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之我好冷 - 医院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医院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我好冷

2021-06-16 00:10:30 阅读 :

我做了个梦,一直听见死去的女儿在叫唤。

“妈妈,妈妈……”

我蓦地抬起头,原来自己正在一处昏暗的地道里,周围都是粗糙的石头,地道深不见底,仿佛一条通向地狱的阶梯。

“妈妈,妈妈……”

女儿的声音又来了,是在地道的深处传来的,我点亮了灯笼,大声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馨儿,你在哪里?”

“馨儿,听见的话能回答我吗?”

耳边回荡着我的叫声,同时还有女儿的回应。她仿佛也听见了我的呼喊,叫得更加惨烈了,隐约间,我还听见一阵尖锐的声音,就像指甲在黑板上挠动一样。

“馨儿!”

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悲凉,几乎是往地道的深处赶过去。

笃……笃……笃……

周围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我跑了很远,不知道跑了多久。只觉得女儿声音越来越大,她就在附近了。

我举起了灯笼,在不远处终于看见了女儿。

她浑身湿透了,脸庞苍白而浮肿,正跪在我的面前,用指甲在墙上使劲抓挠。

“馨儿!”

我扑了上去,但没想到她的面前却横亘着一道墙,模模糊糊的,就像一面冰封的镜子。虽然女儿就在我的面前,但却仿佛隔着天涯海角。

我们的手同时处在镜子上,我听见女儿的悲鸣,还有那阵锥心刺骨的救命声。

“妈,救我,我好冷。”

“馨儿,难道……你还没死吗?”我惊诧地问道。

“妈,我还没死,这里真的很冷,你快点过来救我。”

“好,馨儿你别走,我马上过来!”

我伸手触摸了一下镜子,估摸着应该不算很厚,如果一拳打下去的话,也许可以打破,不过我的手可能会鲜血淋漓,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救女儿,我决定豁出去了。

我攥紧拳头打在玻璃上,但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情景,拳头仿佛打在一潭清水上,洞穿而过,女儿的身体也被穿过了。

“馨儿,怎么会这样?”

“妈,救我!”

我不停地在询问,但她还是同样的一句话,她伸出双手,拼命地想要抓住我,但每次都是擦肩而过。

忽然,她站的地方出现了蛛网状的裂缝,只是片刻,裂缝开始不断扩大,女儿径直摔了下去。

“不要!”我也伸出手想要救她,但却无济于事,她的身体在眼前急速地坠落。

“妈,记得救我,我真的很冷……”

“很冷……”

“不……”

我终于从梦里醒了过来,一抹额头,全是冰凉的冷汗。

正午的阳光从窗边透进来,但我却仿佛处在冰寒地狱。

自从女儿过世之后,我一直都在做这种奇怪的梦。我不知世上有没有所谓的报梦之说,但我有感觉,她一定处在十分难受的地方。

看着桌上女儿的照片,我也感到一阵悲伤。

其实她死于肺栓塞,是在手术途中突发的,在出事之后,医生已经跟我解释过了,她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根本不适合做这种手术,但她还是坚持了,只是因为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一点。

要是我一大早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让她去尝试,可惜,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点。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在发生之后,我也曾怀疑过这是否属于医疗事故,但在医生信誓旦旦的说辞下,我终究还是妥协了,我操劳一生,但却没有多少文化,对于这种技术性的问题,根本难以判断真伪。

我开始越发愧恨自己,在女儿手术的时候,早应该陪在她身边,要是我那天没有上班的话,或许一切就好多了。

“可怜的馨儿……”

梦里的求救声还历历在目,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馨儿那张惨白的脸,还有痛不欲生的神情。

梦太真实了,无论我多少次去说服自己,但结果还是没用。

“妈,救救我,我好冷……”

我打了个哆嗦,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也许馨儿真的没死,也许她是通过梦境向我求救呢?

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我无法正常的呼吸,那是一种感同身受的体会,我仿佛也坠入冰窖。

没错,就是那种冰凉的感觉。

“馨儿,我马上过来救你!”

我匆忙地穿上衣服,夺门而出。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医院。

不顾医生和护士的阻拦,我坚决要进去太平间。

“让我再看一眼,馨儿还活着,她肯定是活着的!”

