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短信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亡灵短信

2021-08-09 09:52:15 阅读 :

1、我死了,你们都得死

一家小煤窑发生塌方,将一名挖煤工埋在了里面。这名挖煤工叫孙海,是从几百里外一个小山村来这里打工的。他们村共有六个人在这家煤窑挖煤,出事后正是深夜,煤矿老板秦辉把其中年纪最大的冯万仓叫去商量如何处理这起事故。回来后冯万仓告诉同村其他几个人,因为前不久这里一家煤矿出了死亡十几人的重大矿难事故,在全国影响很坏,目前这里各家煤矿还处在关闭整治阶段,按规定不允许再下井挖煤。他们偷偷下井已经破坏了规定,如果出事死了人的事传出去,不光矿老板,连县长市长甚至省长都要受到牵连。所以矿老板决定大事化小,出一笔钱让知情者封锁这个消息。

“秦老板答应给我们每人1万元钱,让我们回家,就说海子在这儿干了一阵就走了,不准透露他被埋在井下的事。”冯万仓告诉同村的另外几个人。

一听说压在井下的孙海连挖都不挖出来了,就是没被压死也会被困死在井下,他们还要替煤矿老板瞒着这件事,几个人都感到心里堵得慌。在矿上做饭的苏玉萍明确表示自己不要这1万元钱,年轻气盛的冯大刚更是怒气冲冲地去找老板辩理,质问他为什么不拿矿工的性命当回事。结果不一会儿冯大刚被几个人拖回来,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嘴巴肿得老高,话都说不出来了。其他几个一见都害怕了,纷纷点头让冯万仓再去找老板商量,他们答应老板的条件,同意马上回家,并保证不把孙海遇难的事泄露出去。苏玉萍不肯收那1万元钱,她的男朋友朱远志答应替她收下。

就这样,五个人每人拿到了1万元钱,收拾好各自的东西,坐上了送他们回家的一辆面包车。

冯大刚被打得伤势很重,一直迷迷糊糊,大家让他躺在最后排的座椅上。冯万仓是他的叔叔,负责照顾他。前一排坐的是朱远志和苏玉萍这对恋人,他们一起出来打工,这次出了事也一起回去。司机叫大李,他旁边副驾驶座上坐的人叫何旺,三十多岁,是几个人中除了冯万仓外年纪最大的。他们的老家距这里六七百里路,虽不是很远,但这一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山路,车不能开得太快。几个人都心里有事,不想说话,车上一片沉寂,加上外面天渐渐黑下来,所以开车不一会儿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睡着了。

突然,车里响起了一阵阵音乐声,原来是几个手机同时响了。朱远志和何旺赶紧打开各自的手机,冯万仓也掏出冯大刚口袋中正响的手机打开看。是一条短信,冯万仓一看不由得“啊”地叫了一声,手机应声掉到地上。与此同时前面的朱远志和何旺也叫出声来。苏玉萍奇怪地凑过去看朱远志的手机屏幕,只见发信人是孙海,短信内容是:“我死了,你们都得死!”

2、别陪他们一起死

冯大刚和何旺的手机收到的也是同样的短信。

“是海子的手机被谁拿走了,故意发这样的短信吓唬我们吧?”苏玉萍猜测道。朱远志摇摇头,说出事前他见到孙海在井下看手机中存的短信,他还打趣孙海说他又想老婆了。出事后孙海没被挖出来,他的手机当然不会被人拿走。被说话声吵醒的冯大刚也证实,在井下塌方前,人们正在休息,他亲眼看到孙海正躲在一旁聚精会神地按着手机。突然巷道开始“哗哗”地往下掉煤块,人们大呼小叫着往外跑,他要过去拉孙海,被冯万仓揪住赶紧跑,结果没来得及跑出去的孙海被压在了下面。

看发短信的号码,确确实实是孙海的手机号码。“难道孙海没死,在井下给你们发的短信?”苏玉萍又猜测道。朱远志告诉她,在煤矿井下没有手机信号,手机根本不能打电话和收发短信。孙海带手机下去主要是在休息时看看里面存的短信,他家里有女朋友,两人每天都互通短信。

“有鬼了!有鬼了!”何旺不住唠叨着,说这肯定是屈死的孙海鬼魂来报复他们了,朱远志想反驳他,但张了张口又闭上了,他实在想不出该怎样解释这件怪事。几个人困意皆无,都瞪大眼睛猜度着,这短信究竟是怎么回事。

“海子,谁做了亏心事你就把谁带走吧,我何旺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呀!”何旺双手合十祷告着。

“大旺你什么意思?海子是被塌方的煤矿害死的,又不是谁害死他的。谁做了亏心事,你倒是说清楚!”冯万仓质问道。

“他虽然不是被谁害死的,但有人趁海子的死挣了昧心钱,这还不算做亏心事?”何旺阴阳怪气地说。原来他怀疑老板并不是给他们每人1万元,而是更多,多的那些钱被冯万仓贪下了。冯万仓不肯承认,说何旺栽赃陷害他,让冯大刚过去教训何旺,何旺自知瘦小的自己不是人高马大的冯大刚的对手,抱住头大声叫:“海子你要是有灵就别光吓我们,把做了亏心事的人都捉了去吧!”

