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精彩纷呈-鬼故事
手机阅读

悬疑故事之针

2021-06-29 09:17:51 阅读 :

楔子

平铺在桌上的一张素描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一间狭窄而阴暗的房间里,躺着三具尸体。右上方的尸体趴在墙边,脑袋撞碎了,从衣着判断是个男人。在他身旁不远处,另一个男人蜷缩在血泊中。屋子中间跪了个女人,她仰面朝天,惊愕与恐惧凝固在脸上,仿佛对死亡的到来毫无准备。

我把放大镜挪到她的胸前:一根黑色的针状物斜斜地贯穿了躯体,将她钉在地面上,于是死后仍旧保持着这个古怪而可怖的姿势。

看得出作者具有一定的美术功底,比例和线条都运用得很好,虽然是黑白的画面,但足以令我嗅到浓重的血腥味。

半个月前,我收到了一封信,信封里只有这张画。

准确地说,它是邮寄给我父亲的,一位兢兢业业三十多年,上个月刚刚去世的老警察。

信封上的字是打印的,发信人的地址和姓名是伪造的,加上画面的内容,无一不透露出诡秘可怖的味道。

犯罪的味道。

刑警特有的本能提醒我,这幅画很可能与父亲经手过的案件有关。之后的调查验证了我的这个想法,我在父亲留下的笔记中,找到了与之相关的内容。

十一年前,一个六岁的男孩跑到市郊的派出所报案,自称发现了三具尸体,他的描述与画上的情况如出一辙。当时是父亲值班,他在震惊之余,要求男孩带他去现场确认情况。然而转悠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找到那间房屋。这时男孩忽然改了口,承认自己是在恶作剧。父亲很无奈,教育了他一顿后,联系到他的家人,把他领了回去。

后来父亲仔细一想,觉得此事有些怪异,想去找这个孩子再次了解情况,却发现这户人家已经搬走,据邻居说是离开了这座城市。而且在没有任何实质证据的情况下,他的追查只能不了了之。

想到这儿,我叹了口气,对父亲当时的沮丧与无奈感同身受。

难道这幅素描出自那个男孩之手?如果他真的看到了,又为什么要突然改口?

抛开疑点重重的往事不提,这张素描上还有一个疑点:那个黑色的针状物究竟是什么?男孩只是说那个女人被刺死了,没有提到凶器。整张画都是写实风格,这个钉在尸体上的凶器的写意手法显得异常刺眼。

我立刻开始了调查,但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厄运:非但没有找到真相,反而被停职调查。

我禁止自己继续回忆,沉溺于往事只会影响理智。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拉开窗帘,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被停职以后,我的作息时间反倒更加没有规律:时而对着这幅画发呆,时而埋头于父亲留下来的笔记里,白天和黑夜早已失去了固有的意义。

若是以往,此时我应该倒头大睡,可今天不行。

晨光照耀在父亲的笔记上,泛黄的纸张散发出淡淡的光晕。一个下边被墨水画了三道横线的名字格外醒目:薛凯。

薛凯是那个男孩的名字,我今天要去见他。

出门的瞬间,身后啪的响了一声,转头一看,原来父亲的笔记从桌角掉到了地上。

这似乎不是什么吉祥的兆头。我想了想,没有过去捡起来,轻轻地关了门。

我现在要去春野培训中心。那是一所位于郊区的补习学校,因为教学质量很高而颇有名气。我在调查薛凯的行踪时,发现他在两个半月前参加了春野的夏季强化寄宿班。

他前脚回来,我后脚便收到了那张素描,这实在巧得不可思议。

走进培训中心时,我重温了一下预备好的谈话策略。这不是我和薛凯第一次见面,上次他让我吃了大亏,这次必须加倍谨慎。

前台接待员苍白的脸色打断了我的思绪。

“出什么事了?”我问。

“不,不好意思。”她结结巴巴地说,“今天我们不办理业务,请您明天再来。”

“我是警察。”我压低声音,“以前和你们主任电话联系过。”

刹那间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与之同时,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恐惧,“刚才我们这儿有个学生被绑架了,主任要求不许再接待别人……我带你去见他。”

我的喉咙忽然有些发痒:“被绑架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薛凯。”

若不是担心被她误解,我真的很想自嘲地干笑一声。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悬疑故事之针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593.html

上一篇:提头来见 下一篇:怨灵泪

相关文章

  • 水库里的水鬼

    【水库里的水鬼】简介:(1)大河村真是个好地方,依山傍水,好似世外桃源般。假期来到这休闲一下最合适不过,顺便可以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来了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别客气!”木伯带我来到大光哥以前的房间,帮...

