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鬼故事 - 精神病院里的僵尸危机

2021-12-13 09:02:26 阅读 :

(一)黑暗背后
  “红色,漫天都是红色,这里是哪里?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地狱?前面那是什么,是人吗?怎么他...他在看什么,他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啊!你!你不要过来,不..........啊......”

  我是被一场恶梦给吓醒了的,但是我却记不清梦境里的细节,很快,我的注意力集中在这间并不怎么大但却很不妥当的房间,因为我从门上看见了“停尸间”的这三个大字,晃了晃头,然后摸了摸床,发现我竟然是被医院里的白色床单给盖着的,起身后我环顾四周,发现什么也没有,暗淡的灯光下映照着我那呆呆的眼神,我记不起自己是谁了,也记不起我叫什么和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明白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赤身裸体的下了床,而床下好象有什么东西,凝神一看,原来是一具冻尸,浑身上下散发着死人的白,脑袋朝下,右手好象在试图上床,我被吓的退了好几步,脑子里是空荡荡的,唯一有的,就是只有恐惧了,我不想去翻起或调查这具死尸,因为我发现这里有一个冷藏柜是刚开开的,而“它”也许就是从那里爬出来的,一想到这里,我就又退后了几步,因为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随时都可能起身.

  当我冲出了停尸房,眼前的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本能驱使我尽快的离开这个地方,唏哩糊涂的地跑到了一部电梯旁,一看,原来这是7楼,我快步地走进了电梯,按了一下1层的按钮,电梯开始动了,我感觉这电梯好象是在往下落,而且每过一层都会发出奇怪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电梯门开了,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我清楚地看见显示的是“第16层”.

  我飞快的关上了门,我想,按1就是16层,那么,按16会不会是1层呢?于是我按了16层的钮,电梯启动了,过了一会,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而且有一层里竟然有脚步声,这使我感到很害怕,以为是杀人凶手,或者是土匪,这时电梯竟然停住了,不过电梯门却怎么也打不开,我很着急,但是我却无能为力,就在一瞬间,一鼓巨大的冲力将门撞了个坑,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撞门,难道真是杀手?不对,这不可能是人的力量,这电梯门可是钢做的啊,即使人撞碎了门都不见得能坏成这个样,这让我感受到了我的危险,好在我天生就有一种能力,一种能感到威胁和躲避的能力,我迅速的顺着电梯上方的盖子爬到了电梯的上面,谁知,我刚上去,腿还没上完,那电梯的门就连带着电梯就被这样撞了个粉碎,可想而知如果我当时如果没有爬出电梯的话......

  我就象是受了惊的老鼠,都没来得及看是谁想要杀我,就顺着电梯的缆绳往上爬,因为我觉得那东西好象知道我在那里,这使我差一点就吓的滑了下去,只是抓住了上面一层的电梯门,我就上来了....

  一看原来是3层,那么刚才那一定是1层了?我只要下去就可以出去了,等等,那下面有什么我自己都不清楚,不可以这样就去送死,干脆,我直接从3楼跳下去好了,反正这条命已经死过一回了,就算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窗户,我心里开始有点绝望了,因为我感觉是神在捉弄我,走着走着,走到一个男厕所门口,发现里面的光很亮,也许是这医院里灯很暗吧!我径直走进去,发现有手电筒和衣服,正当我穿好了衣服时,外面的灯一下子都灭了,而且一层有着难以承受的巨响,整个楼都跟着晃,好象地狱前那一段生命彼岸.....

  一会,有脚步声传来,好象是人,但当我看见那么多尸体之后,我就不相信是人,我躲到了一个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了黑暗,我的本能告诉我,我以前决不是这样.....

  那东西进来了,因为亮的很,所以我这里他不容易看清,俗话说,任何事物都衬托和隐藏与它截然相反的黑暗.....

  他走路蹒跚着,象喝醉了一样,他转了过来,使我差点掉了进去,是那具冻尸,眼睛很大,但不会转动,面无表情,浑身的血管象密密麻麻的丝缠在他身上,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还可以走,刚想着,他的头就爆了,躺了下来,也许永远的....

  我的注意力立刻移到它的后面,原来是一名警察,嘴里还说着:“报告2队,我解决掉1个”,我想立刻冲出来说:“带我走”但我没有,因为我的本能与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真正的彼岸。也许我的动作太大,弄出了一点响声,那名警察开始注意我这个黑暗角落了,他一步一步逼近,我的汗也一滴滴的淌,不一会,也许他也是害怕,他开始请求支援,自那开始,就有接连不断的脚步声传来,我只好自己出来,刚要说话的我,惊奇的发现我竟不会说话了,他看见了我,立刻举起了枪,打中了我的脖子,我捂住伤口,试图逃跑,但他又开枪,击中了我的胳膊和心脏,我想我死定了,就摔在了那,哪知,刚才的那具僵尸竟起来了,抓住了警察,好象在救我,弄的我不知怎么回事,我赶快跑开了,刚从厕所出去,就看到那么多的警察在上来,好在还要一段时间,我赶快爬楼梯上到了第6层,这一层很静,正当我想休息时,我想起了自己中弹了,但我仔细一看,伤口早愈合了,而且一滴血也没有,就是感觉有点麻,我开始怀疑我自己,刚想着,发现那有面镜子,我过去本想看看自己那里还有伤,谁知,我一生中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出现了,我的模样竟和那具僵尸一模一样,浑身死白,面无血色,浑身的血管就象丝一样,我不敢在看了,我有一种另类的感觉,又有一种厌恶的感觉,我狠狠的抓了自己一下,发现自己的杀伤力很强,我明白了我为什么在停尸间,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说不出话来,但,更惊人的真相在某个黑暗背后等待着我,注视着我....

