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噬梦魔

2021-06-19 10:29:04 阅读 :

1

你遇到过噬梦魔吗?老爸说,每个大人都曾遇到过噬梦魔,只是就算看到,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去年底,住在后街的女生弄丢了她的猫咪——我不认识那个女生,也不真的认识那只猫咪,只是偶尔放学时会看到它在路边晒太阳而已,这种时候,如果附近没人的话,我会去摸摸它,它跟其他猫咪不一样,它会让我摸,其他猫咪不让我摸通常是因为它们不认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那只会让我摸的猫咪是不是真的认识我,因为有一次我的同学去摸它,它也让他摸了,而他跟它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那只猫咪大概是不管谁来都会让人摸的吧——扯远了。

总之,那只猫咪现在已经不见了,可能是被别人抱走了。老爸说那么乖的猫咪放在外面本来就很容易被人抱走,也可能是绳子没绑好,它自己跟朋友跑掉了,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一只白色的、身上有灰色花纹的猫咪,那可能就是它,也可能不是,只是刚好长得很像的猫咪而已。噬梦魔就像这样子,你说不定早就遇见过它了,可是你不会知道它是不是噬梦魔,你也不会特地去问它,因为它跟你的语言不通,就像你跟猫咪一样,而且更多的时候,你可能遇到了却装作不知道。

老爸曾说:“有些大人——少数的大人,其实很早就知道自己遇到过噬梦魔了,只是他们不想承认而已。”我问他:“为什么?”“那是因为他们还想继续做梦,但当你知道那是梦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再继续梦下去了,因为那表示你已经醒了。”他这样说。

“可是有时候,如果你赶快睡回去,其实还是可以梦到刚刚的梦的。”我这样跟他讲,但他只是笑了笑,说:“那种几率很少,可遇不可求。大多数时候,你只会梦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而已,而且就算你这次可以梦到最后——梦境也通常不会像一开始那么美好。”

说了半天,还没提到我老爸是做什么的,我知道你可能没什么兴趣,但因为这跟我刚刚讲的话题有关,所以我还是得告诉你才行,我老爸是个飞行员,不过他的工作内容可能跟你想象中的飞行员有一点点不一样,他不用在国庆节表演,也不用飞到别的国家去丢炸弹。该怎么说呢,虽然我觉得直接说出来有一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让我直说吧:他的工作就是负责抓噬梦魔。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我在开玩笑,或是我被我爸骗了,不过,我也不指望你相信,所以没关系,你听听就算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爸是全天下最不会说谎的家伙。

事先声明,我不是在推销我老爸,不要误会,只是关于他的事还必须多说一些,这样我才能好好地把接下来的事——尤其是关于噬梦魔的那些事讲给你听。

2

我小时候——忘了是几岁时的事了,总之应该是五岁以前吧,有一阵子我每天跟我老爸吵,说我想要一个弟弟——这话现在想起来真让人脸红,不过毕竟我那时还不太了解制造小孩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知道得也不多,只是大概知道一点,我还是很纯洁的,请相信,我那时一直深信只要想办法说服我老爸找个女人结婚,我就可以有个弟弟跟我一起玩,虽然当时我身边所有有兄弟姐妹的人都告诉我,那不是个好主意,后来他大概是被我烦得受不了了,有一天他出门后,一直到太阳完全下山了才回来,而且还抱了个小婴儿。

后来我发现照顾小婴儿是全天下最糟糕的差事,就没有再跟他吵了,不过当那个小鬼稍微长大后,我发现照顾小孩有时候还是很有趣的,我们会玩乐高积木、变形金刚或是遥控赛车之类的——除了我的遥控车或飞机老是被弄坏,还有“我弟”并没有小鸡鸡之外——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是很确定,这一定是当初我跟我爸在沟通上出了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你应该会觉得我跟我妹——虽然直到现在我还是宁可叫她“老弟”——大概都是我爸收养来的吧?不,我在这里要很严肃地告诉你,我跟我妹妹都百分之百是他的骨肉,只是我们没有妈妈,不是我们的妈妈跟人跑了或是死掉了,而是一开始就没有这个人。

请别误会,我这样说不是对她有什么仇恨或者其他什么,而是真的从一开始就没有。老实说,这方面的细节我不太想去追究,不过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老爸他从来没真的对我们说过这方面的事。

当然,小时候,我也曾经怀疑过自己不是老爸亲生的,也怀疑过我妹是偷抱来的——照我上面的说法看来,的确是很像,尤其是我妹,她的肤色跟头发的颜色都很淡,而且还有些自然卷,这有点像混血儿,可是我跟老爸的头发都是直的——我的发色比起我爸略微淡一点,我爸的头发就完全是黑的,不过最近多了些白头发,他对这件事简直在意得不得了,但我一直觉得全白明明就很帅,搞不懂他为什么想尽办法遮遮掩掩——我又扯远了。

