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谁丢了绿帽子

2021-06-28 11:30:03 阅读 :

这是一个荒诞的伦理故事。

一个性无能者,一个骗子,一个大侠,一个处女,一个剃头匠,为了一顶绿帽子,乱作一团……

开头是诡异的。

过程是恐怖的。

结局是什么,我还没想好。

随它去吧。

1、大风刮来的剃头匠

赵不绿有一个外号:快递员。

这个外号看上去不褒不贬,很平常。

其实,它的背后隐藏着不堪的内容。

它的意思是说赵不绿弄那事儿的时候,就像个快递员一样,把东西放到门口就走,从不进门。

因为裤裆里那物件不中用,赵不绿一直觉得自己戴了绿帽子,只是没有证据。

他一直没有放弃搜集证据。

这一天晚上,他去给老钱家的驴看病。他是一个兽医。

木勺镇很安静,是那种让人害怕的安静。几盏路灯孤独地亮着,显得夜更黑。风很大,吹得全世界都在晃荡。

走出一条小巷,拐个弯,赵不绿看见路灯下坐着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剃头匠,旁边有个担子,担子的一头是红漆长凳和围布、刀、剪之类的工具,另一头是一个小火炉,上面烧着一锅水,“咕嘟咕嘟”冒热气。

赵不绿有些诧异。他好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剃头挑子了。他走过去,狐疑地说:“干什么的?”

那男人看着他,谦卑地说:“剃头的。”他大约四十岁,面容俊朗,只是有些落魄,胡子拉碴的。

“你叫什么?”

“陈皮。”停了一下,他又解释说:“陈皮是一味中药,就是晒干的橘子皮,可以开胃、化痰。”

赵不绿转身要走。

“等一下。”陈皮喊住了他。

“什么事?”

陈皮认真地看着他,突然问:“你丢东西了吗?”

赵不绿有些莫名其妙:“什么东西?”

“绿帽子。”陈皮笑了,笑容很深。

赵不绿耐心地等他笑完,说了句:“真无聊。”转身走了。

陈皮在背后说:“那个女人的左屁股上有一块蝴蝶状红色胎记。”

到老钱家还有一段路,两边是没有灯光的屋子,不见一个人。赵不绿掉头往回走。有一件事,他必须回去问问妻子。

那个剃头匠不见了。他仿佛是大风刮来的,大风又把他刮走了。

赵不绿踹开屋门,第一眼就看见了妻子。妻子哭丧着脸,眼神有些飘忽,一副躲躲闪闪的样子。

“你是不是和一个剃头匠弄过那事儿?”赵不绿开门见山。

妻子不承认。

“你们要是没弄过那事儿,他怎么会知道你的左屁股上有一块红色胎记?”

妻子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一直没有变化。

赵不绿生气了,抄起菜刀,一下砍在妻子的脑袋上。

妻子还是哭丧着脸。

2、四大奇人

头顶上吊着一个灯泡。

它太老了,身上长出了一层灰绒绒的细毛。它发出的光都是灰色的,照在人的脸上,脸也变灰了,死人一般。

墙上挂着一个黑边镜框,里面是一个没有色彩的女人,哭丧着脸,脑袋上有一把菜刀。

赵不绿一直盯着她。

她也盯着赵不绿。

这是活人与亡灵的对视。

天一点点地亮了。

赵不绿出门去找剃头匠,想要求证一件事。找了一圈,没找到,看见三个人站在路边聊天:一个骗子,一个大侠,一个处女。

胡瓜瓜五十岁,是个骗子,见人就骗,亲戚朋友都不放过。

唐吹花二十三岁,自称大侠,一言不合就打人。

苗姑娘三十岁,自称处女。她的名字就叫苗姑娘。其实,她原本想叫苗处女,只是派出所的老张不同意,他说苗处女这个名字有伤风化,不和谐。她退了一步,改名苗姑娘(她原来叫苗小凤)。

虽说现在很多姑娘都不是处女了,但是在封闭的木勺镇,姑娘就等于处女。

欲盖弥彰。

赵不绿这样评价苗姑娘的改名行为。

木勺镇其他人不如赵不绿有文化,只能用一个更加直白却又更加贴切的词来形容徐姑娘:破鞋。

在一片骂声中,徐姑娘顽强而孤独地活着。她开了一个裁缝铺,不但给活人做衣服,还给死人做寿衣。

八年前,苗姑娘差一点就不是处女了。

她和镇长的儿子订了亲。

可惜,结婚的前几天,镇长儿子下河摸鱼,淹死了。

木勺镇的人都说苗姑娘命里克夫,是扫帚星,没有一个男人敢娶她。于是,苗姑娘成了木勺镇唯一的女光棍,尽管她长得最好看。

虽然男人们都不敢娶她,却总想和她睡觉。

据说,已经有六十多个男人心想事成了。不过,苗姑娘不承认,一直坚称自己是处女,甚至为此改了名。

赵不绿走过去,听他们说什么。

木勺镇四大奇人凑齐了。

胡瓜瓜神秘兮兮地说:“听说了吗?来了一个剃头匠,要给木勺镇的某个男人送绿帽子。”说话间,他有意无意地扫了赵不绿一眼。

赵不绿的脸一下就绿了。

“怎么回事?”唐吹花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据说,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那个剃头匠路过木勺镇,在河边和一个正在洗澡的女人弄过那事儿。”

“那个女人是谁?”