我试图推开那些医护人员,但很快却围了更多人上前。

“女士,你先冷静点,那是是不能随便进去的。”一位护士尝试向我解释,但我早已听不进去了。推搡之间,她摔倒在地上,惨叫声引来了附近路过的医生。

“发生什么事了?”他走了过来,示意护士放开我。

“这位是昨天意外过世的馨儿的监护人,她说梦见女儿还没死,所以要求进去太平间查看。”护士解释道。

“可是,我们已经确认了死亡诊断书,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我打断了她的话,“馨儿一定还没死,我不可能错的,你们快点让我进去!”

说完,我又想挤过他们进去。

医生想了一会,终究是点了点头:“既然是监护人的意愿,那我们应该尽量满足吧。”

“不是的,我们只是担心她情绪太激动,会做出什么事来……”

“没事的,那你们和她一起进去吧。”

“是。”在医生的吩咐下,护士终于打开了太平间的大门,伴随着沉重的拉动声,我迫不及待地冲进去。

里面冷得瘆人,流动的空气就像千年寒冰似的,深深地覆盖在我身上。

女儿,难怪你会说冷。不过你不用怕,妈马上就来救你了!

我顾不上等他们,直接冲到了女儿的冷柜前。

“阿姨,你等一下,让我们来开吧。”

刚才那个护士走了上来,拿钥匙打开了柜子上的锁,然后抽了出来。

“馨儿……”

我终于看到了女儿的尸体,她全身冰冷,脸部浮肿,跟梦境里一模一样。柜子上贴着她死亡的原因。

尽管我使劲地在安慰着自己,但事实还是发生了。

梦境只是梦境,女儿还是死了,她根本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我颓然地倾倒在地,之前构建起来的所有希望和信心,都在这时彻底崩溃。

“馨儿!”

泪水夺眶而出,我重重地拍打在柜子上,护士将我扶起来,随手关上柜门。

就在这一瞬间,我眼前仿佛又出现了梦里的情景。

吱吱……吱吱……

女儿正在昏暗的地道蹲着,她伸出手,拼命地在墙上抓挠。

“妈,救我……”

“救我!”

馨儿求饶声就像当头一棒,我猛然醒了过来,拦住了关门的护士。

“先别关门!”

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我指着冷柜的尽头:“你看,那里面不是写着什么?”

护士打开了手电筒,咦地叫了一声。

“让我进去看看。”

我推开门,走到了柜子的里面,原来尽头的地方全是用指甲刻出来的印痕。

我捂住了嘴巴,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女儿生前痛苦的感觉。

因为那上面正写着几个字:换人了。

Introduce:I made a dream, hear gone daughter is in all the time call out. "Mom, mom …… " I raise a head suddenly, so oneself are in in dim tunnel, coarse stone is all round, the tunnel does not see an end greatly, as if an a flight of stairs that leads to hell. "Mom, mom …… " the daughter's voice came again, transmit in the depth of pure, I illumed lantern, aloud is exclaiming her name.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where are you? " "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can I reply if hearing? " side side resound is worn my cry, still have the daughter's response at the same time. She ased if to also hear my shout, make get more miserable intense, faint, I still hear an incisive voice, flinch on blackboard like fingernail like moving.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 the Bei that I do not depress a heart is cool, outpace goes in be past tunnel almost. Hurried footstep rang all round …… of earnest of …… of earnest …… earnest, I ran very far, did not know to run how long. Feel daughter voice is bigger and bigger only, she is in around. I raised a lantern, in saw a daughter eventually nearby. She all over drenched, the face is pale and bloated, genuflect is in my before, exert all his strength on the wall with fingernail catch flinch.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 I attacked, but did not think of her before however lie across is worn a wall, unintelligible, with respect to icebound like one side mirror. Although the daughter is in my before, but as if however lying between the remotest corners of the earth. Our hand lies at the same time on the mirror, I hear a daughter utter sad calls, still that awl heart helps bitingly sound. "Mom, save me, I am very cold. " "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don't you still have …… dead? " my amazed ground asks. "Mom, I had not died, here is very cold really, you come over to save me quickly. " " good,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do not go, I come over immediately! " I stretch my hand felt a mirror, reckon is worn should not calculate very thick, if one fist goes down, perhaps can break, the hand that does not cross me may blood dripping wet, but do not consider now on so much, to help a daughter, I decide go ahead regardless. My clench one's fist is hit on glass, but the scene in doing not have occurrence imagination, fist ases if hit on one pool clear water, see clearly and pass, the daughter's body also was crossed. "Strong and pervasive fragrance, how to meet such? " " Mom, save me! " I keep enquiring, but she or a same word, she extends both hands, want desperately to capture me, but it is every time brush a shoulder and pass

