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鬼事三则 - 短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短篇鬼故事 - 民国鬼事三则

2021-06-16 00:11:54 阅读 :

讲几个民国时期的鬼怪奇谈。

那时候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各地鬼怪借机横行,肆虐人间。

有些世外高人于心不忍,于是选择返俗云游,驱邪济世。

1.婴鬼

湖北有妇女张氏,怀孕四年而不生。肚子一直停留在怀孕五月后的样子。并且腹部不定时绞痛,严重时,甚至大口吐血,血色发黑。

久而久之,气虚体弱,长年卧在床。

但最令人惶恐的是她饭量不减,不亚于健硕农夫的胃口。

村中流言,张氏定是生活不检点,遭致报应。肚里怀着某种恐怖的脏东西,要除掉才行。

可无论乡野赤脚医生,还是城镇大夫,诊断都显示张氏肚子肯定是个婴儿,并且生命体征良好。她应该患了某种怪病。

但哪怕丈夫磕头磕出血痂,妻子张氏的怪病无人能治。

彼此相爱的夫妻俩只能相拥垂泪。

直到听闻德高望重的李道长云游至此,丈夫连夜登门拜访。半带绝望半带哭泣的跪求道长相助。

道长心知蹊跷。

一见孕妇,道长便感到一股强烈的邪魔之气从孕妇的肚子溢出。他取出开眼符文,烧成灰烬撒入沸水,然后抹上双目,这才把孕妇肚里看个真切。

“不好,”道长说:“她这是被婴鬼附身!”

丈夫心中一紧,但仍毕恭毕敬的听着。

“这种鬼怪以婴幼儿精血为食,不会伤其性命。等到一定修为,便直接寄生于孕妇身上。婴儿每长一分,它便吸食一分。”

“这,这怎么办……请问道长,如何去除这害人妖物?”

道长长叹:“除去此鬼不难,贫道只需用浸过雄黄酒的桃木剑刺入她胎中引爆煞气即可,但母子性命难保。”

丈夫下跪磕头:“求道长救母子一命,我甘愿做牛做马!”

“办法倒有,你妻子被寄生四年,体内寒气极盛。只要把这寒气一除,婴鬼忍受不了,便会急于脱逃,那时就可以抓住它且保你妻儿无事。只不过……”

道长顿了顿。

丈夫心急:“道长请说。”

“这祛寒的方法有些残忍。要用蒸笼蒸烤才行,所以,要赌一赌你妻子的天命,”

驱魔当天,丈夫小心翼翼把妻子抱入已准备好的大型蒸笼中,盖上蒸盖。道长在笼子四周贴上符文。

他神色庄凝:“点火!”

不一会儿,蒸笼开始冒气。

笼中毫无动静。

“加火。”

丈夫擦了一把汗,往灶里抹了几把干柴。

笼中慢慢传来孕妇低语:“热,好热!救命,救命!”

道长不为所动,吩咐:加火!

笼上热气骤多。妇女求救变成急促哀嚎。

“道长,她会被活活蒸死的。”

道长仍不为所动。

顷刻,妇女哀嚎突然消失,只剩下蒸笼大动,似乎猛兽乱踹。

烧火的丈夫爱妻心切,不顾道长嘱咐,挑起来直接掀开蒸笼。

眼看符文被撕,道长心中一个趔趄,大感不妙。

果然,一段长长的黑气从孕妇口眼钻出,汇聚屋顶,尖牙利爪,形成一个狰狞厉鬼的模样。他一掌把夫妻二人,连带蒸笼拍翻,随后直冲门窗而去。

李道长大叹:这也是贫道的劫数!

他抽出桃木剑,在左臂飞速刻下血符文,随后刺开手掌,抬手指向婴鬼飞去的方向, 嘴里一直叨念着咒语。

只见手掌破口大开,那股黑气被强行吸入左臂。

待最后一丝黑气灌入,道长一剑切下整个左臂,吐一口雄黄酒,用符文把婴鬼死死封在臂中。

手臂一阵抖动过后,发肿变黑,再无动静。

半晌,瘫倒地上的夫妻二人醒来。

道长对俩人告知原委后,拿起手臂嘱咐:这婴鬼数年修炼的精华尚在。你们把这条手臂烧成灰,再熬成汤,喂孕妇饮下,便可保住胎儿性命。

夫妻二人无以为报,跪在地上叩首良久。

三月后,孕妇顺利产下孩子。

唤名“臂儿”。

2. 尸疫

民国27年,侵华日军南下进犯湖北。在大别山附近与中国守军爆发几次会战。

虽都以日军胜利告终,但打扫战场时,他们发现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总会有一些中国军人的尸体转化成活尸。他们要么在战场游荡,要么伏在死尸当中,冷不防扑向打理战场的日本士兵。