 1/1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精神病院里的僵尸危机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2422.html

上一篇:香港医学院 下一篇:黑色的眼睛

相关文章

  • 太平间的童尸

    【太平间的童尸】简介:编者按:幽怨,恐怖,心灵的碰触,一种汗毛淋漓,冷然的诡异。死亡的气息,原来离我们如此近距离。一种嗜血的光芒,一种黑暗的力量,让人透不过气来。 快看快看!扫街的大妈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医院住院楼七楼的窗台,一手拿着扫帚,一手召集行走的路...

    2021-12-19 医院鬼故事
  • 婴灵

    【婴灵】简介:我是一家私人医院的护士实习生,这家医院说是医院,其实规模小的很,只有2个医生,3个护士。恰好这几天另外的护士有事,我就连续的加了好几天的夜班。今天,我像往常一样检查病床,看了看医院里仅有的一个...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妈,咱回家吧!

    【妈,咱回家吧!】简介:编者按:奇特的故事,富有创意的情节,作者以真实的笔调,描绘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全文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心跳的结局,处处引人遐想。 曾经有一个同事,年纪不是很大。但是感觉经历比我们多很多的样子,他生于上世纪60年代,而我是70年代的。他看上去比实际...

    2021-12-18 医院鬼故事
  • 菊开的那夜

    【菊开的那夜】简介:今天是我第一天值夜班,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在这所医院呆久会疯的,这是我的一个同志说的。 我现在已经要疯了,我看着值班室里的一片狼籍。我的床上摸上去有一种滑腻的感觉,好像有虫子爬在手臂上的感觉。我虽然没有洁癖,但已经有点恶心。 床上的蚊帐上满...

    2021-12-08 医院鬼故事
  • 殡仪馆附近人

    【殡仪馆附近人】简介:陶菲独自在医院里值夜班,好友柳莎莎又来办公室找她聊天儿了。柳莎莎看起来精神不振。原来,她的男友和她的室友韩雪勾搭上了。韩雪是那种见了男人就要送秋波的女生,偏偏柳莎莎的男友就吃这一套,现在对柳莎莎越来越冷淡。柳莎莎又没有办法,恨得要死。...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你要陪着我

    【你要陪着我】简介:11点56分,医院之中传来了一声声病人的哀嚎,这时候的一个令人在充满了绝望的神情之中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走了!”这时候的那个医生充满了无奈,他叹了口气望着那个护士说道:“好了,送走他吧!”这个时候,这只听隆隆隆的一声声响,从外头进来的一只病床车这时候推到了这里面。那个病人这时候被推上了那个病房,然后一下子就被推出了那个病房,脸色惨白,被盖上了一张白布之后,那些病人的家属这时候,有些依依不舍的望着那个病人,他们痛苦地哀嚎着,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变得如此的自然。...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里的公厕

    【医院里的公厕】简介:小可是个无业游民,23岁却找不到工作,整日闲逛。她的姐姐小默是医院的一名医生,住在医院的宿舍里,自己住一个单间。小可有事没事就去医院找姐姐玩,一住就是十几天甚至一两个月。这次小可在家呆着又觉得无聊,...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将死之诅

    【将死之诅】简介:深夜,某医院一间漆黑的病房里,一个男生正在呼呼大睡,突然,床下有一抹亮光闪出,紧接着,一只惨白的手拿着一盏闪着紫罗兰色光芒的灯,从床底下伸了出来,照在了这个男生的天灵盖上。男生的一张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一股死气,疹人极了。这时,一个黑影一闪,从床底下爬出,迅速来到了这个男生的双腿前。这个黑影咬破手指,在这个男生两只脚底板上分别画了一个红色的小圆圈。...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红色舞鞋的故事

    【红色舞鞋的故事】简介:在某个城市的一所医院里,有着这样的一个传说:过去,这里是一所公馆,但不知是什么时候起,这公馆就神秘的消失了。几十年以后,政府不愿让这块地空着,所以就在原地盖了一所医院!而在这所医院里有许多的老中医都在夜晚看见过一双红色的舞鞋,它散发着幽幽...

    2021-12-10 医院鬼故事
  • 鬼压床

    【鬼压床】简介:刚入冬,一股寒流就突然袭来,刺骨的风夹杂着大雪肆无忌惮地吹着,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在茫茫的风雪中渐渐隐没了行踪。正准备出门散步的我推开门后,一阵风雪毫不留情地猛然吹向我,令得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打了一个冷颤,我连忙退了回去。脱掉外套,这样的天气我只能放弃散步。刚替自己倒了杯热茶,门铃就响了,我打开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的脸色看上去很怪,像是麻木又像是呆滞,双手紧张地放在胸前,更奇怪的是他只带着一只手套,一直非常肥大的手套。...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