“我看这短信就是这小子捣的鬼,你一个人坐在那里搞什么鬼我们也看不见!”冯万仓让冯大刚把何旺拉过来,搜搜他身上有没有其他手机。冯大刚过来翻何旺的口袋,并没翻出什么,又让何旺坐到后边,让冯万仓监视着他不让他做小动作,冯大刚自己坐到前边座位上。

过了一会儿,苏玉萍的手机响了。她打开一看,也是条短信:“你是无辜的,快下车逃生,别陪他们一起死!”看那号码,也是刚刚给其他几个人发短信的孙海的手机号码。

何旺摊开双手证明自己的清白,冯万仓也证实他一直盯着何旺,没见他发短信,这说明根本不是何旺在用这个号码发短信。他们中间只有苏玉萍没有下井,而这条短信让她下车逃生,难道真是孙海的鬼魂发来的短信?

车上的人谁都无法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苏玉萍吓得脸都变了色,对男朋友朱远志说她想让他和自己一起下车去。可是外面天已经黑了,又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下了车该去哪儿呢?朱远志犹豫着劝苏玉萍别担心,这一定是有人在跟她开玩笑。苏玉萍吓得哭起来,说这一定是孙海的鬼魂在警告她,她要是不听,十有八九会跟他们一起死。她的哭声令车上其他人不寒而栗。

这时前边开车的大李开口说,你们几个人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打电话过去问问是谁在发短信不就行了。几个人听着有理,就拨那个发短信的号码,但对方就是不接听。大李就掏出手机,让他们告诉号码他来拨。

大李这次还真拨通了,几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李和那边对话,却见大李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突然骂了一句脏话。与此同时车一拐弯,对面一道刺目的光射过来,大李正在打电话,只有一只手在握方向盘,加上情绪紧张,慌乱中想踩刹车竟然踩了油门,面包车径直向对面开来的一辆卡车撞去。那辆卡车躲闪不及,碰撞声尖叫声划破夜空,两辆车一下子撞到了一起。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亡灵短信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799.html

上一篇:局外人 下一篇:丝竹幽影

相关文章

  • 人间道之惩处使者

    【人间道之惩处使者】简介:第一章树上的人头邱成刚是个普通的工厂工人,这天他刚刚结束夜班,正疲惫不堪的往回走,他住的地方十分的偏僻,是城市和乡下的交接。那条小路上面此时一个人都没有,不知怎么好像要下雨了一般,天竟然像墨染...

    2021-07-31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皮影

    【恐怖故事之皮影】简介:一章天冷得瘆人,我紧了紧衣服,快马加鞭向家中赶去。路过一个转口处时,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叫住了我。“行行好吧。”他抖着身子,伸出肮脏的大手,“给口吃的吧。”我...

    2021-08-29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恐怖派对

    【悬疑故事之恐怖派对】简介:一1928年,三个靠买空卖空发家的资本家凑在一起,他们要举行一场独特的快乐派对,来庆祝他们的一夜暴富。这个快乐的派对当然少不了美女的倩影,三位美丽高贵的交际花应约参加。他们租了一个豪华游轮,打算...

    2021-07-05 长篇鬼故事
  • 藏在钢琴里的“尸体”

    【藏在钢琴里的“尸体”】简介:一曾经,杜明康和茹梦还是一对美满的恋人。茹梦的胆子小,好奇心却强。她常常缠着杜明康陪她看各种各样的恐怖片惊悚片,然后在杜明康的怀里尖叫连连。这样的片子看多了,杜明康这个无神无鬼论者也动摇起来...

    2021-09-03 长篇鬼故事
  • 灵魂的专利

    【灵魂的专利】简介:奇怪的招聘我照着报纸上征人广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是一个沉稳却又透着老迈的男性声音。我跟他说我看到了他的征人广告,并且询问关于工作的相关事项。因为他的广告相当奇怪,只在小小...

    2021-08-31 长篇鬼故事
  • 娑河异闻录之凶猫

    【娑河异闻录之凶猫】简介:“吵死了……”岳凌楼烦躁地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这已经是他今晚第三次被窗外撕心裂肺的猫叫声吵醒了。今晚是一个凉爽的夏夜,习习微风带走皮肤表面的汗液,正是一个适合安睡的夜晚,但是岳...

    2021-09-09 长篇鬼故事
  • 网络鬼故事:生死差评

    【网络鬼故事:生死差评】简介:1就在今天晚上的十点三十分,俞凡准备自杀。俞凡要将所有的痕迹都隐藏好,这样才不会让对方有据可查。还有最重要的防范措施,她可不想为了追求最刺激的画面效果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毕竟,这只是一场力...

    2021-09-14 长篇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脂人

    【恐怖故事之脂人】简介:结婚许东和汤萌萌结婚了,两个人脸上荡漾着甜美与幸福,司仪问道:“新娘现在想对新郎说什么?”然后,把话筒送到汤萌萌的樱桃小嘴前。汤萌萌甜甜一笑,两个酒窝惹人怜爱。她深情款款地注...

    2021-09-13 长篇鬼故事
  • 暗物语

    【暗物语】简介:徐乔我发现自己又愣在了家门口,而且身子让在一边,好像有人正从我身边走进这间昏暗的屋子——这里是我的租屋,桌上杂乱地散着些资料,都是关于最近这几起A城谋杀案的,报纸上连着几天头版头条地...

    2021-07-05 长篇鬼故事
  • 黄全网吧

    【黄全网吧】简介:一造化弄人,弄到林照的头上。林照极端不喜欢西京师范大学,偏偏就成了这所学校的一名新生,这使林照想起了看过的一些老电影,小女孩被迫嫁给了老地主,终日以泪洗面,现在,他就是小女孩,西京师范...

    2021-09-17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