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巷 - 长篇鬼故事 - 中国鬼故事网

长篇鬼故事 - 八字巷

2021-07-31 12:03:07 阅读 :

对于大多数初到渝城的人来说,这是一座既诡异又微妙的城市。渝城的市中心,看上去光鲜亮丽,一幢幢高楼紧挨着,鳞次栉比;数不完的美女打扮入时,行色匆忙;无数顶级房车停靠在高耸入云的酒店外。而在光鲜的背后,隐藏在霓虹灯下有一条长长的,不显眼的狭窄石阶。沿着石阶下行十分钟,就可以来到渝城的另一个世界。这里全是破旧杂乱的小巷,如蛛网一般分布在长江岸边,吱吱叫的老鼠甚至都不怕人,它们会隐藏在暗影里,瞪着猩红的小眼睛,阴险地看着你。

渝城是一座缺乏真实感的城市。渝城四面环山,两条大江在城市边缘交汇。夏季,燠热的空气被山脉阻挡,整个城市变作一个巨大的蒸笼,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随便动一动就会像洗过桑拿一样,浑身湿答答的。秋季,城市会笼罩在白茫茫的浓雾之中,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公共汽车只能像蚯蚓一样缓慢在城区中穿行,随时担心会不会与前面一辆车发生追尾事故。冬季,江水令原本寒冷的空气变得潮湿不堪,湿润的寒冷更会让人觉得痛苦。

唯一可以让渝城人感到舒服的季节是春季,所以每逢春分的时候,渝城人都会在江边举行盛大的烟花典礼,迎接令人期待的春天。

林云涛就是在春分前两天,来到渝城的。

沿着市中心边缘的那条狭窄石阶,林云涛提着皮箱缓缓下行,穿越依山建造的吊脚楼,避开露天晾在竹竿上的各色内衣裤,他站在了江边的一条小巷外。

小巷长约三十米,像一个“八”字,一头出口宽,一头出口窄。窄的一面,仅供两人并肩行走,出去三十米,就是江滩,据说两天后的烟花典礼就会在这片江滩上举行。小巷两边是两层高的简陋民居,因为年月的关系,墙壁已经变成了肮脏的黑色,砖缝里长出了几株顽强的小草,昭显着春天的生机勃勃。几个中年女人在楼边洗菜淘米,开着肆无忌惮的荤玩笑。一个老太太旁入无人地坐在竹躺椅上听着收音机,收音机里传出了依依呀呀的唱戏声,这声音令林云涛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不知哪家的饭菜已经做好了,巷子里充斥着油烟,还有刺鼻的麻辣香味——渝城靠江,潮湿多雨,为了避免风湿,这个城市的人犹好辣食。

林云涛扭过头,望了一眼墙上挂着的一个破旧古老的铁牌子,上面写着歪歪斜斜的三个字:八字巷。而在铁牌子旁边,还贴着一张摇摇欲坠的白纸片,上面写着四个同样歪歪斜斜的字:吉屋出租。

和通常的招租启示没什么区别,在这四个字下,留了一个电话号码。林云涛摸出手机,刚接通了这个电话号码,就看到那个坐在竹躺椅上的老太太突然站了起来,她的身上传来了手机的鸣叫声。老太太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望了一眼站在巷子口的林云涛。

林云涛挂断了电话,朝老太太笑了笑。笑容很干净,他的眼神也很干净。

八字巷靠左边的二层楼道里,老太太一边躲避着楼道上堆放的杂物,一边罗罗嗦嗦絮絮叨叨地对林云涛说:“林先生啊,我这间屋朝向好,算得上全江景,在上半城,这样的朝向要卖一万多一个平米哦。”上半城,就是渝城最为光鲜亮丽的市中心,距离这里只有十分钟的脚程。

逼逼仄仄的楼道是木制的,脚踩上去就会发出令人不安的嘎吱作响声。林云涛与老太太在楼道走廊尽头一扇紧锁着的木门外,停下了脚步。天色有点暗了,老太太摸索着用钥匙打开了门,当门打开的一刹那,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屋里同样黑暗。老太太打开了灯,推开了糊满旧报纸的窗户玻璃,带着江水气味的潮湿空气涌入房间,冲刷走了屋里的霉变气味。

“还满意吧?”老太太问。林云涛打量了一下屋里的状况,一张宽木床,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摆着一台电视机。林云涛试着拉了一下写字台的抽屉,抽屉已经有些变形了,根本就拉不开。老太太则打开了电视机,说:“林先生,老房子、老家具了,住习惯了就好。这种房子会越住越舒服的。”

电视机里正在播出新闻,一个打扮端庄的女播音员正用平缓麻木的语速,播报着今天在市郊刚发生的一起爆炸案。郊区的一个烟花仓库发生了爆炸,摄影机如实记录了仓库爆炸后的满目疮痍。

林云涛问:“在这个房间,能看到两天后的烟花典礼吗?”

老太太说:“当然,那当然!这里是最佳的位置!”

“好,那我就租这里!”林云涛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皮箱,取出了一台照相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在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还没问这里的租金是多少呢。

“你是来拍摄烟花典礼的外地记者吧?”老太太试探着问。林云涛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也算是默认了吧。

还好,租金并不贵,林云涛只准备在这间房里住几天,但还是爽快地给了一个月的租金。话又说回来了,这里一个月的租金,还比不上上半城酒店一天的房费。

当老太太刚要离开的时候,林云涛端着笔记本电脑,忽然问:“这房间有网线吗?”老太太愣了愣,回答:“网线?什么是网线?”

