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怪谈之手术刀 - 医院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怪谈之手术刀

2021-06-16 00:08:13 阅读 :

    张良石从泡水桶前直起腰,手臂冰凉,他还是不习惯这种老式酒精消毒的过程。头顶的灯光明亮耀眼,让张良石有点心神不宁。受伤的酒精沿手肘滴回泡水桶,滴答声让消毒间更加寂静,仿佛被世界抛弃了。
    “张医生,您好了没有?”四十多岁的巡回护士李丽艳用后背推开门,轻声问。
    “嗯,马上就好。”张良石习惯性地说。他转过身,眼前却不是自动感应门,简陋的门前站着的巡回护士也不是他熟悉的女人。只不过,李丽艳的眼睛更加阴沉,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张良石眨眨眼,想了起来,这里只是一家不入流的山区医院,而他也不再是那个人人敬畏的张神医。再仔细回忆,张良石想起来,这里是他当年实习时待过的那家古怪的山区医院。无数不堪的记忆洪水般涌进大脑,张良石忽地打了一个冷战,从茫然中跌回现实。张良石的脸色更加阴郁,沉默地由李丽艳给他穿上手术衣,做好术前准备,然后用后背推开手术间的门,走了进去。
    “张医生,您行不行啊?我昨晚十二点还看见您在医院门口跟人喝酒来着,今天……”手术台前,二十四岁的天才医生戴兴君一脸忧虑。
    张良石听出戴医生的潜台词,他是在嫉妒。本来上面说定是让他主刀,可听说张良石也在这所小医院,上头立即改了主意。只不过,医院对外宣称主刀的仍是戴兴君。张良石默默地想,如果换作年轻气盛时的自己,也一定会心生妒恨吧!不过年轻人总想着一步登天,其实并不好。张良石这么想着,笑了笑,戴着口罩的脸上,两眼眯成一条线,看着像一只奸笑的狐狸。
    “没关系,这样的小场面,喝点酒有助提高下刀的稳定性。好了,准备开始吧!”张良石示意麻醉师张江文开始工作。这个l临时组成的手术小组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做着各自的事。
    麻醉师张江文对病人进行深度麻醉,另一组人在旁边的手术台也做完最后准备,听到张良石的命令,立即开始对供体做最后的生命体征处理。
    “周不佃?嗯,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说过……”张良石装模作样地思考,并在病人胸腹用笔划下切割线,一本正经,像是在做法医解剖。
    “不就是那个永安市十大杰出人物嘛!他可是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啊!”戴兴君在一旁俯瞰病人苍老的面孔,病历卡上写着年龄是六十七岁。
    张良石舔舔嘴唇,目光落到病人的脸上,他居然还半睁着眼睛。张良石看向麻醉师,张江文无声地点点头,眼角有诡谲的笑意。张良石又转头看向一助身后的巡回护士李丽艳,她的眼睛也投来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张良石的目光转回到病人周不佃的胸口,深吸一口气,向一旁伸出手,接过锋利无比的手术刀。
    “十三点十九分,开始手术。”张良石说,仍像在做一次法医解剖。
    三年前,张良石还在永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年轻有为的心肺科主治医师,但一次医疗事故毁了他。确切说,那并不是医疗事故,而是一次有计划的谋杀,张良石不过是事情败露后的替罪羊。之后,从山区来的张神医又回到了山区,继续把他的医术用于给牛羊诊治。