我曾经问过我老爸,为什么只有老妹有卷发,他告诉我,那是“鸡音”的关系,因为他有自然卷的“鸡音”,所以我老妹才会有卷毛。

当时我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告诉他“可是你没有卷发”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很认真地回答我,他有卷头发的“鸡音”,只是没有显露出来而已,我问他“那以后你会有卷头发吗?”他说不会,永远也不会,我回问他“那你怎么知道你有卷头发的‘鸡音’?”他说,因为妹妹是卷头发。我很困惑地想了想,因为这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最后他摸摸我的头——他很爱摸我的头,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老爱这样,他说因为他自己的头不好摸,然后告诉我一个千篇一律的结论——“等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当时我一直不了解为什么鸡的声音会让老妹的头发变卷,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应该是“基因”,跟鸡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也依然不甚了解基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爸当初告诉我这个词,是因为他指望当时才七岁的我能理解那么复杂的东西吗?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对我期望过高还是单纯的缺乏常识。

虽然,现在我已经完全确定,我不可能不是我老爸亲生的,但我也很清楚,我跟我老妹并没有妈妈——我猜老妹应该或多或少知道这回事,因为她很爱看书,她看过的书比我看过的还多,她一定知道我们是怎样来的,只是她跟我一样,不会无聊到拿这种事去问老爸,那太尴尬了,大家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噬梦魔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33.html

上一篇:乾坤转 下一篇:判官道

相关文章

  • 彼岸花

    【彼岸花】简介:夜,月朗星疏。然而在古老的森林里,巨大的乔木树冠,犹如黑色的天鹅绒,密密地覆盖住整个世界。原本宁静的森林,突然喧嚣起来,无数已经栖息的鸦雀,被一个陌生人给惊扰,张皇失措地往天上飞起来。...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长篇恐怖之人间尽头

    【长篇恐怖之人间尽头】简介:在杜云峰死去一周之后。我确切地得知了他的死讯。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他。准确地说,我每天晚上梦到的,是他的尸体!他的尸体躺在河边,身上的皮肤早已经被水泡成了死灰色,唯独一双眼睛...

    2021-09-03 长篇鬼故事
  • 五行残

    【五行残】简介:周末,游泳馆的更衣室里,李成淼挂掉了和女朋友白薇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走进了泳池。泳池门口,李成淼意外发现今天的人格外地少,他看见周满露着头在泳池里纹丝不动,目光呆滞。“久等啦!小...

    2021-06-17 长篇鬼故事
  • 自杀助手

    【自杀助手】简介:死亡与谎言今天是晴天,但我的心情却是阴天,并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让我心情不好,而是因为这行做久了,便会发现心境似乎会永无止境地停留在阴天,永不见光明。而我,在完成了上面交待给我的第一笔...

    2021-07-23 长篇鬼故事
  • 遗弃之门

    【遗弃之门】简介:A这天黄昏,佳琪和往常一样放学返家,她自大街转入巷弄,那是条不起眼的小巷弄,两旁全是并列的楼房,大都是屋龄超过二十年的中古公寓,在各地大大小小的市镇中,像这样子的巷弄、公寓多不胜数,毫无稀奇之...

    2021-09-22 长篇鬼故事
  • 约命函

    【约命函】简介:约稿函夏正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又冷又硬的铁床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立刻闻到被子所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他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阴暗,潮湿,污秽不堪。房间正中央...

    2021-08-17 长篇鬼故事
  • 我站在死神的对面

    【我站在死神的对面】简介:一从记事起,我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圈子里。老爸老妈,姑姑阿姨,舅舅叔叔,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邻居。两大家族既是邻居又是亲家。后来我上幼儿园,也是大院里面的退休教师开的,后来上学前...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魂栈

    【魂栈】简介:背尸夜行辛庄刚下了一场大雨,原本安谧的农家风光变得阴沉沉的。林栋其实很讨厌乡下,但女友刘晓听到姥姥病逝的消息哭得眼睛都肿了,并当即要买车票回老家。他实在不放心,就决定陪刘晓一起回去,反...

    2021-10-26 长篇鬼故事
  • 血娃娃

    【血娃娃】简介:楔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种娃娃,芭比娃娃、迷糊娃娃、露娜娃娃……更多的不知品牌,却同样被女孩子们奉若至宝,收藏在枕边书桌上,日日把玩。浅凝的屋里,却几乎有着这所有种类的娃娃...

    2021-10-24 长篇鬼故事
  • 时间的灰烬

    【时间的灰烬】简介:张晖刚走进附C楼的大厅,立刻就感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虽然正值盛夏,外面的温度很高,但这凉意却并不令人感到舒适,他竟然连打了两个寒战。身上的汗水也像逃命一般地消失了。这栋楼是医学院里最老的建筑了...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