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病人 - 医院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医院鬼故事 - 特殊病人

2021-06-16 00:09:59 阅读 :

    我现在在我们省中医院针灸科工作,关于医院的秘闻特别多。
    九十年代我们那的一所医院,妇产科出了一场医疗事故。
    母亲难缠大出血,当时医疗条件和技术不是特别先进,导致母亲和婴儿双双殒命。
    然后当时的院长和主治医师因为这件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老院长提前内退,主治医师也被调理了工作岗位,进入后勤部门工作。
    参与那台手术的医生护士每晚都会做噩梦,厄运连连。
    尤其是晚上,在 那间手术室,总会有人看到有人影在走廊来回走动。
    还有一个地点是太平间附近。
    有时候还会看到一个女子在太平间附近那颗桑树上抱着孩子梳头。
    后来又过了两年,当时的主治医师被调回到科室。
    在某个晚上值班的时候,他凌晨去查房的时候,路过手术室,看到了那对在他手上丢掉性命的母子在手术室门口哭泣。
    他当时就吓疯了。
    再后来那医院酒吧那栋楼都拆掉了,那个大夫都疯掉了,但是最后谁也不敢肯定,那个医生看到了什么,这一切也许是真的,也许是个传闻。
    最近这个传闻又开始疯一样的传开了。
    “诶,你们听说过没有那个传闻。”
    “别再医院里说这件事,好恐怖的。”
    “这有什么,当初医院都拆掉重建了。”
    刘莉莉是医院的女护士,现在正在实习阶段,小姑娘对一切都好奇的很,特别是医院的这些传闻。
    只见他嘿嘿一笑,对几个女护士说道:“今晚我值班,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们玩通灵游戏,把当初那一对母子给召唤出来。”
    “胡来!这可是医院!”
    我冲着刘莉莉嚷嚷了一声,她没有说话了,我走之后,她冲我吐了吐舌头,表示不满。
    天渐渐黑了下来,天空上厚重的黑云给人一种压抑之感。
    今晚是我值夜班,医院病房还有一些病人,其实晚上基本上没什么事,都有护士看着。


    夜晚,我站在窗口边,点上了一根烟,遥望着黑夜。
    这夜天上并没有月亮,只有少许几颗星星挂在夜空,那感觉就像天空上扎了一个口子,星光从漏洞里折射出来。
    夜色下,医院的梧桐树失去了立体感似得,薄薄的树叶如同剪纸,随着风轻动。
    这时候,我竟然在梧桐树下看到有一个人影,好像还是个女人,朝我的方向直直的凝视着我。
    这个眼神看的我浑身不自在,心想是谁。
    等我低头往下看的时候,树下什么都没有,只有刷刷一阵风声扫过。
    当时我脸上并没什么表情,实际上我心里早就毛了。
    我在医院工作了多年,怪事我不是没有经历过。
    就比如说医院里,常说的故事,花棉袄。
    就说住在医院的一位老太太做了一个梦,梦见两个长得磕碜的人,尖嘴猴腮的抬着一口黑皮箱子,见人就问,要不要花棉袄。
    老太太看着这两个人长得贼眉鼠脸的,感觉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就摇头说不要,然后就躺下没理了。
    她躺下后,听到 那两人又把箱子抬到她旁边一个病床,问另一个老太太要不要花棉袄。
    老太太听到花棉袄就答应要。
    再然后,老太太睡着了,不过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原来昨天半夜,旁边病床的老太太已经死了。
    这事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是后来老太太自己说的,就问医院的护士和医生,有没有看到两个瘦巴巴,长得磕碜的人,抬着黑皮箱子来卖衣服的人。
    医院的人都说没有看见,而且监控里也根本没有这两个人。
    这是医院里最广为流传的故事,除此外,还有许多奇怪的传闻,都已经不是秘事了。