    “张医生?您不要紧吧?”作为一助,年轻的戴兴君对张良石的状态很不安。
    “哦,没事。我只是在观察这个家伙的脂肪层,这种厚度大概能挡子弹了吧?”张良石随口说,然后在心中暗想:把病人胸腔打开后还会走神的主刀,的确不能算一个合格的医生。不过就算如此,这台手术也不能让给戴兴君,张良石有他必须完成的事情。
    手术台上的周不佃张开嘴,试图说话,但舌头被局部麻醉,只能发出一些古怪的声音。戴兴君听见了,扭头看去,惊诧地指着开了胸腔的周不佃,转向张良石,惊慌到说不出话。
    “嗯,知道啦,不就是病人还没深度麻醉吗?喂,张江文,加大药量,没仔细看病历吧?这家伙抗药性很强,你要像对一头五百斤的肥猪一样对他才行。”张良石扭头看了眼,不以为然地说,手上却没有停顿,从手术托盘伸手进去做血管分离的准备。
    麻醉师张江文点点头,做了个加药的动作,但事实上并没有增加任何药剂。洗手护士王小沐像什么都没听到,照常递送清洁药棉和其它器械。戴兴君看在眼中,惊骇地向后退出两三步,像在看一群魔鬼。
    “戴兴君,注意你的职责!”张良石回身严厉地说。
    戴兴君站在原地没动,眼睛却在手术台前的几个人身上转来转去。张良石叹了口气,手从周不佃的胸腔内抽出。
    “你才二十四岁就能主刀心脏移植手术,却被发配到这穷山恶水来,看来你跟我一样,是犯了错误的人。不过看样子你犯的错应该不大,还有回去的机会。说说吧,让我们这些不可能再回去的人也乐一个。”张良石的眼睛又眯成一条细线,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病人周不佃在床上呻吟挣扎,但手术间里除戴兴君外,甚至连巡回护士李丽艳都像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张良石那双被酒精泡得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戴兴君。
    “看来,今天这台手术不是什么返城捷径,这个亿万富豪也不是什么金钥匙。不好意思,我好像是进错地方了。虽然我这个人没品味,好出风头,偶尔喜欢算计别人,但从来不敢把医德二字忘了。所以,就算被发配到这里,就算再也回不去了,我也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戴兴君摘掉口罩,长出口气。


    “你知道那颗心脏的故事吗?”就在戴兴君走到手术间门前时,张良石突然开口。这个问题让戴兴君停住了脚步,他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外面通过直升机运进来的不是医疗设备,而是一具脑死亡的尸体。
    张良石走到一旁的手术台前,看着已被终结生命的供体,和那颗分离成功后泡在高钾停搏液里的心脏。露出口罩外的脸上,充满伤感。正在检查器械的巡回护士李丽艳身体一僵,微微地颤抖。
    “这颗心脏,我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了,它的跳动还是一样有力。”张良石的话石破天惊。
    “第三次?”戴兴君一脸震惊。
    张良石拱着双手回到手术台前,看着那个肥胖得几乎铺满手术台的病人,眼角有冷笑掠过。他抬头对戴兴君说:“现在你可以选择离开,也可以留下听我说说这颗心脏的故事。不过,那样的话你必须回到手术台这边,我需要你的帮助。”
    戴兴君仿佛身不由己,回到手术台旁。张良石在微笑,张江文眼中也有复杂的笑意。巡回护士李丽艳轻出口气,把手上紧紧抓着的骨锯放下,重新回到手术台前,给正清理周不佃胸腔内积血的王小沐递送器械。
    “关于这个病人,你知道多少?”张良石没有直接讲心脏的过往,而是提出一个戴兴君不感兴趣的问题。
    “周不佃,六十七岁,永安市十大杰出人物,医生出身,做房地产的企业家。没有结婚,没有后代。”戴兴君回答,而他的手则习惯性地开始协助手术。
    张良石隔着口罩轻轻地笑,随后叹息一声,说:“其实他还是一个大慈善家,他每年资助的贫困生近千人,几乎占永安市所有企业资助贫困生的九成。”
    “按你所说,他是个好人喽?那你们这是……”戴兴君的眼皮在跳动。
    “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国际人体器官贩子,每年死在他手里的贫困群体接近三位数。呵呵,你知道他是怎么称呼自己的吗?城市清洁工!他热衷于杀穷人,经常给我们讲他的祖先们‘杀穷鬼’的典故,并引以为豪。”张良石的声音依旧平淡无奇,似乎在讲一件平常事。
    戴兴君手一抖,刺破了一根血管。周不佃像是感觉到了肉体的剧痛,唔唔地呻吟了两声。
    “要小心啊!这家伙挥手间就能让咱们全都死无全尸。”张良石微笑着做完动脉分离准备,抬起头直视戴兴君。他说:“难道你就没奇怪过,这么落后的山区为什么会有先进的手术设备?因为即使在这里,罪恶也不曾停止啊!这间屋子里,除了你,其他人都曾有光明的前途,但是现在,我们都不过是些窝在山沟里等死的人。”
    张良石停下,动脉游离已经接近完成,接下来该做体外循环了。就像张良石预料的那样,戴兴君的手不再颤抖,他果然还年轻,还见不得社会黑暗面。张良石被口罩遮住的嘴角浮起冷笑,一如许多年前,张良石见到导师周不佃站在简陋的手术台前的笑,诡异巾透出疯狂。
    戴兴君像是感应到张良石的笑,疑惑地抬头,看到的却只是一个背影。
    “准备体外循环。”张良石声音沉稳地说。
    供体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相貌堂堂,皮肤保养得很好,一看便知是个有钱人。但再有钱,也会有比他更有钱的人,因此他也不过是周不佃选定的容器,一个存放心脏的活死人。
    “我第一次见到这颗心脏是在六年前,那时,心脏移植术还不像现在这样成熟。”张良石说着,最后看了一眼彻底死去的供体,眼中没有半点怜悯。

