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它们的话 - 医院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医院鬼故事 - 听听它们的话

2021-06-16 00:06:50 阅读 :

    老王这人老实憨厚,之前在很多公司当过保安,现在岁数渐渐大了,那些老板便给他安排了一件看似轻松的差事——打扫太平间。到了老王这年纪,很多时候也不会顾忌那么多,只要日子过得安稳充实,工作的性质是什么并没那么重要。
    医院的院长是个外表冷酷的中年男子,说话总是透着一种诡异,让人挺不舒服的。他从不走出办公室,也不让人进去找他,在外面敲门都会让他莫名的大发雷霆,的确是个不可理喻的怪人。这次很例外,院长为了个老王居然走出了办公室,语重心长的对他说,“老王啊,这工作很难,你确定你能胜任吗?”还不等老王接过话,院长便转过身,自言自语的往回走“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跟死人打交道也愿意。”老王自然是不会计较这些的,他十分珍惜每一个来之不易的工作,有一份工作就有了一份活着的希望。他满脸堆笑的看向一旁围观的护士,她们支支吾吾的嘀咕着什么,很快就散开了。
    与老王交接工作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她把笔记本和笔递给老王,吩咐这里面的内容是每天必须完成的事宜,完成一项就要打一次勾,老王大致看了一下,无非是太平间1-3号房的打扫流程。女孩似乎对于离开这里显得很不情愿,就像把太平间当成了家一样,对于同龄人而言,这里是禁忌,任何人都无法理解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在太平间从事如此令人后背发凉的事儿。老王把女孩的犹豫看成了对自己的不放心,他努力解释自己会好好管理这里的一切,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云云,然而,女孩只是轻蔑的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走廊里,清脆的高跟鞋打乱了老王的信誓旦旦。说实话,老王此刻心里也没底,毕竟医院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更何况是在太平间,这一呆下去,就是一晚一晚的事。
    夜很快就黑下来了,医院的走廊每到这个时候,神秘就会被分割成两端,一头是黑暗,另一头是梦境。老王无法想象自己是怎么平静下来的,好在自己买了瓶二锅头,喝一小杯能壮胆,这滋味下去了是钻心的火辣,他敞开衣襟,一丝丝凉意爬了进来,老王又从饭盒里抓起牛肉,吃的那个爽快哟,他吃着吃着,突然想到差不多得查房了,擦了擦嘴,摇晃晃的朝柜子那走去,取出那笔记本,定睛一看,诶,莫不是自己酒喝多了,之前的表格字迹全没了,一页页的空白。他揉揉眼睛,依然是这样,他心里直犯嘀咕,喝酒太误事,多半是把本子给忘了哪里了。他放下笔记本,又去找笔,想写点日记,老王这人除了爱喝酒还喜欢每天写点日记,这爱好实在有趣的很。可是,他怎么找,那只支笔如同长了翅膀,就是看不见了。


    老王隐约感觉这屋子里还有个人,很明显,他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不由警觉的回头望去,一个黑影捧着一只笔站在他的身后,没错,就是他要找的那支笔!这个黑影低着头,实在看不清他的面目,老王拿过笔,战战兢兢地看向黑影坐在一边,此刻,双方似在对峙,过了一会,黑影说话了,大约是个甜美的女声,“你知道这笔的来历吗?”老王酒醒了差不多,冷静的看着黑衣女子,又看着自己手中的笔,摇摇头。女子继续说道,“这笔有灵性,能唤出你的灵媒,不过,一旦签下契约,你们俩谁也离不开谁了。”灵媒?这是什么鬼东西?老王自觉这不是在电影里,也并非做梦,他用力的捏了捏脸蛋,妈的,好疼!他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直觉告诉他白天的女孩就是这位黑衣女子,可是这笔……黑衣女子似乎看出了老王心思,抬起头,捋了捋头发,果然,真的是她。她笑着,却手舞足蹈的做着诡异的动作,像是远古的巫术施法,惊异的事情发生了,笔居然跳起了舞,在老王手掌飞跃向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的直立于书桌,盒饭被它挤在了地上,二锅头也碎了,老王心疼的看着地面却不敢抱怨什么。


    那女孩若有所思的看向那笔,口里念念有词,随后一声低吟,笔尖轻触桌面,‘嗤嗤’的刺耳声伴随一道银色的亮光使老王呆立在原地,刚才掉落地上的饭盒与二锅头完好无缺的回到了桌上,而且肉和酒,好像还多了一些,太不可思议了,老王跪在女孩面前不停喊着活菩萨。女孩冷冷的说,“你以后就是笔的主人了,作为契约的等价交换,它需要你去为我们做一件事。”老王早已奉他们为神明,哪怕一万件自然也是答应的,连忙点头,恨不得立刻就办。“这事不难,你现在就去把院长请到这儿来,剩下的事交给我们。”女孩的话依旧冷冷的,仿佛太平间里阴森森的冷气。老王拿着手电筒就跑出去了,这么个点院长肯定回去了,那该怎么去找呢?老王才来这没多久,除了院长和女孩谁也不认识,这事虽说不难,但是连院长地址都不知道的老王真不知道该去问谁了。他慢悠悠的来到院长办公室,看着门外请勿打扰的贴纸使得老王想要离开,“谁?”屋内突然的一声询问,让老王吓得尿都快要出来,院长居然没回家?“我是老王啊,是这样的,我买了点牛肉和一瓶二锅头,想陪院长聊聊。”老王大着胆子扯着谎,只听得屋内一阵忙乱的脚步声,门开了,院长用他那严肃的表情审视着眼前畏畏缩缩的老王,随后径直的朝一楼太平间走去,一路上,只听得沉重而急促的呼吸,还有杂乱的脚步。
    路是那么的长,起码在夜晚,如同穿越了一个世纪。老王鼓足勇气推开门,桌上热腾腾的的牛肉,还有那未开封的二锅头,两个杯子在桌上安静的躺着,刚才的两位不速之客似乎离开多时了。院长也不讲究什么客气礼仪,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拿起牛肉大口的品味起来,正打算拿着杯子倒酒时,眼珠子绽得老大,盯向一个地方,傻傻的说不出话,老王想过去帮扶,却被一道无形的墙挡住,眼睁睁看着院长被禁锢在椅子上,身旁站着那黑衣少女,她大笑着,“怎么样?没想到我会回来找你吧?当年你让我生不如死,现在我会对你十倍奉还!”原来,院长与这女孩本是师生关系,不想一次单独教学院长兽性大发强暴了她,这使得女孩不堪重负而自杀,内心对医院的喜爱使得她留在了太平间多年,很多护士晚上都不愿意到那里去,因为总能看见她飘之不去的倩影,这也便是院长迟迟不愿出门、将自己关在办公室的原因。可为何这一次会跟着老王去太平间,这里是由于愧疚还是爱恋,就不得而知了。
    老王依然还是太平间打扫卫生的老王,但是空空的笔记本旁边又多了一支笔。