“这里有网线!”从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说话的是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孩,面目清秀,她站在门外,一边警惕地打量着林云涛,一边说,“不过,网线是连在我这间房的,你买个路由器和光纤,就可以和我同时使用网络了。”

看着这个女孩,老太太很是殷勤地问:“周小姐,你下班回来了?”然后她向林云涛介绍,这个名叫周倚素的女孩,也是她的房客,就住在林云涛隔壁。

看到美女总是让人开心的事。送走了房东老太太,林云涛向周倚素询问了最近的一家电子用品商店,就下了楼。楼下,几个陌生人蹲在窄的一头巷口外,燃烧着纸钱,冥钱的灰烬在江风中翻飞,卷得巷子里到处都是。林云涛埋下了头,避开了空中的冥钱灰烬,大步钻出了巷口……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八字巷 - 长篇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ggs.net/changpianguigushi/1751.html

上一篇:幽灵旅店 下一篇:恐怖故事之分享

相关文章

  • 一双红舞鞋

    【一双红舞鞋】简介:唯一的听众段小颖有着一双可爱的眼睛,一笑,这双眼睛就会变成半月的形状,非常的迷人。我就喜欢看她的这双眼睛,所以,每到星期天的夜里,我都会去学校外的酒吧,听段小颖唱歌。段小颖年龄和我差不...

    2021-06-15 长篇鬼故事
  • 灯火通冥

    【灯火通冥】简介:血红僵尸谢子明弓着背猫着腰,借助周围乱石杂草的掩护,紧紧跟着前面的江旭。夜色有点儿浓,他也只能勉强看到前面有一个飞速前进的黑影。走得太急,一根树枝迎面抽了过来,谢子明连忙侧身躲开。然而...

    2021-06-21 长篇鬼故事
  • 噬魂沙漏

    【噬魂沙漏】简介:那沙漏很脏,造型古怪,锈迹斑驳,繁复古怪的花纹残缺不全,还散发着一种难闻的气味。“沙沙沙……”深夜,迟达又被客厅里那只古旧沙漏的声音吵醒了,他烦躁地用被子蒙住头,...

    2021-08-11 长篇鬼故事
  • 升天之咒

    【升天之咒】简介:一、自杀圣地幽云山独孤崖上,三个年轻女孩并排站着,突然,她们张开双臂,仿佛鸟儿在天空飞翔一样跳下了独孤崖。紧接着,三个女孩身后不远处,一辆白色轿车从幽宫山单行道上扬长疾驰而去。纷纷扬扬...

    2021-07-25 长篇鬼故事
  • 古画里的灵异乘客

    【古画里的灵异乘客】简介: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都载着不同的客人穿梭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虽然每个客人匆匆而过,大部分人表情漠然,但也有特别,就像那个长得像许晓菡的女子,至今仍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那是前年夏天的一个傍...

    2021-09-15 长篇鬼故事
  • 一只跳来跳去的鬼

    【一只跳来跳去的鬼】简介:记忆中,塔云布2012年一共出了12趟差,几乎每个月一次,目的地是广州。记忆中,塔云布是在五月份出第5趟差时,在火车上碰见的申珲,当时申珲还是乌拉特前旗被服厂的推销员....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蛙冢

    【蛙冢】简介:1胡老幺的“呱呱”馆这个小镇叫胜天镇。不知道当初给小镇取名时,是不是有“人定胜天”的意思,但可以肯定的是,长年居住在小镇里的那些人们,绝没有与天地争胜的那股子劲头儿。...

    2021-10-21 长篇鬼故事
  • 噬梦魔

    【噬梦魔】简介:你遇到过噬梦魔吗?老爸说,每个大人都曾遇到过噬梦魔,只是就算看到,也不一定认得出来。去年底,住在后街的女生弄丢了她的猫咪——我不认识那个女生,也不真的认识那只猫咪,只是偶尔放学时会看到它在路边晒太阳而已,这种时候,如果附近没人的话,我会去摸摸它,它跟其他猫咪不一样,它会让我摸,其他猫咪不让我摸通常是因为它们不认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那只会让我摸的猫咪是不是真的认识我,因为有一次我的同学去摸它,它也让他摸了,而他跟它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那只猫咪大概是不管谁来都会让人摸的吧——扯远了。...

    2021-06-19 长篇鬼故事
  • 裸妆

    【裸妆】简介:据说女人的化妆是个特别神奇的东西,有时候可以将一个丑八怪变得跟白娘子似的,一个优秀的化妆师甚至可以将一个糟老头化妆成一个二八青春小萝莉。在日本,女人们特别喜欢化妆,有的男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

    2021-10-04 长篇鬼故事
  • 榆树山庄杀人事件

    【榆树山庄杀人事件】简介:“当一个人在俗世中沉浮得越久,那心里的负面思想就会越发膨胀,那绝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是隐藏在我们心底最深沉的阴影,而摆脱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阳光照射进来。”成嘉嘉合上了手里的句子集,目光越过颠簸的车窗。外面是幽静的林间小路,树影斑驳,一些不知名的鸟雀正在追逐斜阳,宁静而祥和。...

    2021-06-16 长篇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