    而且要死的人,是能够看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
    一想到这些事,我心里就特别发毛。
    这晚,刘莉莉值班,不过晚上也没什么事了。
    要说这姑娘胆子还真大,又提议说玩通灵游戏,不过其他几个护士胆子很小,这游戏也玩不起来。
    接下来莉莉借故说去上厕所,离开了岗位。
    “哼,你们不跟我玩,那我就自己玩。”
    刘莉莉早就准备好一个红外线温度仪器,这个设备是专门用来探测灵异的。
    只要手里拿着红外线温度仪器,就能探测到周围的温度。
    当某一个地方,温度急剧下降,说明那个地方是有灵异存在的。
    刘莉莉踩着小碎步,来到了停尸房外,不断来回走走停停,不过温度仪器上始终保持着16、17度,温度都在正常范围。
    刘莉莉早就查过当年死去那对母子的事,他们是死在手术台上的,现在医院重建后,应该在一楼的杂货间里,里面堆满了医疗工具。
    她来到了杂货间,打开了灯泡,昏黄的光线把整个屋子照亮,屋子里摆放着许多箱子,除此外什么都没有。
    “兹兹~”
    电灯连续闪了几下,那一刻,红外线仪器上的数字跳动的很快,竟然从16度跳到了零下十度。
    当时刘莉莉感觉到身体发冷,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她看到这个数字,吓得赶紧退出了房间。
    刘莉莉回来后,似乎吓得不轻,脸色惨白惨白的,也不闹腾了,自己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倒头就睡。
    夜晚我值班过来查询的时候,我还专门看了看这小姑娘,就怕她真的闹出什么事。
    好在她没有闹腾,不然大晚上的整出什么事,也挺吓人的。
    大概三四点钟的时候,有一个病人发病了,需要输液,不过液体在库房的,因为今晚是我值班,所以我喊上刘莉莉去了库房。
    当晚我们从库房里拿完东西后,就准备坐电梯,当时进来一个小孩,几岁模样,我当时还心想,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小孩,应该是某个病人的家属,就没有多想。
    就在我们准备出门的时候,小男孩说话了。
    “这姐姐身上,怎么还背着一个人,不累吗?”
    刘莉莉当场就吓得崩溃了,而我也吓得脸都白了,等我们在回头一看,小孩消失不见了。
    这次之后,刘莉莉生了一场大病,看医生都不见好。
    直到后来,我和刘莉莉在库房的门口,给当初那对死去的母子烧了纸钱,她的病也好了,这件事也算了解了。

本文标题:特殊病人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86.html

上一篇:医院小雪 下一篇:积习难改

相关文章

  • 笼子里的人

    【笼子里的人】简介:1.带来厄运的病人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今天我的诊所来了一对夫妻,男人叫李金科,我让他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女人叫严妮,坐在男人身后不远处。在李金科回答问题的空隙,我时不时偷瞄严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怪谈之婴妖

    【医院怪谈之婴妖】简介:一阿芳半夜惊醒,发觉自己仍睡在病房的床上,宝宝在肚子里踢了几下,让她略感欣慰。临产的孕妇,常常梦魇。阿芳刚才梦到自己的肚子被利爪剥开,如破碎的行李箱一般,婴儿的头、四肢、躯干一件件地散...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心中有鬼

    【心中有鬼】简介:散发尸臭的病人已经五个小时了,那个瘦得像骷髅一样的男人一直坐在墙角的长椅上,姿势都没换过。许瑶紧了紧护士服的领口,感觉不仅是天越来越冷,连这医院里都有种莫名诡异的阴冷气氛在蔓延。...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寄生虫

    【寄生虫】简介:“在现代医学中,弓形虫是一种细胞内的寄生虫,会随着血液的流动,到达身体的各个部位,从而破坏大脑、内脏和血管,导致人的免疫力下降,从而患有其他的疾病。”候诊室里,何医生看着小马,详细地解释道。这天,跟往常一样,何医生坐在候诊室里工作,而跟他学习的则是这年新的毕业生小马,对于这种没什么经验的新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手把手的教学,所以,上级安排他跟随何医生学习,顺便作为他的助手。而现在刚好没什么患者,两人才得以有空聊聊天。...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讨债鬼转世索命

    【讨债鬼转世索命】简介:“好了,就这样吧!&dquo;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大福皱了皱眉头,瞅了瞅面前的医生,确定了对方没有再跟自己开玩笑,“喂,医生啊,我的药呢!&dquo;“药,应该不需要了吧?&d...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的恐怖事件

    【医院的恐怖事件】简介:人死后是最美的,虽说神色苍白一点,但太平,绝对的太平,就像被风疵魅折的一截树枝掉在草地上,那是真美。纪成医生说的这段话令我印象深刻。那是八月的一个黄昏,整个癌症病区单调、闷热,走廊上的灯已经早早亮了,这使病区显得更幽静一些。此时,那个23床的病人已永远...

    2021-12-17 医院鬼故事
  • 太平间里不太平

    【太平间里不太平】简介: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重庆江津火葬场又迎来了十多个对越自卫反击战牺牲的英雄。小杨是火葬场的美容师,因为离家较远,她一个人就住宿在火葬场内。夜已经黑了,小杨点上煤油灯到太平间看了一下这些英...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牙医

    【牙医】简介:地下室里足有上百人,他们躺在一张张货架一样的床上。这些都是走进我诊所里的人,我早就说过,只要走进我的诊所,决定他们生死的就不再是命运了。我根据他们血型的不同,将他们有序地排列在各个位置。他们没有死,靠着一种昂贵的营养液维持他们的生命。只有...

    2021-12-21 医院鬼故事
  • 雕刻者

    【雕刻者】简介:潘艳艳的诉说午夜十二点,太平间。几具新鲜的尸体就躺在柜子里,管理员韩师傅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然后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大约三个月前,他发现自己具备了一种超能力:可以听见尸体说话。起初,他觉...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太平间里不太平

    【太平间里不太平】简介:貅是医院里的雇工,负责看守太平间。在他看来,这是个清闲的活儿,不仅不累。晚上还不耽误睡觉。太平间里一向安静。可是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到晚上十二点,太平间就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动静,闹得老朱...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