“剃头匠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女人的左屁股上有一块蝴蝶状红色胎记。”

“他还记得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儿吗?”

“那个女人一直背对着他。他说,那个女人可能是在等什么人,没等到,让他趁虚而入,占了便宜。”

“他找那个女人干什么?”

“打算补偿一笔钱。”

“多少钱?”唐吹花的眼睛亮了。

胡瓜瓜有些不屑地说:“他没说。一个剃头匠肯定没多少钱,也就是二百三百的,市场价。”

苗姑娘转身走了,走得很快,似乎是急着去和某个男人睡觉。

唐吹花说:“她干什么去了?”

胡瓜瓜想了想,很确定地说:“回家照镜子,看看左屁股上有没有蝴蝶状红色胎记。”

“剃头匠要找的女人是她?”

“肯定是。”

“二十年前,她才十岁。”赵不绿插了一句。

唐吹花说:“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他飞奔而去。他练过轻功,奔跑姿势明显异于常人,双腿略微弯曲,脚后跟不着地,只是用脚尖轻点,速度很快。

赵不绿也要走。

“你等一下。”胡瓜瓜说。

“什么事?”

“你妻子在世的时候,晚上是不是经常去河边洗澡?”

“你什么意思?”赵不绿的脸又绿了。

胡瓜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赵不绿掉头就走。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谁丢了绿帽子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84.html

上一篇:都市怪谈之墨香 下一篇:第三起命案

相关文章

  • 恐怖故事之蛇人

    【恐怖故事之蛇人】简介:一有一对情侣,刚刚进入热恋,两人如胶似漆。晚上看了电影,吃了饭,女孩一看表不得了,这么晚了。女孩家教甚严,她马上就要往家赶。男孩呢,和女孩简直是一刻都不愿分离,就是不让那女孩走,两人情意绵绵...

    2021-08-28 长篇鬼故事
  • 小镇亡魂

    【小镇亡魂】简介:第一章小镇传说在一个偏远阴森的小镇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的传说,每天夜里的凌晨一点,总会有人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白衣少女,游走在死寂的街道上,所过之处都会留下一道咒符般可怕的水痕。曾有目击者说...

    2021-10-22 长篇鬼故事
  • 人肉地沟油

    【人肉地沟油】简介:(一)一辆卡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两边是山林,不见一户人家,开车的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脸连包胡子,嘴里叼着烟,上午刚下了一场雨,所以下午这条小路崎岖不平,车子行驶过程中左右摇晃。走了一个多...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下一个就是你

    【下一个就是你】简介:剪刀苏顺清坐在一把靠背椅子上晒太阳,城市冬天的暖阳让那些白领有翘班的冲动,何况是学生。她有着一头长而卷的黑色长发,海藻一般蓬松,披着到肩膀,像个洋娃娃一样眯着眼睛。夏普美型手机是男朋友送的,...

    2021-08-04 长篇鬼故事
  • 选死

    【选死】简介:楔子冷夜漫漫。冰凉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禁不住想起那个夜晚,其实只是半年前,但是他却觉得已经度过了一个世纪。生死的分离,永远是度日如年。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然后驮着一个大...

    2021-10-20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罪过像

    【恐怖故事之罪过像】简介:1、傲白色的画布是你先背叛了我!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深夜迷梦中的我被一连串急急的手机嘶喊所吵醒。我开始怨恨这几小时前还令自己无比炫耀的手机铃声。但是当我恍恍惚惚地起身拿起电话的时候,呼叫停...

    2021-08-19 长篇鬼故事
  • 恐怖灵异故事之老猫

    【恐怖灵异故事之老猫】简介:1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它到底是那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

    2021-07-05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鬼头结

    【恐怖故事之鬼头结】简介:夜色酒吧周小三是夜色酒吧的常客,每次来都会喝个一醉方休。醉了之后就会说起自己老家那里的古墓,酒吧里几乎每个服务生都知道他说的那些事。这天他又喝多了,一如既往地唠叨起来。“我老...

    2021-09-02 长篇鬼故事
  • 冤死者

    【冤死者】简介:1每个月的4号,是M国瓦古伊监狱执行死刑的大日子,同时,也是我最为忙碌的一天。别误会,我不是刽子手,我只是一个厨师,瓦古伊监狱的厨师长。平时,我给囚犯煮的都是大锅菜。白水青菜,只加盐...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乾坤转

    【乾坤转】简介:“啦啦啦啦&dquo;“,小艾一边轻快的蹦蹦跳跳,一边哼着歌。原本,她的心情是很糟糕的,,但是因为她意外的捡到一个漂亮的碎花书包后,使得她由悲转喜。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成绩总是茅列...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