一场活死人的恐惧在部队中蔓延开来。日军人人自危,流言惶惶。

像“侵华罪行触犯了东方天神,天谴已至”或“日军杀人太多,阴曹地府已满”之类的流言甚至传到了华中军区司令官畑俊六的耳里。

他连夜致信裕仁天皇,请求支援。

在天皇指派下,东京阴阳师协会几乎精锐尽出,赴援华中日军。

可无论阴阳师们怎么魔检,这些活尸都没有施法的痕迹。他们惊悚的发现,这种转化就像尸体得了病一样,仅在尸体聚集的战场传播,且只攻击活人。

这种瘟疫的一样的被称之为“尸疫”。

解铃还须系铃人,日军在占领区张贴告示,若有解答此现象的人许以重金美女。

重赏之下,必有觊觎富贵之辈。

三日未过,一清末秀才前来揭榜。

他说:湖北此地是先秦时代楚国故土,埋藏着数千年前楚国第一邪物——驱魔镜。此镜饮人血、通阴阳,可镇亡魂、锁邪灵。秦破楚之际,驱魔镜的守卫者不忍落入秦国之手,便把此镜封印,深埋地下。如今战火再起,生灵涂炭。楚地鲜血满地,冤魂四起。故此镜魔力大涨,有愈冲出封印之势。当今那些尸体复生,不过是魔镜法力显灵,阻了亡者灵魂归去而已。

阴阳师会长安倍道风大喜过望,他记得日本古籍记载,这镜子乃是中国阴阳学传奇圣物,不过随着中国阴阳派一同失传千年。

想不到如今重现人间。

他急切的询问:你可知道埋藏地点在哪?

知道,就在不远的武汉三镇。并且我也知道镇中埋藏地点。

安倍道风大喜过望:好,好!找到镜子,许诺重金加倍奖赏。

另外,你叫什么名字。

这位自称秀才的人弯腰作揖:

在下张成道,小名唤作“臂儿”‘。

同年10月,国军四十余万战士血祭长江。

武汉沦陷。

3.夜半灵车

民国二十四年,黄冈城中来了一位看相先生。

此人宣称,他可以摸额头算天命。普通平民,只需交五分钱即可。若有天命之人,他不但不收费,还会赠予山味珍馐。

消息一出。看热闹也好,算相也罢,算卦摊前人满为患。

每当摊前传来先生的话:好,好!八分,八分!

人群爆发一阵掌声和欢呼,有好奇,不屑,当然也有猜疑,嫉妒。可当看着天命之人乐呵呵的抱着象鼻、鹿筋、驼峰、燕窝、竹荪从眼前走过。无人不满生嫉妒,口水直咽。

当然,少不了大多数都是“三分,走罢,走罢”的话语。有人一笑了之,也有一脸恼怒,碎言一句:不过江湖骗子。但无可奈何。悻悻而去。

即便赖账不给钱,先生也不追究。

时任黄冈督军易凯独子听闻此事,便约上一群狐朋狗友去凑热闹。他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若说自己是天命之人,一切亦可。若不是,便以骗子为名毒打一顿,索要所有山珍即可。

易少仗着军方背景,坊间一直流传他淫人妻女,杀人取乐的恶闻。众人颇为担心,但又好奇此等异人是如何处理。

当天,集市聚集了半个黄冈城的人。

结果先生面不改色说:一分,一分。走罢,走罢!

集市全场哄笑。

要知道看相三日以来,城东打铁的张傻子都有两分。

易少勃然大怒,对着看相先生的脸,直接抽了一马鞭。

这一鞭子下去,抽呆了所有人。

先生的脸从左眉斜下到嘴角开了一道缝,脸皮往外翻,没有肉,没有血,像纸糊的假人一样,空一副皮囊。

普通百姓哪见过这般模样,吓得作鸟兽散,纷纷逃离集市。

亏得易少杀人饮血练就一副铁胆,他喝住几名正欲逃离的死党:这势必是哪路妖人做的人偶把戏。光天害人!你们和我拆了他,算是替天行道。这钱财美味,当做老天的奖励!

在他呵斥下,几人一拥而上,开始徒手撕扯人偶。

人偶也不反抗,嘴里重复着几句:一分,一分!走罢,走罢!

易少恼羞成怒,掏出手枪,正欲把人偶打个稀烂。只见人偶脸色一变,嘴露獠牙,血口大张:该死,该死!

话音未落,双臂长如巨蟒,卷起几人遁地而去。

督军易凯听闻爱子被妖魔卷走,大惊失色。连忙派人在摊铺前掘地数丈,但未见任何人影。

只得张贴告示,重金向高人求救。

翌日夜过三更,黄冈城内,四下死寂。

只有打更人丁墨一人巡游。

深夜无人,但他路过集市时却听见几分声响。寻去,发现集市中央停了一辆极为诡异的马车。

车没有轮子,悬在空中,全身泛着幽幽冥火。

而车前默默排着一队人。他们面色茫然,表情呆滞。一个个井然有序的往车上走。每去一人,车前就传来声音:好,好!八分,八分!