本文标题:惊悚故事之我好冷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95.html

上一篇:病房里恐怖的一夜 下一篇:积习难改

相关文章

  • 医院鬼故事|医院的老护士

    【医院鬼故事|医院的老护士】简介:在市里一家大型医院的4楼,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走廊。而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办公室和放解剖用的尸体标本的太平间。某日晚上,那间办公室里只有一位很年轻的实习护士,她正在等一个老护士来接班。 忽然!她听到对面的太平间里发出了噼噗!噼噗!的声响。心里惊恐之余,...

    2021-12-05 医院鬼故事
  • 停尸房的故事

    【停尸房的故事】简介:一直与医院有缘,虽然这是一句不吉利的话,可我还是要说,因为这是事实! 母亲一年不到进这所甲等医院做了两次手术,医生、护士甚至连打杂的职工都对我们两母女很熟悉了!可我一直就有一个怪怪的念头很想知道医院的停尸房在哪?很偶然的一次,我问医院里的一...

    2021-12-05 医院鬼故事
  • 你要陪着我

    【你要陪着我】简介:11点56分,医院之中传来了一声声病人的哀嚎,这时候的一个令人在充满了绝望的神情之中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走了!”这时候的那个医生充满了无奈,他叹了口气望着那个护士说道:“好了,送走他吧!”这个时候,这只听隆隆隆的一声声响,从外头进来的一只病床车这时候推到了这里面。那个病人这时候被推上了那个病房,然后一下子就被推出了那个病房,脸色惨白,被盖上了一张白布之后,那些病人的家属这时候,有些依依不舍的望着那个病人,他们痛苦地哀嚎着,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变得如此的自然。...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精神科

    【精神科】简介:陈家伊精神科102病房。我装作熟睡的样子,微微闭着眼。我能感觉这个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查看了一下病历,或许还换了一瓶吊瓶。她很敬业,或许还对我微微一笑。我能感觉她转过了身。我睁开...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紫红色胎记

    【紫红色胎记】简介:1、阴霾的雨点就像着急投胎的野鬼,前赴后继地砸在窗玻璃上,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这样的天气令人不安,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正在或将要发生。打开电视,里面果然弹出一则不幸的消息,昨晚本城地铁站...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西安某医院的真实灵异事件

    【西安某医院的真实灵异事件】简介:在我家附近有一所医院,按照规模只能是一家2级医院,但是从去年10月份开始她的名气就不亚於大型医院了。 去年10月初,一位30多岁的某企业女性中层管理人员,来到他们医院四楼的整形美容科室进行隆胸咨询,因为他们医院那个时候广告打的很好的说,结果没有想到...

    2021-12-06 医院鬼故事
  • 白色圈套

    【白色圈套】简介:他为什么自杀这里,是实习药剂师的宿舍。午夜时分,安静得像一方小小的坟墓。陈羡芸睡得很香,但她还是感觉到了身上的重压。没错,此时此刻,有一个东西正压在她的身上,并且从她的腿部顺着腰身向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别拉我的腿

    【别拉我的腿】简介:这是《我们都是木偶人不会说话不会动》里的校长在原大学倒闭后又开了一所骗人钱财的大学后发生的事。 这个新成立不久的私立大学能读吗?设备简陋,校园狭小,我的哪个鬼亲戚为了这几百块钱的好处费,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让我妈妈把我这个中专毕业生送到了这所...

    2021-12-20 医院鬼故事
  • 死亡摄影

    【死亡摄影】简介:[是非]“请问公诉方证人张秀,你认识被告人吗?&dquo;郑道荣问坐在对面的女孩。那女孩穿着一身病号服,半个身子陷在惨白的被褥里,消瘦,脸颊上没有多少肉,深陷下去。“我认识,你...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解剖实验室的故事

    【解剖实验室的故事】简介:因为靠近停尸房的缘故,所以解剖实验室位于学校东北角落里很不起眼。只是一幢老式的红砖房,上下两层。周围长满了梧桐树,宽大肥硕的叶片和遒劲茂盛的枝杈密密的围绕着整座楼,严重影响了整座大楼的采光,这使得整座大楼即使在白天也是阴暗湿冷的。 人还在门...

    2021-12-12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