    2021-08-31 长篇鬼故事
  • 游戏鬼故事之心想事成

    【游戏鬼故事之心想事成】简介:死活都要玩五天长假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要怎么度过呢?我们五个人再次聚到了一起。还是老地方──金夜KTV。“来玩个游戏吧。”荀姐说道。荀姐是位已近四十岁的女人,“...

    2021-08-26 长篇鬼故事
  • 真实的梦魇

    【真实的梦魇】简介:本人算不上体弱多病,但是体质一般,有点神经衰弱。人们通常说这种人“火力”弱,容易碰到鬼。目前为止,没有“直接”证据显示我碰到过鬼,但是我的确特别爱做梦。从记事起,每次睡觉都会做梦。但是也有一些怪梦,很值得一说。这种梦叫做“梦魇”,南方话叫做“鬼压床”。可能很多人都有体验过,我以前经常做这种梦,近几年几乎就没有了。其实这种梦实质上说来也不奇怪,状态和梦游正好相反,梦游时身体在工作,但是意识是不清楚的。梦魇则是意识相当清楚,就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出现这种梦时,通常都是很恐怖的梦境。因为当事人...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 第八计

    【第八计】简介:1在见到马巧雨之后,赵昱森便决定帮助马志鹏解决他的麻烦。马巧雨是马志鹏的女儿,今年七岁,患有肾功能衰竭,眼下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医院里等待肾源。市价三十万,还不包括手术费在内。然而马志鹏的麻...

    2021-06-25 长篇鬼故事
  • 骨灯

    【骨灯】简介:夜里,我一个人走在空寂的大街上,总感觉后背阵阵发凉。我之所以害怕,不是因为夜晚的大街没有人,而是我身上又出现了那股奇特的异香。依稀记得六岁那年,全家人都挤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哭泣着。爸爸拉着我...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木雕人

    【木雕人】简介:夏日的正午。炽热的阳光透过革竹棚顶的缝隙落在人们身上,顷刻间便化作黏腻腻的汗。茶棚的客人们讲了几个老生常谈的旧故事后。都觉得无趣,只好一边晃着扇子一边埋怨着这该死的暑天。蒲先生给客人们添了杯凉茶。...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十字路口

    【恐怖故事之十字路口】简介:白纸灯笼刘东华走在冰冷的路上,他的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冬天的傍晚总是黑得很快,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四周的一切就都被黑暗给吞噬了,只剩下刘东华脚下这条灰白的水泥路。路边有路灯,昏黄的灯光一盏接一盏...

    2021-08-14 长篇鬼故事
  • 生死挑赞

    【生死挑赞】简介:给你点个赞午夜,张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由于最近流量都拿去下载歌曲了,还没到月末就用完了,他又不舍得开加油包,只能等夜间的流量了。过了十二点,流量终于来了。张锐心急火燎地点开了QQ...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迷失六度空间

    【迷失六度空间】简介:一、六度空间江海波一上地铁,头又痛了起来,不久前的那场车祸不仅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还让他留下了头痛的后遗症。他闭上眼睛,正想休息片刻,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他睁眼一看,是个戴眼镜的陌生男子,男...

    2021-08-12 长篇鬼故事
  • 死灵歌

    【死灵歌】简介:死人,往往比活人歌声更嘹亮。——向马尔克斯《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致敬我被抓进警察局了——因为盗窃尸体。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感觉我像个盗墓小说里写的“土...

    2021-09-22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