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鬼故事 - 新聊斋之神秘的天眼

2021-06-16 00:06:22 阅读 :

    漆黑如墨的夜,噼里啪啦砸着的大雨,轰鸣着的滚滚猛雷,呜咽着的救护车……315国道上匆匆奔忙的医护人员,凄婉哀凉,悲痛欲绝的亲属。血染红了地面,顺着马路旁的矮槽,混合着冰冷的雨水往地下汩汩地流着,我看到了我面目全非的脸,被车碾压的支离破碎的身体,还有蹲在一旁悲痛欲绝的女友,丽,我知道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它黑暗、阴森、没有光明,只有撕心裂肺地鬼哭狼吼,可我不忍心离去,我想陪着我可爱温婉如水的女友,尽管我不能说话,尽管我再也触碰不了她香软的肌肤……
    警务人员疏散着围观的人群,我清晰地看到他们惊骇的表情,也能听到他们的叹息,“哎,多年轻的一个小伙子,开那么快干嘛,不知道地面打滑吗?”接着一个阿婆又说,“谁知道啦,现在的年轻人,都爱追求刺激,飙个车啥的。”我想辩解,“不是我年轻气盛,也不是我不知道路况不好,我只是想早点见到丽,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答应过她,一下班我就赶回去,陪她看电影,点蜡烛,许生日愿望。”可这一切都成了泡影,我还是没有来得及告诉她,亲爱的,生日快乐。
    医生将我的身体(或者是遗体)抬上了救护车,我看到他们将氧气瓶按到我的鼻孔处。丽也跟了上来,满眼的泪花,如飘落的梨花雨让人心疼,她守候在我的身旁,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一遍一遍地呼喊着我的名字,我的魂灵就站在她的身后,我很想去亲手抚摸着她颤栗着的肩膀,告诉他,我一直都在,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可当我尝试着靠近她的时候,空气中竟然流淌着强大的气力,让我近不了她的身。原来这就是——天人永隔,阴阳相别。医生还在忙碌着,他们在我的胸腔处不断地按压,我口中不断地冒出粘稠的血液,染红了洁白的被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
    果真是徒劳,那个年轻的医生最终还是喘着粗气,安慰丽说,请节哀吧,没救了。早点通知家属,安排后事吧。丽早已经泣不成声,颤颤巍巍地拿出了手机。通讯录里的人名可真多。六子,小扬,吴总,大哈,霞姐……终于我看到了她翻到我的手机号的时候,停住了,备忘录的名字是——豆芽。


    “豆芽”的由来是在我上大学的那段时间,由于家庭的因素,我一直勤工俭学,游走在学校和社会之间,超强的课业负担,忙碌的工作,不规律的饮食让我显得单薄不堪,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就瘦了十几斤,本就不健壮的身体,看上去形销骨立,分外的“骨干”。那时,生活虽然忙点,日子也过的苦点,但幸运的是,身边一直有丽陪着,她不像那些拜金女,沉浸在奢华的物质生活带给自己的满足和虚荣中,她独立、自由、刻苦、勤奋、认真……她说她欣赏我的努力。她喜欢自力更生,不依附于家庭生活的人。我说,我喜欢你,不仅仅因为你温婉可爱的外表,还有你的个性。我们共担风雨,共享荣辱,互相帮扶,走过了大学时光。后来进入了社会,我们还黏在一起,她进入了一家外企工作,跟他的专业对口,从事对外经济贸易,我稍逊一点,进了一家私营企业,成了一个小小的职员。我们赚的不多,一月两人的工资拢共加起来也就几千块钱,但我们觉得很满足,因为有了人生的另一半,再艰苦的日子都充满着温馨。后来,我们租了自己的爱巢,一套一厅一室的房子。丽将房间装饰成史上最美丽的“宫殿”,天蓝色的窗帘,橘黄色的吊灯,粉红色卡通版的壁纸,厚软的小床……瞑色四合,暗夜袭来的时候,我们在晕黄的灯光下,躺在床上疯狂地探索,她轻声娇吟,身体软的像一个泥鳅。我呼吸粗重,温柔地挺近。我们努力地创造着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延续着我们深沉的爱。也就是在那时,疯狂过后,他抚摸着我干瘦的身材,笑着说“豆芽,你可真厉害”。我刮着她绯红的脸蛋,“为什么叫我豆芽。”她说“因为你像豆芽,我喜欢吃豆芽,你是我的菜。”这个可爱的女友,总是脑洞大开,让我啼笑皆非,宠之不及。