丁墨垫脚向车前看去,这一看不打紧,直接吓傻了丁墨。

易少等人赤身裸体趴在车前。他们面色狰狞惊恐,似乎被什么异物吓到。他们的双眼已被镂空,脖子栓着马圈。身上全是胳膊粗外翻的疤痕,浑身通红,像被扒了皮的老鼠一样。

等到最后一人上车。马夫扬起鞭子,抽打在易少身上:“一分,一分!走罢,走罢!

易少等人匍匐拉着马车,向城西渐渐消隐而去。

回过神来的丁墨直奔督军府,向易凯报告。

易凯连忙派兵沿城西查看。果然,在据黄冈城以西二十里处,发现这几十具人的尸体。其余数十人均被吸干精血而亡,而易少等人则被剥皮开肚,生生虐死。

见此惨状的易凯吓得一头倒在地上,落下重病。两日过后,不治身亡。

 

本文标题:民国鬼事三则 - 短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duanpianguigushi/1040.html

相关文章

  • 死亡空间(上)

    【死亡空间(上)】简介:(几辆军车正在赶往一家医院)约翰:“真是诡异,竟然会有人傻到去打劫一家医院,估计不傻也是个疯子”林:“不过光是这点竟然调动了我们特种部队,不知道上司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估计...

    2021-11-25 短篇鬼故事
  • 消失的末班车

    【消失的末班车】简介:那天早些时候,我开着车去古玩市场,准备买点瓷器放在新开的饭店里,在挑选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柜台里坐着一个人,他带着一顶已经被太阳晒得发黄的太阳帽,帽檐挡在脸上,遮住了头顶日光...

    2021-11-10 短篇鬼故事
  • 鬼城咒怨

    【鬼城咒怨】简介:地处潘帕斯草原内陆的小镇埃佩昆,曾被誉为阿根廷的亚特兰蒂斯——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埃佩昆湖,北侧是绵延的绿色牧场,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织,如画美景引得游人络绎而来。但在30年前的一天,这个古老小镇突然遭到了一股灵异力量的诅咒,一时间魅影迭现,直闹得人心惶惶。...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廉价衣服

    【廉价衣服】简介:王大富生前为了赚钱,干了不少害人的勾当。他担惊受怕地到了地府后,发现这里居然也是“钱”的社会。吃饭需要钱,买阴宅需要钱,前往阳间探亲需要的通行证,更是得用一大笔钱。靠着子孙给烧的钱,王大富在阴间生活得照样有滋有味。...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夜半我等你

    【夜半我等你】简介:与蕊分手以后的第二天,阿东便寻了个公干的差事,与局里的老王两个人一起去了乡下。一方面想在事业上有一番作为,改变一下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另一方面是希望远离城市的喧嚣,整理一下纷乱的心情。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他们终于到了。虽然是一片穷乡僻...

    2021-10-29 短篇鬼故事
  • 鬼鸳鸯

    【鬼鸳鸯】简介:冬夜的马路上,人烟稀少,远远地便听见一男一女在马路边上大吵大闹。只见那男的醉醺醺地一把推开了一直搀扶着他的女孩,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喘着粗气,用手指着女生,扯着嗓门破口大骂,“阿君,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单位新来的小鑫有一腿,我这么宠你,爱你,为了你,我可以花掉我的钱,只要你喜欢,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摘。可是你,贱女人,竟然背叛我……”那女孩眼眶湿润,愤愤不平,颤抖着说:“阿乐,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咱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不信任我,我和他只是同事关系。哼!你还敢说我。你这个...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第三个愿望(5-7)

    【第三个愿望(5-7)】简介:<五>刚早晨七点半就有人打来电话,水清接听,是李严,他请来本地丧葬行业最有名的人,为晓文主持葬礼。已在夏日酒店楼下大厅等候。 这个人姓泰,居然也叫泰有明。水清一下子想起跳海自杀的泰有明,心中竟然隐隐做痛。泰有明问:“您是要按传统办还是按现代...

    2021-10-29 短篇鬼故事
  • 救命恩猫

    【救命恩猫】简介:这是我们村子里发生的一件事,说起来也够邪乎的。那一年我刚参加完高考,就想回乡下奶奶家休息几天。下了公交车刚走进村没多久,忽然被人在背后抓住了胳膊,“救救我吧!她要把我抓走!”我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她和乞丐一样:破烂的衣服,乱遭遭的头发,一脸的污浊,混沌的眼睛……大夏天的,穿的却特别厚,身上裹一件棉袄,里面还套个花毛衣。...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午夜鬼电梯

    【午夜鬼电梯】简介:“等一下,等一下!”望着马上要关门的电梯,阿江焦急的朝里面的人喊道。电梯的门总算是又开了,走进电梯,阿江朝里面的女人笑了笑,“谢谢啊!”女人回了一笑,阿江按了一下电梯按键,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上面只有一个按键是亮着的,便好奇的问道,“女士,你到哪一层啊?”...

    2021-06-16 短篇鬼故事
  • 灵异事件簿公司的厕所

    灵异事件簿公司的厕所...

    2022-09-14 短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