟告诉我,他刚才杀了陈洁。陈洁我是知道的,她是表弟系里大三的学生,面容姣好,身材火爆。在学生之间不止一次的非 官方 评选里,她被推为了系花,即使连我这么一个常年都闷在解剖楼里的中年人,都知道陈洁的存在,就足以证明她的名气有多大。但我的确没有想到,表弟竟然和陈洁搞到了一起,而这事还没有传得沸沸扬扬,看来表弟的保密工作也做得不错。可他为什么会杀了陈洁呢?
  表弟的脸涨得通红,他吞吞吐吐地说:“是这样的……我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就是用来和陈洁幽会的……激情的时候,她喜欢我绑着她……还喜欢在高潮的时候让我用手掐她的脖子……”表弟猛地喝下一杯酒,然后剧烈地咳起了嗽。我拍了拍他的后背,等他平静下来时,继续说,“今天我们还是这样激情的,等我也平静下来时,扔给她几团纸巾,她却依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才发现她已经死了……”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尸池里的尸体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2415.html

相关文章

  • 白色圈套

    【白色圈套】简介:他为什么自杀这里,是实习药剂师的宿舍。午夜时分,安静得像一方小小的坟墓。陈羡芸睡得很香,但她还是感觉到了身上的重压。没错,此时此刻,有一个东西正压在她的身上,并且从她的腿部顺着腰身向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护士亲身讲经历过的灵异事情

    【护士亲身讲经历过的灵异事情】简介:我朋友是护士,虽然工作只有几年,但还是经历了一些灵异的事情 1、一天上夜班,凌晨两三点的时候一个人在治疗室配液,忽然听到一个女人小声唱歌,是那种低声吟唱,幽幽的,没有方向,当时浑身起满鸡皮疙瘩,再没敢一个人去治疗室 2、又一个小女孩死了,第二天...

    2021-12-03 医院鬼故事
  • 地下二层的秘密

    【地下二层的秘密】简介:你听过咱们医院的传说吗?“刘荟入职第一天,住院医师邱赫就神秘兮兮地问她。”什么传说?跟我们有关系吗?“刘荟问。”地下停尸房的传说,是一个禁忌。“得知刘荟还不知道,邱赫暗自欣喜,开始卖关子。...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开的急救车

    【谁开的急救车】简介:刘晓春半夜11点被推进产房。就在产房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刘晓春努力地回过头,望了常霆一眼,这一眼,像求助,常霆的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差一点儿出来。这9个月不容易,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秘密窗

    【秘密窗】简介:1.住院我平静地躺在干净洁白的床上,身上小码的病号服,裹不住我瘦得只剩骨头的身体。我看了一眼旁边的病友,我住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住在这里了,听那些碎嘴的小护士们说,他已经躺了快两周了。...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黑段子之治病

    【黑段子之治病】简介: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小云终于考上了公务员。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喜悦,现实马上跟他开了天大的玩笑:他原来报考的那个职位已经给某位局长的儿子顶上了。政府人事局出于所谓的补偿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菊开的那夜

    【菊开的那夜】简介:今天是我第一天值夜班,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在这所医院呆久会疯的,这是我的一个同志说的。 我现在已经要疯了,我看着值班室里的一片狼籍。我的床上摸上去有一种滑腻的感觉,好像有虫子爬在手臂上的感觉。我虽然没有洁癖,但已经有点恶心。 床上的蚊帐上满...

    2021-12-08 医院鬼故事
  • 孤独世界

    【孤独世界】简介:深夜,关时飞拉着瑟瑟发抖的陈乾,溜进了太平间。关时飞来到停放尸体的冰柜前,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一个浑身结满了冰霜的尸体被拉了出来。“它就是那个寻宝专家?”陈乾瑟缩在关时飞的身后问。关时飞看了看尸体惨白的脸,点了点头。“这尸沉脑海之术真能引出死人生前的记忆?”陈乾又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阴间医生

    【阴间医生】简介:这是一家诊所,表面上普普通通的诊所,坐落在街区的最尾角。这家诊所经营了有十多年,四周围的街坊都对它熟悉不过,也是街坊的救命之所。但是这家诊所有个特点,就是每天六点准时关门不再接待病客。...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血草莓

    【血草莓】简介: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医院不干净,小伟和小刀是小偷,这天两个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得手了,小刀说道,他娘的,上次在公交车上,刚想伸手去偷,他娘的,被发现了,还好还没动手,小伟说道,别说了,我也好不到哪去...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