    丽还在努力地翻着我家人的电话,过分地悲恸让她纤细地手指一个劲地抖动着。终于接通了,丽哽咽地说不出话来。我听到话筒那边传来了母亲温和的声音,“丽丽呀,怎么啦,你怎么哭了?”可怜的母亲还不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她最疼爱的儿子。我眼睛也酸涩了,泪在眼眶打转。妈,我不孝,来生还做你的儿。丽调整了一下情绪,哭声道,“妈,红子出……出车祸了……”声音哽在了当场,丽再也说不下去了,抱着话筒一个劲地哭着。话筒那边的呼吸也静止了,我想,母亲一定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医院的走廊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步伐匆匆,惨白的墙面可真是晃眼,他们把我的身体搬上了行动病床,一个满脸褶皱,鬓发皆白的老教授翻了翻我的眼皮,用手电照着我早已涣散的瞳孔,叹息了一声,“送的太迟了,让家属早点过来,准备后事吧。”说完,又在一张小卡片上写着什么,我凑近了一看,上面几个潦草的大字,“张红,2010年5月25号,车祸。”原来只是一个备注。后来,又过来了几个精壮的小伙子,他们推着行动病床,将我送进了一个封闭的区域里,我的魂灵跟着他们去了,刚进门的时候,大厅上面灭着的灯光突然亮了,几个醒目的红色字体跃入眼球——太平间。房间里阴气很足,空气中没有一丝的温热,阴森森地瘆人。他们把我的躯体放进了一个窄小的匣子里,关上,又走了。
    十载恩难报,重泉哭不闻。年年春草色,肠肠一孤坟。我抬头看间房间上面的屏幕上显示着的时间,下午五点四十二分。距离我出车祸,正好过了一个小时。

本文标题:新聊斋之神秘的天眼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30.html

上一篇:婴孩怨 下一篇:奇怪的病

相关文章

  • 解剖手术台上的少女

    【解剖手术台上的少女】简介:在没有转行做药品销售经理之前,我曾是泰山医学院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我转行,并不是我在这一行干得不好,事实上,我的课上得相当出色,如果我没有放弃,我想现在大概可以升到了副教授的位置上。 迫使我离开大学讲台的是心理因素,因为,我讨厌死人,惧怕死人...

    2021-12-07 医院鬼故事
  • 水瓶女婴 作者:那片绿绿的爬山虎

    【水瓶女婴 作者:那片绿绿的爬山虎】简介:随着一阵阵哭声,又有一个新生命降临了。哇~哇~哇~~~当然,最高兴的还是这对年轻的夫妇。但是,好景不长,医院传来了噩耗:这个女婴出生就如水瓶一样大小,没有四肢,已经死在产房里了。这个噩耗就像一个雷一样轰在了这个夫妇头顶,他们的幸福生活也从此破裂...

    2021-12-17 医院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死亡湖

    【悬念故事之死亡湖】简介:一、病重春秋集团的老总赵克嵩躺在病床上,多年透析让他脸色黑灰,鬓发过早白了。他罹患肾癌,可恰巧,他的血型是比熊猫血还要罕见的P型血,先不说配型成功后的排异风险,拥有这种血型的人,全国都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开的急救车

    【谁开的急救车】简介:刘晓春半夜11点被推进产房。就在产房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刘晓春努力地回过头,望了常霆一眼,这一眼,像求助,常霆的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差一点儿出来。这9个月不容易,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太平间里并不太平

    【太平间里并不太平】简介:我躺在太平间里的冰柜里,丝丝缕缕的寒气围绕在我的身边,我感到很舒服。 值更室里,一名被称为李大胆的男保卫正在和新处的女朋友煲电话粥。 他们一阵阵亲蜜的话语在这个静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清晰。 你天天呆在太平间里,守着那些死尸,你不害怕么? 怕什么?...

    2021-12-09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怪谈之子母跷

    【医院怪谈之子母跷】简介:寂静的医院走廊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进了其中的一间病房。床上躺着的男生正在熟睡。黑影走到床尾,一把掀开被子,只见从那男生双脚的脚心上竟然各自伸出了一截木棍,就像是从他的脚里长出来的一样。木棍伸出的地方肌肉都翻了出来,白森森的,十分恐怖。黑影看着那两根木棍诡异地一笑,一只手摁住了那个男生的身子,一只手抓着木棍狠狠一拉,便将木棍从那男生的脚心里拉了出来。与此同时,一股鲜血“扑哧”一下喷了出来,溅到了那个黑影的脸上。但那黑影只是胡乱地将脸上的血抹了一下,便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长梦

    【长梦】简介:医院这个地方是阴间和阳间的大门,人家都说医院就是阴间的中转站,有多少人是在这里结束的生命又有多少人在这里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所以说医院是最阴的地方,今天讲的故事就是我妈讲给我听的。我的妈妈...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死尸,别走太远...

    【死尸,别走太远...】简介:协和医院是一家规模不是很大,但享有盛誉的医院。这天早上,管理太平间的李大爷象往常一样早早的进入停尸间为这些可怜的人儿整理一下,这是他每天必做的第一件事情。奇怪的是昨天刚刚住进3号房间的那具男尸神秘的失踪了。李大爷这下可急坏了,他在这家医院干...

    2021-12-06 医院鬼故事
  • 白衣天使

    【白衣天使】简介:小兰,全名张晓兰,是某市一家附属医院的新来的小护士。她年轻漂亮,不仅工作认真负责,而且还有一点幽默感,跟同事相处得很好。她乐观向上,对病人更是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她每天总是面带微笑,好像世界没有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同床病人

    【同床病人】简介:1医院太平间,阴森得不可琢磨。天花板上的椭圆形吊灯放射着满是灰尘的光线,静静地垂在那里,就像一颗颗悬在半空中的人头。从那些紧闭的房门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惊人心魄。“妈的,我...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