本文标题:医院怪谈之手术刀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42.html

上一篇:谁是我的新娘 下一篇:殡仪馆惊悚事

相关文章

  • 菊开的那夜

    【菊开的那夜】简介:今天是我第一天值夜班,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在这所医院呆久会疯的,这是我的一个同志说的。 我现在已经要疯了,我看着值班室里的一片狼籍。我的床上摸上去有一种滑腻的感觉,好像有虫子爬在手臂上的感觉。我虽然没有洁癖,但已经有点恶心。 床上的蚊帐上满...

    2021-12-08 医院鬼故事
  • 停尸房的死亡之妆

    【停尸房的死亡之妆】简介:第一章 停尸房里的男尸 像很多恐怖故事一样,这个故事发生在医院,一所座落在市郊的医院。医院四周有山有水,树木郁郁葱葱,到了晚上,风一刮起来,那些树木哗哗啦啦作响,有几分阴森。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地形:进了这个医院的大门,先是门诊楼,然后是住...

    2021-12-01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里的怪异

    【医院里的怪异】简介:在我家的附近有所医院,按照规模来说只能是一家二级医院,但是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它的名气就不亚于其他的大型医院了。 去年十月初,有位三十多岁的某企业女性中层管理人员,来到那所医院四楼的整形美容科室进行隆胸咨询,因为那所医院那个时候广告打的非常好的...

    2021-11-30 医院鬼故事
  • 半夜手术声

    【半夜手术声】简介:哎!你听说了么?昨晚咱们医院太平间的一具尸体被人给开膛了!有的器官还不见了呢。青松刚进值班室就听到昨夜值班的小刘对他说。他惊讶的回答道:不会吧!你昨晚不是在么?怎么没听到什么动静?小刘一笑:老规矩了,谁没事老往太平间跑?不过昨晚确实没听见什...

    2021-11-30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救命

    【医院鬼故事|救命】简介:身为医生,就应该尽忠职守,死而后已,像古代贤臣那样。尤其不该在工作时间做一些不符合医德的事情比如值班时喝酒。 张医生本没想在这时候开怀畅饮醉生梦死的,但他原来有这个计划,打算下班后实施。所以他提前就买了啤酒和下酒的菜,然后带着这些东西来值夜...

    2021-12-13 医院鬼故事
  • 停尸房的杨老儿

    【停尸房的杨老儿】简介:我有一个故事想说给你们听,那是我生病住院的时候和隔壁床病人瞎聊时,他告诉我的。 在我们这家医院的太平间有一位守夜人,差不多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别看他岁数大,但是身强体壮,而且还有一个年轻有为的儿子,只可惜因为一场车祸,和儿媳妇一起离开人世,留...

    2021-12-23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医院里的鬼很多

    【医院鬼故事|医院里的鬼很多】简介:我的家人中有很多是在医院工作的,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 小时候,我就是在他们的讲述中把胆子练大的。 奶奶(医院里的资深老护士): 那是个没有星光的漆黑夜晚,我奶奶要去上12点过后下半夜的夜班。 走进医院的大门,穿过一片开阔的草地,就是病房大楼...

    2021-12-13 医院鬼故事
  • 复活之咒

    【复活之咒】简介:1碎尸凌晨1点,范晔还在医院值班。突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女友田薇打来的。他这才想起把和田薇的约会忘记了,赶紧匆匆下了楼。走在住院部到医院大门的小道上,他看见一个人,身穿白大褂,戴着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秘密窗

    【秘密窗】简介:散发尸臭的病人已经五个小时了,那个瘦得像骷髅一样的男人一直坐在墙角的长椅上,姿势都没换过。许瑶紧了紧护士服的领口,感觉不仅是天越来越冷,连这医院里都有种莫名诡异的阴冷气氛在蔓延。...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牙齿的记忆

    【牙齿的记忆】简介:我是一名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的工作,通俗点说就是聆听病人的胡言乱语。所以,日积月累,我自创了一套标准的职业模式——看上去在认真倾听,时不时还能附和几句,其实私底下却在盘算着自己...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