本文标题:听听它们的话 - 医院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yiyuanguigushi/839.html

上一篇:秘密窗 下一篇:医院怪谈之红舌头

相关文章

  • 鬼故事横行武汉中小学 10岁学生怕鬼要和父母睡

    楚天金报消息(记者卫华赵莉张辉实习生袁琛汤巧霞)“胆大的翻开,胆小的走开!”《鸡皮疙瘩》系统丛书中的每一册封面都印着这样的字句。尽管书中充斥着惊悚内容,但买书的学生却说:“就是...

    2022-08-22 医院鬼故事
  • 香港医学院

    【香港医学院】简介:香港有一所医学院,座落在一座小山山脚,校区沿著山势蔓延而上(各位是否看过淡水商工,就是那样细细长长的延伸上去)在校区的尽头,也就是快接近山顶的地方,是学校医院的停尸间。那种阴深的感觉也不用我赘述,学校的学生也很少有人敢去那里,事情是发生在...

    2021-12-13 医院鬼故事
  • 医院小雪

    【医院小雪】简介:医院故事是我亲身经历,本不想与人说,但总归有人知道的好。那是我高中时发生的事情,学校旁边原来有一座荒废的医院,不大,荒废已久,院子里全是杂草,门口一座铁门锈迹斑斑,没人进去过,路过的人...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是第一人格

    【谁是第一人格】简介:陆平是平安医院的一位医生,眼看着快四十的人了,还是一名普通医生,他也不想着升职,下班就走,踩点上班,没什么成绩,也没什么大错,领导家不送礼,同事间也不走动。所以他在医院属于一个另类,一个旁观者。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被院长提升了,从普通医生一下子升了主任,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娶了院长刚二十出头的女儿,成了院长的乘龙快婿,一下子成了医院里的红人。对此医院里的老大夫颇有言辞,说陆平根本没有做主任的水平,陆平听了只是一笑,第二天对他不满的老大夫就中风偏瘫了,陆平代表医院去看他,老大夫不见他...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太平间里的声音

    【太平间里的声音】简介:“噼噗,噼噗……”,医院一楼正在值班的护士小雯睁开了睡意惺忪的眼睛,打了一个重重的呵欠,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凌晨三点钟了,刚刚我居然睡了半个小时,这是什么声音,真讨厌,大晚上的是哪一个病人弄出的声音。”她以为是某个病人发出的声响,于是,她站了起来走出了诊台,想要去寻找声音的源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谁动了我的记忆

    【谁动了我的记忆】简介:1碎尸凌晨1点,范晔还在医院值班。突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女友田薇打来的。他这才想起把和田薇的约会忘记了,赶紧匆匆下了楼。走在住院部到医院大门的小道上,他看见一个人,身穿白大褂,戴着帽...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笼子里的人

    【笼子里的人】简介:1.带来厄运的病人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今天我的诊所来了一对夫妻,男人叫李金科,我让他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女人叫严妮,坐在男人身后不远处。在李金科回答问题的空隙,我时不时偷瞄严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孤独世界

    【孤独世界】简介:深夜,关时飞拉着瑟瑟发抖的陈乾,溜进了太平间。关时飞来到停放尸体的冰柜前,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一个浑身结满了冰霜的尸体被拉了出来。“它就是那个寻宝专家?”陈乾瑟缩在关时飞的身后问。关时飞看了看尸体惨白的脸,点了点头。“这尸沉脑海之术真能引出死人生前的记忆?”陈乾又问。...

    2021-06-16 医院鬼故事
  • 解剖尸体睁开了眼

    【解剖尸体睁开了眼】简介:在没有转行做药品销售经理之前,我曾是医学院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我转行,并不是我在这一行干得不好,事实上,我的课上得相当出色,如果我没有放弃,我想现在大概可以升到了副教授的位置上。 迫使我离开大学讲台的是心理因素,因为,我讨厌死人,惧怕死人。那...

    2021-12-23 医院鬼故事
  • 五年生存率达国际领先!复旦肿瘤医院让“沉默的肾癌”不再可怕

    东方网通讯员朱煜、王广兆7月1日报道:患者总体5年生存率达到77.1%!在7月1日召开的2022年浦江肾脏肿瘤高峰论坛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发布了在该院接受治疗的肾癌患者随访...

    2022-08-09 医院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